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95部分

魔脑传奇-第9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大哥,我惹祸了!”郑秋宜突然可怜兮兮地打电话给祺瑞,祺瑞正将两天的食物拿去给吕雪梅,听到这话给吓了一跳。   
  等祺瑞赶到约见的咖啡厅的时候差点没气死,只见她正在和钟瑞峰在那里亲密无间地藕藕私语,其神采飞扬之处,更甚那天的战胜自我,哪见什么闯祸后的可怜样儿。   
  见到祺瑞来了,眼尖的郑秋宜跳了起来,也不顾众目睽睽之下,拼命向祺瑞招手叫道:“这里这里!”   
  祺瑞招招手表示一下自己看见了,她才安静下来,钟瑞峰倏地回头,他那真诚欢快的笑容瞬间平息了祺瑞肚子里面的怨气。   
  祺瑞瘫在椅子上,作出一付泼濑样儿,懒懒地道:“被你们两夫妻打败了,说吧,闯了天大的祸的小家伙,刚才还在哭哭啼啼地,现在怎么有精神在这里乱跳来着。”   
  郑秋宜倒没什么,钟瑞峰却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色,帮腔道:“确实出事了,秋宜闯了祸,现在找上门来了。”   
  祺瑞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直看得他们俩坐立不安起来才嘿嘿地笑道:“有什么事情是你们鸳鸯双盗解决不了的?”   
  “人家是找你耶,又不是找瑞峰…哥哥…,”郑秋宜道:“上次你破了人家的站点,现在人家指名要找你。”   
  钟瑞峰补充道:“他们从秋宜留的那个名字想起了魔鹰战队,然后想起我,问我的时候我稍微迟疑了一下便被他们给逮着了不放,整天来找我,现在这事情在黑客界闹腾得不小,他们到处去贴帖子向你下战书,你看该怎么办吧。”   
  “血龙帮这些家伙是干嘛的,有必要和他们闹着玩吗?他们这样炒作也有人会跟着瞎闹腾?”祺瑞很不解地道。   
  “大哥,这些家伙都不是泛泛之辈呀,给你的挑战书里面留的名字在国内可都是叫得起字号的人物,他们联合这样一宣布,自称是魔鹰的假货都不下一百,你说轰动不轰动?”   
  “再怎样都是炒作,这种无聊的挑战咱才不奉陪呢,打败了没面子不说,打赢了以后更没法安身了,难道有人挑战我就得奉陪不成?嘿……不关我事,别找我。”   
  “表哥!……”郑秋宜展开了她的腻人大法,摇着祺瑞的手臂腻声不依,祺瑞给她弄得全身的鸡皮疙瘩嗒嗒地往下掉,旁边倒是有几个学生仔眼里冒火地看着想过来英雄救美,看到祺瑞和钟瑞峰的样子又踌躇不前。   
  钟瑞峰责备道:“秋宜,别闹了,祺瑞,这血龙网不是普通的黑客网站,据我所知这是自从国内的站点被日本黑客攻击后才创建的,虽然是民间自发组织,但是很可能有背景,他们找你或许是想让你加入他们,他们就曾经找我接触过。”   
  祺瑞稍微有点兴趣了:“黑客攻击?这不是很普遍的事情嘛,中国黑客们不也曾经和美国黑客有过中美大战来着,这些家伙大张旗鼓地想干嘛?”   
  “你们在上海不是闹得日本人不得安身么?人家当然得有点表示才行呀,在网络上也是如此,在最近的网络对抗中中国的黑客们很是吃了些亏儿,很多大站点不得不停机断网,攻击我们网站的IP很多也是辗转来自日本,所以呢,我觉得你还是瞧瞧的好。”钟瑞峰道:“未雨绸缪自救救人,咱们也该有所反应了。”   
  祺瑞点点头,道:“好吧,我去看看,胆敢攻击我的服务器?嘿嘿,我要他们好看!”   
  董碧云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还是真个又要执行任务,再次跑得无影无踪,肖玉凌在北京还要踢一场球才能回来,蒋匀婷过年要留在姑妈家,不知道还能不能来上海,电话里面浓浓的离情让祺瑞差点便赶去北京慰藉佳人的相思之情。   
  祺瑞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登陆了血龙网的主页,在首页便看到了那很醒目的挑战书。   
  挑战书很简单,让祺瑞用魔鹰的帐号登陆,然后约好时间地点任务进行竞赛似的挑战,而不是相互攻击。   
  祺瑞登陆上去,留下一张帖子,让他们自行决定竞赛内容。   
  显然这个帐号是24小时被监控的,立刻便有人回帖,请祺瑞打开他的短消息查看,然后帖子便被删除了。   
  对方约定与祺瑞各攻击一台由第三方提供的服务器,服务器内容完全是一样的,由第三方邀请公证处与两位网友推荐的黑客高手坐镇以杜绝作弊。   
  既然已经约好,祺瑞便在种种惑人手段保护下下了线。   
  “怎么样,跟踪到了他的IP没有?”那个中年程序员沉稳地道。   
  “没有,他带着我们绕了半个地球然后突然失踪了,跟踪软件纪录的IP地址足足有三百多个……”一名前两天还很自信的程序员颓然地道。   
  “呵呵,怎么了?稍微受到挫折就蔫了?你们呀,还是很不成熟呀,眼前正是一个锻炼的机会,不论胜负对你们都是一场考验,跨过了这道坎,你们一定会成为第一流的黑客,不是我小看你们,你们目前最多只能算是高手而已,要想和第一流的高手相比,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呀……你们现在还有谁有信心赢得后天的挑战?”   
  大家面面相觑,刚才联合了几个人都没抓到对方,对士气的打击还是相当大的。   
  “既然这样,那你们到时候就几个人一起出手吧,我会跟比赛的监督们说的,这场比赛我们先认输吧,最重要的倒是测试他的实力还有给你们练兵罢了。”   
  祺瑞当然什么也不知道,与对方拼命地准备不一样,他对这场比赛丝毫也没有兴趣,只是挨不住钟瑞峰的劝说才不得已加以应对,到时候见机行事便是,祺瑞丝毫不怀疑自己的能力。   
  上到自己公司的服务器,果然看到服务器被不间断地在攻击着,祺瑞跟管理员打了个招呼,在服务器里面装了一个跟踪机,对所有的攻击都进行跟踪与最终IP记录,这段程序是祺瑞利用IP/IPX协议的一个漏洞编写的,跟踪的时候相当隐秘,除非是相当小心的超级高手,否则应该不会被发现。   
  祺瑞用的是盗用的钟瑞峰的超级管理员帐号,那些管理员也不以为意,入侵自己公司服务器盗用其他管理员帐号干坏事,这种事情只有祺瑞才会干。   
  第三天晚上,钟瑞峰跟郑秋宜都赖在了祺瑞爷爷家,他们说要现场观战,祺瑞直瞪眼也拿他们没办法,爷爷奶奶倒是热情地想安排住宿,祺瑞却道:“不用了,今晚上我们都不会睡的了。”   
  确实没什么好睡的,郑秋宜与钟瑞峰坐在祺瑞身边一面各自用无线上网,一面真人聊天,机会难得呀,虽然已经十一点多了,哪有什么睡意。   
  时间将至,祺瑞从闭目调息中醒来,开机上网,钟瑞峰他们也停止了聊天,紧随着祺瑞到处逛。   
  祺瑞暗笑着先检查了一下那个跟踪软件的记录,在钟瑞峰目瞪口呆的关注下拿到了上千个ip,果然大部分都是来自日本,钟瑞峰盯着那份记录道:“你什么时候搞的鬼?”   
  祺瑞嘿嘿笑道:“这不是你装的吗?要不你去问问管理员,两天前你装的玩艺你自个忘记了?”   
  钟瑞峰很快便登陆了服务器,检查了登陆记录,然后掐住祺瑞的脖子恶狠狠地道:“你居然盗用我的帐号!”   
  祺瑞嘿嘿笑道:“检查一下服务器的安全性能而已,嘿嘿,看来还是有漏洞呀!”   
  钟瑞峰恨恨地收手,道:“等你的比赛结束了我再和你算帐。”   
  祺瑞无所谓地到处乱逛,还跑到日本网站去瞧了瞧,郑秋宜提醒道:“倒计时已经开始了,服务器准备就绪,你怎么还到处晃呀?”   
  祺瑞没理她,倒是对日本黑客网站很是好奇,可惜郑秋宜他们不懂日文,看得稀里糊涂,却为祺瑞着急起来。   
  “开始了!”郑秋宜忍不住嚷道。   
  祺瑞白了她一眼,道:“有必要紧张吗?作为一个高手,任何时候都要镇定自若,区区一个破服务器,我吹口气就让它挂掉,你信是不信?”   
  郑秋宜道:“鬼才信你,你再不开始攻击我就帮你去了。”   
  祺瑞道:“好啊,你先试试看吧,两大高手为你护航,说不定还能抢在他们前面攻克那服务器呢。”   
  钟瑞峰见祺瑞实在是兴致缺缺,也无奈地只好在郑秋宜旁边指点。   
  郑秋宜在扫描该服务器的漏洞,网络的另一边也在忙碌地工作着,要想攻破一个防范严密的服务器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你像祺瑞那样得到了系统的bug,否则的话你就得花大量时间去分析它的系统,从中找到攻击点。   
  钟瑞峰也加入了分析中,当然他是通过郑秋宜的电脑代理的。   
  祺瑞看得郁闷,也跟郑秋宜说了声让她代理,自己也跑上去瞅瞅。   
  过了一会,看到服务器的反馈信息,祺瑞突然问道:“这是哪个公司提供的服务器?”   
  钟瑞峰头也不抬地道:“国内的一个著名安全服务提供商#¥公司。”   
  “为什么不找我们公司提供服务器?”祺瑞愤愤地道:“嘿,既然如此,嘿嘿,这些破服务器,看我让他们见鬼去吧!”   
  祺瑞启动了他的超级软件,很快便得到了几个重要的漏洞,叨念一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启动了致命的杀招。   
  “嘀……”长串的连接失败的报警声响起,祺瑞拍拍手,道一声:“搞定!”   
  钟瑞峰和郑秋宜目瞪口呆地看着祺瑞,血龙网的那几个黑客也在目瞪口呆地看着黑漆漆的屏幕,上面正在一排排地显示“game-over”然后便自动关机了。   
  服务器现场的情况更是乱成一团,刚才还很随意轻松自如的主持人那张娃娃脸上爬满了汗水,向来能言善道的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突然发生的情况。   
  刚才程序员还在肯定地报告着服务器一切正常,双方都在扫描着服务器的端口,然后突然两台电脑一块儿便黑屏了,恶作剧地出现了一行字,上面写道:“请不要使用¥%公司的产品,否则会出现非常危险的未知错误,很可能会导致硬件损毁,切记切记!”   
  早预备好的电视台的录影机很忠实地记录了这神奇的一刻……      
第八卷 上海风云 第十章    
  “那家伙肯定是作弊的!”年轻的面孔涨得通红:“除非是掌握了系统严重漏洞,否则我们哪可能会输得那么惨!这么莫名其妙?”   
  “作弊?”另一人道:“这种情况下哪可能作弊,小鑫,操作系统就摆在那儿,凭啥人家能找到漏洞咱们却没有发现?这说明了什么?”   
  “小付说得对,今天的事情只说明了两件事情,第一,我们不知己不知彼,输的没话说,第二,这人的确比我们强,这点也勿庸置疑,他非但侵入了他的目标服务器,而且同时还在我们严密监控下入侵我们的服务器,这一点我们谁也做不到,所以,刚才那边的公证员询问我的意见,我已经承认我们输了,结果很快就会公布出去,输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我们要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以前你们总认为自己很厉害,没有对手,现在目标就在你们面前,有信心超越他没有?”中年人鼓舞士气道。   
  “有!”年青牛犊不怕虎,给他一挤一推,这士气便上来了。   
  “那你们还傻愣着干嘛?赶紧查查他究竟是怎样侵入系统的,总会有些蛛丝马迹的。”   
  “你们要干什么?”祺瑞抱着怀里的笔记本惊恐地道:“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叫了!”   
  “咱们不要钱,不要色,不要命,只要你手里的笔记本!”钟瑞峰眼里冒光地伸手索取道:“真可恶,有这么好的宝贝你竟敢不拿出来分享!”   
  钟瑞峰可不像郑秋宜那么好唬弄,一看就知道祺瑞肯定掌握着没有被人所知道的bug,这才会那么简单地便能攻破防卫森严的系统。   
  “不给!”祺瑞坚定地道:“这是我花了半年多时间才弄到的宝贝,给你传了出去我还玩啥?”   
  “讨打!”钟瑞峰可不管那么多,便扑了上去。   
  经过一番打闹,笔记本终于被钟瑞峰拿到了,里面的内容看得钟瑞峰两眼发光口水直流,祺瑞也只是和他玩闹惯了而已,若真要不给,凭现在他的功夫,钟瑞峰哪能捉得到他?   
  祺瑞将好奇地想一起观看的郑秋宜拉开道:“这些东西你目前还不能看。”   
  “为什么?”郑秋宜奇道。   
  “那小子的水平还行,只要有时间他自然也能发现这些漏洞,所以给他看的话可以节约他的时间,你呢…看了以后就难免会想着怎样偷懒了,所以呢,等你自己能够找到系统漏洞的时候再看不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