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21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2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古稚国王自认是天神下凡,死后不过是回到天上重新做神仙而已。所以在修造陵寝时会在主墓室的棺材里给自己建一条暗道,这个暗道通往地面,供国王的灵魂回到地面,再飞升成仙。”

  我领会到了郝主任话里的中心思想,“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找到了暗道,我们就能自己出去?”

  “没错。”郝文明点点头,“只要能找到主墓室,就肯定能出去。”

  孙胖子听后来了情绪,激动地说“还等什么?找啊。”边说边掏出了刚才借我的那个打火机,借着打火机的光亮,开始满屋子找暗道。

  这石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难得的是够空旷,除了六个石擎之外,再找不着什么撑门面的摆设。

  五六圈走完后,孙胖子有点泄气了,这屋子里别说暗道暗门了,墙上加上地面就连一条多余的缝隙都没有。

  “看来只能等欧阳主任派人来了。”孙胖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郝主任丢不起那人,他皱着眉头围着那几个石擎转了几圈后说道“破军,你们几个把石擎挪挪位置。”

  我和孙胖子还没动手,破军就已经把上衣脱了,站在一尊石擎前拉好了架势。这哥们儿一身腱子肉,配合他两米多的海拔,看得我和孙胖子有点眼晕。

  根本不需要我和孙胖子动手,破军一人已经搞定了,就见他一使劲,就把八九百斤的石擎向前推了几米。而我和孙胖子两人咬牙使了全身的力量,一尊石擎才推了不到一米,我已经气喘吁吁,而孙胖子已经开始有了全身抽搐的迹象了。

  正当我想再试试推动石擎的时候,旁边传来破军一声低喝“有了,这下面有东西!”他推开了第二尊石擎后,露出了镶嵌在地面里的一道环形铜环。年深久远,这铜环满身的绿锈,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郝文明蹲在地上,将铜环抠了出来。铜环的底部连着一串五六米长的铜锁链,锁链的另一头被固定在了地面。郝文明伸手抻了抻,锁链固定得很结实,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

  郝主任松开了铜环,抬头冲着破军一扬下巴,“破军,把这个掀开。”

  破军过去抓起铜环,用力向上一拉,轰隆一声,以锁链为中心周围两三米的地面剧烈震动了起来,破军又加了把劲儿,浑身肌肉绷紧,低吼一声,两手奋力一拉,将地面一块两米见方的石板掀了起来。

  石板下面一排石阶直通地下,里面黑洞洞的,深不见底。

  郝文明看着石阶琢磨了半天后说“你们谁有打火机?”我看了孙胖子一眼,他笑嘻嘻地说“我有一个,可惜没油了。”说着还打着火石,闪出了一串火星。

  没想到破军掏出一个打火机递了过去,“郝头,别蹭花了。”

  郝文明白了他一眼说“废什么话?出去了我还你一打。”

  还是破军大方。嗯?这打火机我看着怎么这么眼熟?靠,是我的限量版登喜路!我瞪了破军一眼,他没事人般冲我一笑,“辣子,你捡着了,郝头说出去了还你一打。”

  捡着个屁,郝文明他最多给我一打山寨的。

  郝文明将打火机打着了火,顺着石阶向下扔去。一串火苗掠过,一直到下面的最底部。借着火苗的光亮看去,下面像是一个仓库,虽然看不清摆放着的具体是什么,但还是能确定密密麻麻的数量很多。

  看见打火机的火苗没有减弱的迹象,证明了下面空气充足。

  “下去吧。”郝主任发话了,他正要第一个往下走时,孙胖子突然嘀咕了一句“我们是要回到上面啊,怎么越走越往下?”

  郝文明带队来到了下面一层后,我紧走几步,捡起了地上的打火机。当年这个小东西花了我将近一个月的津贴,还好,刮花不是很严重,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那几条细微的划痕。

  在我捡起打火机的同时,郝文明带着破军和孙胖子已经环顾了四周。孙胖子惊叹道“我靠,这儿是百节王的兵器库啊!”

  地面上一捆一捆摞着的是一些类似弓箭、弯刀之类的武器,看上去只怕不下上万件。经过千年岁月的侵蚀,弓胎和刀柄已经腐朽不堪了,看上去就只有个模样,用手轻轻一碰就直接化成灰了。

  孙胖子捡起一枚箭头,看了几眼后又丢在地上,沮丧地说“那个什么百节王死都死了,还要这么多的兵器干什么?不是我说……”

  “打住,你学谁呢?”郝文明瞪眼拦住了孙胖子的话。

  孙胖子讪笑着说“口误口误,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陪葬的兵器也不用这么多吧?百节王打算干什么?准备在下面造反?”

  郝文明一皱眉,看样子他也是想不明白。一般的陪葬品大多是逝者生前喜爱的物品,几把宝刀宝剑还说得过去,可眼前这些兵器并非宝刃,只是数量大得惊人。而且古稚国并非武力见长,能凑齐上万件兵器怕是已经穷极全国之力了。

  没等郝主任想明白,破军那边有了新发现,叫道“郝头,你过来看一下。”他在角落里扒拉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

  “破军,不就是一把锈剑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孙胖子还以为发现了什么重量级的物件,看清后很是不以为然。

  郝文明把铁剑拿在手中仔细地端详了一阵,听见孙胖子的话,冷哼了一声,转身把铁剑递给了我说“辣子,你怎么看?”

  我接剑在手,学着郝文明的样子看了几眼。这把剑满身的铁锈,有几个部位已经锈透了,完全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要不是这间斗室处于沙漠地下,密封得好,又异常干燥,怕早已经锈成一堆铁渣滓了。

  虽然铁剑本身没留下什么线索,但我还是想到了一些问题。我说“这里是古稚国也好,大月氏国也好,武器都应该是游牧部落的弯刀、弓箭。按常理这里不应该会有汉族使用的武器吧?”

  孙胖子摇了摇头说“也可能是百节王生前觉得铁剑样式质地都比弯刀好,从中原弄来几把陪葬也不稀奇,上万把的弯刀都陪葬了,也不差这一把半把的铁剑吧?”

  我学着孙胖子的样子摇摇头说“按郝头说的,古稚国亡国的时候,应该是商周时期。而铁剑是几百年后的战国时代才出现的,古稚国直到亡国,别说铁剑了,就连铁锅都没人见过。”

  郝文明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我的看法,接着说“不是我说,以你的看法,这把铁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后说道“有两个可能,一是郝头看走了眼,这里不是古稚国国王的陵墓,那几个石擎可能另有出处。”

  郝文明听了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低着头看着我手上的铁剑。

  我接着说道“第二个可能,在几百或者几千年前,已经有人进来过这个陵寝,不知什么原因,他的铁剑没有带走,留在了这里。我个人倾向第二种可能性。”

  郝文明没有表态,抬头看了破军一眼,问“你也说说看。”

  破军说道“应该是第二种可能,刚才我发现的时候,这把铁剑没有和其他的兵器摆在一起,只是很随便地丢在地上,很像是打斗或者逃跑时丢掉的。”

  “应该是有人进来时丢下的,不过要是说盗墓的又不像。”郝文明说着掏出了盒香烟,一人分了一根后,自己点上抽了一口,说“继续往前走吧,如果真人来过,剩下几个斗室包括主墓室都会留下一些痕迹。”

  第二十二章 聚魂钉与定尸铜棺

  这次寻找出口难度大了一些,上面那间斗室空空旷旷的就六个石擎,还找了好一阵。现在面前有上万件的兵器摆放在地面上,难度系数增加了很多。最后还是郝主任出马,在斗室的墙上发现了一个铜质的暗扣,他喊道“破军,这个你来。”

  和上一层斗室不同,第三间斗室就在隔壁。这在破军打开大门的同时,一阵黑不黑、灰不灰的气体涌了出来。破军看见黑气时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喊道“尸气……”他反应出奇地迅速,飞速向后一退,脚刚着地就转身向我们跑来。黑气只差一点就扑到他。

  郝文明一拉我和还在发愣的孙胖子,着急地说“往上走,回上一层!”

  湿气?有毒的湿气?我当时没听明白,不过看到郝文明紧张的神情,猜到是发生了什么变故,跟着郝主任跑回了放着石擎的那间斗室。我们进去了之后,郝文明没有丝毫犹豫,指着我们进斗室的那个洞穴喊道“都爬出去,快点!”

  这下回到了最初我和孙胖子掉落的那个深坑,破军第一时间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挡住了进入斗室的洞穴口。破军的衣服虽大,可这个洞穴口也不小,我也脱了上衣,算是基本封住了洞口。

  “郝头,什么情况?”孙胖子气喘吁吁地问道。

  “都退几步,离洞口远一点。”郝文明看见破军处理完后才说道,“刚才打开的,应该就是放置殉葬尸体的斗室,没想到尸气会这么重。看来传说百节王用三千童子陪葬九成是真的了。”

  孙胖子说道“这个百节活着是国王,死了还要三千童子伺候,真他奶奶的会享福。”

  郝文明掏出一个小塑料瓶,从里面倒出四粒黄色的药丸分给我们,嘱咐道“含在嘴里,压在舌头根底下。别咽下去,这是避尸气的。”我接过一粒含在嘴中,麻酥酥的,一股花椒面的味儿。

  “郝头,我刚才好像多少闻了一点,现在才含药,来不来得及?”孙胖子边说边咳嗽了几声。

  看见没有尸气从衣服缝里冒出来,郝文明的心才放下,他瞅了一眼孙胖子说“刚才那种浓度的尸气,你要是直接闻到了,当场就能趴地上。”

  我说道“下面被尸气灌满了,看来是进不去了。下一步怎么办?等欧阳主任派人来救?”

  “那倒不用,一会儿就能进去。”破军解释道,“空气和尸气相克,再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能把尸气分解干净。看样子那个门后面就是主墓室了,我刚才大意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到达主墓室,要是早点防范,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过了半个小时后,破军先是试探着掀开了衣服的一角,确定没有尸气飘出来,才把衣服整个掀开,对我们说“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先进去探探。”

  “你在这儿待着,我进去。”郝主任挡在了破军的前面,“不是我说,我喊你们,你们再进去,我不喊,你们就在这里继续待着。”

  说罢,也不理会破军,自己一闪身钻进了洞穴。

  趁着郝主任二探地穴的工夫,我们三个聊了起来。孙胖子先说道“破军,这个尸气不是经常遇到吧?”

  “哪那么容易能遇到尸气?我这也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在局里只看见过欧阳偏左人工制作的尸气。”破军有点累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尸气能凝结起来也不容易,得有足够的空间,又得密封好,又不能见三光,潮气大也不行,小也不行。埋尸的地点至阴也不行,至阳更不行。就算在民调局干了十年八年的老油条,也有可能从来没亲眼见过尸气。”

  “听你说的,好像难度挺高,我和大圣第一次出来办事就能遇到,这概率也不是很小嘛?”我有些郁闷地说道。

  破军说道“那是你们俩命好,以前高老大就说过,要是随便挖个坟就能遇到尸气的话,那和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也差不了多少。”

  孙胖子还想说几句,斗室里传来了郝文明的声音“都进来吧,没事了。”

  我们三个进去后,刚才还一团一团的尸气已经挥发完了。郝文明正站在通往第二个斗室的台阶上等着我们几个。跟在他的身后,我们四个人走进了刚才破军开了一半的大门。

  真让破军说中了,大门的另一边真的是百节王的墓室。这墓室大得邪乎,进了这间主墓室,我竟有一种进了民调局地下二层的感觉。

  里面躺着的不光百节王一个。在一个巨大的棺椁周围,密密麻麻地躺着几千具已经风干的尸体。捂了几千年,难怪刚才那么大的尸气了。

  比起在水帘洞的干尸,算是大巫见小巫了。孙胖子站在郝文明身边,他看出了问题“郝头,不对啊,他们就是你说的三千童子?看着不像啊。”

  和几个月前在水帘洞时见到的干尸不一样,这里感觉不到那种阴森、暴虐之气。我用天眼扫了一圈,这些尸体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残留魂魄的痕迹,就算有冤魂,几千年前也就转世投胎了。留下的这几千具尸体只能算是脱水的肉干。

  有郝文明和破军在身边壮胆,孙胖子也学着翻看了几具尸体,看了五六具尸体后,孙胖子发现了问题,郝文明之前说的是三千童子殉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