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6部分

魔脑传奇-第46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是我的孙子,祺瑞,来,这位是北京医学院的李建波教授,这位是刘伟博士……”爷爷向两人介绍道:“这是我孙子王祺瑞。”   
  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祺瑞的长大,大家也渐渐不再顾忌这个名字。   
  “你们好……”祺瑞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自己加入谈话,只好乖乖地坐在爷爷身边,好奇地打量着对方。   
  那个李建波客气了一下就不理会祺瑞了,倒是那个刘伟一直兴奋地打量着祺瑞,那表情好像就是见到了宝贝一样,恨不得立刻将他抱在怀里啃两口。   
  “老师,您真的不愿再度出山吗?”李建波苦苦哀求道。   
  “我老了,再也折腾不起了。”   
  “老师,看着那么多病人在受病魔摧残,您老就忍心让您的技术就此埋没?”李建波道。   
  “我哪有什么技术啊,也就是经验多了一点而已,该学的当年我已经教给你了,你也不负众望成了国内首屈一指的专家了,还劳动我这把老骨头干啥?”   
  “王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您老退休隐居是因为自愧上有夫人脑血栓,下有孙子痴呆是吧?”刘伟异军突起地直接问道。   
  李建波狠狠地给他一眼,刘伟却视如未见:“脑血栓与小儿痴呆在医学上都是极难治愈的,何况是一个已经瘫了好几年的植物人跟一个已经十二三岁的傻子,但是我们已经看到,您老夫人目前不但已经重新醒了过来,还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能力,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而且,这位年青人不就是当年那个抱在您怀里的那个孩子吗?”   
  一时陷入沉默,李建波则开始打量起祺瑞来了,照刘伟所说,面前这个人几年前还是一个傻子,现在非但看不到一点傻气,反而透露出种种不凡来,李建波不由感叹老师到底是老师,不是自己所能比拟的,也对刘伟报以眼神鼓励,证据确凿,老师再也不能推诿说没有技术了。   
  祺瑞终于知道这两人是来请爷爷出山的说客,而且,摆明了眼前的两个病例更让他们不肯释手,祺瑞心中一动,利用爷爷的威信,说不定还可以做出点什么来,自己或者也可以从中获得什么的好处也不一定。   
  祺瑞拉拉爷爷的衣襟,爷爷登时愣了一下,对两人抱歉地笑道:“这事容我考虑考虑,你们先回去吧。”   
  两人喜出望外,数度拜访虽然没有吃闭门羹,但是王老院士也一直没有松口,这回给了一个模糊两可的答案已经算是有了巨大的突破,一出门李建波便拍着刘伟的肩膀道:“好小子,有这么隐秘的消息也不跟我说,一定要罚你请客!”刘伟当然满口答应,亦欣喜不已。      
第五卷 校园攻略 第四章    
  “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两个客人走后,爷爷佯怒道。   
  “还是爷爷最了解我了……”祺瑞又一阵撒娇,让爷爷老怀大慰,便道:“以我治疗奶奶的经验来看,其实脑血栓要治疗并非难事,只要护理得好,脑细胞尚未死亡都有可能治愈,当然,这仅仅是对我而言,目前医学上对脑血栓的治疗方法都不够完满,就好像是隔靴搔痒一样,脑血栓已经形成了三小时堵塞后用药物治疗简直没有任何效果,仅仅能够维持而已,药物通过血液来到脑部已经非常少了,再想进入到微细血管溶解血栓谈何容易,其他方法更加可笑,还没把血栓除掉,大脑都变成一锅粥了。”   
  爷爷叹道:“你说的倒容易,谁有你那本事用异能去将血栓分解溶解,难道你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我想我们首先需要一些可以清晰探测和定位到微细血管状况的仪器,其次,需要一些可以隔着肌体聚焦在微细血管中的东东,用物理的方法将它分解或者气化……爷爷,有问题吗?”   
  王淄行皱着眉头道:“大脑的三维定向和各种扫描仪器倒是不少,但是能够清晰体现微细血管的仪器好像还没有听说过,外科无创手术中常用的伽马刀是用辐射来杀死癌细胞的,对你没有什么用处,激光刀也需要微创使用内窥镜,没办法隔着东西下刀,超声波嘛恐怕如你所说,血栓没弄碎,大脑都成了一锅粥了,这回我可没办法帮你。”   
  祺瑞揉揉脑袋,想了一会,道:“那些能够透射的射线聚焦起来应该能够产生一定的热量吧?”   
  王淄行道:“这个得问问物理教授,我可不懂这个。”   
  祺瑞脑袋里面物理方面知识可不少,瞬间已经找到了大量射线的数据和原理,按照能量守恒定理来说,波,也是一种能量,它应该可以被转换为热能,但是光有原理可不成,还需要大量的试验,毕竟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将X射线等用于转化为热能的研究,大家利用的都是它们的透射功能,而不是他们的本来——能量!   
  “啊哟,不好!”祺瑞突然想起来,那些辐射射线都是对人体有害的,看看医院那些接受伽马刀治疗的患者就知道了,搞得不好还会出人命呢。   
  爷爷想了想,道:“目前所发现的辐射射线确实会伤害人体,但是有没有无害的类似射线呢?”   
  现有的射线还不能满足祺瑞的要求,比如微波和远红外线也可以穿透人体,但是它们很容易被人体组织吸收转化为热量,微波炉就是这么造出来的,没有人想做烤鸭吧?但是如果用无数弱远红外线从四面八方聚焦在某一个点上呢?这样的话周围微弱的远红外线被吸收可以使皮下深层的温度微升,血流速度加快,微丝血管扩张,聚焦处直接将血栓气化?嗯,得逮两只脑血栓的白老鼠来试验一下。   
  祺瑞将想法跟爷爷说了,爷爷想了想,道:“我只有帮你问问你姑爹看看能不能给你打个招呼,国家的实验室估计是没希望了,看北京有哪个学校的实验室让你去试试,实在不行就算了吧,反正我也懒散惯了,再去上班可能会不习惯。”   
  “没关系呀,除了作这个试验外,我还可以去试试,看能不能检测到我的内力或者精神力,我想不管是我的内力还是精神力都应该算是一种能量的体现方式吧,能量的运作就会产生波,假如能够检测出来,就有办法进行研究了,假如能够发现其中的奥秘我们可就发达了!”   
  “你啊!就会异想天开,算了。我也不打击你,你想干嘛就干嘛去,小心点,给我留点面子……”   
  “呵呵,你放心吧爷爷,不会有问题的,既然人家求您老人家,您老可以挂个名呀,反正就那么回事,人家借您老的名头去找资金搞研究,您老坐镇家里指点一二,假如成功了的话不知道可以造福多少人啊!”祺瑞又撒了一会娇,乐得爷爷合不拢嘴,这才上楼去找奶奶撒娇去了。   
  晚上姑爹没有回来,祺瑞只好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这件事,姑爹也没有确定的答复,只说帮他问问。   
  既然如此也无需挂记太多,就算不行也不会损失什么。   
  祺瑞吃饱饭后便在房间里面跟蒋匀婷褒电话粥,蒋匀婷责问他跑到哪里去了,祺瑞只好向她拼命诉苦。   
  蒋匀婷则被乐得娇笑不已,却也没办法帮忙。   
  斟酌了好久,祺瑞问道:“那家伙还来烦你吗?”   
  蒋匀婷沉默了一下,道:“在,他老是守在宿舍门口,拿着一束花,真是烦死了,都跟他说了好几回了,他还是厚着脸皮粘着我,真想不到,他人全变了。”   
  祺瑞怒道:“这个混蛋,我立刻过去让他滚蛋!”   
  蒋匀婷急道:“祺瑞,不要做傻事,我听说这家伙在清华有很多酒肉朋友,你不要乱来啊。”   
  祺瑞心中冷笑,口里却道:“没事的,我才不会跑去揍他呢,多掉身份呀,这样吧,明天早上你自己锻炼身体,七点十分我去接你上课,我倒要见识见识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物。”   
  “嗯……”蒋匀婷温柔地说道:“戴上手链!”   
  “嗯……好!”挂断了电话。   
  祺瑞想了想,又给吴禁森拨了一个电话:“吴大哥吗?我叫你帮我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祺瑞啊,你吩咐的事情我怎么敢耽误,早就把那小子老底都掀出来了,你想知道哪方面的消息?”电话那头道。   
  “你把他的资料都发到我的邮箱吧,网易的邮箱,帐号是CCTV915,真是麻烦你了,有机会大家聚一聚吧。”   
  “谢啥,是兄弟的就不要说,喝一壶倒是可以……”   
  “不行,不能喝酒!”祺瑞吓了一跳。   
  “不喝酒还是男人吗?”   
  “不跟你说了!一群酒鬼!”祺瑞挂了电话,脑门一阵疼,跟这些直爽汉子交往不会喝酒可不成,但是一上桌他们的德行还真可怕,照那样喝酒什么毛病都会喝出来,祺瑞岂敢以身试法,丢人都还是次要的。   
  祺瑞上网收信,不一会便拿到了梁超昆的详细资料。   
  梁超昆,男,老爸是广西LZ市某国企改制后的老总,机电系二年级,大学成绩平平,六十分万岁的居多,花花公子,已经换了几届女友,人长得还算不错,家里钱也不少,开销很大,与校内一些太子党和花钱进来的款仔们勾搭在一起,经常欺压其他同学。   
  “婷婷没有说他很有钱啊,改制的国企老总……嘿嘿,我就不信你老爸屁股还是干净的,如果你胆敢不知难而退的话,哼哼,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大清早祺瑞便赶回学校,北京的交通状况之糟糕不是外人能想像的,如果赶在上班高峰期开车出门,你还不如在地上爬着走比较快。   
  今天祺瑞也刻意打扮了一下,毕竟要见情敌啊,岂能不尽显自我的风采。   
  早晨的温度还相当低,呼出来的气白茫茫地,偶尔才见一些早起的人匆匆跑过,走近女生宿舍,渐渐女生变得多了起来。   
  来到女生宿舍门口,时间还早,天都还灰蒙蒙地,祺瑞便站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   
  他往这里一站,却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事后一个女生在回忆录中写道:“他,站在那里,就好像自从恒古以来就在那里站着,笔挺得就像一把标枪,风衣下摆在风里晃动,他的手插在兜里,时而仰头望望天,时而皱眉思索着什么,他完全无视周围的女孩对他指指点点,他就像一个顶天立地的神,又像一个至尊无上的帝王……”   
  事实上祺瑞并没有她说得那么完美,因为装作思考的他还是忍不住偷偷扫描着进进出出的美女,甚至在一个认识的女孩走过身边愣愣地看着他的时候还展颜报以温柔的一笑。   
  女孩一愣之下,俏脸微微一红,竟是痴了,一脚踩在地上一滩积水上,然后‘扑通’一声摔了个人仰马翻。   
  祺瑞张着可以塞下整个鸭蛋的嘴,忘记了要去助人为乐,女孩子在众目睽睽下幽怨地瞪了他一眼,然后飞也似地逃回了宿舍。   
  祺瑞愣了好一会,没想到见到熟人后礼貌的笑容竟然会导致如此惨痛的结果,拾起女孩仓皇间丢弃的课本,翻到第二页,洁白的纸上娟秀的字迹分明写着两个字:于洁。   
  旁边和祺瑞同样目的的男生和正巧目睹的女生对祺瑞指指点点,甚至听到了有人小声惊呼:“就是他?”   
  祺瑞看看时间,已经不容许他暂避一时,只好装深沉地仰天长叹,转眼他又听到了那些女孩子的惊呼:“哇!好酷……”   
  祺瑞正不耐其烦,却见远远走来一人,登时在祺瑞的世界里就只剩下自己和他。   
  远远一个高大的男孩走了过来,捧着一束玫瑰,祺瑞一眼便认出了此人正是梁超昆,甚至比照片里的他更加英俊潇洒。   
  不可否认,此人表现得非常优秀,连守门的大妈他都亲热地打招呼和她聊天,对来来往往的美女他更是频频打招呼。   
  祺瑞并不知道跟守门大妈打好关系乃是大学泡妞的一大诀窍,跟大妈有了良好的关系,你可以从她那里得到很多便利,还可以探听到很多绝密情报。   
  梁超昆对祺瑞也颇感兴趣,但是他对于男人没有兴趣了解,因此也不认识这几天急速窜红的王琼润。   
  对于优秀男人天生的敌意让他对祺瑞多望了两眼,却发现祺瑞对他报以更强的敌意,自得地以为祺瑞是在嫉妒他,于是便不再理睬这个心中的败军之将。   
  看看时间与约定时刻也差不多了,祺瑞便拨通了蒋匀婷的电话。   
  “准备好没有?下来吧,我在下面等你!”祺瑞道。   
  画面上蒋匀婷已经打扮好了,她道:“我就下来,他……在吗?”   
  祺瑞道:“也是刚刚到,带着一大捧玫瑰!”   
  “祺瑞……”蒋匀婷欲言又止。   
  “下来吧,我不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