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85部分

魔脑传奇-第8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祺瑞想了想,道:“他们目标不明,那么他们大概行动时间有消息吗?”   
  “三五天内应该还没事,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开展一次整顿行动,或者可以延缓他们的行动时间。”   
  林秘书站起来道:“我还有事,先行告退了,今后将会有专门的情报员与你们联系,接头方法在资料里面有,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送走林秘书,两人便埋头仔细看着资料,祺瑞一一印证着自己脑海中已知的黑道据点。   
  “召集所有大头目下午一点钟集中在会议室开会,提升安全等级,所有弟兄严密关注日本人的动静。”肖振邦将命令传达下去,看着祺瑞嘿嘿一笑,道:“九个大头目就你一个是光杆司令,你看着办吧。”   
  祺瑞耸耸肩膀,没理睬,这个时候铁头来报:“老大,那妞醒来了!”   
  走入肖振邦的总裁办公司内层的密室,只见那女杀手上身被五花大绑,脚踝上也被紧紧绑着,正蜷缩在角落里。   
  她身上衣服零乱,头发披散,真不知道他们几个是怎样给她检查的。   
  “宫本幸子,你们日本黑帮大举进入上海想接什么货?”短毛和另一个保镖将她提到肖振邦面前,好让他对女犯人进行审问。   
  从吕雪梅的文件和名片可以知道她的日本名字叫做宫本幸子,肖振邦此刻提起这个名字的目的不言而喻。   
  宫本幸子一甩头,将遮住眼睛的乱发甩到一边,用不屑的眼神瞪了肖振邦一眼,又转而愤怒地看着祺瑞道:“狗贼,你们不得好死!”   
  抓着她的那人嘿嘿淫笑道:“你才不得好死呢?不管是汉奸还是日本女人,落在咱们手里都不得好死!老老实实回答我们老大的话,或许会让你得个全尸哦!”   
  宫本幸子没有理他,只是恨恨地瞪着祺瑞,其中愤怒与怨毒让祺瑞看得暗自心惊,如果不是当年自己受训的时候是那芯片在控制自己,说不定自己也会变成这个样子。   
  肖振邦使了个眼色,铁头和那家伙一左一右同时狠狠地在她小腹上打了一拳。   
  ‘喔……’宫本幸子一声惨叫,全身都弓了起来。   
  “老大问你话,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否则有你好受的!这里的人都是刑讯专家,你一个小女人还是不要妄想抵抗的好!”铁头喝道。   
  宫本幸子喘着气依然不屑地道:“别做梦了,什么苦头我没吃过?你们就算把我零剐了我也不会说的。”   
  祺瑞摇摇头,道:“你们慢慢玩,我先出去坐坐,完事了再告诉我!”   
  在外面坐得不到半小时,肖振邦也无奈地走了出来,祺瑞笑道:“怎么样,你那一套如何?能撬开她的嘴吗?”   
  肖振邦摇摇头,道:“我看得都冒汗,奶奶的,这女人好硬的性子,虽然这儿没有趁手的玩艺,但是她也真够顽强的,不如你去试试?”   
  祺瑞站起来,走到密室门口,道:“你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肖振邦迟疑了一下,道:“你要干嘛?只要问到口供,死活不论!”   
  祺瑞想了想,道:“如果顺利的话,我希望等下我能把她带走!”   
  肖振邦一愣,道:“你想干嘛?”   
  祺瑞微微一笑,道:“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还记得那个宫本八郎吗?他的催眠术您还记得吧?等会如果你看到任何事情都不用惊讶,或者我还需要你们的配合呢。”   
  “这样啊?不用太久时间吧?”   
  “算了,不如下午开完会准备好再去好了。”祺瑞走了回来,跟肖振邦讨论了一下细节问题,时间很快地便过去了。   
  下午开会的时候,祺瑞老老实实地坐在最后一位,坐在肖振邦左右的是见过一面的肥猪和大李,他们是分掌黄鼬与蓝盔的老大,别的老大也依次由各人一一介绍。   
  那是红旗的刺刀、绿虎的黑子、橙狼的狗蛋、青蛇的晓月。   
  这些人对祺瑞都非常热情,一个个都很是精明强干,让祺瑞最为注意的便是那美艳动人的晓月,居然由一个娇滴滴的美妇人担当青蛇的扛把子,必然有其独特之处。   
  见到祺瑞多看了她两眼,晓月风情万种地笑了起来,道:“小弟弟,我脸上长花了么?你怎么目不转睛地看着姐姐呀?都把姐姐看得害羞了。”   
  “靠,你这骚蹄子也会害羞?少来惹我们的驸马爷,小心小公主扒了你的骚皮子做灯罩!”肥猪帮腔道:“现在的紫剑老大就是我们驸马爷魔鹰鹰少爷,大家平时多关照关照!”   
  大家取笑一阵,肖振邦才转入正题道:“今天是新年的第二天,这么着急把大家找来,你们可要有心里准备呀!”   
  刺刀额头上的刀疤一扬道:“咱们跟着老大打天下,什么情况没见过?老大,你直说吧!难道日本人杀过来了?没听到什么消息呀?”   
  肖振邦颔首道:“不错,确实是日本人来了,而且来的不少,山口组、黑龙会、稻川会、只多不少,十来个日本黑帮,大约有几千上万人,枪械数量不明,但是估计也不少于三四千只以上,唯一值得安慰的便是他们分成了三派,相互敌视,否则我们还真的拿他们没辙。”   
  “上万人!”大李惊呼道:“老大,你的数据没水份吧?我们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祺瑞仔细地看着在场的众人的表情,听到这数字,大伙稍微一愣后并未露出害怕的神情,反而一个个脸上放光,精神大振,似乎面前是一顿丰盛的食物,生怕被别人抢走一样。   
  “这数据没有问题,他们人数不少,火力也比我们强,大家商量一下该怎样应对?”肖振邦道。   
  “老大,他们这么多帮派来上海想干嘛?不会是集体旅游吧?”晓月问道。   
  “他们是来接货来着,或许卖家还没有找到好买家,又或者有一家被另两家盯上了,你们想他们是买什么货?需要这么大的阵仗?”   
  “毒品吗?最近日本国内毒品紧缺,难道他们想来抢货?”   
  “靠,上万人跑来抢毒品,那需要多大的量啊,不会是金三角今年所有毒品都来到上海了吧?”   
  大伙争了一会也没吵明白究竟什么货这么值钱。   
  肖振邦道:“究竟什么货咱们还是别讨论了,想想该怎样挑起他们的矛盾自个儿打起来最好。”   
  “难!”大伙都摇头,道:“这些家伙在国内打得热火朝天,但是被外人袭击的话他们就很可能会拧成一条绳,我们应该等到他们争夺货物的时候再以逸待劳地把他们给一锅端了。”   
  肖振邦摇摇头道:“不行,到时候事情闹得太大不说,现在已经有人来暗杀我了,再闹下去难说什么时候阴沟里翻船也不一定。”   
  “什么!”大伙一听立马便群情激愤,黑子一拳砸在桌上,震得茶杯哗哗乱响,站起来怒道:“欺人太甚,老大,我们杀过去吧!先下手为强!”   
  大伙纷纷附和,唯有晓月和狗蛋冷笑着不说话。   
  肖振邦道:“小月儿,你有什么主意么?”   
  晓月冷笑道:“他们居然敢派人来行刺,我们自然不能罢休,但是首先我们要知道他们是哪个组织派来的,明确目标,然后我们警告另两方不要轻举妄动,专门打击这一方,估计另两方会乐得看笑话,对方人数和我们相当,兵器比我们强,我们不能硬拚,得想办法分而化之一口一口地吃,想一举打垮他们是不可能的!”   
  “狗蛋!你呢?我看你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了吧?”肖振邦又问道。   
  狗蛋嘿嘿笑道:“我会有什么想法,其实晓月已经把我想说的都给说完了,我只想知道那刺客是哪个组织派来的,我们目标不同,运用的手段也应该不一样。”   
  “小鹰,你来说吧!”肖振邦把话头扔给了祺瑞。   
  祺瑞缓缓道:“那个刺客是山口组下属的樱花社的杀手,上次杀死的宫本八郎和宫本十八郎都是她的亲人,她这次刺杀老大的行动我怀疑是她自己的单独行动,他们既然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办,应该不会找这个时间来惹上我们,暴露目标。”   
  “这是建立在老大没有被刺杀的情况下的猜测,假如老大被刺杀了那么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我们现在更加要沉住气,盯牢每一个日本人,监视他们与外人的接触,等上两天看看情况,假如能找到他们的货的话最好不过!另外,包括老大在内,所有大哥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日本来的是很专业的杀手,假如他们是故意为之的话,大家都有可能会遭到刺杀……”   
  “嗯,小鹰说的好,可以说现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没得到具体的消息前大家不要轻举妄动,”肖振邦总结发言道:“小鹰现在还没有手下,你们做大哥的每人给他二十个精明强干的人手,没有问题吧?”   
  “这有什么问题?二十个太少了吧?我看一人出两百个才行……美女哦……”正事已毕,晓月便开始说笑道,大伙儿难得聚会,也起哄地开始了说笑。      
第八卷 上海风云 第三章    
  深夜,某漆黑的仓库中。   
  “幸子……”仿佛从无限远处传来一声声亲切的呼唤。   
  “谁!”宫本幸子被审讯了整整一天一夜,刚刚才得以休息,迷迷糊糊中依然警觉地道。   
  “我是你哥哥八郎啊,我来救你来了!”远远的声音似乎正在接近中:“我需要确认你的位置,我正在过来……”   
  “哥哥?!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幸子欣喜中仍带有一丝疑惑与警惕。   
  “没有,我逃了出去,他们以为我死了……”那声音继续道:“我受了重伤,所以躲了起来,一直没有和组织联系上……”那人用精神波在远处与幸子交流着,并迅速地接近。   
  过了一会,仓库的门打开了,三个人走了进来。   
  前面两个是原先门口的守卫,幸子一看他们的表情便知道他们是中了八郎的催眠术,傻傻地,清醒后也完全不会记得他们所做过的事情。   
  第三个人推开面前的两人,快步走到幸子身边,刀光一闪,幸子身上的绳索断成一截截地,幸子落入了来人的怀中,借着外边的亮光,幸子终于确认面前这个人的的确确就是那最疼爱自己的哥哥八郎。   
  “哥哥!”被捆绑着吊着折磨了一整天的幸子躺入温暖慈爱的怀里,些许的不对劲之处在光线昏暗的地方,神志模糊的她也并没有察觉,满腔的委屈一股脑地爆发出来,但是多年的训练依旧让她选择了低低地呼唤与泣不成声。   
  八郎温柔体贴地擦揉着她身上被捆绑得麻木的关节与身体,缓缓地用带有奇妙磁性的声音说道:“幸子,你受苦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哥哥吧,有哥哥在这里你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精神早已透支的幸子全身被那热呼呼的手揉擦过的地方无不舒服得直想呻吟出来,见到哥哥之后,全身心地她都感受到了无比的安全感,再被那靡靡诱惑的声音引导着,很快便带着安心的笑容沉沉睡去。   
  “幸子,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八郎继续用他那缥缈的声音引导着幸子。   
  “嗯……”幸子平缓地回答道:“听得到……”   
  “我是谁?”   
  “你…你是我的哥哥…哥哥…”   
  “你爱你的哥哥,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吗?”   
  “我爱哥哥,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只要是你的哥哥我的命令,你不能有任何的抗拒,你将完全服从,对吗?”   
  “是的,哥哥的命令,我绝对服从……”或许在她心里面从来就没有过任何想违逆哥哥的心思,因此她完全没有抵抗地便完全被催眠术控制住了。   
  幸子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英勇无敌的八郎哥哥给单枪匹马地救了出来,在那一刻,她的心深深地迷醉,就算是八郎哥哥要她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立刻执行。   
  醒过来的时候不再是噩梦中的仓库,身上没有讨厌的绳索束缚,身边也没有令人恐惧的刑具和打手。   
  眨眨眼睛,她知道这并不是做梦,因为哥哥正关切地在看着自己。   
  祺瑞道:“好点没有?吃点东西就要执行任务去了。”   
  “嗯!”幸子并没有多问也没有丝毫怀疑,她听话地换上衣服吃了点东西,然后便跟着扮成八郎的祺瑞来到了一片黑压压地站满了人的场子上。   
  或许祺瑞的化妆术并不能瞒过与宫本八郎很亲密的人,但是现在的幸子已经中了催眠术,她丝毫也没有发现,也许就算察觉有什么不一样之处,也把它看作是再正常不过了。   
  祺瑞带着幸子来到操场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