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76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7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陶项空还是低着头,他根本不敢直视杨枭,只唯唯诺诺地说道:“祖师爷进到学院时,我就发现您和当年祖师爷的神像一模一样,后来又打听了您和祖师爷是同一个名字,在旧楼仓库门前又看见了您的玄妙术法,就是鬼道教记载的教主神技,再加上您能找到进到这里来的机关,我才敢肯定就是您。”
    杨枭哼了一声,说道:“你也是个人物,我的术法再精妙,在旧楼也还是着了你的道儿。”
    陶项空连忙解释道:“我是侥幸。当时我还不敢确定您就是祖师爷,况且鬼道教只剩下我一个人,如果我死,则鬼道消亡,不敢不慎重,还请祖师爷见谅。”
    看着杨枭和陶项空唠起来没完没了,熊万毅终于沉不住气了,问:“刚才上面失踪的女学生呢?”
    陶项空淡淡地看了熊万毅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从陶项空的眼神里能看出来,除了杨枭之外,他不屑于和任何人说话。
    “上面的人呢?”这次是杨枭问的。要是搁在以前,失踪个百八十人,对他来讲都不算事儿,不过现在进了民调局,尤其是在吴仁荻的眼皮子底下,杨逍就像彻底改了脾气。我怀疑除了他老婆聚魂投胎的事之外,好像还有什么把柄握在吴仁荻的手上。
    “他们倒是也在这里。”陶项空说到这里,他变了一个腔调,嘴里开始念出来一串生涩的音节。随着这串音节出口,暗室的后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个只穿着睡衣睡裤的女学生。两分钟之后,祭坛的中央已经聚集了百十来个女学生。除了徐渺渺、白安琪她们也在人群里之外,那位美丽的数学老师也晃晃悠悠地站在人群的外围。
    这些女学生(还有少数女教师)进来之后,一个个目光都有些呆滞,上百双眼睛只盯着杨枭一个人。
    邵一一在人群里反反复复地看了几圈,没有找到她的朋友。情急之下,她喊道:“林思涵!林思涵呢?她怎么不在这里面?”
    杨枭知道邵一一的底细,碍着吴仁荻的情面,他才对着陶项空说道:“还有一个叫林思涵的女孩呢?”
    陶项空说道:“我摄了她的魂魄,连同其他几个人一起,用纵鬼术控制她们去了身后路那里。别人都没有事,只是刚才我感到林思涵体内的小鬼突然魂飞魄散了,就那个力道来看,她的肉身也毁了,肉身一毁,她本人的魂魄也就要消散了。刚才我还以为是祖师爷您下的手。”
    听了这个消息,邵一一的身体晃了几晃,差点就要晕倒,幸好吴仁荻及时扶了一把。邵一一在地宫下面和我们走了一路,要不是她的定力强,早就吓懵了,现在听到女朋友可能已经惨死,再也经受不了打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杨枭,是不是……你!”邵一一哭了几声后,咬牙切齿地对杨枭说道。
    杨枭看了一眼吴仁荻,吴主任抬眼皮看着天棚没有言语。杨枭回头苦笑着对邵一一说道:“走身后路时,你和我在一起,我干了什么你能不知道吗?”
    邵一一瞪着眼睛回忆了一下,想起刚才杨枭是陪在自己的身边,倒是不曾离开过。她又回头对着孙胖子他们喊道:“是你们谁干的?是爷们儿的,要敢作敢当!”
    孙胖子瞥了一眼邵一一,说道:“我们是不是老爷们儿,你说的不算。不是我说,这位同学,你好像找错对象了。摄走你女朋友魂魄的不是我们,那个人就在你前面。要报仇麻烦你找他去。”
    邵一一刚才有点哭蒙了,把林思涵的事情想左了,经孙胖子这一提醒,她才反应过来,不过对陶项空,她的底气可不是像对杨枭、孙胖子那么足。
    不过邵一一也听出来,陶项空好像是杨枭的徒子徒孙,刚才还趴在地上给他磕头。想报林思涵的仇,八成要落在杨枭的身上了。
    下来到地宫的这一路上,邵一一感觉到了杨枭好像有点忌惮自己,这个人不用白不用。于是,她回头说道:“杨枭,你帮我……”
    她的话刚说了一半,身边的吴仁荻突然说道:“他帮不了你!”说完回头又对着杨枭说道:“继续你的事。”
    陶项空愣了一下,翻起眼皮看了吴仁荻一眼。他没想到在这里还会有人能对杨枭发号施令。陶项空的脑子里转了好几圈,还是想不起来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人是什么来路。
    杨枭答应了吴仁荻一声,随后对着陶项空说道:“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陶项空说道:“我已经摄了她们的魂魄,留着他们的肉身只是为了给教友们苏醒时提供血食,不过既然祖师爷您到了,那他们就任凭祖师爷您发落。”
    杨枭对陶项空的这番话感到很满意,他说道:“那就给这些人留一条活路吧,他们的魂魄还在吗?”
    陶项空说道:“祖师爷,放了他们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再有两天就是那些教友苏醒的日子,到时候没有血食祭祀,我就怕到时压制不住教友们的戾气。”
    “这个你不用操心,”杨枭说道,“他们当初用的那个什么狗屁仙方是假的。现在你的这些教友已经进了恶鬼道了。”
    陶项空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杨枭,嘴中喃喃自语,“恶鬼道……您的意思他们都成了恶鬼?”
    杨枭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密室里面层层躺着的干尸,“恶鬼道中的活鬼!妈的,这个噩梦做起来没完了!”
    陶项空有点急了,“那现在怎么办?我父亲他们还能恢复原状吗?”
    “恢复原状?”杨枭一声冷笑,“也不算太难,但比死人复生就难一点。”
    陶项空的声音有些颤了,“您也做不到?”这一次,杨枭都没有回答,而是把头一转,躲过了陶项空的眼神,算是默认了。
    有些话依着杨枭的性格,也不能说得太清楚。不过我却多少知道一些,在麒麟市的十五层大楼,吴仁荻和杨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吴主任就点破了杨枭的身份,他和水帘洞的林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陶项空的父亲他们,八成就是着了林火的道儿了。
    陶项空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他对杨枭已经顾不上用敬语了,“你可是杨枭!你是鬼道教的开山鼻祖。”说着,手一指暗室里的百十来具干尸,有点颤抖地说道,“他们都是你的徒子徒孙,你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陶项空最后一句话好像提醒了杨枭,他回头看了陶项空一眼,“做点什么?好!我就做点什么。”
    说着,杨枭转身就向暗室的位置走去。他的这个举动让吴仁荻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再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杨枭走得飞快,话音落时不久,他人已经走到那一百多个被摄走魂魄的女学生中间,再走上十几步,就能到达干尸的跟前。杨枭眼睛瞪着,手里面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巨大的铜钉,正是当日十五层大楼顶上,钉在吴仁荻身上那七根铜钉中的一根。
    陶项空看着杨枭的背影,他的表情突然变了,嘴角竟然多了一丝说男σ猓白媸σ只鹉辜堑寐穑克肽卮蠹捞场!
    他这句话一出口,不光是杨枭,就连我和孙胖子都是浑身一颤。陶项空提到林火是什么意思?林火都死了好几个月了,理论上还是我亲手打死的他。不过看样子,陶项空好像并不知道林火已经不在人世了。
    不过陶项空的目的好像已经达到了。杨枭停住了脚步,但是他没有回头,眼睛一直盯着前面十几米远外的干尸们。我在后面看得清楚,那些一层摞一层的干尸已经有了变化,几乎他们所有“人”的脖子已经动了,几百只眼睛正同时盯着杨枭。
    杨枭已经明白过来,他盯着开始异动的干尸们,嘴上对着陶项空说道:“你设这个局,不是就为了引我来吧?”
    陶项空淡淡地说道:“凑巧而已。当初他们变成干尸之后,为了让教众恢复过来,我也去了云南的大祭坛,在祭坛外面的水潭前,我见到了林火。他给我指了条路。把你带回去,只要把你带到祭坛里,林火说他就有办法让我们的教友恢复正常。
    “我找了你好几年,都没有找到你的下落,没想到你自己却跑出来了。真神保佑!祖师爷,鬼道教是你亲手所创,为了我们这些教众,你还是到云南去见林火吧。”
    “林火?”杨枭冷笑一声,说道,“已经死了半年多了,就算他没死,你以为他真的能让干尸恢复正常?”他刚说到这儿,前面的干尸突然有了大的动作,所有的干尸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起跳到地上,冲着杨枭扑了过来。
    杨枭也不慌张,手一甩,铜钉笔直地飞出去,噗的一声响,铜钉击穿了那具干尸的头骨,干尸瞬间倒地。紧接着,杨枭右手虚抓,那根即将落地的钢钉颤了几下,就像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住一样,重新飞回到杨枭的手里。
    杨枭冷笑一声,对着第二具干尸,要像刚才一样如法炮制。就在这时,他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本来还在失魂的人堆里摇摇晃晃的赵敏敏老师,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杨枭的身后,而杨枭没有丝毫察觉。
    就在杨枭准备对付第二具干尸的时候,赵敏敏突然对着杨逍,哇的一口,喷出一大口墨汁一样的黑血。杨枭没有防备,被浇了一个满头满脸。


    第三十三章 灭祖
    当的一声,杨枭两眼一黑,手里的铜钉掉在了地上,随后仰面栽倒。前面百十来具干尸一起扑上来,眼看就要开始撕咬杨枭。
    杨枭就像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别说动作,就连眼神都被定格了。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被上百具干尸叠罗汉一样,压在了身体底下。
    几秒钟之前,我还以为杨枭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在水帘洞里,我见过吴仁荻是怎么对付干尸的。干尸在他的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除了哀求之外,就只能逃跑。杨枭虽然不如吴仁荻,但是对付百八十具只有十几二十年限的干尸,应该问题不大。
    没想到转瞬之间,形势就逆转了。熊万毅、西门链和米荣亨抽出了甩棍已经冲了上去。我和孙胖子也拔出了手枪,砰砰砰!先是一梭子,打翻了压在最上面的几具干尸。
    干尸的反应也不慢,我和孙胖子的枪声一响起,众干尸就以飞快的速度向四下散开。熊万毅他们几个冲过去之后,地上只躺着杨枭和几具干尸的尸体。
    孙胖子调转枪口,向四周看去,疑惑道:“辣子,姓陶的呢?”
    我这才注意到本来还站在不远处的陶项空,这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哪儿去了?”我举着手枪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他的影子。孙胖子举着手枪,站在了我的背后,我们背靠背,也算是一种防御的姿态了。他在我背后说道:“那孙子刚才还在,就一眨眼,人就不见了。”不光连陶项空,就连刚才吐了杨枭一脸黑血的赵敏敏也消失不见了。
    不过这时我们也顾不上陶项空了,熊万毅和西门链已经把杨枭抬了回来。
    这时再看杨枭,他脸上的黑血就像墨汁一样,和尸油不同,这黑血擦都擦不掉,就像长在杨枭脸上的胎记,已经渗进了肉里。再看他的脸色就像白纸一样,白得恕Q铊伤拷舯找丫チ酥酰野强难燮ぃ难畚阉呈朴砍隼匆还上恃N蚁帕艘惶艚幼叛铊傻淖彀汀⒈强缀投淅锒剂鞒隽艘还上恃U夂孟窬褪谴抵械钠咔狭餮
    杨枭的七窍流出来的鲜血血量大得惊人,就像刹不住闸一样的向外冒出来。转眼间,地上就是一摊鲜血。
    “捂住,辣子,把他的嘴巴捂住!”西门链在旁边叫道。
    “捂住个屁!现在捂他的嘴,能把杨枭活活呛死。没办法,只能让他把血流出来。”孙胖子说着已经蹲下来,想要给杨枭侧侧身,方便他嘴里的血流出来。
    “别动他!那是巫祖的血。”吴仁荻过来拦住了孙胖子。刚才出事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现在陶项空和干尸都无影无踪了,他和邵一一才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吴仁荻说道:“你们看好四周,沈辣,你来帮忙……邵一一,你就在我旁边待着。”虽然都看出来吴主任最近的实力大跌,不过他说的话,我们几个还是没有人敢装作听不见。
    孙胖子他们几个向外走了几步,给我们留出了一块空地。吴仁荻扶着杨枭的头,然后他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自己的鲜血图在杨枭脸上。我眼睁睁看着,杨枭脸上的黑血一沾到吴仁荻的鲜血,就变得稀薄,那情形就像油污遇到了洗涤剂。吴主任随随便便擦了几下,杨枭头上的血污就被擦得一片狼藉。
    杨枭的脸上就像勾了个小花脸,不过自打那层黑血被擦掉以后,他的七窍也不再流血了。看见杨枭基本上脱离了危险,我才对着吴仁荻说道:“你刚才说,杨枭脸上的血是巫祖的血?就是云南水帘洞的巫祖?”
    吴仁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