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77部分

魔脑传奇-第77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浴巾下。   
  肖玉凌也在祺瑞的示意下爬了回来,助纣为虐地帮助祺瑞将蒋匀婷的浴巾悄悄解下。   
  重回祺瑞怀里的蒋匀婷其实是在借发怒来遮掩自己的羞意而已,身周的动静她明了于心,小心儿狂跳下紧张地抓住了祺瑞在她酥乳上游走的手,星眸微睁,紧咬着下唇的小嘴里忍耐不住地发出一声娇吟。   
  “害怕吗?”祺瑞轻声道,蒋匀婷微微发颤的身子在祺瑞的轻抚下渐渐平静下来,祺瑞接着道:“不用紧张,我会很温柔的……”   
  灯光掩映下的是蒋匀婷宜喜宜嗔的俏脸,她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哼了一声,双手也松开了,就像一盘精美的佳肴任祺瑞采食。   
  祺瑞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垫在她身下的是洁白的浴巾,低头下去,入口是香软的玉乳,蒋匀婷紧紧搂着祺瑞的头,双腿不知何时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肖玉凌看得眼热,从背后紧紧搂着祺瑞,身上的浴巾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扔哪里去了。   
  谁是活力十足的肖玉凌谁是矜持沉静的蒋匀婷已经无所谓,入口一样的香熏糯滑,入手一样弹力十足,或是不堪一握的小蛮腰或是娇腻挺拔的玉乳,祺瑞已经懒得去分辨,一声声低吼,一声声娇吟,难分先后地一块儿远离了少女的年代……   
  “唷……疼……饶了我吧……”祺瑞似不知疲倦的斗士,温婉羞涩的蒋匀婷早就不堪征伐,连忙讨饶。   
  “呀,不要……”连肖玉凌也害怕起来:“怎么会这样?难道药过量了?”   
  祺瑞虽然欲念正旺,但是还是控制着自己离开了难以承受的两女,突然听到肖玉凌的话差点没被气死,只好用不甘的眼睛瞪了她一眼道:“非好好教训你不可,气死我了!”   
  ‘砰’地关门冲入浴室用冰冷的水从头浇下,冷水暂时将欲火压了下去,但是只要一离开冰水的冲洗,那股邪火登时以更加汹涌的方式让祺瑞赶紧退回去。   
  祺瑞恼怒间索性盘膝坐在瓷砖上任由冰水冲刷,自行按捺住心里的欲望进入冥想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祺瑞神念一动,醒了过来,水还在冲刷着,身体却十分地舒适,心神内息似乎都得到了极大的增长。   
  “难道是因为和她们的欢好?”祺瑞想起前两次与董碧云的好事,第一次他还以为是回味蹦极后得到的提升,第二次本来他因为强行为坦克他们七个战士打通经脉而内力大损,结果跟董碧云那个后却功力尽复,再加上今夜的突破,一切的一切变化似乎都是来源于两性的欢好。   
  “天地氤氲,万物化淳;男女媾精,万物化生。”祺瑞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在网络上找来的一段话,看来什么欢喜禅、龙虎双修之类的东西倒也不是凭空捏造的,不过这个‘心禅’倒是越来越不像是正道心法了。      
第七卷 兵还是贼 第八章    
  乐极往往便会生悲,但是塞翁失马,大家也不要太难过……金币、推荐票什么的尽管砸,臭鸡蛋烂番茄就免了。   
  祺瑞飘荡在无边无尽的仙境,身周都是如梦似幻似空非空的奇特景物。   
  “祺瑞……”一个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亲切的声音突然在面前响了起来。   
  “谁?是谁在叫我?妈妈,是你吗?妈妈……”祺瑞浑身是汗水地猛然坐起,身上八爪鱼般纠缠的身体被他这一下弄得一块儿娇呼起来。   
  “哎哟!你干嘛呀你!……呀!”一男两女一起大声尖叫起来,然后非常默契地住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祺瑞突然暴笑起来,蒋匀婷羞叫一声扯着毯子将全身卷起,肖玉凌没抢到毛毯,只好瞪了祺瑞一眼,道:“看什么看?昨晚还没看够吗?”   
  她非常自然地就这么赤裸裸地走入了洗手间,看着她摇曳多姿的身体,祺瑞恶作剧地往蒋匀婷裹着薄薄的毛毯,曲线毕露的胴体扑去。   
  大清早地又是一阵纠缠不清,好不容易才弄好行装出了门,蒋匀婷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接听后蒋匀婷望着祺瑞道:“看来你还要在上海呆几天了,大勇哥和张景柱明天就要过来,叫我一定要留着你不让你溜掉。”   
  祺瑞眼珠子一阵乱转,自己的部队还在山沟沟里面苦练,自己跑出来那么久还享尽艳福,自己手下那帮人倒是不会怎样,但是呆久了的话假如上头有人想见自己怎么办?被拆穿的话事情可就大了。   
  “还想啥呀,就你这样也不是当兵的料,别想了,走,玩去!”肖玉凌二话不说拉着祺瑞便走。   
  祺瑞有点害怕去见肖振邦,而肖玉凌也矢口不提,带着蒋匀婷和祺瑞,三人放开胸怀,将上海著名的景点都玩了一遍。   
  第二天,神色颇为不善的肖振邦和忐忑的祺瑞还有远道而来的于大勇以及张景柱在华兴集团总部的大厦的小型会议室见面了。   
  “老大,你一走就是半年,可把我给害苦啦!”一见到祺瑞胖头鱼就大倒苦水。   
  “不就是挨打了一顿外带住了几天医院蹲了几天班房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我,这段时间在军队里面吃的苦头才叫惨哪。”   
  “你们就别浪费时间了,肖振邦沉声道:“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   
  从昨天看到女儿的第一眼起,肖振邦便对祺瑞没好脸色,祺瑞心下揣揣,越发地小心谨慎。   
  “好吧,咱们直话直说,肖总,这是我们拟定的协议书,希望我们两个公司能够齐心协力共创未来……”   
  肖振邦粗粗看了一眼便签上了自己的大名,愤愤地道:“女儿都卖给你们了,我还能不同意吗?反正迟早都是他的……”   
  祺瑞苦笑着不敢说话,胖头鱼瞪了他一眼,道:“肖大哥果然爽快,咱们大人就不要为他们小儿女的事情担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嘛,景柱,你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和祺瑞商量嘛?我和肖大哥聊天解闷,你们自个聊……”   
  就几个商业运作的事情交流了一下,祺瑞在几个文件上签字后,张景柱一伸手,道:“老板,你答应的事情……”   
  祺瑞将从山口博士那里得来的另一块硬盘交给他,道:“里面有你需要的东西,我特别注明的技术资料最好修饰过再使用,虽然我有把握不会出问题,但是还是小心一些为好,另外里面有我设计的一个三维动画一条龙制作系统软件,你先找人设计一款动画出来,然后再一块儿卖,记住,有很多技术要马上申请专利,全世界范围申请,就快要年底了,我不一定有时间出来,期间奖金和福利什么的你们看着办,不用为我吝啬,该奖励的就奖,留住人才才是最重要的,何况我们今年利润应该不差吧?”   
  张景柱点点头,道:“这些事情我会处理的,不过我希望公司能在年利润中取一部分出来作为慈善款资助灾区与贫困地区,您看如何?”   
  祺瑞闭上眼睛想了一会,道:“这就是你总是和老板闹翻的原因?”   
  “是的,我不希望再一次辞职不干,在福瑞公司我如鱼得水,两位老板豁达大度,我相信这次一定不会失望的!而且我们公司虽然还有一些部门尚未获利,但是公司本年度效益还是不错的,我希望两位总裁能够大发慈悲资助一下那些失学儿童或者流离失所的灾民们。”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祺瑞突然说了句让张景柱摸不着头脑的话:“我对你的爱心很是钦佩,但是我希望能够见到一份完美的计划书,至于钱的问题,第一年我不希望花太多而影响明年的计划,你说呢?”   
  “计划书在这里,于副总裁也答应了,能够碰上两位视钱财如粪土富有爱心的领导我真的是三生有幸!”张景柱想不到祺瑞这么快便答应了,显得很是振奋。   
  祺瑞将他的计划书看完后却慢条斯理地将它撕碎了,张景柱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心血被撕碎……一片茫然。   
  “你的计划就我看来是完全不可行的!”祺瑞淡然一笑,道:“每年捐款捐物盖学堂修道路……嗯,看起来很不错,但是你忘记了一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买一个面包给乞丐,他吃饱了,但是明天他又饿了怎么办?我们搞慈善的可不能变成养蛀虫!慈善事业也是一个有利可图的行业,你怎么不好好想想怎样真正帮助他们洗脱了贫困而我们又得到了利润呢?”   
  张景柱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祺瑞的话,祺瑞轻轻点醒他道:“那些贫困地区为什么不能脱贫至富?他们那里交通闭塞环境恶劣,他们没有灵活的机制没有便捷的资讯,我们只要抓到点子上就能够从中找到平衡点,既造福一方又能得到利润,这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只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慢慢来,效果很慢,还有,我怎么觉得有些事情应该是国家该做的?我们一个公司去做是不是太夸张了?”   
  “效果慢?中国底子这么薄,你还真想一步登天吗?你捐款一次难道你就能救济到全国的孤儿?别傻了,真要搞慈善就别想一蹴而就,别人是想捞点政治资本和口碑,我们不需要这些,真想做点实事就脚踏实地地干,花多少钱我并不在乎,有没有利益我也不在乎,但是我们要把它作为一项可持续发展的事业来办,今后你就不会整天找我说:老板给点钱吧!OK?”   
  祺瑞一边敲着桌子就像在敲张景柱的脑袋:“再说了,盖学堂修水利不也是国家该做的吗?你又干嘛赶着去捐款?有时候国家忙不过来我们帮帮手也没什么嘛,首先你就从##省或者##地区开始试着玩玩吧,在这里有人帮忙事情会好办很多。”   
  送走赶着去和别的公司谈判的张景柱,祺瑞插入交流正欢的胖头鱼和肖振邦中间,道:“死胖子,你伤好了?没什么后患吧?”   
  “靠,没事了,不过当时还真够我喝一壶的,我还以为我就要挂了呢。”胖头鱼心有余悸地道。   
  “肖叔叔,你有没有心思向外发展呢?”祺瑞望向肖振邦道。   
  “你想干嘛?”肖振邦从祺瑞身上看到了一丝霸气,有点紧张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向华兴集团这种公司不向外发展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也想啊,可是真个发展壮大后我怕会有麻烦。”肖振邦也不是甘于现状的人,不过他显然颇为顾虑。   
  “现在国内的公司有很多实在是不争气,混黑社会都混不出个人样来,我很希望肖叔叔能够取代他们,或者是找些人去扶植一些可靠的优质公司……”   
  肖振邦和胖头鱼看着面前的祺瑞,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了,有点内向,有点懦弱,有点书生气味的祺瑞似乎浑身充满了霸气,让人看着有点陌生。   
  “祺瑞你没事吧?”肖振邦关切地问道。   
  “没事,嗯,刚才你们说到哪里了?”祺瑞身上的霸气突然消失得似乎从未出现过,脸上堆起了一贯的傻笑,但是肖振邦和胖头鱼知道,祺瑞与以往不一样了。   
  心系着战士,这个不负责任的小领导终于在把事情都交代清楚后坐着直升飞机回到了基地外那个小巢。   
  换上军装的他很快便从侧翼消失在基地的外围山林里。   
  耳边的风在呼啸,祺瑞越跑越快,真气激荡下忍不住想仰天长啸,但是顾及到这里是基地附近,也没敢放肆。   
  祺瑞没有注意到,他一步跑过去,几乎可以顶得上普通人三四步的距离了,放在三步跳远比赛里可能排不上号,但是这是在山地上飞驰啊,而且每一步都那么大的跨度,跳远冠军能做到吗?   
  跑到最后祺瑞感觉自己像是在御风而行,身边的树木灌木飞速向身后飞去,突然他愕然地停了下来,看看日头,猛然发现原先大约要跑两个小时的路不到半小时便已经跑完了。   
  祺瑞没有多想,因为似乎事情有点不妙,按照计划,自己的队伍应该在这一带潜伏的,但是眼下却没有见到他们的人影,倒是连里的那两个通信兵正靠在半山腰的一株大树下聊得正欢。   
  猛然停下来的祺瑞一个前仆便悄无声息地钻入一个灌木从中,仔细打量了一下仍然没有发现自己那些属下活动的任何迹象,似乎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坐在那里的俩个小兵似乎也很不妥,他们坐得太显眼了!   
  祺瑞更加仔细地观察以那两个小兵为中心周围的环境,渐渐地他胸有成竹地抿嘴一笑,慢慢地朝目标爬去。   
  天使趴在鹰眼身边,目前他是作为观察手兼掩护手,配合着作为狙击手的鹰眼,不停地用望远镜四处观察着,已经三天了,老大还没出现,今天一大早连队里的通信兵便带来命令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