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25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2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死成!好像是压到什么人了,你们下来看看!”孙胖子向上面喊道。

  嗯?和幻境有出入了,暗室和我之前见的不一样了,中间空了一块位置,周围多了十条通道,地上还躺着一个人。等我们进入后,孙胖子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在他身边,一个人正脸朝下趴在地面上。这人一身的泥土,已经看不出衣服本来的颜色了。背后斜挎着一个长条包袱。不过从服装的样式能看出来,这人绝对是个现代人。

  “不是我说,别愣着了,快把人翻过来,看看有没有救。”郝文明现场指挥道。

  破军一只手就将那人翻了过来,都不用细看,一眼就认出是个熟人,一着急,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丘不老?郝头,你快来看看吧,是丘主任!”

  “还真是他!”郝文明打破头也想不到丘不老怎么出现在这里,掐了几下人中后,丘主任悠悠转醒,看着站在他前面的郝文明,丘主任的吃惊程度不比郝主任差多少。

  “你们怎么下来了?”丘不老醒后第一句话是冲郝文明去的。

  郝主任睁着眼睛说瞎话。“都快一夜了,一直联系不了你们,欧阳偏左怕出事,就把我们一室的精英们派下来寻找你们。不是我说,怎么就你自己了?你手下那几个调查员呢?”

  “别提了,倒霉透了……”丘不老向着郝文明娓娓道来。

  丘主任本来是个冷面人,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一个人憋得太久的原因,再说话竟然有点话痨的倾向。

  据丘主任说,他心里本来就不认为这里是大月氏国王城的遗址。大月氏国没有错,不过不是王城,应该是大月氏国某位国王的陵寝才对。尤其是进了深坑不久,还遭遇到了古时河套地区游牧部落特有的巫术——纳达杰,更证实了丘主任的猜想。

  纳达杰是当时大的游牧部落(如匈奴、大月氏、乌孙等国)用来守护国王陵寝的巫术。

  传说是在陵寝修好的当天,将九十九名战俘的身子埋在陵寝的入口处,头部露出地面,在头部前一尺的位置摆满酒肉吃食。

  这些战俘身子手脚埋在地下,眼睁睁看着面前的酒水食物,最后却活活饿死。这些战俘死后可谓是怨气冲天。

  为了让其怨上加怨,这些战俘饿死后,巫师就马上作法,阻止他们的魂魄出离身体。这些人的尸体会在烈日之下暴晒三天(不能超过三天,否则就算有法器也挡不住他们巨大的怨气,会对陵寝内国王的灵魂形成威胁)。

  到了第三天晚上,巫师才会将他们的魂魄抽离出来,分成几组,安置在陵寝的几个重要位置,形成守卫陵寝、防止盗墓贼的法阵。

  丘不老一行人下来不久,就着了纳达杰的道儿。好在丘主任加了小心,只是手下调查员吃了点小亏。

  丘不老也是个人物,当时场面虽然被动,但还是马上扭转了局面,一连拔了三个纳达杰法阵(之前在地面上听到惊悚的声音,就是拔掉纳达杰时发出的“阴破”)。

  再往前走时遇到了岔路,丘主任和手下分兵两路。

  丘不老进入岔路后,走了一段没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但老是一阵一阵的心慌,右眼皮跳个没完。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丘主任也越走越心虚,最后在岔路的尽头发现了考古队失踪的四组人。

  当时那二十多个人已经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四处没有多余的脚印,在他们周围摆了一个防御法阵。看样子是这个法阵救了他们。

  丘不老检查了这些人的身体状况,发现他们昏迷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人的魂魄被人用法术禁锢住了。这种法术没有什么杀伤力,只是封了人的六识,给他们来一次深度的睡眠而已。

  丘主任更感兴趣的是摆在地上的阵法,一把小号的桃木剑插在地上,周围看似凌乱地摆着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刚才丘不老不知原因的心慌,看来八成就是这个阵法带来的效果。

  布阵的人是个高手,能让丘不老在几百米外都感到不安,要不是非走不可,丘主任说什么都会绕开这条路,就算是遇到纳达杰里的饿鬼,都不敢靠近这个阵法半步。

  失踪的人员找到了,任务可以说完成一半了,可惜无线通讯器不给力,信号被屏蔽了,联络不了地面,丘不老只得再从原路返回。

  等他沿着原路走到头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只要出了岔路就只有一条路直通地面,可是那条路没有了,或者说是多了九条路,在丘主任的面前竟然凭空出来了十条路。

  是魔障!丘主任的心里没底了。当初给陵寝设计法阵的人算得上是大师级别的了。在外围埋伏的那几个纳达杰,现在看起来只能算是开胃菜,眼前的魔障才是头盘,他奶奶的,看起来就算破了魔障,应该还会有别的大菜。

  魔障的学名叫做十出九曲阵,进时路一,出时路十。这十条路只有一条是生路,能不能活着出去只能靠运气。只要阵法一发动,就连摆阵者自己都不知道该选哪一条路,能活着出去,真正是九死一生了。

  丘主任没敢轻举妄动,在每条出路口上都卜了一卦。十卦都是一个结果——此路凶险,有进无出。这时的丘主任真有点毛了。这明明就是十出九曲阵啊,一定有一条路能出去,没道理都是死路啊。

  第二十六章 繁星闪闪

  就在丘主任一筹莫展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嘎嘎”一阵声响。没等丘主任明白过来,头顶上突然掉下了一个二百六十斤的大胖子,将丘不老生生砸晕。

  我们一直等到丘不老说完,郝文明才说了我们的遭遇(怎么下来的部分没说)。丘不老也听得呆了,半天才说“这里不是大月氏国?是古稚国的陵寝?不可能!我刚才还破了几个纳达杰,古稚国的时期,还没有类似纳达杰的阵法。”

  郝文明又拿出手机,给丘不老看了刚才拍的照片,证实了他的说法。丘主任看了直摇头,他一直坚持自己的观点,不认为这里会是古稚国的陵寝。

  孙胖子在两人争论的间隙插了句嘴“两位主任,管它是大月氏国还是古稚国,等出去以后再慢慢研究。现在是不是考虑考虑怎么出去?”

  “大圣,我们可以从主墓……”话说了一半,剩下的被我自己咽了回去。抬头时才发现,头顶上的暗道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把破军拉了过来,“破军,你扛着我上去看看。”

  “省点力气吧,别折腾了。”丘不老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们现在位于魔障中心,空间已经混乱了,除了眼前这十条路,不会再有别的出口。”

  郝文明不作声,算是默认了丘不老的说法。

  孙胖子围着十条路转了一圈后,说道“十条路,我们五个人,一人走两条路,也不算什么。”

  破军苦着脸摇了摇头说“大圣,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个魔障又叫九死一生局。除了一条生路之外,剩余的九条路都是死路,有去无回。”

  “切!”孙胖子满不在乎地一笑,“破军,你那是什么表情,现在有两位主任,你还怕这个魔障搞不定?”

  “你想得太简单了。”破军苦笑地看着孙胖子,“魔障是不受控制和没有规律可言的。”

  “你的意……意思是能不能出去,就全靠运气了?”孙胖子真的急了,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郝文明一直没有说话,眯缝眼睛一直在看着孙胖子,突然向他招了招手说“大圣,你过来。”

  “郝头,你叫我?”孙胖子不知他想干什么,犹犹豫豫地走到郝文明身边。

  郝文明古怪地一笑,手指着十条路画了个圈说“选条路。”

  “你让我选路出去?”孙胖子的绿豆眼瞪成了黄豆眼,“郝头,你开玩笑吧?”

  “开个屁玩笑,快点,不是我说,赶时间呢。”郝文明看着有点不知所措的孙胖子,语气稍微平和了一点,继续说道“大圣,现在我们五个人里,就属你的人品最好,你选一条路出去最合适。”

  旁边破军和丘不老也是一脸不解,他俩搞不清楚郝文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孙胖子围着十条路转了好几个圈,还是拿不定主意,郝文明有点急了,“孙大圣,快点!不是我说,大家都在等你。”

  “就它了。”孙胖子豁出去了,他指的是自己对面的一条路。

  郝主任哼了一声说“不是我说,早这样不就得了。来吧,就这条路了。”说着带上孙胖子,向指定的那条路走去。丘不老看着郝文明的背影犹豫了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破军和我走在最后面,破军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辣子,大圣有谱没谱?”

  我说道“差不多吧。”

  破军看了我一眼说“什么叫差不多?我们的命现在由孙大圣做主了。他要是选错了,大伙儿就一块玩完了。”

  我多少知道点孙胖子的底细,就说“给你一副扑克牌,让你凭运气连抽十次红桃尖,你行吗?”

  破军说道“开玩笑吧?谁的运气能那么好?”

  我指着孙胖子的背影说“就是这货。”

  这一条路竟然走了两个多小时,还没看见出口的影子。孙胖子第一个撑不住了,自打掉进了洞里,也有五六个小时了。没吃没喝不算,还净是搬石擎、推棺材一类的体力劳动,体力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郝头,丘主任,休息,休息一会儿。”孙胖子说完,也不管两位主任是否答应,自己喘着粗气将上衣脱了,光着膀子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嘴里还不闲着,唠唠叨叨地说“我看八成是走错了,这条是死路,活活累死之路。”

  郝文明和丘不老对了个眼神。郝文明说“休息十分钟,一会儿再走。”终于能松口气了,虽然只有十分钟,那也比没有强。

  我盘腿坐在孙胖子的对面。他还在唠叨,我听得烦了,便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大圣,你消停一会儿吧。学一休哥说话,我也就忍了。你还胡说八道起来没完了。别忘了,这条路可是你挑的,要真是死路,我们几个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听了我这话,孙胖子明显老实了很多,虽然还是停不了嘴,但是声调弱了很多,“那什么,也不一定是死路。嗯?辣子,你眼神好,前面是不是有亮光?”孙胖子指着我身后的方向说道。

  “少来这套,孙胖子,你别转移话题。我们五个人,十只眼睛,有没有亮光,能看不见……”我还没说完,就见破军、郝文明和丘不老他们三人的眼神变了,正直勾勾地看向我身后的方向。

  真有什么东西?我回头看去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哪有什么亮光。

  “你们吓我一……”“跳”字还没出唇,前方突然有个亮点闪了一下。只闪了一下,前方又重新归于黑暗。眼花了?我揉揉眼睛,再看向眼前的黑暗。

  黑乎乎的,什么也没有,我就说是眼花嘛。这一口气还没等喘匀,面前突然又是亮光一闪。不是眼花,这个亮光出现的频率没有什么规律,时隐时现的。

  孙胖子看得真切,扭过头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前面有亮光。”

  “谢谢,我看见了。”郝文明白了他一眼,又跟了一句“不是我说,我的眼睛没瞎。”

  他眼睛非但没瞎,还不停地眨巴着盯着那个时有时无的亮点,这是他的坏习惯,一有想不通的事情,眼睛就眨个不停。我还担心过,真要是连续有几个大麻烦,郝文明的眼睛就这么眨下去,会不会面部神经紊乱。

  破军走到郝文明的跟前说“郝头,一闪一闪的,不像是自然光。”

  “嗯。”郝文明答应了一声,“不是我说,先……喂,老丘,你干吗去?”在他说话的当口,丘不老已经向亮光的地方走了十几步,丘不老只说了一句“我上近前看看。”丘不老是行动派的,永远是能动手就尽量不动口。

  郝文明叹了口气,快走了几步,和丘不老一起向闪光的地方走去。破军跟在他的身后,向我和孙胖子挑了挑眼眉,示意我俩跟上。

  前面两位主任打头阵,我们三个调查员在后面压住阵脚(也可以说是见事不好,随时就跑),以这样的方式又前行了四五百米。纳闷的是,前方的那点亮光再也没有闪过。空气渐渐开始潮湿起来,走得久了,墙壁和地面都有了一种湿滑的感觉。

  又走了三四百米时,那道久违的亮点又开始闪烁起来。这次闪烁的频率又快又急,借着这个光亮,眼前的景物在瞬间豁然开朗。

  在前方一百五六十米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洞口。刚才闪烁的光亮就是从这个洞口传进来的。

  丘不老和郝文明两人的动作开始谨慎起来。丘不老紧贴着墙,慢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