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与伯爵同居的日子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晋江vip2012-11-05完结,血族) >

第33部分

与伯爵同居的日子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晋江vip2012-11-05完结,血族)-第3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现场的欢呼忽然间断了,戛然而止。
    国家队的教练面上严肃,心中却想:速战速决也好,绣花枕头没什么花头,比赛出这种事故也正常。
    平安在台下站了起来,大喊:“宝儿。”
    所有人都以为台上漂亮的雪白的陶宝儿一定要倒下了,说不定还会吐血之类的,校医、尹天、洛平安、王老头一起冲过去。
    那嫩绿色的球像是嵌进了宝儿的身体里一样,她身子微微的弯曲了一点点,可是居然没有摔倒,下一秒,那球轻飘飘的落到了她的手上。
    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拿起球挥了挥。
    让大家都眼睛一花,接下来全场爆出一阵尖叫。
    黑壮妞也不可思议,她可是用全力打的,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她向来是以力气见长的。
    而教练则以为自己的手下留情了,又觉得自己手下好样的,给下马威又不伤人。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那个雪白的漂亮的像个芭比娃娃的女孩,发球了。
    而手下居然没有接住。
    额,也许是失误……下一个球,接住了,可是身子却酿跄了一下,拍也歪了,球飞到场外……再一个球,直直的飞到跟前,可是手下居然躲了?害怕球?这不可能……不过当看到那个球落在了跟前的空椅子上,球童过来捡球,使命的抠抠,抠半天都抠不出来的时候,教练拿出了一块手帕擦了擦眼镜。
    重新戴上眼镜,看到那球童已经跑回去捡其他球了。
    教练趁着别人不注意,慢慢的移到那椅子跟前,伸手摸了摸那三分之二露在外头的球,居然真的是陷进去的?这不科学,于是他没有心情看场上如何了,开始专心的对付这颗球,用手抠,抠不出来。用钥匙撬,撬不出来,他忙的满头大汗。
    王老头一脸激动的看着场上,生完病的宝儿更像是洗髓了一样,更棒了!
    “打的好,宝儿加油!”看着那国家队的黑壮妞被打的气喘虚虚,王老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还努力的蹬着老腿喊道。
    国家队的教练还在和那颗陷进椅子的网球作斗争:“不科学啊!”
    等到黑壮妞哭着下台的时候,教练才回过神来:“打完了?”
    黑妞点了点头,抹了一把眼泪,从来没有打过这么惨的球,好像随时有生命危险一般。
    “输了就输了哭啥啊!帮我把这球抠出来。”教练吩咐道。
    自己转身去找王老头了。
    两眼精光慈爱的看着宝儿,再看看人家,汗都没流,清清爽爽的,还是雪白雪白的,对比一下自己的手下那黑妞一头大汗,后背都湿透了,一脚踩着椅子还在那里用尽全身力气抠那颗球的模样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黑妞打输了,还要干这样的苦力,越想越难过,一边抠球一边嚎啕大哭。
    教练有些尴尬道:“额,我们的队员情绪比较丰富。”
    宝儿走了过去,想拥抱一下对手。
    那姑娘也不管是谁,抱着就一阵哽咽,宝儿趁机把椅子上的球捡起来。
    教练就见那颗他抠了半天拿不出来的球,轻飘飘的落在女孩的手上,一阵呆滞:“这姑娘真是人类吗?”
    作者有话要说:^^
    



☆、51XXOO

    第五十章:一起夜盲
    打了一场很轻松的比赛;宝儿只觉得全身都舒展开了。
    倒是平安一脸担心:“宝儿,刚刚你没事吧,那球打到你痛不痛,千万别忍着。”
    “不痛;真的一点不痛。”宝儿笑着摇头道。
    网球社活动结束;天已经黑了;从灯火通明的室内网球场出来;宝儿忽然觉得眼前一阵黑暗;她居然什么都看不见了;怎么会这样?
    “平安,等我一下。”宝儿的脚步停了下来,感受到周围的人来人往。可是她却什么都看不见,紧张的手一阵乱挥,终于被另一只手抓住才停下来。
    “怎么了?”平安担心的看着宝儿问道。
    “我,我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宝儿睁着眼看着眼前四周,一片黑暗。
    “会不会是刚刚打球受伤了,我带你去医院。”平安比宝儿更着急。
    也不顾周围同学八卦的眼神,平安牵着宝儿的手往校门口走。
    他家的司机正在门口等着。
    平安先上了车,让宝儿站在车门口等,上了车才小心的招呼宝儿上来,宝儿很不习惯,一脚踩空了,绊了一下就摔倒了,刚好倒在椅子上上,平安连忙去扶她,这样手忙脚乱的上了车。
    “好些了吗?除了看不见,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平安顾不上扶眼镜,拍了拍宝儿的肩膀手臂,生怕她哪里摔坏了。
    宝儿摇了摇头,车里面有灯光,她好像能模糊的看见一点点,虽然很模糊。
    到了医院,洛家是大户,连院长都出来了,亲自给宝儿检查。
    却是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只说宝儿很贫血造成的,也可能是急性夜盲症。
    因为在明亮的医院里,宝儿并没有看不见,只是一旦到了灯光昏暗的地方,就一片模糊,基本什么都看不清了。
    夕夜等宝儿回家想给她一个惊喜的,可是等了很久都不见,就给她电话,没有想到听到在医院,也一阵风似的赶了过来了。
    身为吸血鬼,夕夜很少来医院,这种地方血腥重,他们很难控制自己。而且医院到处都有鲜红的十字,让他们不太舒服,不过这一刻,夕夜还是毫不犹豫的冲进了医院。
    只是他好不容易辨别到了宝儿的气味,想推门进去的时候,透过玻璃,就见那只人类小男孩坐在宝儿跟前,给她剥橘子,两人说说笑笑的很亲密很温馨。
    不知为何夕夜没有进去,而是先去找了医生,医生说是急性夜盲症,夕夜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夜盲症?
    一定是上次的输血的问题。
    吸血鬼的血液很冰冷,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幸亏宝儿先吃了老管家的秘制圣药,两两相互克制,达到一个平衡活了下来,可是如今身体却发生了改变。
    她有了某些吸血鬼的特征,比如不喜欢阳光,皮肤变白,力气变大,靠近别人的时候老有肚子饿的错觉,看人喜欢先看脖子……当然中午吃蒜泥白菜也没有问题,不会突然就变成蝙蝠飞走,还有如今突然多了夜盲症。
    这个消息让夕夜很痛苦,他深深的明白作为一个有夜盲症的吸血鬼有多痛苦,他的世界寸步难行。
    他不希望宝儿也会这样,在医院的最顶层,28楼,风大。黑暗,夕夜第一次在人类聚集地变身为蝙蝠,飞回了别墅,他讨厌自己这样,可是只有变成蝙蝠的时候不需要眼睛,凭着感知就能回去。
    别墅里。
    胖子正在给老管家理发。
    “张信哲你知道吗?帮我理成他那样的就行,别太花哨。” 老管家指手划脚的说道。
    “不行,你头发都掉光了,理那种会变成地中海,中间一块凸起来,不好。”阿布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是王娟说她最喜欢的偶像是阿哲,不是周润发。”老管家的脸一下子哭丧下来。
    “没事,我可以给你植发,绝对能做一个比小张还帅的头发。”阿布很自信。
    老管家很高兴,似乎已经想象着自己跟张信哲一样帅,在和王娟62岁的生日上一起起舞,还捏着嗓子,哼起了他的歌:“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更寂寞……”
    阿布非常利索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堆头发,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贴上,速度极快,眼看着就贴好了一大半的头皮了,这时候一只蝙蝠破窗而入。
    正在弄头发的阿布手一抖,瞬间带起了一片头发,疼的老管家嗷嗷叫。
    “谁啊,这么没礼貌,走路不走正门居然从窗户跑进来。”老管家怒骂。
    停在地上的蝙蝠扇了扇翅膀,变成了人身,头发凌乱的夕夜站了起来,脸色发青的说道:“宝儿得了夜盲症。”
    老管家一哆嗦,来了,来了,终于来了。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随便做实验是要遭报应的。
    “那个,那个,夕夜,我忽然有点急事,先走了。”老管家顾不得头发才植了一半,站起来就溜,灵活的跟啥一样,抓都抓不住。
    果断回屋,看来要在棺材上装一个密码锁才保险。
    夕夜对不负责任的老管家已经无语了,每次有事就闭关,上次也是这样,拐了两个人类老女人的感情,结果人家吵上门来了,老管家不负责任的躲棺材里去了。
    阿布一脸纯洁的拿着一搓头发,乖乖的说:“不关我的事,你让我去给那些低智商的人类当老师,我都委屈的去了……”
    夕夜默默转身,算了,去厨房拿了一把的胡萝卜,又重新去医院。
    医院,一个重症病房的小男孩躺在自己床上,看着窗外,想着:“如果有天使就好了。”
    这时候窗外忽然飞过一只黑色的蝙蝠,摇摇晃晃的,蝙蝠下面挂着一袋的胡萝卜,小男孩在祈祷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阵惊喜,原来真有天使,好可爱,天使还会吃胡萝卜,小男孩想着明天一定要吃胡萝卜,说不定吃了胡萝卜身体就会健康了,这样明年就能和妹妹一起去上学了。
    ……
    夕夜飞到医院的天台。在白白的床单中间落了下来,又变身成人,他快步的来到了宝儿的病房门口,这一次他没有犹豫,直接进去了,把胡萝卜递给宝儿道:“吃。”
    平安倒是有些拘束的站了起来,这个男人的气场很强,让他很不自在。
    “我叫洛平安,你就是夕夜吧。”也只是局促一下下,平安就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打招呼道。
    夕夜没有伸手,甚至没有看平安,他不喜欢这个人类,表面很柔弱,可是那眼神却让人感觉到很执拗坚强,让他不舒服。
    宝儿傻傻的接过胡萝卜,这东西不是夕夜的宝贝么,干嘛递给自己?
    “对不起,我有夜盲症,也许传染给你了。”夕夜见宝儿不吃,解释道:“吃这个,可以缓解一下下,能看到。”
    平安听到吃胡萝卜有用很高兴,他种了许多。
    没有什么大问题,就离开医院了。
    平安很不舍得的离开了。
    夕夜牵着宝儿的手,走在路上。
    黑夜中,一片黑暗,他们都看不见,可以相持前进,平安站在身医院门口,看了好久,直到宝儿和夕夜的身影不见了才离开。
    宝儿拿出一根胡萝卜啃了一口:“亮一点了。”
    又啃了一口:“果然,又亮了一点了。难怪你天天吃这个。”
    夕夜没有吭声,默默的拿出一根胡萝卜,也啃了一口:“咔嚓。”
    黑夜中,两人一起,“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特别清脆。
    夕夜忽然开口道:“你在的时候,我不怕黑。”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仍旧支持的亲……
    



☆、52XXOO


    第五十一章:新同学
    陶庆华的生意彻底遇上困难了;他向来心大;又有了苏琴在后面撺掇着,一下冒进,投资方向错误;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很是苦恼。
    晚上两口子在床上缠绵都没有那么激情了,所以说男人的金钱就是他的勇气。
    很短的一翻运动;就开始抽事后烟了。
    吞云吐雾,并不爽;还是长长的一口叹息。
    “庆华;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你记得我们上次去思南高中参加的慈善晚宴吗?那个李太太;你记得吗?”苏琴不太满足的衣服都没有穿;也没敢表现出来,脑子一转,出了新主意。
    “哪个李太太?”
    “李钢家的,他们有一个儿子,据说看上了宝儿,你说李家家大业大,要是宝儿能过去,那比尹家还好太多。”苏琴笑的甜甜的道。
    陶庆华听到李钢,眉头皱了一下,他家是有权有势,可是风评也不是很好,陶庆华自谓儒商还不屑和人家为伍,当然其实也有酸葡萄的心理在,如今又……要是真能搭上这条路,那真是通天了,以后在濒海根本不用愁。
    “他们家真的能看上宝儿?不过我听说他们家的独子,名声不是很好。”陶庆华还是有一点点犹豫的,实际上听到的岂止是名声不好,小小年纪已经各种不好的传闻,听说集邮女明星,一个乐队的每一个都上过,这种事情做的都很顺手,私生活乱的不用说。
    “那只是传闻,不能当真,再说李家那么大,怎么会真任由儿子乱来,这次据说是真的喜欢宝儿,李太太都跟我提了几次,我怕你误会一直没有说。”苏琴不要脸的劝道。
    两人内心都是一拍即合,面上还要一个劝一个犹豫。
    于是陶诗诗再次来传话。
    早上宝儿打着伞走过操场,半路被陶诗诗拦下来。
    “啧啧,有些人越来越怪异了,太阳也不大,还假惺惺的打伞,真是娇气。”如最初一样,陶诗诗始终一脸高傲。
    宝儿没有停下,继续往前走。
    陶诗诗伸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