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68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6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熊万毅皱了皱眉,“要是按着张媛媛同学给的说法,再过一会儿,我们会听见有人喊你,那时候你就瞬间失踪了。”
    我哼了一声,“你们谁带枪了,借我用用。”周围这四人都在摇头。这时我心里也开始没有底起来。托大了,之前怕随身带枪暴露身份,才把手枪放进储物柜里的。三叔给我的那把短刀也放在民调局里,没有带出来,还以为这次有吴仁荻,不会有什么意外。早知道把枪随身带着。借用郝文明和孙胖子的口头禅:不是我说,这个场合,要是手枪在我手上,几只冤鬼,我还没放在眼里,十五层大楼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孙胖子他们围着我,我们都抽出了甩棍握在手中,就等着那个声音再叫我第二次了。
    来了!声音响了起来,“沈辣,是你吗?”这次的声音我们几个都听到了,我已经感到了周围这四人的手脚开始僵硬。孙胖子一声大喊:“左边!”他话音落时,我们几个几乎同一时间将甩棍迎风一甩,甩棍甩得笔直,在路灯的光照下,闪着黑漆漆的乌光。
    “沈辣,是你吗?”又来了,嗯?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好像是我很熟悉的人。“不是我说,你们五个在这里杵着,是什么意思?”
    随着声音由远而近,郝文明从饭堂的方向走了出来。
    “郝头,刚才是你喊的?”孙胖子最先受不了了,郝文明怎么也算是主任级别的人马,现在他出头,我们几个的心稍微稳了一点。
    “还有别人喊吗?”郝文明来回看了一圈,郝主任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不是我说,你们听见什么了?”我说道:“刚才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不过只有我能听得见,大圣他们都没有听见。刚才的情形和学院里那个叫张媛媛失踪时的遭遇差不多。”
    郝文明点点头,他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好像指南针一样的小罗盘,看了半天后说道:“不是我说,刚才应该有什么东西,不过它离得远,你们都感觉不到它,只不过辣子的天眼最强,勉强感受到了一点动静。”
    “郝头,现在怎么办?”听郝文明这么一说,气氛不像刚才紧张了。
    郝文明收起了罗盘,“我跟高局说一声,先把这段路封了再说,你们先回宿舍吧。”说着将我们打发走了。
    现在终于有了一点线索,加上身边还有民调局最大的依仗,看来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毕业了。
    回宿舍的这一路,再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进了房间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将储物柜里的手枪取出来,枪在手中,顿时什么都不怕了。不过孙胖子好像瞒了我什么事。他并不着急开储物柜,看样子他的配枪并不在储物柜里。孙胖子给的解释是,他的枪没有放在储物柜里,至于放在哪儿,无可奉告。
    第二天一早,我们正式开始了朱雀商业学院的学生生涯(除了孙胖子)。我们这些人被分流在高中部以上的各个班级里。和我分在一起的,是熊万毅和西门链。非常凑巧的是,邵一一竟然是我们同班同学。
    第一节课是我最头痛的数学,不过稍微欣慰一点的就是这位数学老师是一位标准的美女。以前谁说的理科没美女的,起码这位老师就破了那个魔咒。
    这位老师在讲台上说的什么,我是完全听不懂,再看看旁边的两位男同学,熊玩意儿已经趴在课桌上睡着了,而西门大官人西门链正在和旁边的女同学聊得热火朝天。这个女同学就是昨晚和邵一一在一起的那位,好像是叫白安琪什么的。
    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邵一一同学吸引了,她可以算是这个班级里最上进的学生了。那位美女老师每次的提问,她都举手抢着回答,对老师在黑板上的记录都做了详细的笔记。从现在看起来,她完全就是优秀学生的代言人。
    在我马上就坚持不住的时候,这一堂课终于结束了。熊万毅直到下课都没有睡醒,而西门大官人,我就比较佩服了,他已经和白安琪同学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还约好了中午一起到饭堂吃午饭。就一节课四十五分钟,他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教室里已经没剩下几个人,我本来想趁着下课的时候溜出去找孙胖子的,顺便翘了剩下的课。没想到刚刚起身,后面就有人用硬物捅了我的后腰一下,“喂!你,我有话和你说。”
    邵一一手握着一支原子笔站在我的身后,“你和那个白头发的是不是认识?”
    我看了她一眼,“有什么话你直接说,还有,有话说话,别拿管破笔捅来捅去的。”
    邵同学的脸色有点涨红,看样子她是想骂我点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你,去告诉那个白头发,让他别再纠缠我,我……和他不合适。”她这话越说声音越低,最后几个字我是竖起耳朵才听清的。
    一时之间,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吴仁荻也会被人甩了?他……也有今天?不对!吴仁荻好像认识邵一一和她母亲很久了,上次胁迫我和孙胖子把卖珠子得的一半钱,都送给她们母女俩,而且看情形那也不是第一次送钱。追个小姑娘需要这么下本吗?
    看我没有说话,邵同学会错意了,“你别说你不认识他,我看你们昨晚在饭堂说过话。就算不是很熟,传个话总行吧?”她最后的一句话半哀求半撒娇,要不是知道吴仁荻的底细,我心一软,八成当场就能答应了她。
    我很是为难地说道:“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再说了,我和他真的不是很熟。就是来的时候,在校车里说过两句话,还不到能给你办这事的交情。”


    第二十四章 玉
    “别磨叽了!你还是不是老爷们儿?”邵一一有点急了,她又掏出一个紫色的小布袋,塞进了我的手里。开始我还以为这是送我递话的答谢礼,没想到她说的话又吓了我一跳,“这是昨天他送给我的,你帮我还给他。顺便告诉他,我不喜欢他那样的。”
    怎么会这样?一瞬间,我感到自己是坐在火山口上了,脑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也是话赶话说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邵一一同学看了看我,很豪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反正不是你们这样的。我的世界,你们是不会明白的。”她说话的时候,教室门口探出一个小平头,“一一,事儿完了吗?你再不走就不等你了。”
    这爷们儿是女的?如果不是听到她说话的声音,能听出来是“她”,就凭她那齐刷刷的板寸头,我一准会把她当成是一个老爷们儿。
    听到她的声音,邵一一便不再理我,就扔下一句话:“我不管了,交给你了。让他以后别再来烦我。”说着连蹦带跳地跑到那个她的面前。就在我的眼前,她和她嘴对嘴亲了一口,然后手牵着手出了教室。
    我已经处于石化状态了。这都是什么事儿!浪费资源!
    等到她和她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我才反应过来,刚才接了邵一一的东西,好像还是吴仁荻送她的。这下子我彻底坐蜡了。
    我看着手上这个小布袋直发愣,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交给吴仁荻?他一旦恼羞成怒,把气撒在我的身上怎么办?算了,先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吧?沉甸甸的,不会给她金条吧?
    打开小布袋,倒在手里的是一个白玉的小玉牌。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我那会儿的队长王东辉家里是开古玩店的,他教过我辨别玉器的方法。虽然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是还能看出来,这块玉的品质属于下品中的下品。
    既不通透,杂质还多,雕刻得也不好,玉牌上面不知道雕刻着一只什么怪物,似虎非虎,似豹非豹的。说它是玉都是高抬它,这就是一块石头嘛。别说我这个多少对玉器一知半解的,就算是对玉器一窍不通的人,也能看出来这不是什么好货色。这就难怪邵一一说什么都不要了。
    东西不怎么值钱,我的心倒是放下了。看来吴仁荻对邵一一也就是那么回事。
    当下也没有心情去找孙胖子了,我打开电脑,进了学院的主页,开始查看吴仁荻的课时。这课时不知道是谁排的,吴老师这一个多礼拜,竟然连一节课都没有。就连萧和尚都给安排了一节近现代中国史的课时,吴仁荻来朱雀学院到底是干吗来的?
    虽然找不到正主,但是六室除了主任之外,还是有一个调查员的。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多少应该能帮我点忙。趁着还没上课,我去了隔壁教室,还没到门口,就看见正鬼鬼祟祟拿着书包向外走,看样子是要翘课的杨枭。
    杨枭看见我,他也是一愣。我看见他的脸色有点发红,好像在躲避着我什么。
    还没等我开口,杨枭的身后就跑过来一个女学生。女学生低着头,将一封信交在了杨枭的手上,然后就飞快地跑了。我看得清楚,信封上画了一个通红的心形图案。
    六室这俩人到底要干什么,主任这样,调查员也这样。
    杨枭看见我有点尴尬,问:“你找我?”
    我装作没有看见那一幕,毕竟杨枭也是个惹不起的。民调局里能惹得起他的人不多,真要是翻脸,除了吴仁荻已经吃住了他,就连那几位主任恐怕也只能联手才能对付得了他。
    我笑呵呵地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们吴老板的粉丝托我给他带个东西,一个小玩意儿。我没找着吴老师,寻思着让你帮帮忙。”说着将那只小布袋递了上去。
    没想到杨枭并不接布袋,“事情是你自己惹的,还是你自己来吧。”他好像察觉到了我的意图,看我的眼神都非常的不信任。
    “这不是找不着你们吴老板吗?帮我一个忙,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说话。”我的额头已经冒了汗,吴仁荻的浑水我实在不想去趟。要是杨逍这关过不去,我就只好去找孙胖子帮忙了。那货看上去装傻充愣的,其实比谁都精。加上他以前无间道时的经验丰富,我压根就没想过有什么事能瞒住他。
    还好,杨枭似乎被我说动了。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送的是什么东西,太稀奇古怪的我可不管。”
    杨枭终于有了活话,我当然要把持住机会,“就是一个小玉牌。”说着,我已经把玉牌从布袋里倒了出来,拿在手中递给杨逍。
    杨枭第一眼看见玉牌时,脸色就已经变了,涨得通红不说,还见了汗。我把玉牌递给他时,他竟然没敢接。
    “就是这个小玉牌。”我第二次递给他时,杨枭才伸手接过。我注意到杨同学接过玉牌的那只手竟然有些微微地颤抖,“这是谁给你的?”
    “我们班的一个小姑娘,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我看着杨枭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他好像是已经看出了什么。
    杨枭眼睛盯着手上的玉牌,嘴里跟我说道:“到底是谁给你的,你别让我再问你第三次。”说到这时,杨枭的语气森然,脸色冷得都能结出冰碴子。就这一瞬间,他又成了将麒麟市搅得天翻地覆的魔头。
    “真的是我们班一个小姑娘给我的。不过是你们吴老板先送她的,她不要,让我帮忙还给你们吴老板。”看杨枭真的急了,我才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起码理论上我没有瞒他的意思。
    杨枭看了看玉牌,又看了看我,好像他心里正在盘算什么事情。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缓缓说道:“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犹豫了一下,“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刚我才上了一节课,班里那么多的人,哪能都记住?对了,玉牌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杨枭看了我一眼,露出了个吴仁荻式的招牌笑容,“想知道?”说着把玉牌又递了回来,“你自己去问他。”
    要是我自己能去,还要你干什么?我心里愤愤,脸上没敢带出来,“算了吧,又不是金的银的,反正都是吴主任的,你记得交给他就行了。”说着,将手中的小布袋一起塞到了杨枭的手中,“老杨,交给你了,有什么事也不用找我,你和吴主任说就行了。”
    说完,怕杨枭反悔,我又客气了几句后,推说是孙胖子正在等我,就忙不迭转身离开了。杨枭也没有留我的意思,他的心思全在玉牌上,那块玉牌在他手里把玩着,已经没空理会我了。
    那块烫手的山芋已经不用我去烦恼了,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我也没心思继续上课了。教室里还有熊万毅和西门大官人,少我一个不少,再说了,现在大白天的,也出不了什么状况。
    本来还想着去找孙胖子,不过这货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索性决定先回宿舍偷偷懒,早上要开始早自习,起得太早,还有点不太适应,现在正好回去睡个回笼觉。一觉起来,差不多也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我下到四楼的时候,看见四楼卫生间的门口站了五六名女学生,正在踮着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