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11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船上没人理会胖子的自言自语。想起赢鱼跳出水面时,嘴里咬着根手指的样子,我忍着恶心问白发男子“这种赢鱼不像是吃素的?长这么大个,不是食人鱼吧?”

  白发男子看了我一眼说“在邽山时,赢鱼吃小鱼虾和水草,不过在这里……”他拉了个长音后说“它们就只能吃腐尸和死人。”

  这话说得我一哆嗦,宋二愣子没听出来白发男子话里的意思,问道“为什么在这儿只能吃死人?”白发男子面无表情地说“水里除了死人就没有别的东西。”他这话一出口,两条船上顿时鸦雀无声。

  旁边舢板上的一个呆头呆脑的马仔趴在船板上,头几乎贴着水面,看着赢鱼跟在船后游来游去。正当他看得起劲的时候,一双惨白枯干的手,无声无息地伸出水面。没等马仔反应过来,那双手猛地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一把将他拖入水中。

  “水下面有怪物!”胖子举枪对着还漂着浪花的水面喊道。老王也看见了,喊道“戒备!水里有东西!”

  刚才那一幕不是所有人都看见的,同船剩下的几个马仔还在东张西望的时候,两条舢板周围的水面起了一阵涟漪,紧接着有十几个黑影跃出水面,闪电一样跳上两只舢板。瘦小枯干的身材,满脸狰狞的相貌,妈的,不是活尸是什么!不是说只有三个活尸吗?现在加上水里的,三十个都不止!

  “哒哒哒哒哒”,一时间枪声大作,活尸从四面八方跳上舢板,零散的攻击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旁边的那只舢板只剩下老王、刘京生两人,同船的几个马仔已经被活尸咬死后拖入水中,还搭上了张云伟和李家栋。

  “你们快跳过来!”我冲着他俩大喊道。与此同时,白发男子手中的短剑捅进了一个活尸的肚子,顺势向下一划,一副好像被风干了的下水掉在舢板上,转眼间活尸变成了死尸。没等他拔出短剑,白发男子的左右同时跳上四五个活尸,白发男子一脚将其中一个活尸踹下水去,身子露出一个空当,被剩下四个活尸撞下水去。

  没了白发男子坐镇,我们这船人只能靠自己了。这只舢板上还能动的有李炎、宋二愣子和胖子,再加上我四人。好在船上还剩下两个活尸,有了在暗室里的经验,我对准其中一个活尸的脑门就是一梭子。“哒哒哒”一阵之后,距离我最近的活尸被爆头,我后退一步,避开了他要命的脑汁。

  还有一个!我调转枪口再射击时,枪口却发出嘎嘎的声音。妈的,没子弹了。宋二愣子和李炎的子弹打不到同一个点,活尸的头上虽然火星四溅,却起不到什么实质作用。

  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弹匣,举枪瞄准,手指刚碰扳机,就看见一个肥硕的身影手持AK47喷出一串火舌,活尸的脑袋应声而爆。还真是九十九步穿杨啊。

  没了后患,我们几个调转枪口,向对面舢板围着老王和刘京生的几个活尸一阵猛扫。胖子索性扔掉了AK47,换上了在岸边捡到的雷明顿。

  “你们俩趴下!”胖子一声大喝,连续拉动滑膛扣动扳机,“嘭!嘭!嘭!嘭!嘭!”接连就是五枪,由于两船距离太近,散弹枪巨大的冲击力将围住老王他俩的几个活尸打到了水潭里。

  “别愣着了!过来啊。”胖子喊道。老王和刘京生同时向我们这边的舢板上跳过来。两人已经跃到了半空中,眼见就要跳到舢板,水里突然窜出两个活尸,在半空中直接将他两人扑到了水中。他们勉强挣扎了几下,就被拖入水底,一分钟后,两人残缺不全的尸体浮了上来。

  事情发生得太快,我再开枪时,老王和刘京生已经栽到了水里,子弹在水中威力大减,对活尸已经没了威胁。

  一分钟后,两人残缺不全的尸体浮了上来。眼睁睁看着战友相继牺牲,我的怒火在胸中翻腾却找不着宣泄的通道。水面上逐渐还有活尸聚集到一起,对着我们龇牙。

  猛然间,我想起了胖子还有点好东西,“把炸药给我!”

  “干什么?”胖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十斤塑性炸药,会炸到我们自己的。”

  “你废什么话!”我直接在胖子的包里翻出了装有塑性炸药和雷管的透明防水袋。对着活尸成群的位置扔了出去。在炸药入水的一刹那,我对准了雷管扣动了扳机。

  “轰!”一声巨响,水面上被炸起了四五米高的水柱,头顶上不断有钟乳石落下。伴随钟乳石掉下来的,还有活尸的残肢。

  爆炸的气浪差点将我脚下的舢板掀翻。我和胖子四人拼命抓住舢板的船帮才没有被甩下去。半分钟后,舢板才平稳下来。

  “你不能分一半扔吗?”胖子几乎趴在舢板上,瞪着我说道。

  刚才炸药出手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一种和活尸同归于尽的冲动。现在想想一阵后怕,我说“你也不提醒我一下”

  “来得及吗!你给我说话的机会吗!”胖子的五官已经纠结在一起了。

  “不是都没死吗?少说一句吧。”宋二愣子和李炎说话了,他俩的语气明显是在我这一边,气得胖子直哼哼却无可奈何。

  李炎看着水面低沉地说“把老王他们的遗体带回去吧。”

  我心里一阵悲凉,和他们一起将老王他们四人的遗体打捞上船。再找白发男子的遗体,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算了,就这样吧。我们四人商量了一下,一直向前走吧,应该离岸不远了。

  第十一章 重见天日

  舢板上的马达在炸药爆炸时崩坏了,找遍了舢板也没有找到船桨。没办法,只能将就用枪托当船桨划船了。向前划了没几步远,一阵凉风顺着脖子灌进我的后背,我打了个激灵,心头顿时涌现一股不祥之感。

  身后的李炎用胳膊捅了我一下。我回头望去,距离我们二十多米远的水面上有人正向我们这儿“走”来,他站在水面上“行走”得很慢,每走一步都在水面上留下了一串涟漪。

  这人一身警察制服,双手插在兜里。表情略显木讷,这个王八蛋化成灰我都认得,半天前我还给了他一包烟。

  “都告诉你们了,千万别到死人潭这边来,你们就是不听。唉,现在后悔了吧?”老林唉声叹气地说道,仿佛眼前这一幕是他不想看见的。

  胖子小声问我“他是哪个?你们认识?”

  “就是他把莫特和我们引进来的,应该就是白头发说过的活尸后裔吧。”

  宋二愣子已经举枪对准了老林的脑袋,说“你别假惺惺的!这不是你安排好的吗?”

  “你错了。”老林叹了口气,“开始我真没想过要害你们,我的目标只是莫特一伙人,他们贩毒害人,把他们送进来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胖子一听怒喝道“那孙爷我呢?我他妈招谁惹谁了,凭什么拉上我垫背!”

  老林冷冷地说“哪个庙里没有屈死的鬼?行大事不拘小节。再说了,你不是还好好活着吗?”

  我实在忍不住胸中的怒气,怒斥道“那老王呢?还有我死在这儿的战友呢?他们怎么算?”

  老林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那是他们的命不好,我没想到你们能进那道死门。唉,都是天意吧,进来了就不能活着出去,你们还是认命吧。”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我们说的,先下手为强,李炎早就按捺不住了,说“和他废什么话!动手!”说罢,我们四人同时对着老林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一梭子子弹打完,老林还站在原地。嗯,原来水面上的他和活尸不同,他受到枪击之后没有任何反应,子弹百分之百打中了他,却没有任何效果。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子弹仿佛穿过了他的身体,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你们这是何苦呢?”老林叹着气摇摇头,“既然你们进来了,知道了这里的秘密,就不可能活着出去了。认命吧,都是天……”

  老林话说了一半全身突然僵住,就像突然间看见了活鬼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的方向,“不,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你掉进水里,有巫祖庇佑,你不可能逃出来!”

  胖子很是费解地说“他抽什么疯,你们谁掉水里了?”这胖货反应太迟钝了,我懒得理他,转头向后望去,一个白花花的人影手提着一团东西正站在我们身后的水面上,这人从头白到脚,不是刚才坠落水中的白发男子还能是谁。

  “巫祖?”白发男子一声冷笑,“也就是你们这些夜郎自大的滇人还拿他当回事儿。喏,你们的巫祖还给你!”说完将手中的那一团东西抛到了老林的面前。不知白发男子施了什么手段,那一团东西竟浮在水面上,没有下沉。

  “巫祖!”老林看清了这团东西是一个人的上半截身子,身子上面的脑袋跟个血葫芦似的,两个眼眶空洞洞的,眼球已经被人挖走。

  看见这半截身子后,老林有点歇斯底里,“不可能,我了解你,你的本事不可能杀掉巫祖,这是你的障眼法,是不是!”

  “了解我?就凭你?”白发男子向老林慢悠悠走去,边走边说道“你知道的只是我想让你知道的。当年我的话你应该没忘,欺我者,我必以十倍报之,现在穴眼破了,巫祖死了,好像就差你了。反正你活了这么多年,大半的本事都是我教你的,现在该还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好像听出了一个大概,老林应该很早以前就认识白发男子了,而且还陷害过他,现在白发男子回来报仇了,老林安排了那个什么巫祖来对付他,刚才活尸的伏击应该是冲着他去的,老王,你们死得有点不值啊。

  白发男子一步一步地向老林走去,刚才大殿里对活尸的一幕又出现了,老林浑身直颤,像是被人抽了筋,身子一倒,整个人掉进水里。在他落水的一瞬间,白发男子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揪住了老林的头发,将他从水中提了出来。

  老林已经没有办法在水中站立,他半截身子泡在水中,一双死鱼眼无神地看着白发男子,嘴角一阵抽动,似乎是用尽了全力才能说出话来“你放过我,我知道一个秘密,当年你给我的丹药,我分了一半给了另一个人,他吃了也没死,我们三个人是同样的体质。”

  白发男子的瞳孔一阵紧缩,盯着老林没有言语。老林看出有缓,接着说道“当年你也说了,我吃了你给的丹药,效果很差。我是疑心那颗丹药有毒,才分了半颗让人试毒,结果我们俩都活了下来,他是谁,在哪儿生活,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现在杀了我,就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

  白发男子还是一言不发,毒蛇一样的眼神对视着老林的目光,似乎是想从他的眼神里找出什么破绽。事到如今,老林也豁出去了,“你饶了我,我就告诉你他的下落。然后我找个地方躲起来,再不会出头。饶了我吧。”

  白发男子好像有点心动,说“如果你骗我呢?”

  老林说道“我向苗族历代巫祖起誓,如果今天我林火骗了吴勉,死后灵魂化为血污,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我心中一动,原来这个白头发的叫做吴勉。

  可能感觉到这个毒誓有些分量,白发男子吴勉点点头,“好了,你说吧。”老林有点不放心地问“你饶我了?”

  “饶了,你说吧”

  吴勉低下头,老林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吐出几个字。吴勉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还有什么事瞒我吗?”老林连连摇头道“没了,就这一件事。”吴勉点点头,揪着老林的头发,将他拖到载着我的舢板前。掏出一把手枪递给我“你来,开枪打死他。”

  又来这一套?刚才是“给你机会”,现在是“我饶了你”。他承诺的事就没有好结果。

  “你说过饶了我的!”老林瞪大眼睛看着吴勉,“你不能说了不算!你可是……”

  “闭嘴!”吴勉一声断喝,“我只说了我不杀你,别人杀不杀你,管我什么事?动手!”

  我扣动了扳机,“啪”的一声。一颗子弹毫无悬念地穿过了老林的眉心,一股血箭喷了出来,老林身子向后一仰,当场气绝身亡。刚才上百颗步枪子弹都无法伤到他,现在一颗小小的手枪子弹就要了老林的命。

  这是什么枪?老林死了,我的注意力才转移到枪上。粗看上去也就是一把普通的九二式军用手枪,只是分量有些不对,偏沉了一点,再仔细看,枪身上密密麻麻雕刻着很多花纹,嗯?怎么越看越像符文?

  “我靠,死尸冒烟了。”胖子一声惊呼,我抬头看去,老林眉心处的弹孔冒出一股浓烟,紧接着,他的眼睛、嘴巴、鼻孔加上弹孔一起开始着火,吴勉松开抓着死尸头发的手,老林的尸体沉入水中,火焰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