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18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1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家。用你一室的人还不用自己花钱,这买卖不干白不干。

  这么多年,郝文明一直气得牙根痒痒,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长年累月、坚持不懈欺负人的。这分明是骑着脖子拉痢疾!

  现在好容易逮着一个机会,我和孙胖子进了一室后,高老大觉得一室的人员有些过于臃肿,拿他的话说,没什么活儿要那么些人干吗?于是开始有了向其他几室分流人员的意向。之后就是我看到的,丘不老吃惯了嘴,又不敢惹高局长,索性又上门找郝文明说理了。

  孙胖子听得津津有味,破军说得也是唾沫星子乱溅。孙胖子还好说,我看了一眼破军,难为了你两米多高的身形,还藏了一颗八卦之心。

  这些和我都没什么关系。按时上下班,准时拿工资才是王道。可惜,这样的日子也没过多久,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过了几天,我和孙胖子一大清早刚进了调查一室的门口,就看见破军拿着电话正在拨号。看见我们来了,他放下电话说道“正要给你俩打电话,快点,去二层的会议室。”他说的二层是地下二层。问他发生了什么,破军就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能感觉到这次事出得不小。进电梯时,里面已经站了两个二室的调查员,他俩一脸的严肃,八成已经得到了什么消息。

  孙胖子是出名的自来熟,开始和二室的调查员套起词来“哥们儿,什么事闹得这么大?还惊动你们二室了。”

  他二人其中一个是从一室转过去的,平时还算好说话。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说“具体不知道,好像是甘肃那边出了什么事。到了会议室就都清楚了。”

  我们到达会议室时,里面已经坐了三十多号人,大部分都是原来一室的人,主位上坐了四个人,按顺序是欧阳偏左、郝文明、高亮和丘不老。

  我们几个找地方坐了下来,又过了几分钟,人差不多都到齐了。高胖子起身开始了会议,他倒是没有废话,直接就奔了主题“半个月前在甘肃省的一支考古队,在巴丹吉林沙漠发现了西域古国——大月氏国的遗址。昨天在进行第一次内部勘探时发生了意外,五名考古专家和十一名工作人员与地面失去联系,后来又分别派出了两拨人搜寻救援,没想到这两拨人马进了遗址后也失去了联系。从失去联系到现在已经超过了十六个小时。

  “四室汇总了各方面的消息,判定属于我们民调局的工作范畴。局里决定这个案子由调查二室负责,一室和五室协助。”说到这儿,高亮看了看手表,接着说道“没时间了,先说这么多,剩下的情况,上了飞机由三位主任给你们介绍。好了,准备一下,十五分钟后在停车场集合。”

  二室的人马像退潮一样离开了会议室,再看看我们一室,加上主任才四个“精英”,打麻将倒是不缺人手。不过再看看欧阳偏左,我心里又舒服了点。这爷们儿就他自己在这儿戳着,欧阳主任手下应该也有仨瓜俩枣的,不知道为什么都没带来。看见他,我才想起来。欧阳偏左不是负责装备和训练吗?他去能干什么?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耳语了几句后,就走过来说道“带齐装备,证件用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去准备吧,跟着破军走,一会儿停车场见。”说完不再理会我们几个,和欧阳偏左一道离开了会议室。

  四十分钟后,一辆奥迪A4和一辆大巴车载着我们三十多人直接开进了首都机场的停机坪。一架波音747已经等候在那里。

  “我靠,这么下本儿?连飞机都准备好了。啧啧……”孙胖子摸着机身说道。

  我看着他一脸的艳羡,忍不住说道“摸两下行了,你再把飞机摸坏了,小心航空公司要你赔飞机。”

  “摸几下就能摸坏了?你当飞机是纸扎的?”孙胖子边说边使劲在机身上蹭了几下。

  “那个谁,你把手拿开,把飞机都磨花了。”丘不老在登机梯上叫住了孙胖子。

  “不至于吧,丘主任。”孙胖子嘴上笑嘻嘻的,表情明显不是很服气,“花了也是航空公司的,您那么紧张干什么?”

  “孙大圣,你把嘴闭上。”郝文明走了过来说,“别跟丘主任没大没小的。”

  丘不老瞥了他一眼,没有再搭理孙胖子,自顾自上了飞机。

  “郝头,你说至不至于?就摸一下而已,又不是他家的。”孙胖子还是不服气。

  “你知道个屁!”郝文明低了几个调门说道,“飞机是民调局的,二室用得多,由他们负责维护。”

  孙胖子的嘴巴都合不上了,“不是吧……”

  我在一旁听了,也有点接受不了,问道“郝头,你是说民调局有自己的飞机?”

  “那么大声干吗?没见过世面。”郝文明很是不屑道。

  孙胖子突然来了情绪,说“郝头,空姐也是民调局的吗?方不方便给介绍一下……”

  飞机的内部客舱和我以前见到的也不一样,说是飞机客舱倒不如说是飞行办公室。左右靠窗两排各是一溜儿长椅,中间是一部投影仪。丘不老已经在那里查看资料了。

  飞机起飞后,三个主任开始后续的任务说明。主讲的是丘不老,他打开了幻灯,幕布上出现的是一张沙漠中冒出一片瓦砾的图片。

  丘不老指着图片说道“这张照片是事发地点的卫星图片,半个月前,因为一场风暴,大月氏国的遗址从沙漠中露了出来。露出的大部分证实了是皇宫主体,还有一部分是大月氏国的主城区,从资料分析上看应该是某个大官僚的府邸。

  “大月氏国的国教是佛教,传说是大月氏国将佛教引入中原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强大的邪教在大月氏国的范围内流传过。基本上可以排除有古代邪教现世的可能。人员失踪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皇宫被沙漠掩埋时,里面还有大量的人员没有逃出来,他们死后的怨气被封在皇宫内,有活人进入皇宫后,就被这股怨气冲了体。

  “考古人员是在进入皇宫后失踪的,我认为调查重点就在皇宫内部。这个由我们二室的人负责。一室和欧阳主任负责援助。没问题吧?”

  “我有个问题。”孙胖子举手说道,“我们一室负责什么援助?”

  “把茶水什么的准备好,别乱跑,老实待着就算是对我们二室的援助了。”二室副主任慢悠悠地说道。以前就听说他和郝文明不和,只是没想到了这种程度,当着郝主任的面就敢找一室的麻烦。

  别说我了,就连郝文明的脸上都挂不住了,没想到孙胖子来了一句“那你喝什么茶,普洱行吗?”

  这不像是我认识的孙大圣啊,没见过这小子能吃哑巴亏啊?

  两个半小时后,飞机在兰州机场降落。在机场直接换乘了两架军用直升机。孙大圣嘀咕道“啧啧……还有直升机?这气势也太大了吧。”我白了他一眼,指着机身上的两个字说道“你眼瞎了?没看见‘八一’?飞机是解放军叔叔的!”

  在天上又飞了一个多小时后,两架直升机降落在事发地点——巴丹吉林沙漠。当地已经被警察和武警封锁,警察还在遗址的周围拉上了警戒线。看样子考古人员失踪的消息可能走漏了,已经有记者陆陆续续赶来了,被警察拦在了警戒线外面。

  直升机一落地,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就跑了过来,说“哪位是丘队长?”

  丘不老走到他的身旁,说“我是,你是王队长?我们早上通过电话的。”

  来人正是考古队的队长,姓王。王队长气喘吁吁地说道“事情又出了变化……”

  “嗯?”丘不老一皱眉,“什么变化?说明白点!”王队长掏出手帕擦了擦满头的大汗,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两个小时前,我们派出了第四拨人下去救援。他们也失去联络了。”

  “你再说一遍!”

  丘不老瞪起了眼睛说道“我在电话里怎么和你说的!我们不到,你们没有权利擅自进行任何行动!”

  “我也是想早一点把人救出来,还以为这次下去的是武警,能把人都救回来……”王队长唯唯诺诺地说道,越说声音越小。

  “下去的是武警?几个人?带武器了吗?”丘不老的声音低了几个调门,眉头却扭成了一团。

  王队长不敢直视丘不老的眼神,目光游离地说道“下去五个人……怕下面有危险,他们都带了枪。刚下去的时候还能联络上,后来响了一阵枪声……就联络不到了。”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等人也围拢过来,三巨头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三人耳语了几句后,带各自人马到了不远处的事发现场——大月氏国皇宫的遗址。

  说是皇宫的遗址,其实就是沙漠里冒出的一片瓦砾连着一个两米多宽的大深坑。现在到了下午一点多钟,阳光斜射进了深坑。借着阳光探路,也只能看到三四米深的位置,再往下就是一片漆黑了。考古队的王队长跟在丘不老的身后,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第十九章 沙漠中的遗迹

  一个多月前,巴丹吉林沙漠经历了一场大沙暴。当地人也没把它太当回事儿,这样的沙暴每过几年就要来一次。铺天蔽日的黄沙虽然耍灰稚潮┑氖焙蚶肷衬兜悖兔皇裁次O铡

  半个月后,兰州军区的战机在做例行飞行训练时,发现了沙漠中心已经起了变化,原本平整而单调的沙漠上竟然多了一些东西。

  由于只是在高速飞行的战机上掠过一眼,那名飞行员不敢肯定看到的是什么,但还是向上级作了汇报……

  几天以后,甘肃省文物局的考古队,到达了飞行员看到的位置。随队一位考古学的权威,根据在现场找到的一块双牛角图腾,认定了这里就是两千年前大月氏国国都的所在地。虽然还有在学术上的一些争论,例如大月氏国是游牧民族,不可能会有这么大规模的建筑等等,但随着挖掘的进行,几乎所有出土的证据都证实了这里就是消失了两千年的西域古国——大月氏国的所在地。

  刚开始的时候,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顺着主城区挖掘的延伸,很快就锁定了大月氏国皇宫的位置。在一天前,又得到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发现了一处洞穴,似乎可以进入皇宫的内部。

  于是就有了连续三队人马失踪的事件。等我们到时,没想到又有第四拨人马失去了联络。

  丘不老沿着深坑走了几圈后,折了根冷焰火,顺着深坑扔了下去。赤红色的光亮最后停止在地下三十多米的位置上。

  孙胖子借着冷焰火的光亮观察了深坑的四壁,又听王队长介绍了发现深坑的时间后说道“几位领导,这里面有人工开凿的痕迹,不会是盗墓贼干的吧?”

  论这个,欧阳偏左是大拿,他说“不像,这个洞洞不像是盗洞,洞口太大,而且周围也没做什么掩饰,目标太明显,应该不是盗洞。”

  丘不老聚齐了二室的人马开起了小会。二室这帮货们声音压得极低,郝文明和欧阳偏左有意无意都和他们拉开了距离。我装作系鞋带,蹲在了原地,竖起了耳朵勉强听见他们说到了“内宫、酒碗、蚺、浮屠教”几个词组。

  我本来还想再听一会儿,可惜被郝文明喊了回来,“辣子,过来!瞎打听什么?不是我说你,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儿。”

  我悻悻地走到了郝文明的身边,纳闷的是二室的人对郝主任这几句不阴不阳的话也没什么反应,也不知道是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

  “照我说的办!王子恒,开始吧。”丘不老的会议时间并不长,王子恒是二室的副主任。说实话,虽然我看不惯王副主任牛气哄哄的做派,可还是佩服他的工作能力。别的都不说,单单六个调查室只有他一个副主任,就可见此人的能力非同一般。

  王子恒先是在地上画了个圈,接着从背包里取出六个小黄旗,工工整整地插在了圆圈的外围,最后又掏出了六枚铜钱,对应六个黄旗在圈内摆了一圈。

  孙胖子看着好奇,凑到郝文明的耳边小声说道“郝头,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摆阵?”

  郝文明斜眼看着王子恒摆完了最后一枚古币,才慢悠悠地对孙胖子说道“他摆的是——拜六方阵。简单点说吧,这个拜六方阵是谈判用的,六方代表六道轮回。无论这洞里面是什么,最后都躲不开归于六道。如果识相的话,会听从摆阵人的安排,等摆阵人做完要做的事后,会办场法事,超度六方阵周围的亡灵,让他们早入轮回。”

  孙胖子越听眼睛瞪得越大,说“这个好,以德服人嘛,郝头,这个拜六方阵怎么不教我们?”

  郝文明白了他一眼,“不教你们?你是想经常出来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