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77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7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澳愀詹潘担铊闪成系难俏鬃娴难烤褪窃颇纤倍吹奈鬃妫俊
    吴仁荻没理我,他将那个装着尸油的小瓷瓶掏了出来,拧开盖子。他做了一个让我差点当场吐出来的事情,只见吴主任将瓷瓶里的尸油倒进了杨逍的嘴里。
    熊万毅已经捂上鼻子,他大叫道:“什么味?是尸臭味。这么大的尸臭味,来头肯定不小!都小心点,有状况,这次是个大boss!”熊万毅他们都闻到了那股臭味。他比我强点,马上就闻出了那是尸臭的味道,只是他没有闻出来臭的根源在哪儿。
    这边,杨枭被灌下半瓶尸油之后,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眼神有点迷离地看了吴仁荻一眼,砸吧砸吧嘴,又看见了吴仁荻手里的小瓷瓶,问:“你刚才把什么东西灌进我嘴里了?”
    吴仁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自顾自将小瓷瓶拧好盖子,道:“你非要打听清楚吗?”
    杨枭心里已经有点明白,他支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刚刚起来他就忍受不住,哇的一口,将肚子里的存货,连同刚才的半瓶尸油一起吐了出来。
    孙胖子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以为杨枭吐了是排毒的正常反应。他距离我最近,走过来捂着鼻子说道:“吴主任,不是我说,你喂杨枭喝的是什么东西?那么重的伤,一喝就管用,灵丹妙药啊!还有吗?能不能也给我几瓶以防万一?这个东西提前含着管不管用?”
    我听得再也忍不住,一低头,哇的一声,蹲在杨枭旁边也跟着吐了起来。
    我将苦胆水吐出来之后,孙胖子还一脸诧异地看着我,“辣子,没事吧?那个东西你也喝了?味儿不好?”
    “闭嘴!”
    熊万毅在后面踢了孙胖子一脚,“孙胖子,别瞎打听。”看样子他八成猜到了小瓷瓶里是什么东西。
    杨枭终于吐完了,他坐在地上缓了半天后,才喘着粗气回头对吴仁荻说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油,能解巫祖血毒的?”
    “能解毒?不知道。”吴仁荻将小瓷瓶抛给了他,“我身边就这么一个能往你嘴里灌的,怎么也要试试吧?”
    杨枭听了并没有动气,反而向吴仁荻苦笑了一下,将装着尸油的小瓷瓶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米荣亨说道:“干尸都躲进暗室的后门了,刚才趁着乱,那一百多个女学生也不见了。现在怎么办?是向前走,还是回去等局里的后援?”他说话的对象模棱两可,像是对吴仁荻说的,但他眼睛却有意无意地看着杨枭。
    杨枭和吴仁荻都犹豫了一下,他俩都没有轻易表态。熊万毅在一旁嘀咕道:“还有那一百多个女学生在里面……”
    “继续往前走吧。”最后还是杨枭说道,“陶项空的底牌已经露出来了,他剩下的东西,我也没放在眼里。还剩几十具干尸,你们都有手枪和甩棍,应该应付得来。”
    “你还行吗?”米荣亨皱着眉头看了杨枭一眼。杨枭说话的时候还直打晃,他的脸色还是苍白的,刚才从七窍里冒出来那么多的血,够杨枭受的。
    “没问题。”杨枭咬牙说道。说完他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盒,从里面拿出来一炷灰色的香递给米荣亨,“帮我点上。”
    等米荣亨点上香之后,杨枭并没有接过来,他也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一滴鲜血(刚才血流得太多,现在挤了半天才挤出来一滴血)滴在那炷香的火头之上。吱的一声轻响,香头被鲜血滴灭,没想到的是香虽然灭了,但是香头处却冒出了一线轻烟。
    这一股青烟就像有意识一样,飘飘悠悠地向暗室里面飘去。这一幕我看着眼熟,好像是萧和尚在大清河的地洞里,用过类似的方法。只是杨枭的似乎更像模像样一点。
    过了大概一袋烟的工夫,也没见暗室里有什么异常。杨枭才说道:“进去吧,里面应该没什么事了。沈辣,你和孙大圣先进去。”
    “凭什么?”孙胖子一听就急了,“凭什么我们俩先进去?要进也是……大家一起嘛,不是我说,人多力量大。”
    杨枭说道:“里面就是一条小道,进去那么多人,都挤在一起,出了事,都出不来。”
    孙胖子还是不甘心,“那为什么是我和辣子,就不能是……熊玩意儿和大官人?要不就是亨少和熊玩意儿?”
    杨枭说的理由让孙胖子很纠结,“因为你们俩有枪。”
    孙胖子满脸郁结地琢磨了一下,随后把他的那支手枪向我递了过来,“辣子,你……双枪没有问题吧?”
    我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孙胖子愁眉苦脸地对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上次从水帘洞里出来,我天天晚上做噩梦,都留下阴影了。再让我走一次,我就直接崩溃了。”
    要是不了解孙胖子,我可能就着了他的道了。不过已经和他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他随便晃一晃,我就知道他拉的什么屎,“别来那一套,上刀山,下油锅,我们俩一起去!”说罢,我推着孙胖子向暗室那边走去。
    孙胖子虽然是一百二十个不情愿,还是半推半就地向暗室走过去。走到暗室门口的时候,里面黑洞洞的,孙胖子看不清里面的状况,不敢贸然进去。
    他看不见,我却看得一清二楚,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埋伏。孙胖子想拦我时已经晚了,我一脚跨了进去,转动枪口四下观察了一下,没发现什么不对路的。我这才回头对着孙胖子说道:“进来吧,里面安全。”
    孙胖子先是探进来半个头,拿着手电把暗室的各个角落都照了个遍,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他进来后还是四处照了一通,突然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辣子,你的天眼又开了?”
    我愣了一下,一时没有想到用什么话来回答他。孙胖子呵呵一笑,又说道:“放心,就我看出来了。不是我说,外面的那些人更关心杨枭。对了,杨枭可能也看出来了。”
    说实话,要不是吴仁荻再三叮嘱,我就没想过连孙胖子也要瞒。现在还是被他看出来了,一时之间,我有点尴尬,“大圣,也不瞒你了,刚才和吴仁荻走身后路的时候,他给我重开的天眼。他千叮万嘱的,不让我的天眼暴露出来。”
    “没事,当时我就猜到了。”孙胖子呵呵一笑,显得满不在乎。他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辣子,吴仁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真被打回原形了,还是在故意装蒜?不是我说,他算计对头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他要是心情好准能告诉你。”
    “算了吧。”孙胖子没有丝毫犹豫地摇摇头,“他就是真的打回原形了,我也不惹不起他。再问你一句,那个邵一一到底和他什么关系?这个总能说吧?”
    我犹豫了一下,依着孙胖子的机灵劲儿,吴仁荻和邵一一的关系,他早晚也会知道。现在早一点知道,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我刚想开口,就听见吴仁荻在外面大声喊道:“你们俩别废话,快点向前走!”
    我和孙胖子同时一激灵,就听他呵斥人这口气,被打回原形也弱不到哪儿去。
    孙胖子向前走了几步,回头向我做了个鬼脸,用极低的声音向我说道:“他八成是装的,这次不知道又要谁倒霉了。”
    我和孙胖子继续向前走着,一直到了暗室的后面。我能感到门后面危机重重,但是不敢确定有多少干尸埋伏在那里。
    孙胖子好像从我的脸上看出了点什么,他拽了我一把,回头喊道:“进来吧,里面安……”全字还没有出口,暗室的后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三四十个干尸争先恐后地从外面冲了进来,对着我和孙胖子就扑过来。
    还好那道门实在窄了点,众干尸出来的时候卡了一下。就这么小半秒钟的时间,我和孙胖子已经退了半步,手中的枪也响了起来。
    “砰砰砰砰……”一梭子子弹打出去之后,撂倒了十几具干尸。民调局特制的子弹对付干尸,威力还真是惊人,只要打中了要害当场就彻底死亡。
    有一具干尸被孙胖子的子弹击中后,没有打在要害上,就见这具干尸肚子上的伤口,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外面扩大着,转眼之间,一个小枪眼变成了一个海碗大小的伤口。再看那具干尸,在地上哀嚎了几声就不动了。


    第三十四章 赵敏敏
    和水帘洞里的干尸一样,这些干尸也有他们自己的心智。看见前面同胞倒了一大片,后面的干尸不再向我们冲过来,而是齐刷刷地向后面逃去。
    我换好弹夹时,后门的通道里已经空空如也,除了倒地的干尸之外,再没有什么东西了。
    这时,熊万毅和西门链他们也冲过来了。看见我和孙胖子没有出事,他们才松了一口气。从“义气”上面来看,他俩要强过孙胖子不止一星半点。
    “孙胖子,你刚才不是说安全吗?这就是安全了?”熊万毅检查了所有的干尸都彻底死绝了,才对孙胖子说道。
    孙胖子惊魂初定,稳定了一下心神后,才回嘴道:“熊玩意儿,不是我说,我说安全了吗?我说的是安不安全?”说着,孙胖子踢了眼前一具干尸的脑袋,“这不,他们出来回答了。”
    吴仁荻和杨枭他们这时也进来了。杨枭看了一眼面前的情况后,说道:“他们能老实一会儿了,不会再敢轻易露头,我们继续向前走吧。”说着又看了看我和孙胖子,“你们俩继续开路去。”
    可能是刚才手枪的威力大得出乎孙胖子的想象了,有枪在手,孙胖子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竟然敢率先进了后门的通道了。正在我惊讶他的胆子怎么突然间变大的时候,孙胖子回头对我喊道:“辣子,你还发什么愣,往前面走啊。不是我说,来,你走最前面。”刚才的想法收回,孙胖子就是孙胖子,一点没变。
    这条路几乎就是水帘洞里,暗室后面那条甬路的翻版。只是那条路通向地下河边,这条路不会通向下水道吧?
    顺着甬路一直向下走去,也没有发生意外的情况。孙胖子在我的身后,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嘴里一直唠唠叨叨的:“辣子,你说从这里出去了,能是什么地方?不可能还是地下河吧?要真是地下河的话,我就该考虑我是不是在做梦了。”
    “嗯,你是在做梦。”我实在忍不住了,回头对着孙胖子说道,“出了这里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了,马依依,她在床上等你呢,恭喜恭喜!”
    孙胖子的脸皮难得地红了一下,“别闹了,不是我说,我怎么可能看上她?”
    我笑了一下,刚想再调侃他几句,突然之间,脑子里猛地想起来一件事,“我刚才在上面没看见马依依,她不会……”
    孙胖子向我点了点头,说道:“她不在上面,你和吴仁荻在身后路还没出来的时候,熊玩意和大官人和我说了,你的那两个同学,徐渺渺和白安琪也不在上面。加上邵一一和那个叫赵敏敏的老师,你们班里的一大半人都能在下面相聚了。”
    赵敏敏?刚才乱糟糟的,我一直没有想起来这位赵老师,被孙胖子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陶项空是她的男朋友,这里面的事,她会一点都不知道吗?刚才又吐了杨枭满头满脸的巫祖毒血,是被陶项空控制的,还是她本身就是和陶项空一路的?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心中突然紧了一下,感觉到正有人在远处注视着我。迎着目光的源头看去,在甬路的最尽头,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正披头散发地看向我。
    我吓了一跳,再看白衣女子,正是教了我几天数学的赵敏敏老师。
    赵老师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她跪在地上,向我的位置拜了几拜。我正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地上。
    孙胖子的反应不慢,在我倒地的瞬间,将我扶了起来,急问:“辣子,你怎么了?”
    我这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不过意识还是非常清楚,但就是控制不住声带和身体。孙胖子有点慌了,不停地喊我的名字。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伸手指了指白衣赵敏敏的位置。孙胖子马上就明白过来,二话不说,对着我指的方向,抬手就是一梭子。
    “辣子,你看见什么了?打中了吗?”孙胖子换上了最后一梭子子弹后,向我问道。
    我的脑子里十分清醒,可就是像一摊稀泥一样,要不是被孙胖子扶着,早就一头栽到地上了。我还说不出来话,只能指着孙胖子开枪的地方,轻微地摇摇头。孙胖子握着手枪,只剩最后一个弹夹,他再不敢轻易开枪。孙胖子的脸上开始见汗了,“辣子,给句话啊,到底打没打中!”
    看见我还是没有反应,原本抬着的那只手也耷拉下去了。孙胖子见势不对,扯开嗓子喊道:“吴主任,杨枭!你们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