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95部分

魔脑传奇-第49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究竟是什么事情啊神神秘秘的。”肖玉凌问道。   
  “看,这么广阔的国土,却没能为我们的国家做任何贡献,每年因为沙暴还有治理沙漠不知道耗费了我们多少钱,假如这些戈壁还有沙漠完全变成了绿洲……恢复到当年‘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模样,妳说那该是多大的喜事啊!”祺瑞没有直接解释,而是指着道路两边荒芜的戈壁滩说道。   
  已经改投擎天投资集团辖下的‘夸父自然研究所’正位于偏远市郊的戈壁滩里,生活条件一般,工作条件恶劣,专门研究治理沙漠和戈壁这两大难题,沙漠就在距离他们研究所不远处,他们若是需要搞什么研究根本无需模拟环境,直接到沙漠里头去好了。   
  祺瑞似乎在折磨人似的,不过这里工作的人却毫无怨言,一来他们的工资甚至比中科院拿国家福利的专家还高,二来能够来这里的人都有着一股不征服沙漠誓不罢休的狠劲,所以他们只感觉到沙漠就在身边的便利性,根本没有考虑自身工作生活方面的恶劣条件。   
  “难道是研究有了突破吗?”肖玉凌猜道:“我还没有去过大草原玩呢,假如新疆真变成了大草原的化,那可真得是美极了!”   
  祺瑞微微摇头,叹了口气道:“研究的进展并不快,耐旱植物并非没有,可惜的是一旦植物拥有了乃旱的本能,他们的繁衍能力立刻就会迅速衰减,就算是人工用基因技术制造出来的超级植物也不行,另外,新生的植物总是需要一定的水分,沙漠里几年不下一滴雨的事情常有,那么广阔的沙海,人工造林的速度远远比不上沙漠推进的速度。”   
  “那么你又说什么假如真有其事的化什么的?”肖玉凌说道。   
  “只是一个希望,一个突如其来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的希望,但愿不要变成失望的好……哎……别捏我,我投降,昨天我们紫剑大厦昨天来了一个老头,说手里有能够让沙漠变绿洲的技术,要求见我,不过他一无学历二无资历,简直什么都没有,穿得就跟拾破烂的人似的,门卫说什么也不然他进去,那老头昨天在紫剑大厦下边呆了一下午,给赶了五六回,当然,门卫也好心地凑钱让他回家乡去,老头却什么都不要,只要见我,大家见他不可理喻,于是不再理他,在大厦临近关门的时候,那老头呜呜的哭着居然跪在了大厦门外……”   
  肖玉凌起了恻隐之心,颇感动地道:“太可怜了,那些人怎么不通知你呢?”   
  “通知了……”祺瑞微微一笑,道:“是我让他们别理睬那老人家的。”   
  “你……”肖玉凌气得哼了一声,不过一转念又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祺瑞委屈地说道:“我只是想试试看他是不是骗子而已,有人一跪我就得去见见,下回还不得有人在我门口割脉自杀让我送他一百万啊?这是不可能的嘛,放心吧,我让人好好看着他的,他也不像是吃些苦头就会倒毙的人,而且……而且当时我们正在办事呢……给他打扰了我的兴致,我不让人把他扔出S市就够给他面子的了。”   
  肖玉凌噗哧一笑,道:“你倒是会找借口,后来呢?你不会真让人家在外头跪一夜吧?”   
  “哪能呢?咱们大战后挂起停战牌的一小会功夫,我就让人在后半夜把他请到了紫剑大厦里好好的招呼着,今天一大早就把他送去研究所去了,先让他跟那些专家们聊聊,是真是假待会就明白了。”祺瑞呵呵笑道。   
  到了研究所之后答案依然没有解开,但是看着研究所中几位在国内名声显赫的专家对那衣衫褴褛浑身散发着一股臭味的老头既迷惑又有点敬佩的表情,祺瑞心中有了点底儿。   
  肖玉凌嫌那老头太臭躲得远远的,祺瑞却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   
  “王先生,你可算来了,这位老人家非说要见了你才愿意说出他的来意,不过……他老人家对生物学、地质学、空气动力学、生化方面都有着深刻的见解……”研究所的所长,著名生物学家李德华说道。   
  祺瑞却扳起脸对那两个送老头过来的紫剑帮的人呵斥道:“不是让你们好好招待老人家的么,你们没长耳朵还是没长脑袋啊?”   
  “老大……我们劝过了,一切也都为老人家准备好了,不过老人家执意要这样,我们也没办法啊……”俩小子委屈地说道。   
  “小伙子,你就是传说中的王琼润?”老人家沙哑的声音却并不能掩盖他内心的睿智,祺瑞微微一笑,双目跟老人家那双微微浑浊老化,但是依旧明亮的双目一对,说道:“对,就是我,您找我有事?昨晚怠慢了您老人家,还请您原谅。”   
  老人的目光微微一缩,但是祺瑞明白那并不是因为他心怀鬼胎的缘故,这个老人家看来还是可以值得信任的。   
  “唉……不是你怠慢我,是我不想再经历那种大起大落的感觉,还是穿着这衣服舒服,如果昨天换上了你们给我准备的新衣服,今天被赶走的时候会更难受的……”老人家黯然说道。   
  “或许结局没那么凄凉呢?老人家,把你的来意告诉我吧,或许我真的可以为你排忧解难呢。”祺瑞笑道。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我要找的那个人,我坚持要找他其实并不是因为我心比天高,只是因为我的要求太过强人所难,除了那个人之外恐怕其他人没有权利决定。”   
  祺瑞静静地听着,并没有表示什么,老头颓然道:“事到如今我也没有选择了,实话说了吧,我手里有一个项目,极有可能会成功制造出一种能够非常耐旱又繁衍迅速的植物来,不过需要大笔的资金投入,我已经找了不少实验室和研究所了,最后有人推荐你们这里,于是我就来碰运气来了。”   
  “我们的‘夸父’研究所那么有名了么?”祺瑞笑着对李德华说道。   
  李德华苦笑着,他来了也有一年多了,一点成绩都没弄出来,还真有点惭愧。   
  老头黠笑道:“在研究领域你们名气不大,不过在花钱方面却是大家公认最慷慨的主儿……”   
  “呵呵……”祺瑞开怀笑了:“我有钱,也想弄出点什么东西来,所以舍得花,这应该不是坏事吧?”   
  “好,当然好,国内有钱人不少,但是能有你这种想法的不多,所以我就来了。”老头伸出了手来,说道:“我叫王国刚,一个岌岌无名的研究者。”   
  “久仰久仰……”祺瑞的话实在不像是客套话,倒像是拣到了宝贝似的,让那老头惊疑不定起来,不过祺瑞毫不犹豫地紧紧地握住了他那只满是皱纹和老茧,还沾有不少尘土的手却让他心中一暖。   
  “李所长,你打电话去问问你的导师,你就知道王老的大名了,王老似乎还是你导师刘院士的师兄来着,是吧?王老?”祺瑞随口说的话把李德华和王国刚都听得一怔一诈地:“您当年的事迹我可是钦佩得很呢,当初我设立这个研究院的时候还请人拜访过您老,没想到您今天居然自己自投罗网来了,呵呵,这叫什么来着?有缘千里来相会啊,呵呵,欢迎你,王老!”   
  “都是老黄历了,还提它干嘛……”王老头叹了口气,然后惊讶地说道:“你有找过我我吗?”   
  祺瑞肯定的点了点头,李所长在一边补充道:“是呀,当初我就是这么进来的,当时到处都是王先生的招贤广告啊。”   
  王老头苦笑道:“或许我把你派来的人当作是那些没廉耻的的家伙派来游说我的人了吧,呵呵,我没有乱棒打他出去吧?”   
  祺瑞苦笑道:“那家伙回复是说没见到您,回头我给他一笔创伤补偿金去,呵呵……”   
  王老头也嘿嘿笑了起来,祺瑞终于松开了王老的手,对李德华说道:“李所长,今天王老算是正式加入我们的‘夸父’研究所了,安家费五万元请尽快支付给王老,其他待遇与你同级,另外,王老可能要新展开一个项目,目前实验室人手不够,再想办法去找吧,王老,你还有什么其他要求吗?”   
  王国刚怔神道:“我都还什么都没说,你就这么信任我?乖乖,安家费就五万,我老头子一年都吃用不了那么多。”   
  “这是所里的规矩,新来的人安家费最少都有一万,您就别嫌多了。”李德华帮腔道。   
  “你打算全力支持我的研究?就不怕我搞个十年八载地连个屁蛋都研究不出来?”王国刚凝神问道。   
  “您预估搞出东西来需要多少年需要多少时间?”祺瑞问道。   
  “我需要至少十亿人民币和五年的时间!”王国刚说道:“而且,不能保证能够成功!”   
  祺瑞微微一笑,道:“这样啊……好吧,我们就赌这么一回,假如真能成功,就算投资百亿千亿也不嫌多,假如不能成功,也算为以后的研究准备了技术和经验,王老,你安心地搞你的研究,有什么为难的事情我都可以为你搞定,包括出钱出人,还可以搞到国内没有的设备……”   
  王国刚双腿一软,坐在了研究所的铁椅子上,双手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他太兴奋了,原以为终身不可能实现梦想了,没想到机会却突然摆在了自己的脚下,他激动得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   
  “带王老去沐浴更衣,王老,现在你不用害怕再卷铺盖回家了吧?”祺瑞调侃道。   
  王老头脸一红,扭捏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说道:“请……请你给这个帐户先汇点路费过去好吗?我的人都在等着我的回音呢,他们我一直带着的人,应该比新招的人好用些的。”   
  祺瑞呵呵笑道:“您怎么不早说,放心吧,我会立刻叫人办这件事,您还是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这味道还真不好受啊。”   
  “习惯了习惯了……”老头红着脸走了。   
  用研究所的消毒水和洗手液洗了洗手,没敢按照萧蕾蕾的要求办,沙漠地区用水困难啊,虽然这里拉了自来水,不过还是节约点好。   
  “那老头真有趣,祺瑞,你什么时候知道了他的资料,居然还瞒着我!”肖玉凌嘟着嘴道。   
  祺瑞笑着低声安慰道:“我也才知道的啦,妳知道我接电话不用掏手机的。”   
  “呵呵,那老头给惊奇得估计怎么都不明白你怎么会知道他的老底,嘿嘿……”肖玉凌嘻嘻笑道。   
  “呵呵,王老是值得尊敬的人,妳就别笑话人家了,知道吗?”祺瑞道。   
  “知道了,不过他还真够落魄的。”肖玉凌说道。   
  “不跟世俗同轨就会被世俗抛弃,他运气还算好的了……”祺瑞沉默了下去。   
  王国刚沐浴更衣出来之后完全就变了一个样子,精神抖擞地来到了等候多时的祺瑞和李德华面前。   
  一身的白大褂让他看起来依稀有着当年潇洒不羁笑傲人间的风采,跟刚才那个邋遢的老汉是沾不上一点儿边了。   
  “真抱歉,身上陈垢太多,清洗起来颇费了一番功夫,让你们久等了。”王国刚笑嘻嘻地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李德华已经打电话确认过了王国刚的师伯身份,诚惶诚恐地说道:“师伯,您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您的身份,这……我们……”   
  “这什么,如果我说了你又知道吗?假如我愿意用你老师的身份来抬高我自己,我当年又怎么会跟我老师闹翻?废话少说吧你。”王国刚两眼一翻很不客气地说道。   
  “王老,现在是该介绍您的计划的时候了吧?”祺瑞把话题岔开了说道,他也确实想知道王国刚究竟打算怎么做。   
  王国刚点了点头,道:“我很早以前就在想着怎么治理沙漠这个世界难题了,建造防护林当初是一种折中的方法,能够在短期内见效,长期效果也很显著,最重要的是这是最廉价的方法,不过,事实上因为选材不对,我国花费巨大人力物力制造的人工防护林却造成了比自然灾害更大的灾难,大片的所谓防护林成了强大的抽水机,将有限的地下水资源抽取出来然后蒸发到空气中去了,这就是为什么防护林越多越干旱的原因。”   
  “按照自然规律,一片地方变成沙漠之前将会是一片戈壁,在戈壁之前是草原,草原更以前才是森林,想要治理沙漠就得反其道而行之,种树目前看来是太急功近利了,退耕还草原是正确的,不过环境已经恶化,普通的草皮植被已经很难生存,所以,我们必须研制出一种耐旱而且繁殖能力很强的草种。”   
  “试图说服别人一下子投资巨额资金来搞一个虚无飘渺的项目是很难的,当年我就到处碰了钉子,当时国内的技术也不行,我一气之下就自己单干起来,现在想来那时候还真是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