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天生神医 >

第406部分

天生神医-第406部分

小说: 天生神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至于陈稀可,洗个澡都会走神,有时候把衣服脱光了,就呆呆的坐在小板凳上,抱着双膝发呆,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相对于这些女孩,他更喜欢瞧严新月冲凉,虽然这是极度大逆不道的,可是古枫想着那么多女人都看了,也不在乎她一个了,更何况只是看看,又没有什么损失的。
  严新月冲凉,比别人都要大排场,别人最多只是两桶热水,她却每次都必须是四桶,甚至是以上。每次铜锁娘看到她倒那么多的水,心里都疼得不行,但当严新月悄悄的塞她五百块钱,说是这两个月的水费之后,她就什么都不说了,甚至还眉开眼笑的替严新月倒水呢!
  铜锁家有一个直径米半有余,高有六十厘米的大木盆,也不知用来洗衣服,还是洗什么的,反正现在是被严新月用来洗澡了,而且她还霸道的对别人说了,这个木盆她征用了,谁也不许再用。
  每次,她冲凉的时候,总是四五桶热水全倒进去,最后就脱光了把整个人都泡进去,不过她洗某个部位的时候,好像比楚欣染还要细心,手放在那里揉了老久,古枫原本还很纳闷,可是到了最后,美女老师的嘴里忍不住发出轻哼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
  老师,何苦如此为难自己呢?有事,弟子代其劳嘛!古枫真的很想这样对严新月说,但他很清楚,有些事情,他是不能代劳的。
  山村乡野,村民们几乎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了晚上九点,整条村几乎都看不到什么灯光了,这件事情,也是古枫在乡下唯一一个消遣娱乐活动了。
  不过快乐太短,痛苦总是很长,每天除了那一两个小时之外,别的时间都是苦闷的,甚至可说是忧心的,因为三叔公的两个儿子至今还没把药凑齐,数次打电话来,都说还七十二味药,还是六味怎么都弄不到。
  眼看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到了后天,他就再没办法控制三叔公的病情了。
  不得已,自己恐怕就得上山去一趟了。
  不过古枫对这周围的山都不太熟悉,恐怕得找个带路的人才行啊。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人比较适合,那就是铜锁爹,可是去问了问才知道,铜锁爹明天要和村长一起去县城买农药,没功夫陪他。
  古枫正趴在阁楼上的栏杆犯愁呢,却不防身旁一个声音响起,“喂,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呃?”古枫回过头来,却发现金锁却俏生生的倚在栏杆上,但隔得好几米远,仿佛生怕古枫会咬她似的,古枫有些好笑,不免问道:“这话从而说起呢?”
  “不然你要去采药,干嘛不让我带路?”金锁气哼哼的道。
  古枫心中一喜,却佯装挂正经的道:“你是女的,我是男的,咱们孤男寡女的上山,不太合适吧!”
  金锁沉吟了一会,突然瓮声瓮气的冒出一句:“那天我去找你看病,你当着我娘的面摸我的胸就合适?”
  “呃?”古枫睁大了眼睛,好半响才道:“那,那不是不得已吗?”
  “哼,谁知道呢,我又不懂得医术,白给你占便宜了!”金锁仍是负气的道。
  得,这位姑奶奶,爷惹不起,躲还不成吗?古枫这就掉头准备下楼。
  “你去哪?小气鬼!”金锁又道。
  “我尿急!”古枫回道。
  “尿急,尿遁才是真吧?”金锁又道。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古枫无奈的道,现在的女人都了不得,个个牙尖嘴利呢!
  “哼,明天起早点,我给你带路!”金锁扔下这一句,就气呼呼的下楼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古枫愣在那里好半响,仍摸不着头脑,他怎么招她惹她了啊?单是因为自己摸了她的胸吗?可是那天明明看她被摸得挺乐呵的啊?而且……那不是检查需要吗?
  第五百五十一章 可怕的后山
  次日一早。
  古枫还没睡醒,房门就被人敲醒了。
  穿好衣服打开门一看,发现金锁俏生生的站在外面,只是脚上穿着双解放鞋,手里拿着把镰刀,肩上背着上箩筐,头上还带了顶草帽。
  尽管这样也掩不住金锁的秀色,但古枫却是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穿成这个模样?”
  “不穿成这样,该穿成哪样?这是去上山,你以为上街啊?”金锁白了他一眼,然后很不耐烦的道:“五分钟给你梳妆打扮,过时不候。”
  说完,扔下一套“武装”,就头都不回的下楼去了。
  这一大早的,吃枪药了?古枫打着呵欠,低头看看,却发现金锁扔给他的,也是解放鞋,镰刀,还有粗布长衣,不用猜,这肯定是金锁爹的,难不成还是那王建仁的不成?
  下得楼来,看到站在大门边上的金锁正对着她身旁的那条狗正低咕着什么!
  难道每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身旁都有一条狗?古枫看到这个情景的时候,忍不住想起了那个没心没肺没头没脑没神经的夏雪。
  古枫走过去,刚想张嘴说话,金锁却是理也不理的走出去了,只扔给他一个漂亮的后脑勺。
  这村妞,怎么这么有性格啊?古枫郁闷了。
  两人经过大晒堂的时候,宝根村长正和一班村民在整修着拖拉机也准备出门,看到金锁和一个男人一前一后的走来,起先也是一愣,随后认出那男人竟然是古枫的时候,不由哈哈大笑。
  古枫更郁闷了,这村妞早上吃了枪药,火气大。这村长嘛,想必就是吃了冷粥,不然傻笑个什么劲呢?
  “古医生,你穿这一身,我都差点认不出你来了啰!”宝根村长笑得一口黄牙凶相毕露的道。
  “那是,别人都说我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衣服都那么好看!”古枫也嬉皮笑脸的道。
  “确实!”宝根村长撑着下巴,点了点头后,又道:“如果不是上钮搭下钮的话,也许会更好看一些!”
  古枫低头一看,脸上不免大窘,自己匆匆忙忙的,竟然把上钮扣到下钮去了,看起来就像一个猪肚吊在胸前似的,赶紧的解开,重新扣起来。
  众人见状也是轰然大笑。
  宝根村长怕古枫脸上挂不住,赶紧的道:“古医生,开个玩笑,别见怪!”
  “没关系!”古枫不是个小气的人,但小气起来就不是人那样的,停一停问道:“村长的胃病好些了吗?”
  宝根村长忙不迭的点头,“好些了,好些了,我都忘了感谢你了呢,古医生,自从吃了你的药后,这胃不疼了,身子也舒坦了,腿脚也有力了……”
  “晚上犁地也有劲了!”古枫接口道。
  宝根村长一愣,听到众人再次轰然失笑这才恍然,脸上讪讪的有点不好意思,这事他都知道,可真乃神医啊!
  “喂,你走不走啊?”金锁不耐烦的催促道。
  古枫原本还想再调侃村长几句的,听了这话只好对村长道:“村长,我先走了,你们村的娘们一个比一个凶呢!我可惹不起!”
  “那可不!”宝根村长深有同感的点头,见古枫真个有要走,又赶紧的拦住,张嘴冲金锁喊道:“金锁,你等一下!”
  金锁听到村长喊,这就不情不愿的在前面等着。
  “古医生,你这是要去上山采药吗?”宝根村长这才问古枫。

()免费TXT小说下载
  “村长,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去逛街的吗?”古枫指着自己这一身问村长。
  宝根村长嘿嘿一笑,然后才正色,甚至是有点凝重的交待:“古医生,你去采药可得当心点,千万不能去后山!”
  “后山有妖怪?”古枫不以为然的道。
  “这个,真不好说!”宝根村长没再跟古枫开玩笑,反而是慎重的道:“祖宗们留下规矩与警示,谁都不能去后山!”
  “哦?难道后山有什么宝贝?”古枫问道。
  “宝贝?”宝根村长不由苦笑,“宝贝是肯定没有的,不干净的东西恐怕就有,村里眷养的牛羊什么的,一上后山就从来没有回来过的。”
  “那会不会是它们不愿意回来了?”古枫想当然的道。
  “好吧,就算是那些牛羊自个不愿回来吧,那人呢?”
  “人?难道有人在后山失踪了?”古枫疑问。
  “嗯,这件事应该是三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才十多岁,村里来了一队什么地质考察组,硬是不信这个邪,偏要到后山去搞什么测量,七个人上了山,但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五个,但他们连那两人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后来来了好多警察,通山的搜,可是什么也没找到!这件事到最后也不了了之。”宝根村长说起这事的时候,还是一脸紧张,显然是心有余悸。
  “这么邪门?”古枫惊讶的道。
  “所以啊,你千万别去后山,这件事真不是闹着玩的啊!”宝根村长千叮万嘱的道:“金锁打小在这长大,对这里极为熟悉,她知道哪儿能去,哪儿不能去,你跟着她就没错了,切记切记,不能乱来啊!”
  最后一句,有点一语双关了。
  古枫点了点头,“好吧,村长,我知道了!你放心去吧!”
  “嗯嗯!”宝根村长应了两声,当回过味来意识到这小子又在揶揄自己的时候,却发现古枫和金锁已经走远了。
  出了村,上了山,金锁闷声不吭的朝前走,仿佛是在跟谁怄气似的。
  以古枫的练过的脚力,跟上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可是他还要左顾右望的看看有没有自己所需的草药,这就有点落下了。
  古枫几次都得加快脚步,甚至要跑起来才能跟上她,终于忍不住叫道:“喂,喂!”
  金锁顿下脚步,回过头来却没好气的道:“喂什么喂,难道我没名字给你叫吗?”
  “金锁,金锁!”古枫有点气喘的叫道。
  “叫什么叫,我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金锁又道。
  古枫傻了眼,这会儿是彻底明白了,这位姑奶奶一直在跟自己生气呢!
  “金锁,我到底哪儿得罪你了?”古枫走到她面前停下来问。
  “哼,你自己知道!”金锁竟然也不否认。
  “我怎么知道?”古枫不解的道。
  “你自己做过的事情,心知肚明!”金锁冷哼道。
  “我做过的事情?”古枫更纳闷了,“我做过什么事情啊?”
  “你……你好意思做,我都不好意思说呢!”金锁气呼呼的道。
  看着她那表情,古枫努力的回忆着,然后问道:“是给你看病的事情吗?那件事我不是解释过了吗?”
  “谁跟你说这个!”金锁瞪他一眼,在旁边在石头上坐下来,瓮声瓮气的道:“哼,你就装吧!”

()免费电子书下载
  “我装什么了?”古枫委屈的道。
  “你真要我说出来?”金锁回过头来,恨恨的问。
  “你说吧!”古枫挺起胸膛,一副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妞敲门的模样。
  “你偷看我洗澡,还偷看我娘洗澡!”金锁怒声道。
  古枫巨惊,脸红了,气促了,心跳仿似也停了几秒,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难怪她每次洗澡都慌慌张张匆匆忙忙的呢,原来是真知道自己在偷窥呢!
  “你解释啊,你嘴吧不是挺能说的吗?解释给我听听啊!”金锁又羞又气的质问古枫道。
  “那个……”古枫嘴巴嚅动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我真没看你娘洗澡!”
  “那我呢?”金锁咄咄逼人的问。
  “你,我也没……”古枫迭口就想否认,可是对上她那锐利的眼神,心头一虚,这就低声的道:“也没怎么看!”
  “哼!流氓,下流痞子,咸湿佬!”金锁终于忍不住骂道,瞧她那气愤的模样,仿似恨不得冲上来咬他几口似的。
  做贼被人拿了脏,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古枫却还是忍不住郁闷,摸我都摸了,看看又怎么了?再说了,既然你知道我在偷窥,你不洗澡不就得了,不过想想,这又有点像早知道尿炕就站到天亮的意思,忍不住竟然笑了出来。
  笑也就笑了,竟然还忍不住笑出声。笑出声也就笑出声了,偏偏还对着金锁。
  “你还笑,你竟然还好意思笑?你这个死变态!”金锁积了一肚子的怒火终于被没脸没皮的古枫刺激得彻底暴发了,龇牙咧嘴的挥着镰刀扑了下来。
  “哇哇!”古枫惊叫着连连躲闪,随后拔脚就跑。
  就这样,一男,一女,外加一条狗,一个追,一个跑,一个叫,在山中上演了一出“谋杀亲夫”的好戏。
  最后,金锁终于追累了,狗也跑渴了,古枫倒是不累,只是有点饿了,早饭都没吃就做这种激烈运动,那可是要低血糖的啊。
  “金锁,你别生气了行不?我向你道歉,以后我再也不偷看你了还不成吗?”古枫很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歉意,最后还不忘拍马屁,“我之所以偷看你,那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
  谁知,这马屁竟然拍到马腿上了。金锁哭了!
  长得漂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