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64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6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唉!”萧和尚叹了口气,“马老板你要是这么说,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不过不是我要,我会替它们找个有缘人的。”说着还不住地摇头,看着好像极不情愿似的。
    马啸林又是一阵千恩万谢,他的管家早已把他搀了起来。马老板还要开一张三百万的支票作为酬金,这次萧和尚死活不肯要,说是和马老板有缘,无论如何都不能收钱。马啸林争执了一会儿,也就作罢。
    之后,我们在马啸林的别墅里又转了几圈,这时房子里的阴阳之气差不多已经平衡,再不是刚才进来的时候,一阳独大的局面了。我私下问了萧和尚,他解释说瘟神虽然主阴气且不是正神,但是它经过的地方也容不得其他的阴气昌盛,有点太公在此,诸神退位的意思。
    萧和尚还在别墅的院子里煞有其事地摆了一个平安阵。孙胖子看着正在忙活的萧观主,笑眯眯地对我说道:“这算是售后服务。”
    忙了一通之后,天色已经大黑,早就过了饭点。马啸林本来安排要去他的私人会所就餐,没想到萧和尚一反常态,推说他要守阵六小时,平安阵才能发挥功效(前几天,天天吃我和孙胖子的,也没见他客气过。他其实是舍不得暗室里的宝贝,怕我们走了之后,马啸林叫管家把里面的宝贝换成赝品)。
    本来,马啸林想在酒店叫极品鲍鱼席的外卖。不曾想萧和尚还是不答应,说是有外人进来会破了他的阵法,孙胖子听了在一旁直翻白眼。没办法,我们只能在别墅里凑合一顿。
    吃不成鲍参翅肚,我和孙胖子看着萧和尚就来气,推说肚子饿了,去厨房找吃的。本来管家要跟着来,孙胖子说一会儿萧和尚那儿需要人手,让他留在那里帮忙。
    好在厨房里一应的工具齐全,虽然没什么新鲜的蔬菜,不过孙胖子也没拿自己当过外人,在冰箱里翻出了几个小罐头和一些像蘑菇一样的东西。
    “老马还真有好东西。辣子,你别翻方便面了,过来,让你尝尝洋荤。”孙胖子举着手里的罐头和蘑菇说道。
    “什么好东西了?”
    孙胖子一脸贼笑,“鱼子酱和松露。鱼子酱还好说,这个松露就太难得了。”
    我看了一眼他手中灰不拉几的蘑菇块,皱着眉头说:“我开始怀疑你的品味了,灰突突的,看着就不像好吃的样子。难得在哪儿了?”
    孙胖子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不是我说,你也该长长见识了,这玩意叫松露,壮阳的……”
    第二天一早,我们三个就坐着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到了首都。马啸林运用他VIP的身份,将那一大堆宝贝走了免检程序,直接运上了飞机。
    萧和尚亲眼看着那些宝贝上了飞机后,他才登机的。不过直到飞机上了天,萧和尚脸上凝重的表情才缓和了一点。
    孙胖子看着萧和尚的样子,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老萧大师,东西在飞机里,你还怕它们跑了?要不这样,你跟空姐说一声,就说这里闷得慌,你要去货舱透透气抽根烟。说不定,空姐看你讨厌,真能让你去货舱里。”
    萧和尚白了孙胖子一眼,“小胖子,我是在替谁看着?这些东西你不要?”
    孙胖子连忙说道:“老萧,说好的三七二十一的,你可别想反悔。”
    “现在想起来三七二十一了?”萧和尚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昨晚你们俩偷吃好东西怎么没想起我来?鱼子酱,还有松露,吃得不错啊!”
    “辣子,就你嘴快。”孙胖子很是不满地看了我一眼。
    “大圣,你看我干什么?你以为我说的?”我看着孙胖子说了几句,又看向萧和尚,“老萧,你怎么知道的?我们吃的时候,你看见了?”
    “还用看了?吃了还不擦嘴,松露的那一股煤气味老远我就能闻见。孙胖子,你更离谱,你吃鱼子酱也就算了,还拿鱼子酱喂财鼠,吃得它一嘴的腥气。你宁可拿鱼子酱喂耗子,也不舍得给我一点尝尝。”说着,萧和尚还瞪了孙胖子一眼。
    “呵呵,”孙胖子干笑了一声,“那什么……那两样东西都是发物,上岁数的人吃了不好,我们怕你看见了把持不住,才没让你看见。再说了,什么鱼子酱和松露,也就是那么回事,一个腥剌剌的,齁咸。另一个更不是味儿,一股大蒜土腥味,还夹着煤气味。老萧,幸亏你没吃,吃了当场就能吐出来。”
    “好东西没吃出好来。”萧和尚最后都懒得说了,把眼一闭,打起盹来。
    趁他还没睡着,我说了几句,“老萧,听你这话也是吃过见过,看不出来啊。我记得以前你在凌云观的时候,冬天就是萝卜白菜的,吃得也挺过瘾,想不到,你连鱼子酱和松露都吃过,真人不露相啊!”
    萧和尚闭着眼睛就像说梦话一样说道:“你不知道的事多了。论起会吃来,要数高胖子和肖三……”他说了一半就意识到说多了,叹了口气后再不说话,就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几个小时后,我们下了飞机,破军已经等在机场了,他送来了一张免检的海关证明。又过了半个小时,我们连人带货回到了民调局。
    很难得的,在大门口就看见了郝文明——最近郝主任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有一段时期,我还以为郝文明不是受了重伤,就是已经重伤不治。
    想不到的是,郝主任还认识萧顾问,而且还是单方面挺熟的那种,“萧科,不是我说,早听说你回来了,还想着去看看你,想不到在这儿遇着了。”
    “你是哪位?”萧和尚眨巴眨巴眼睛想了一下,可惜还是没有想起来。
    郝主任有点尴尬,“以前跟高局的小郝,一室的调查员,现在是一室的主任。”
    “哦。”萧和尚歪着头,貌似还是没有想起来。郝文明尴尬到了极点,自己找了个台阶,“萧科,高局找我,我先过去了,有时间我们再聊。”然后转过头对着我和孙胖子说道:“你们俩在一室等我,有点事情要和你们说一下。”说完,向萧和尚点点头,转身向电梯那儿走去。
    “老萧,你真的忘了郝文明了?”孙胖子眯缝着眼睛看着萧和尚说,“鱼子酱和松露的味道过了三十多年,你都没忘,一个大活人你能忘了?”


    第二十章 升级版2。0
    “哼!”萧和尚冷笑了一声,“郝文明嘛,当初跟在高胖子屁股后面的小跟班,一张嘴就是不是我说,不是我说的。他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他的骨头。”
    “那你还装作不认识他,老萧,你这样不行,不能倚老卖老。”孙胖子嬉皮笑脸地说道。
    “这算是轻的,高胖子的身边能有好人?”萧和尚有点愤愤地说道。
    “算了算了,”我怕萧和尚在大门口就开始数落高亮,赶紧转移了话题,“先办正事。这么多的东西,先找个地方放起来。”
    “都准备好了。”孙胖子接话道,“昨晚我就和欧阳偏左联系了,他在地下二层给我们空出来一个仓库先把东西放里面。后面我马上就找买家,希望能尽快出手。”
    “真的要卖?都是国宝级的,不打算留几件?”我看着那几大箱子的东西,觉得有点可惜了。我想,挑几件存着,以后我们老沈家也就有传家宝了。
    “这东西留手里没好处。”这次,孙胖子和萧和尚的意见出奇的一致,都决定要尽快处理掉这些宝贝。孙胖子说道:“辣子,留着风险太大,你也说了都是国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马啸林家里那俩贼就是个好例子。整天守着这些东西,不神经病了才怪。”
    萧和尚也点头附和道:“嗯,早点处理了吧。早处理早了心思。”
    将马啸林的藏品放进地下二层的仓库之后,萧和尚没事干,就守在仓库里清点这次香港之行的收成。
    我和孙胖子去一室待了一会儿,一直等到郝文明从高亮的办公室里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询问了香港之行的细节。我和孙胖子除了最后马啸林捐给凌云观的“物资”没说之外,剩下的包括瘟神和吴仁荻的画像都和郝文明说了。
    “不是我说,也不知道是说你们俩的运气好呢,还是差。进了民调局也没几天,就能见着瘟神了。就算是个偏神,可好歹也是个神了。”郝文明说着,还不停地叹气,也不知道他是羡慕还是在嘲笑我们俩运气差。
    “郝头,不是我说,你要是真羡慕,就去找六室的吴主任,他好像能达成你的这个愿望。”孙胖子打着哈哈说道。
    “孙胖子,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没事别学我说话!”郝文明好像有点急了。不过我在一旁能看出来,他其实是找不着话来反驳孙胖子。
    一提到吴仁荻,郝文明当时就没了脾气。想争辩几句又不想提到吴仁荻,郝主任顿时就有熄火的打算了。我看着他有些好笑,心里面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在民调局里,吴仁荻好像没什么朋友,能说得上话的,似乎就只有局长高胖子一个人了。
    “孙胖子,我就发现和你说不到一块去。算了,不和你们唠了。不是我说,反正也没什么事,你们俩也不用在这儿耗点儿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几天要是有时间,记得去找财务,把建设基金交了,别忘了啊。”我开始怀疑刚才高亮把郝文明叫过去,就是要他提醒我们这件事的。
    我们俩刚出了一室,孙胖子就打上了电话。小一百个电话打出去后,没想到马上就有了消息,朋友托朋友还真找到了渠道,能把这批宝贝出手了。
    “大圣,有谱吗?别再让人骗了。”我感觉还是有点玄,这么一会儿就能找到买家,好像有点不太靠谱。
    孙胖子向我撇了撇嘴,“辣子,不是我说,能骗得了我的人,还没生出来。”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说:“我和你一块去。”
    “算了吧,不是我说你,辣子,开枪动刀子你行,不过要论起做买卖,你就差得太远了。”
    我等到孙胖子说完,才说道:“要不,你带上萧和尚?”
    孙胖子倒是没有反对,萧和尚也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同意了。在类似这种事情上,他们两人的触觉和意识是惊人的相像。
    这种事情赶早不赶晚,孙胖子联系了买家,约定了第二天看货。如果那批“东西”没有问题,对方会在一个礼拜之内把钱付清。
    本来我是想跟着去看看的,无奈他俩死活不同意我去,说什么人多了反而容易出事,这样的事他们两个人去正好。
    第二天一大清早,孙胖子和萧和尚就带着全部的古玩字画(这个路数我看不明白,那俩货解释是避免夜长梦多,一次性解决能少好多的麻烦),去了约定好的地方。一直到了晚饭也不见他们俩回来。开始我还往好的地方想,都是国宝级的文物,就是挨个验明正身也要好一阵。不过,几个小时后,我才明白过来,我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美好了。
    后半夜三点多,我被一阵电话声惊醒。打电话的是高局长的秘书:“二十分钟之内,到会议室报到。”他说完就挂了,都没容我问开的是什么会?
    在我穿衣服的时候,破军也打了电话,向我询问开会的事。他也是一头雾水,据他说,除非有什么重大的突发事件,否则很少会有后半夜开大会的时候。
    看来真是出了大事了。当我和破军急急忙忙跑到会议室的时候(在大门后遇到的),才发现会议室里几乎没有外人,除了郝文明外,也就是高亮高局长坐在主持位子上。下面站着两个人,是孙胖子和萧和尚。
    嗯?孙胖子和萧和尚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也不知道先去找我,怎么说我也算是香港之行的股东之一吧?不过看他俩的表情真不像是刚刚赚了大钱,孙胖子双手插兜,正斜着眼瞅着地面运气。萧和尚则是抱着肩膀,翻着眼皮望天。他两人一副天聋地哑、天残地缺的pose样。
    “人到齐了,郝主任,你来说吧。”说话的是高胖子,从他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倒是郝文明,他的表情就有点意思了。郝主任绷着脸,上门牙咬着下嘴唇,下巴有些轻微的颤抖。一副拼命忍住了,没有笑出声的样子。
    “咳!昨晚十二点,首都警察局联系到了高局长,说在他们刚刚破获的特大文物走私案中,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据这两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俩是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调查员和顾问……”
    孙胖子还好,他还在盯着地面,就像没有听见郝文明的话一样。不过他身边的那位就不干了,只见萧和尚猛地转过身来,倚老卖老,对着郝文明说道:“郝文明,你会说话吗?什么叫犯罪嫌疑人?你才是犯罪嫌疑人,你们全家都是犯罪嫌疑人!”
    “萧顾问,您先别激动,不是我说,我只是实话实说。警察局里就是那么说的。”郝文明一脸无辜地看着萧和尚,看得出来,郝主任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