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10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哭声是听不到了,但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自己刚才是耳鸣。看着正在收拾骷髅碎片的白发男子,这八成是他动的手脚。

  老王本来站在旁边一直在观察白发男子,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朋友,我是当兵的,心直口快惯了,有说得不对的,你别在意,有些话不吐不快,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方便的话就说出来。我不敢说出去了一定汇报,起码也得让我们几个心里有数。”

  白发男子已经收拾完最后一块碎片,看老王好一阵才说“你真想知道?知道的太多你可能会后悔。”

  “你不说我更后悔。”老王斩钉截铁地说道。

  “呵呵。”白发男子很难得地笑了一声,换了个语气说道“这里是两千年前古滇国的祭台,古滇国每次战争之后,都会把战俘集中在这儿。到了秋后祭天的时候,再把所有战俘一起杀掉祭天。就在那儿。”白发男子手指大殿门口水池的方向说“先在血池里放干血,再砍掉头,做成人头塔,身子摆放在祭坛周围。”

  “你说池子里黑乎乎的是血?过了两千年还没凝固挥发干净?”我插了句嘴。

  白发男子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池子里兑了大量水银,和人血混合后,自然不会挥发。”

  胖子听了摇摇头,说“用不用说得这么详细啊?跟你亲眼看见似的。”

  白发男子没理胖子,继续说道“你们之前遇到的活尸是这里的祭祀,他们在古滇国灭亡时全部自杀殉国。这些祭祀生前操人生死、纵人祸福。担心死后灵魂会坠落地狱,永不超生。所以在死之前,他们对自己施展了古滇国的巫术,使其死后灵魂不会离体,也就是活死人。”

  这种巫术算是逆天而行,但有两个致命的缺点。他们每过一段时间就需要吸取活人的生气,来维持自己身体的运转,否则就算他们的灵魂长生不死,身体也会腐朽化为尘土。所以这么多年来,这群祭祀们不断指使自己生活在外面的子孙后裔,把活人骗进来,供他们吸取生气。”

  “那第二个致命缺点呢?”胖子捡重点问道。

  第十章 水潭

  “第二个缺点,这些活尸只能死一次,如果再死一次的话就真正魂飞魄散,化为虚无了。”

  老王盯着白发男子说完,才问道“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吧?那几个活尸也好像见过你。”

  白发男子没打算回答他这个问题,说“这个和你们没关系,是我的私事。”

  老王看着白发男子半天都没有言语。我咳嗽几声暗示他都没有反应。无可奈何,只能自己向白发男子问道“你既然能进来,想必也能带我们出去。至少也得把那堵墙打开,我们自己回去。”

  白发男子摇了摇头说“那道鬼门是进门,关上了就只能从外面打开,现在想出去只能走前面的生门。”他的话和死鬼莫特说的一样。不过算来里面最少还有三个活尸。刚才是运气好加上暗室里的空间狭小,才被干掉一个。要是三个或者更多的活尸冲出来,那最好的结果怕就是同归于尽了。

  眼前只有一条路,硬着头皮向前走吧。白发男子刚露出要向前走的意思,旁边的人呼啦一下都围了过来。胖子还印帕乘怠耙黄鹱甙桑鼓芑ハ嘤懈稣沼Α!蔽液屠贤跫父鋈硕加行┝澈欤獠灰车呐肿樱购靡馑妓担苷沼λ 

  白发男子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想走就跟上。”随后不再理会我们,站起身来,向暗室的方向慢悠悠地走去。

  老王给我们排好了队形,他、胖子和宋二愣子跟在白发男子的后面,我和李炎负责押送莫特的马仔(莫特的尸体由那几个马仔扛出来),刘京生他们几个断后。由于经不起胖子的软磨硬泡,老王将缴获的AK47给了他一支,说“给你,我不要了,麻烦你把嘴闭上。”

  胖子握枪在手,嘴上还是不闲着地说“枪就是人的胆,枪有多大,人的胆就有多大。毛主席他老人家都说了,枪杆子里出政权。政权都能出,何况壮胆乎。”

  我实在受不了他唠唠叨叨,讽刺道“拉倒吧,你的胆子拿大炮也壮不起来。刚才从暗室里跑出来,就属你跑得快。”

  胖子不服气地说“你知道个屁,那是刚才手里没枪,不是和你吹,百步穿杨有点难度,九十九步穿杨孙爷还是手拿把攥。要是再来几个活尸死尸的,孙爷就撂倒他几个。”

  老王回头瞪着我俩说“呸!你俩都闭嘴,胡说八道什么!还想再想再来几个?”

  白发男子走得并不快,进了暗室后,他看见被爆头的活尸,又看了看老王脸上的伤口,问“被他的脑汁溅到的?”老王摸了摸还缠着绷带的脸颊说“也不知道他脑袋里是什么,跟硫酸似的,还烧掉我脸上一块肉。”

  白发男子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老王,说“用水调得稠一点,敷在脸上,很快就能长出新肉。”还没等老王客气,胖子蹭了过来说“白头发大哥,刚才好像也溅到我后背几滴,现在还直痒痒。你那药也给我来几包?”

  “我说哥们儿,你那是长时间不洗澡,让汗碱拿的。”我拍拍胖子的肩膀说道。

  “真的真的,要不信你们自己看看。”胖子作势就要脱衣服。白发男子没有理他,径自进了暗室的后门。看见他的“白头发大哥”没理他。胖子讪讪地把脱了一半的衣服重新穿好,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着什么。

  走出后门是一条狭长的甬道。白发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偶尔遇到几个岔路他也没有丝毫停顿,左拐右拐一直带着我们走到了甬道的底部。

  这一路上我们几个拿枪的都是提心吊胆,不知道那几个失踪的活尸会从什么地方跳出来。好在直到出了甬道,连个活尸的毛儿都没看到。

  出了甬道口再往里走,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水潭。甬道口距离水潭也就一百多米,竟密密麻麻堆着成百上千具尸体。这些死尸不完全都是干尸,有的尸体死的时间并不长,由于溶洞的湿度太大,几乎所有尸体都有相当程度的腐化,有的已经烂成了一副骨头架子。尸臭恶气冲天,简直能把人活活熏晕。

  胖子捂着鼻子说“就这还叫生门?妈的,刚出虎穴,又到龙潭……”还想再说什么,只是看众人都瞪着他,只能悻悻作罢。

  “王队,你看那儿。”张云伟的手电照着不远处地面的某个长条物体。老王顺着手电的光亮看去,是一只老式步枪,枪的金属部分已经全部生锈,枪托部分几乎完全腐烂。从外形上判断,不是民国时代的中正式步枪,就是小日本的三八大盖。

  “这也有。”李炎用匕首挑起来一个黑漆漆的锈疙瘩,看了半天才辨认出是传说中的“王八盖子”——小日本的南部十四式手枪。

  越往前走,发现的东西就越多,有崭新的防水指南针,已经锈成铁棍的大刀片子。一个倒在地上的骷髅架子怀里抱着一个看风水用的罗盘。甚至还发现三具外国人的尸体,这三人死的时间并不长,从体貌特征能看出高加索人特有的金发和白色人种的轮廓。

  三人身边不远处分别有两支已经打空子弹的AK47步枪和一支雷鸣登散弹枪。检查三人遗物时,没找到他们的身份证明,却在背包里找到了一捆雷管和五公斤塑型炸药。雷管和炸药被防水袋包裹着,保存得非常好。剩下的就是类似工兵铲、攀岩绳索和矿工头盔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口袋里还有八千多美金。

  老王愤愤说道“那个王八蛋老林到底骗了多少人进来?”白发男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刘京生说道“老王,炸药和雷管扔这儿可惜了,带上吧,或许路上能用上。”

  老王点了点头,转头对我说“辣子,你把炸药和雷管带上。”还没等我回答,胖子抢先走过去,边走边说“我来拿吧,你们手拿肩扛的也有二三十斤了。这点东西还是我带着吧。”

  我正奇怪这胖货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心,直到看见他拿起炸药的同时,顺手将雷明顿散弹枪背在身后,又以极快的手法把那几千美金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再往前走就到了水潭的边缘,这是个地下溶洞,头顶上鳞次栉比垂吊着百十来个钟乳石,有几个的石尖已经伸进了水面。潭水黑漆漆的深不见底,要是平常我们几个人游过去也不算什么难事,可是现在抛开那几个马仔不算,光想想还有至少三个活尸不知道藏在哪里,一旦在水里遇上,我们几个怕是够呛。

  老王走到白发男子的身边问“老哥,再怎么走?”没等白发男子说话,站在后面的一个马仔抢先说了“报告,我知道,这个算不算立功表现?”这家伙算聪明了,他参与了超过一吨的毒品走私活动。现在主犯死了,等审判时难免不会把他们几个从犯从重判罚,搞不好还要拉出去打个靶。现在争取个立功表现,最起码还能判个无期。老死在监狱里也比被打靶强。

  “嗯?你知道?”老王看了他一眼,这样的事他见得多了,“想说就说,不说就罪加一等。”

  “我说我说。”马仔不敢浪费这个机会,“以前我跟莫特来过几次,出了这片水潭就能出去了。”

  “废话。”老王骂了一句,“就是不知道怎么过这片水潭,游过去?”

  马仔没有回答,直接跑到岸边不远处的两个土包旁边。将两块篷布掀起,露出了两条舢板。舢板上面竟然装着马达和螺旋桨。这两条小舢板倒扣在岸边,盖上伪装用的篷布,远处看上去和土包没什么两样。

  看见出去的希望,大家悬着的心稍稍安稳一点。老王安排人把两条舢板拖进了水里。舢板并不大,一条船装十个八个人还是富富有余。我们十来个人分成两组,船终于开动了。只是因为要避开纵横林立的钟乳石笋,行驶的速度很慢。

  “终于能离开这鬼地方了,妈的,这趟活儿干的……以后睡觉得做噩梦了。”胖子上了船就显得更加兴奋,没人理他就开始自言自语。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我前面的白发男子。这哥们儿紧皱眉头一言不发,似乎有什么事没有弄懂。我和老王试探了多次,还问了大殿里金色骷髅头的事,他总算回了一句话“不管你们的事。”

  “王队,你看水里有鱼。”对面舢板上宋二愣子用手电照着水面嚷嚷道。顺着手电的光柱看去。舢板周围出现了好几群游动的影子。正围着舢板游来游去,看起来好像有鱼群在迁徙。

  “嗯?这是什么鱼?怎么看着那么别扭。”胖子坐在边上,看见有几条鱼游得近了,又不怎么怕人,便伸手向鱼群抓去。

  “别动它!”白发男子突然伸手挡住了胖子。“你什么意思?几条鱼而已,又不是你家养的。”胖子的脸上有点挂不住。

  白发男子也不理他,伸手在船边虚画了一个圈,食指在圈中心猛一点,水中跳起一条怪鱼,在胖子的眼前凭空跃过虚圈,重新坠落水里。

  胖子看得清清楚楚,怪鱼身上长的不是鱼鳞,而是一片一片的羽毛。这还不算,鱼嘴里横七竖八地长满了獠牙,还有半根人的手指挂在鱼牙上……

  “这也叫他妈的鱼?鸟鱼!”胖子瞪着眼睛向着怪鱼落水的方向发呆。同船的其他人也都看傻了眼。白发男子右手晃了晃,看他的手势是将刚才画的虚线擦拭了。

  这还算是人吗?子弹都很难打死的活尸,他说弄死就弄死。他对活尸的态度,就像活尸对我们的态度,追得满哪儿跑不算,还连打带骗的,最后还把脑袋掰了下来。现在又随便画个圈圈,就有长着羽毛和一嘴獠牙的鸟鱼跳进去。说他是平常老百姓有人信吗?

  李炎掏出根香烟递给白发男子,讨好地说“好本事。我真是大开眼界,你这一手我都没听说过,不过话说回来,这长羽毛的是什么鱼?”

  白发男子没理会递过来的香烟,李炎有点尴尬地将香烟收了回去,不过白发男子还是讲出了水中怪鱼的出处,“这种鱼叫赢鱼,是邽山西岸的一种淡水鱼。这种赢鱼身生羽翼,叫声如同鸳鸯,离水即死。”

  胖子翻了翻白眼,说“切,离水即死?鱼可不是离水即死吗。不对,刚才那条赢鱼跳出水面,不就是离水了吗?怎么没看它死?”我叹了口气,拽了拽胖子的衣角,胖子一脸不耐烦地转过头问“干什么你?”我指了指水面,刚才活蹦乱跳跃出水面的那条赢鱼,已经翻了白肚,漂在水面上。

  胖子盯着那条死鱼喃喃道“你还真配合我,早不漂上来晚不漂上来,我一说话你就漂上来了。”

  船上没人理会胖子的自言自语。想起赢鱼跳出水面时,嘴里咬着根手指的样子,我忍着恶心问白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