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79部分

魔脑传奇-第479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裨蛭乙欢ㄒ每矗 膘魅鸱叻叩厮档馈!  
  董碧云媚眼如丝地笑道:“等婷婷回来了你再好好的惩罚她吧,是她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比较好。”   
  “她是对的,只是我有些担心而已,婷婷的进步虽然很大,不过安东尼可不是一个善荏儿,一旦有什么闪失,我就要痛悔一生的了。”祺瑞忧郁地说道。   
  董碧云微抬螓首,望着祺瑞笑道:“安东尼不是很着紧他的两个妹妹吗?你若是出现在他妹妹身边,保证他立刻就会离开婷婷去拆散你们的。”   
  祺瑞呵呵笑了起来,摸着董碧云光滑如丝线条如画的背说道:“好姐姐,妳居然鼓励我去追别的女孩子吗?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啊!”   
  董碧云张开贝齿轻轻把他胸口咬住了一块,在他叫疼之前松了嘴,道:“我看你本来就没安好心,可怜我还要帮你想办法安抚别的姐妹。”   
  祺瑞柔声道:“事实上我对她们仅只于对美丽的欣赏,有了妳們姐妹几个我已经心满意足了,除非发生意外情况,否则我是不会再去沾花惹草的啦。”   
  “还说呢,这话好像以前就听你说过,那个时候才只有我们三姐妹,现在呢?多少个了?十个手指头数不过来了吧?要不要借我的脚趾给你数数啊?”董碧云有些哀怨有些挑逗地说道。   
  最近祺瑞对她们美丽的脚趾突然爆发了浓浓的兴趣,激烈的欢爱之下有时候还要咬上几下,一颗颗整齐排列珍珠也似的脚趾白皙柔嫩敏感的脚掌圆润纤滑的脚跟脚踝都是祺瑞很喜欢握在手里把玩的,一听董碧云提起她的脚趾,祺瑞色心大动,立刻跳起来去抓董碧云的脚,挣扎着两人情欲再起,又是一番酣畅淋漓的大战。   
  “凌凌最近老是奢睡,这样吵都没吵醒,真是奇怪。”两个人都有些奇怪肖玉凌居然沉睡如斯,祺瑞一问之后董碧云也诧异的说道。   
  “不会是怀孕了吧?”祺瑞吓了一跳,他还没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呢,董碧云也吃了一惊,道:“蕾蕾说西药避孕对身体有害,她给我们熬了些药,说吃一次可以对付一个月,不会是没有效吧?”   
  祺瑞摇摇头,伸手在肖玉凌侧睡着的香肩上一摸,道:“别瞎猜了,若真是怀孕的话,三个月时间肚子都大了……”   
  瞧瞧肖玉凌平坦诱人的小腹,董碧云不再说话,静静地等着祺瑞的答案。   
  过了一会祺瑞把手从肖玉凌肩膀上挪开了,他有些惊喜地说道:“不是怀孕,凌凌开始结丹了,她的进步可真够快的。”   
  “结丹?”董碧云若有所悟不过却有些懊恼地说道:“那我怎么没有一点儿感觉呢?”   
  祺瑞把她扑倒在床上,紧紧地压迫着她的身体,温柔地安慰道:“凌凌是学武的天才嘛,当年华阿姨收了梦芸两姐妹之后都还想把凌凌收为徒弟呢,再说妳的进度也不慢嘛,比起那些苦修几十年的修行者来说,我们已经够幸运的了,要不我们就抓紧双修吧,双修才是进军天道最快最享受的法门啊!”   
  董碧云的贝齿咬着下唇,轻笑道:“那还等什么呢?”   
  祺瑞如奉纶音地怪笑了一声,跳起来还把董碧云也拖了起来。   
  董碧云奇道:“你想干嘛?”   
  祺瑞嘿嘿笑道:“换个更刺激的花式嘛,非常人要用非常的方式来做爱,哈哈……”   
  “你坏死啦……”给祺瑞弄成了羞人模样的董碧云一面骂着一面期待着……   
  ……   
  “哥……我来了!”周庆站在祺瑞面前,揭开了他脸上戴着的面具。   
  “听说你在废墟里拣了一个女朋友?”祺瑞笑眯眯地问道。   
  “嗯,哥,她很可怜,全家都死光了,差点还被……是我救了她。”周庆的脸上涂上了一抹粉色,有些害羞的低头说道。   
  “这是好事情啊,有机会带我见见她吧,合适的话就带她回国让你父母看看吧。”祺瑞笑道。   
  周庆忸怩地道:“哥……她才十七岁呢,我也才二十不到啊。”   
  “那就玩几年再说吧,不喜欢还可以一脚踢开,呵呵,不是?”祺瑞开着玩笑,周庆却把脑袋摇成了波浪鼓。   
  “不是,我是真的喜欢他,她也很喜欢我,不过我还不知道她喜欢的是哪方面,或许她只是把我当成大哥哥或者她只是崇拜我能像蝙蝠侠一样飞檐走壁呢。”周庆有些畏首畏尾地说道。   
  “怕这怕那的像什么男子汉,喜欢她就跟她说,怕什么,爱是要说出来的,当然也要选择好时机,那小丫头喜欢你保护着她的感觉?喜欢飞檐走壁?嗯,不如你再背着她浪漫几回,感觉就会有了的。”祺瑞出着馊主意道。   
  “不是,她……她想自己飞……还缠着我想学武,说学了武以后给父母报仇,还说……还说要保护我……还很孩子气的。”周庆红着脸,手指扭着衣角,就像几年前的祺瑞一样还很单纯呢。   
  “笨蛋,人家都在暗示你了,你居然还像一个木头一样!真是够笨的!”董碧云也帮腔道:“我比你们都明白女人的心,听你说的已经可以确认她很想跟你在一起了,找个机会让我见见她,保证把她的心里话给你钓出来,没事先偷着乐吧!”   
  祺瑞也道:“她想跟你并肩作战,不想成为你的累赘,甘愿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你,还有更好的女孩子吗?赶紧去向她表白了吧,要学武还不简单?我传你一种双修的法子吧,保证娱乐不忘练功,让她把你爱到骨子里去,就像你嫂子们对我这样……”   
  周庆偷偷瞥了一眼羞怒追杀祺瑞的董碧云,暗自吐了吐舌头,心中充满了期待。   
  “哇……情哥哥,你究竟是什么人啊,那么有钱,好拉风耶……”当周庆跟祺瑞调换了目前的身份,带着大票人马开着长串的豪华车来接朱静宇,让朱静宇惊讶万分,不过很快她又自己给出了答案:“嗯,也对,蝙蝠侠是他们城里面最富裕的人,没有钱什么事都办不了。”   
  周庆微微一笑,带她在她邻居惊奇和羡慕的目光中上了车,对她说道:“什么也别问,这是秘密,还有,说汉语咬字要清晰,是庆哥哥,不是情哥哥。”   
  “都一样的嘛……”朱静宇低声含糊地说道,不过却瞒不住周庆的耳朵。   
  “想去哪里玩?还有十来天的时间,足够玩遍印尼了吧?”周庆笑道。   
  “你就要回国了吗?”朱静宇有些黯然地问道。   
  “完成了任务就得回去了。”周庆按照祺瑞的吩咐,欲擒故纵地说道。   
  朱静宇眼神一黯,把目光转向了窗外,借着光洁的车窗反光,周庆看到她的脸上滚下了两串珍珠一般的泪珠。   
  周庆一阵激动,握住了她的左手,恳切地说道:“阿静,我真的很喜欢妳,既然妳在印尼已经没有亲人了,不如跟我一起回去吧,我会好好的对妳的!”   
  朱静宇浑身一抖,转过身来的脸上满是不信与震惊,她颤抖着问道:“你说什么?”   
  周庆恳切地把话重新说了一遍,朱静宇激动得扑进了他的怀里,呜呜地哭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什么话也都是多余的了。   
  开着车的祺瑞回过头来对周庆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周庆感激地望了他一眼,低下头去轻声安慰着他的小美人儿去了。   
  晚上祺瑞就催促着周庆把小美媚从生米煮成了熟饭,省得夜长梦多么,对朱静宇的来历祺瑞只花了一小点功夫便调查得清清楚楚的,很合适,没啥好说的,现在又没了别的牵挂,正好跟周庆是一对儿。   
  为兄弟着想,祺瑞花了点时间帮朱静宇打通了经脉,再偷偷塞了一张光盘给周庆,那上面有双修的资料,三维立体的呢,几乎跟真人无异,让他拿去给朱静宇研究学习,差点把周庆臊死,扭扭捏捏地拿着去了,没想到朱静宇倒是看得津津有味,食髓知味地抓着周庆去‘练功’去了。   
  周庆代替祺瑞继续扮演那位中国少爷,陪着朱静宇花天酒地玩得不亦乐乎,可怜的朱静宇在他的强大攻势下几乎想变成一块肉跟周庆糅合在一起,希腊神话里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变的,或许这就是人们梦想中的美妙情景吧,不过一个男人可以有好几根肋骨的哦。   
  祺瑞已经先走一步来到了台湾,除了满街大部分人都说闽南语街上到处都是槟榔女郎之外祺瑞没觉着台北跟大陆的大城市有什么区别,或许最大的区别就是大陆的日本人少了,而台北倒还是常可以见到大模大样穿街而过的日本人。   
  前两天祺瑞都把时间浪费在花天酒地到处乱玩去了,除了闻名久已的红灯区因为身边有两个美女的钳制没能去成之外,台北跟周边大大小小可玩的地方都玩得差不多,甚至还能挤出点时间跟董碧云她们逛了台北的西门町购物一条街,见猎心喜地买了不少新款情趣内衣……   
  目前是非常时刻,台北对每一个外来的华人都心存疑忌,因此祺瑞先得让背后跟踪的菜鸟们放松警惕,最好就别再搭理他们,其他人也都分散开旅游的旅游,购物的购物,办事的办事,肖玉凌早都让人来台湾发展了,因此大家的身份很好掩护。   
  第三天跟在身后的人就有了些懒散,就算他睁大了眼睛都没办法真正把祺瑞看住,祺瑞这天晚上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叫了一辆出租车走了,他们却似乎什么也没看到,还以为那个中国人还在大酒店里呢。   
  在日本给祺瑞收服的那两个台湾兵哥哥甄立成和温常青两人现在在台北混得不错,祺瑞让他们回台湾之后他们有了钱于是就把当年在特种部队里的伙计找了回来,大伙儿开起了明里是保安公司暗地里搞着黑道生意的活儿,有钱好办事,后来又跟肖玉凌派去台湾的人联络上了,生意也就越发的好做,公司很快发展起来,就像华兴会一样,一开始都由退伍军人组建,后来迅速壮大,收揽了其他年轻人的一个团体发展了起来。   
  在台湾这种黑道山头林立的地方,新帮会想生存可太难了,很快竹联帮就找上门来,为了自己的利益,在黑道还混得不够深刻的甄立成和温常青带着他们的特种兵手下跟竹联帮大打出手,一开始当然是身手超卓的特种兵们占了上风,以一挡百都不是难事,不过后来事情麻烦了,跟黑帮穿一条裤子的警察把他们为首的几个抓了去,结果在警察局里给他们用刑的居然是竹联帮的人。   
  好不容易他们借助当初部队里的关系才脱身出来,但是有的兄弟却活活给弄残废了,公司也被查封,手下的人做鸟兽散,差点落得乞讨街头的下场。   
  想起了他们回台湾的目的,两个人痛定思痛,既然没有自己的路可走,那就踩着别人的路走吧,于是他们愤然加入了另一个大黑帮四海帮,凭借着两人的身手还有狠辣的手段,再加上他们学会了如何吹捧还有供奉,并且做得比其他人更好,很快他们在四海帮就平步青云,甚至拜了四海帮大当家做了干爹,成为四海帮对抗竹联帮的两大干将,以前的手下也都一个个的回来了,暗地里自己也培养了一批手下,在台北混出了头。   
  祺瑞对于他们的事情并没有过问,当初也只是让他们自己发展,对于两人的现状他还是比较满意的,非常时刻,是找他们的时候了。   
  在台北的黑帮头目里面,两人算是很洁身自好的了,不过祺瑞摸到甄立成的别墅的时候还是在他床上看到了一幅靡乱的景色,想到自己的荒唐,祺瑞倒也没有怪人家,只是一挥手打断了他们的好事,那两个女人一声不吭地就倒了下去,甄立成发觉不妙想操家伙,结果却发现自己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然后他就看到了戴着面具的祺瑞。   
  “主……主人,是你吗?”甄立成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却没法开口,但是祺瑞从他的目光里读懂了他的想法。   
  “是我,还记得什么是‘罗火昆扇戴河钒’吗?”祺瑞念咒一样启动了他给甄立成下的暗示密语。   
  甄立成的眼睛眨了一下,立刻眼神涣散,进入了被催眠的状态。   
  祺瑞弹指解开了他受制的穴道,对甄立成依然受制于自己的催眠术感到很满意,为了保险起见,他加深了对甄立成的控制。   
  “主人,您终于来了。”甄立成像其他的人一样,跪在祺瑞面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男人肩膀上的压力比女人重得多,有了委屈也没地方哭诉,不像女人那样没事看看肥皂剧都哭得一塌糊涂的,压抑久了以至于在他们心中的主子面前暴露出了他们脆弱的一面。   
  想到自己当初也曾经躲在没人的角落偷偷落泪,祺瑞并没有觉得他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