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15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处理办公室的主任。

  张副部长上任后没几天,就把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从公安部里分离了出去。有对张副部长知根知底的人听说了,认为这件事办得不是很地道。这个办公室保了你姓张的十几年,你现在得势了,就要卸磨杀驴啊。

  相比脱离公安部,高主任更头疼的是有人已经开始对张副部长曾经战斗生活的地方感兴趣了,本来早就被人遗忘的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又有人提起了。为了早避事端,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再次更名——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成立了。

  民调局成立不久,江西出了一件棘手的案子。案子具体内容不详,只知道高局长亲自带齐人马赶到了江西,等一个半月后再回来时,带回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

  第十五章 民调局的幸福生活

  白头发的年轻人?我心里咯噔一下,孙胖子和我对视了一眼,他的目光中满是询问,看他的样子比我更惊讶。我叹了口气,回头对着郝文明说道“郝主任,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不会叫吴勉吧?”

  “吴勉?不认识。”郝文明皱着眉摇了摇头,“当初高局长带回来的,就是现在六室的调查主任——吴仁荻。”

  哦,我和孙胖子长出一口气,原来是同姓不同名。不过这名字起得倒也霸道,能和他匹敌的怕只有传说中的东方不败了。

  “民调局的事先说到这儿,以后有时间,捡能说的再和你们说。不是我说,现在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进了电梯后,郝文明掏出一张门禁卡,说“忘了和你们说了,楼上九层没有限制,所有内部人员都可以随便出入。地下五层设了限制,普通行政人员没有进入地下室的权限。调查员只能到达地下二层,六个主任能到地下三层,局长是地下四层。”

  说着指了指我们手中的箱子,“你们的基本装备里就包括了进出一二层的门禁卡。”

  我听出郝文明的话里有问题,“不对啊,不是说地下五层吗?局长只能到四层,那第五层是谁去的?”

  “自打有民调局,第五层就没开过。至于它是对谁开放的,你去问高局长吧。”郝文明似笑非笑地说道。

  “都说只有高局长知道了,谁敢问啊。”胖子小声嘀咕了一句。郝文明没理他,刷了门禁卡,按了地下二层的按键。电梯进入地下后,慢得离谱,差不多三分钟后才到达了地下二层。

  这里是地下室?还只是第二层?眼前的一切已经不能用壮观来形容了。层顶的高度最少五十米,从我的角度放眼看去,真的是一眼望不到边。总之,在这里随随便便开两个足球场还有富余。

  孙胖子咂吧咂吧嘴,称奇说道“郝主任,这里是地下室还是防空掩体?”

  “还是防原子弹的那种……”我接了一句。

  “没见过世面,等你们见识过第三层再发表意见吧。”郝文明边说边带着我们俩向里走。

  相比较民调局冷冷清清的主楼,这里多少还有些人气。出了电梯没多远,就看见有四五个人聚在一起,为首的一人二十五六的年纪,嗯?金发碧眼,竟然是个外国人。

  民调局不是很低调嘛?为什么会有外国人?没容我多想,那个外国人已经走了过来,主动打起了招呼,说出话来一嘴纯正的京腔“嗨,郝主任,不是说高局长把您找去了吗?这回来得也忒快了吧。你后面这两位哥们儿怎么称呼?”

  看样子,郝文明很是不惯这个外国人略显轻佻的样子,说“你能不能像一般外国人那么说话?不是我说你,这一嘴的京片子都是跟谁学的?”

  “这个我可做不到,我亲爱的郝。”再说话时,外国人收敛了京腔,不过肢体语言却丰富了起来。他摊开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很是夸张,十足欧美人的做派,“我无法压制我的天赋,是语言天赋。你懂的,我亲爱的郝。”

  被一个外国男人称为“亲爱的”,郝主任明显还是不适应,“行了,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郝文明妥协了,他伸出手向外国人一摆手,“这个外国人是调查三室的主任,雨果主任。那几个是三室的调查员。哎,说真的,雨果,你的全名是什么来着?”

  “郝,我对你的记忆力感到很遗憾。我的全名是尼古拉斯·K·雨果。你们可以叫我雨果,当然,叫我尼古拉我也不会介意。”尼古拉斯·K·雨果略有不满地说。

  郝文明没理他这茬儿,继续自顾自向我和胖子介绍道“雨果主任的三室是负责国际宗教事务的。别看年纪不大,他可是梵蒂冈派来的交流人员。”

  说着又将手摆向我和胖子的方向,“他俩是我们一室的新人。今天刚来报到,胖的那个叫孙大……孙德胜,不胖的那个叫沈辣。”

  自打郝文明说出雨果来自梵蒂冈的时候,孙胖子就皱着眉头在瞎寻思梵蒂冈是什么地方。突然一拍大腿道“想起来了,梵蒂冈是基督教的老巢!”

  他这话一出唇,雨果的嘴角就抽动了几下,脸上也变了颜色,好在瞬间又恢复了正常,说“孙,我的朋友,你刚才的话,如果是在梵蒂冈说,将会是一场无法弥补的噩梦。好在这里是中国。不过,孙,你真的应该去重新了解一下西方主流宗教的知识了。”

  就在他还要继续普及天主教、基督教和东正教的区别时,电梯又开了,出来了一个高大的白种男人,一出来就径直向我们走来。看到郝主任后,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就直奔雨果,在他的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

  这地下二层实在太空旷,这样的距离,再小声说话也难免会被别人听到几句。可惜听到了也没什么作用。我竖起耳朵也没听明白。他说的不是英语,应该是拉丁语系的某种语言。

  白人男子说完站在了雨果的身后,雨果并不解释,只是不动声色地冲着我们笑了笑说“抱歉,看来我要离开了。有些小事需要我去处理一下,沈、孙,很高兴今天能认识你们,”说着张开双臂就要拥抱我和孙胖子。

  雨果的举动让我吓了一跳,长这么大,我还没被一个男人这么抱过。孙胖子直接后退了几步,把我让了出去。还好我贼起飞智,双手冲着这个外国老爷们一抱拳说“雨果主任,您太客气了。”

  雨果愣了一下,随即呵呵一笑,抱拳回了个礼说“你们中国人的礼节真是太有趣了。”说完便告辞,带着白人男子和他手下的调查员坐上电梯离开了。

  看着电梯已经升起,孙胖子才说道“主任,后面来的外国人是谁啊?”

  “是雨果的跟班,叫莫耶斯。你们可别小看他,要论真实本事,他可不输给雨果。”

  孙胖子有点不以为然地说“要真有本事,还做跟班?”

  “你懂个屁。”郝文明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不是我说,国内的事儿你还没搞明白,外国人的事儿,你瞎掺和什么?”

  说完继续带我们向前走,一直走到地下二层靠里的一处房间。郝文明打开房间门说“进来吧,到地儿了。”

  我进了房门才发现这里是内有乾坤,里面竟然是个标准的五十米靶场。看样子以后的工作还要和枪打交道。不考虑那么多了,我和胖子将箱子放在了靶场的射击台上。

  郝文明掏出一包香烟,没有让让我们的意思,点上一根后说道“把箱子打开吧,密码是501215。”

  “主任,这个密码有什么特殊意义吗?”我边拨动密码便说道。

  “也没什么特别意思,1950年12月15日,是高胖……高局长的生日。对了,到时候别忘了得意思意思。”

  还得意思?我心里开始不爽起来。好在箱子已经打开,分散了我的注意力。箱子里面分成两层,上面的一层整齐地摆着一支九二式手枪,右边码放着四个弹夹。左边规规矩矩摆放着好像手机包一样的皮袋子。

  第二层更有意思,竟然是各式各样的证件。有海关的、检验检疫局的、公安局的、检察院的……最离谱的是还有一张中央内卫处的工作证,而且每张证件上都贴着我的照片。

  孙胖子几乎每张证件都翻看了看,说“主任,你们这假证做得不错啊,比大街上二百块钱做的好多了。”没等郝文明说话,我抢先说道“大圣,你怎么那么门儿清?”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憋了半天也没编出来,最后憋出一句“我猜的。”

  我已经没心情和他逗闷子了,转身对着郝文明说道“郝主任,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郝文明吐了个烟圈说道“问吧,我不一定说。”

  “我和大圣今天是第一天来报到的吧?”

  “嗯?这也叫问题?”郝文明歪着脑袋看着我,“不是我说,这个不用问我,得问你们自己。”

  “我也知道这个不叫问题,问题是为什么我和大圣第一天来报到,这些证件上就有我们的照片?而且照片也不是粘上去的,是用激光打印,然后扫描到证件上的。这么多张照片打印上去得花点时间,短时间不可能做好。”

  和我预料的不一样,郝文明听了我的话,并没有惊讶的举动,反而学着孙胖子那样眨巴眨巴眼睛,说“这个问题你还是问高局长吧,不是我说,东西是他准备的。”

  孙胖子扒拉着十多张证件说“主任,这么多假证件,成本很高啊。”郝文明很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谁说是假的?这里的证件百分之百都是真的。不是我说,你们俩也知道,我们的工作单位不能太招摇,外出做事的时候不能报字号,有这些证件就方便多了。”

  “咦?还有这个东西。”孙胖子先从箱子里拿出一根短棍,迎风一甩,甩得笔直,竟然是根警用甩棍。

  孙胖子虚劈了几下,问“民调局用得着甩棍吗?”郝文明有些不耐烦了,说“这些都是基本装备,都是以后你们用得上的。还有件事要和你们提前说一声,在正式工作之前,你们俩要接受民调局三个月的特别训练,训练通过之后才能正式上岗。”

  “主任,你的意思是说要是没通过训练,就不能工作?刚才签的合同就作废?”我正为刚才的合同后悔,没想到这么快老天爷就给了我一个机会。

  “作废?”郝文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做梦吧,不是我说,合同能作废的话,我早就不干了,九十九年啊,你以为在开玩笑?训练期没过的话,就延长训练期,直到通过为止。不过呢,延长的训练期是没有薪水的。”

  孙胖子说道“那岂不是光干活不给饭吃?”

  郝文明将抽完的烟蒂扔到地上后说道“好了,不说废话了。介绍装备之前,先简单说说我们民调局的内部结构。

  “刚才和你们说过了,民调局分六个调查室。我们属于第一调查室,也叫综合调查室,顾名思义,我们什么事都要负点责。第二调查室负责国内事务,第三调查室主任雨果你们刚才见过,他们负责国内的西方三大主流宗教事务。第四调查室属于外勤调查室,第五调查室的主任欧阳偏左,你们俩也见过,负责汇总和甄别全国各地报上来的事件,再由他们通报给各室,还有你们的装备也是由他负责的。

  “本来这些话都是属于培训项目的,应该由欧阳偏左和你们讲的,不过他临时有事,就由我先和你们说说。”

  “不对啊。”孙胖子扒拉着手指头说道,“主任,只有五个调查室,六室你好像没说。”

  “是吗?我没说?不能吧?”郝文明三个疑问句说得没什么底气。我也说道“没错,郝主任,就差调查六室你没介绍了。”

  “你们俩的记性真好。”郝文明说话的语气不太积极,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六室的主任叫吴仁荻,如果有其他五室都搞不定的事,就归到他的六室负责。”

  孙胖子说道“这个吴主任那么厉害?那不就是民调局的大拿了吗?”

  “好了好了,这些不说了,把基本装备给你们介绍一下。”郝文明很牵强地转移了话题。他从孙胖子的箱子里拿出了放在最上层的九二式手枪,“不是我说,你们俩一个是特种兵,一个是缉毒警察,这个东西你们俩应该不陌生吧?”

  我也拿起了我的那把九二式,刚才光顾看下层的物品了,有点冷落了这把手枪。现在拿在手中,才看出它和普通九二式手枪的不同之处。这把枪通体雕刻着类似符文的图案,枪身偏重,握在手中,感觉很是怪异。这不就是在水帘洞里,白发吴勉给我的那把手枪吗?老林的命就是丧在它射出的子弹之下。

  我卸下弹匣,又退出了一颗子弹放在手中。它和普通的子弹也不一样,弹头被打了个符印,迎着灯光照了一下,竟然亮得刺眼。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