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82部分

魔脑传奇-第82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既然大家今天聚在这里,而且你们也都与我有了亲密关系,我想我们应该召开一次家庭会议了,没有规矩无以成方圆,我们就依照我家祖传的家法来办吧,这是家法的复印件,你们好好琢磨琢磨,今后再犯可就要严惩不怠了!”祺瑞从房里取出三份厚厚的家法合订本递给三女。   
  “王氏家法,第一条,一切以男家长为尊,后续条款若有异议参照此条!……”董碧云才读了第一条就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肖玉凌读得一条就骂一句‘无聊!’,倒是蒋匀婷细细读着家法,脸上泛起了淡淡笑容。   
  “你这是从哪里翻出来的老古董?”董碧云终于笑够了,将家法合订本扔桌上道:“新世纪新社会新人类,咱们不用这千百年前的老古董,人权至上,咱们还是实行投票制度吧!”   
  “通过!”当场举起了三只雪嫩的手臂,祺瑞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时间她们也难以想出什么具体的家法来,祺瑞正以为可以逃过一劫,却见蒋匀婷手指头在那家法合订本上轻轻弹着,笑道:“其实很简单,把这本古董家法修改一下就相当不错了!”   
  “对呀,哈哈,这本家法还真得好好研究研究才成呀……”   
  祺瑞把三本家法抢了回来,嘟囔着道:“大逆不道呀……没规矩!”将它们重新锁回了箱子里面,下次再重见天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劝得大伙儿分房而睡,祺瑞待到夜深人静,偷偷摸了出来,有了前车之鉴,他先用红外线扫描仪确认三女都各自在自己的房中,这才用钥匙打开了董碧云的门。   
  董碧云似乎已经睡着了,侧睡的脸上淡淡甜笑,看得祺瑞心头火起,关上门,却见董碧云一个翻身仰天而卧,一条白生生的玉腿探了出来,放在床沿上。   
  祺瑞两眼放光,走到近处,蹲下身子,从近处贪婪地看着这若白玉雕琢的秀美长腿。   
  伸手想摸却又不敢,正犹豫的时候那只脚却动了,轻轻地勾着他的下巴,将它送到一双黠笑着的眼睛前。   
  董碧云此刻正用左手支着脑袋望着祺瑞,微笑着摸摸他脑袋,道:“有那么好看么?小贼?”   
  “好看!姐姐你身上的任何地方都是天公造物,曼妙无方,一个脚趾头都能把我迷死,”被当场捉住的祺瑞坏笑着爬上了她的床。   
  “你说一个偷香贼被漂亮的女警察发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祺瑞嗅着她脖子上的熟悉清香问道。   
  “还能有什么下场,拷上然后抓局子去呗!”董碧云疑惑地道,抓住祺瑞使坏的手,稍稍侧头避开那麻痒的来源,却给予了祺瑞更广阔的空间。   
  “那要看是什么小说了,你说的是最没有市场的一种,我们接下去要做的应该是最畅销的那种……女警察或者打不过小贼,或者中了迷香,总而言之她反而落到了小贼手里……”祺瑞钻进了董碧云温暖的被窝,轻轻解开她宽松的睡袍,伸手进去握住那酥软的山峰揉了揉。   
  董碧云没好气地道:“那是淫秽小说,抓你没商量!”说是这么说,却也没有任何的抗拒,反而伸手将祺瑞变得纤细的腰搂住,让祺瑞那刚刚洗过冷水澡的冰冷身体紧紧贴在自己身上。   
  “还没到头呢,其实那个女警是故意让小贼得手的,他们是一对恋人,男的失去了记忆,女孩就用场景重现这种方法来想让他回忆起什么,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男的就是走错了酒店的门……”   
  “哦,这书也没什么嘛……”董碧云忍受着祺瑞给她带来的刺激,一面却要听着祺瑞编故事,分心之下两方面都很是不堪。   
  “谁知道那个男的以前是一个摧花大盗、杀人如麻,碰到这个女警后才想重新做一个普通人,一下子被唤醒了当初那血腥的场景,那个女警被心爱的男人用暴虐的方式蹂躏……”   
  “噢……疼……你不会告诉我你就是那个男的吧?还有啊,这样的书变成悲剧了,不好收尾呀。”随着祺瑞加大了力气,董碧云也再也没办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双手也开始在祺瑞身上游弋。   
  “事实上这个男的最后关头突然醒了过来,看着心爱的女友被他折磨成那样他很是痛心,于是他愧疚地松开她的束缚,祈求她原谅,听到那男人的解释,女警察终于原谅了他,你知道他怎样让一个警察放弃自己的原则去原谅一个杀人犯吗?”   
  “至少我不会,任何理由我也不能放纵一个杀人犯,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他给抓起来!”董碧云虽然逐渐变得意识模糊起来,却仍旧坚持着自己的立场。   
  祺瑞抬起头来,深深地看入她的眼睛里,问道:“那么你明明知道我的过去,为什么你还对我那么好呢?”   
  董碧云眼里流过一丝怜悯,翻身将祺瑞压在身下,笑嘻嘻地道:“其实你的故事还有另一个畅销版本,那就是那个女警察强奸了那个偷香贼,那个偷香贼是被迫的,而且还不到法定年龄,可以免淤追究!你从来都没有那么多废话,今天是不是想让姐姐主动呀?”   
  祺瑞也不想好好的气氛被破坏掉,眨眨眼睛,告饶道:“女大王,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儿,您饶了小的一条小命吧!”   
  “少废话,你现在是本大王的人了,你就认命吧!”   
  董碧云并不是很熟练地想取悦祺瑞,被她撩得心头火冒的祺瑞忍不住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厚厚的被褥浪潮般的翻滚起来。   
  一番激情之後,董碧云尚未从余兴中醒来,迷迷蒙蒙地不知所在,祺瑞却觉得精神更加敏锐,在两人身体紧密接触处不住地有丝丝冰凉的能量流入自己体内,然后将滚滚热流导入董碧云体内。   
  祺瑞进入冥想,调息内视,却见那能量毫无阻碍地融入了自己的内力之中,能量所过之处脉络一片清凉舒适之极,得到补充的内息以极快的速度囤积起来,转眼间竟然得到了极大的增长。   
  轻轻唤醒董碧云,引导着让她也开始运功,两人的真气循环不已,各自的神识都进入了深沉的冥想中。   
  “姐姐把工作给辞了吧。”等各自醒来后,天色已然渐渐白了,两人精神正好,也不想再睡,祺瑞便伏在她怀里享受着温柔滋味,听着她对目前工作的牢骚。   
  “辞职?那我干嘛去?”董碧云茫然道,目前这工作整天要应付各色人等,让她觉得很累,但是辞了工又干嘛去呢?   
  “相夫教子呀,我养不起你们吗?你整天在那些环境里面混让我觉得很不放心。”   
  “过两年再说吧,就这样辞职了好像我失败了一样,等姐姐我干得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后再功成身退不是更好吗?”   
  “现在我身边都没有一个能让我放心的人……”祺瑞叹道:“我不想再居于幕后,我需要我的自己的人马,我要让我的敌人全部下地狱去。”   
  “我在国安部也能帮你呀?”   
  “你现在的权力还不如在北京当你的小警察呢,国安部?哼,肖叔叔在国安部里面就有几个用钱砸出来的路子,这世道啊……你做得那么累,不如我给你开路如何?”   
  “你让我想想吧,我只是想挑战自己而已,我可不想被人说是花瓶。”   
  “好吧,随你,不过这段时间我要给你进行特训,加强你自己的能力,我可不想你再遭到意外。”   
  “嗯,我现在也挺强的呀,同时受训的同事没一个是我的对手,我项项都是优良哦,而且我的工作也算不得危险,我能自己保护自己。”   
  “强?我一招都没出就被人给打得半死,这世上高手多着呢,要想不被人欺负就要自己更强才行,不但是你,过年这段时间我还要帮凌凌、婷婷特训,要教肖叔叔夫妇练气功,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办,却没有一个帮手,唉……”祺瑞确实很头疼。   
  “你被谁给欺负了?要不要姐姐给你出气呀?”董碧云暗恨道:“看你这可怜样就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我饶不了他!”   
  “姐姐还是在床上给我出气吧……”祺瑞一口咬住那粒鲜嫩的葡萄,董碧云一声惊呼,隔着被子便痛打他的屁股,祺瑞则在被窝里面上下其手……   
  男人和女人的战争永远也不会停歇。      
第八卷 上海风云 第一章    
  一大早起来精神很好,送了肖玉凌回家,祺瑞拿到了肖振邦给他的资料,坐在出租车里面,祺瑞便将资料仔细地读了一遍。   
  看完资料祺瑞也有点头疼,这人说起来祺瑞倒也听过,年青时不畏权势,顶住重重压力抓了一个杀人犯——其顶头上司市警局局长的儿子,正巧赶上一轮严整运动,便作为典型在全国进行过造神运动,然后他仕途一路顺风,年不及五十便坐上了高位,手下处理了不知道多少难办的案子,为人也确实是让人找不出什么毛病来,在这污浊的现实社会里面,他这种人还真的是凤毛鳞爪。   
  现在上海市风平浪静,为什么上面会把他给派下来呢?   
  在市委大院门口,祺瑞出示了青阳道长给他弄来的一个‘政治部’的证件,通过了盘查进入了市首脑们居住的生活区。   
  按响门铃,过了一会儿,有人在门里问道:“你找谁?”   
  “我找黄副市长!”祺瑞微微一笑,道:“我是代表华兴集团来的。”   
  门开了,一个中年人用像透射线似的眼光狐疑地扫了祺瑞一眼,道:“进来吧。”   
  进入大厅,祺瑞便暗自嘀咕,这哪像是一省级大员的家呀,新装修的房间显得很朴素,连新买的家具也是便宜货。   
  黄乾津招呼着祺瑞坐下,给他倒了杯白开水,便坐在祺瑞对面,颇为惊讶地打量着祺瑞。   
  祺瑞吹吹杯子中的开水,又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淡然与黄乾津对视一会,笑道:“黄副市长……”   
  黄乾津并没有在意那一个‘副’字,盯着祺瑞道:“肖总好大的架子啊,还居然派你个小孩儿过来,他以为我和他开玩笑吗?”   
  “有志不在年高,黄副市长您当年不也以弱冠之龄,将杀人犯绳之以法么?况且仅仅是传一句话而已,谁都能做到,又何须肖叔叔出马?”祺瑞毫不示弱地道。   
  “哦?看来我小看你了,那么你说吧,他肖振邦要你传什么话?”黄乾津不露声色地淡然道。   
  “中国是法制的国家,作为中国公民,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遵纪守法,所以,响应市政府的号召,肖叔叔的决定就是——解散黑狼!”祺瑞轻轻抿了一口水,看也不看黄乾津猛然抽搐了一下,颇为惊讶的脸。   
  黄乾津猛地站起,在大厅中来回走了两圈,道:“好、好、好,肖总打算如何安置他那些手下?”   
  祺瑞故作无辜地道:“那些无业游民的安置问题好像与我们一个企业无关吧?”   
  黄乾津脸色阴沉下来,道:“肖振邦他是在威胁政府吗?”   
  祺瑞将两手一滩,无奈道:“我们只是一个企业,利润才是最重要的,黑狼那些人没有什么一技之长,没有多少文化,我们总不能变成慈善机构吧?那么多人光是吃饭也要把我们给吃跨了。”   
  “那些人现在不也活得有滋有味么?要安置区区几千人对你们来说有什么难的?”黄乾津都没发现,自己已经被祺瑞奇兵突出的一招打乱了阵脚。   
  祺瑞正色道:“没错,仅仅几千人而已,但是您想过没有,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街头混混,其余的就是退伍的战士,这些人如果闲下来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呢?”   
  黄乾津怒道:“现在这些人不也在工厂上班,在公司当保安什么的吗?”   
  “那么黄副市长的意思是我们只是在形式上解散黑狼?这些人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祺瑞故作迷惑地道:“这我就不懂了……”   
  黄乾津瞪着祺瑞,渐渐平静下来,坐回沙发上,有节奏地轻轻敲击着扶手,似乎在想着什么。   
  祺瑞从随身携带的文件夹中拿出一份资料来,递给黄乾津道:“大上海从上个世纪成为东方之都以来,其黑社会势力就从来也没有消失过,就连建国后数十年严峻的社会条件下也在暗暗地活动,而在九十年代末期达到了高潮,当时为了抢夺大上海这一块肥肉,几乎全世界的势力都插手了,那段时间上海的治安情况您也应该有所了解,上海成了犯罪者的天堂,现在呢?上海的治安状况是前所未有的安定,百姓们安居乐业,毒品几乎消声匿迹,商人大款们无需害怕被黑帮绑架勒索,连街上小偷小摸都少得可怜,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解散黑狼不可?”   
  “社会安定是因为政通人和,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