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78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7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见我还是没有反应,原本抬着的那只手也耷拉下去了。孙胖子见势不对,扯开嗓子喊道:“吴主任,杨枭!你们快过来,辣子好像不行了!”
    后面伴着几束手电光的光亮,吴仁荻和杨枭他们已经全都进来了。杨枭看见我的样子后,并没有露出什么太吃惊的表情。他扒开我的眼皮看了看,又号了号脉搏,回头又对着孙胖子问道:“刚才怎么了?”
    我已经感到自己浑身开始僵硬了,就连活动眼珠都开始费事起来。孙胖子看了我一眼,说道:“刚才前面好像有个人影飘过去了,我打了他几枪,不过好像没打着。再回头时,辣子就已经这样了。不是我说,辣子这是怎么了?”
    杨枭又看了我一眼后,说道:“沈辣的魂魄被人绑住了。”
    米荣亨听了就是一愣,他瞪着眼睛说道:“缚魂术?是缚魂术吗?就是鬼道教的生离术之一?”
    “嗯。”杨枭答应了一声,不过他没有继续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杨枭好像有点避讳这个鬼道教的术法。孙胖子不管什么缚魂术还是缚鬼术,他对着杨枭说道:“都是你们鬼道教的事儿,你是开山祖师爷,这个应该难不倒你吧?”
    “大圣,”米荣亨在后面拽了拽孙胖子的衣襟,小声说道,“缚魂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中了缚魂术的人想醒过来不能依靠外力。要是用外力强行扯开辣子身上的缚魂术,就伤到辣子的魂魄。想要醒过来就靠自己的精神力了。”
    “那怎么办?就这么干耗着?辣子什么时候醒过来,什么时候算完?”孙胖子对米荣亨的这个解释不是很满意。
    杨枭眯缝着眼睛看着我,心里在盘算怎么让我恢复过来。这时,吴仁荻靠了过来,“杨枭,把我刚才还你的东西再借我用用。”
    “什么东西?哦,你说这个啊。”杨枭愣了一下后,马上就听明白了吴仁荻要的是什么东西。
    杨枭说着,从衣服口袋里将那半瓶尸油又拿了出来。
    他想干什么?我的眼睛瞪得快要凸出眼眶了。以我对吴仁荻的了解,我开始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吴仁荻将装着尸油的小瓷瓶递给了孙胖子,“胖子,你把这半瓶‘药’给沈辣灌下去。”
    孙胖子接过来,他看出来小瓶里黏黏糊糊,散发着恶臭的液体来路不正。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敢动手,对着吴仁荻说道:“吴主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是我说,靠谱吗?”
    吴仁荻抬起上眼皮看了孙胖子一眼,“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这药?”
    孙胖子讪笑了一下,他也经不住吴主任无形之中给的压力,“哪有不相信?不是我说,吴主任,这样的好东西要是还有,给我也弄几瓶。”
    吴仁荻哼了一声,说道:“别废话,快点给沈辣灌进去。”
    孙胖子答应了一声,在我面前打开了小瓷瓶,没等送过来,他先受不了这股臭味了,“这药味还真他奶奶的独特。辣子,来吧,良药苦口,你喝下去就好了。”
    他说着已经开始把小瓷瓶向我的嘴边送过来。这是良药苦口吗?这分明是灵药臭口!眼看着尸油已经送到我嘴边了,眨眼之间就要碰到嘴唇了。要我把尸油灌进肚子里,我宁可去死!突然我不由自主地大喝了一声:“把这个臭东西拿开!”
    我能说话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又试试活动一下四肢,我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才眩晕无力的感觉荡然无存。好了,我恢复到看见赵敏敏拜我之前的状态了。
    “辣子,你好了?这药还真管用。”孙胖子又把瓷瓶向我凑了过来,“来,辣子,把里面的药喝了,光是闻闻你就能跳起来,喝了药就能把病根去了。别留下什么后遗症,来,把药喝了。”
    “别过来,孙胖子,你别拿这个东西碰我。”我对着孙胖子喊道,“那不是药,那是……”话说了一半,我才想起不对,偷着扫了一眼,吴仁荻正冷冰冰地盯着我。
    这边孙胖子还在向我追问:“不是药是什么?”
    我捂着鼻子说道:“你先把瓶盖拧上。”看着他拧上了瓶盖,我才说道:“我的意思是,那药是外敷的,不能往嘴里送。”
    杨枭看见我恢复了意识,过来从孙胖子的手里拿走了小瓷瓶,才对我说道:“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我回忆了一下,说道:“刚才在最里面,看见有人向我磕头,我脑袋里一迷糊,就成了这样。”杨枭说道:“磕头的是谁?”我说道:“之前吐你一身的赵敏敏。”


    第三十五章 追踪
    “姓赵?”杨枭低着头眼睛眯缝了起来。过了片刻,他回头对我说道:“她是怎么拜你的?辣子,你学一遍,别漏了细节。”
    “怎么我的……”我向没人的方向跪了下去,照着刚才赵敏敏的姿势跪倒在地,左右手交叠平端与眼前……我按着刚才的记忆做了一遍,杨枭看见后,眼角的肌肉微微地颤了几下。
    孙胖子也凑了过来,向杨枭问道:“老杨,这又是你们鬼道教的什么招式?”
    杨枭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想明白,也不看他,不过嘴里还是给了回答:“不是鬼道教的。”
    孙胖子愣了一下,“不是鬼道教的?刚才亨少不是说辣子中了什么缚魂术吗?这个缚魂术不是你们鬼道教的术法吗?”
    杨枭抬头看了孙胖子一眼,“缚魂术是鬼道教的生离术之一,不过刚才那个赵敏敏拜人的术法不是鬼道教的东西……”说到这儿,杨枭顿了一下,又说道,“起码我离开鬼道教的时候,还没有这个术法。”
    熊万毅也说话了,“老杨,鬼道教的事以后再说,我们现在还走不走了?”
    杨枭喘了口粗气,说道:“继续向前走吧。沈辣、孙大圣,你们两个也不用开路了,这次我在前面,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本事。”
    看着杨枭的脸色还是惨白惨白的,精神也有点委靡,孙胖子说道:“老杨,你还行吗?不是我说,你刚才流了那么多的血,还行吗?”
    杨枭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要不你来?我可以跟在你的后面。”
    孙胖子说道:“那还是算了,你已经定好的事了,就别改了。”
    看着杨枭走在前面,我故意慢走几步,向吴仁荻靠近了,我小声向他说道:“老杨能撑得住吗?你不是说过,他和这里相冲相克吗?”
    很难得地吴仁荻回答了我的问题。他说道:“杨枭离开鬼道教的时候,发过重誓,他以后都不能太踏进鬼道教一步。”
    我说道:“不是说鬼道教是他创建的吗?自己的家还不能回去?”
    吴仁荻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个你自己去问他。”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硬着头皮说道:“有件事我忘了和你说,刚才那个赵敏敏好像看出我的天眼已经重新打开了。”
    吴仁荻停下了脚步,和前面的人拉开了一点距离之后,才低声说道:“她未必是看穿了你重开了天眼,只是想束缚你的魂魄,给我们制造一点麻烦。”
    我还是不相信他,“吴主任,你能肯定吗?”
    吴仁荻瞅了我一眼,“你不信我的话?”
    就是你的话才信不过!当然这样的话我只能在心里喊出来过过瘾,嘴里还是说道:“怎么会?吴主任你的话我怎么能不信?”
    吴仁荻看了我一眼,不再说话,径自向前走去。
    看见吴仁荻走了,孙胖子才凑过来说道:“辣子,你和吴仁荻说什么了?”
    我看着他说道:“他想调你去六室,在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你早就想往去六室工作了,你还是他的粉丝,做梦都想和吴主任一起工作。”
    我话说完的时候,孙胖子的脸色已经变了,“你大爷的,沈辣,你才想去六室,你才是他的粉丝,你们全家都是他的粉……你在开玩笑?不带你这样的,辣子,你是在开玩笑吧?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看见孙胖子惊慌失措的样子,极大地满足了我的恶趣味,刚才被吴仁荻弄得压抑的心情一扫而空。突然之间,我有了一种感觉,最近我说话的方式开始走吴仁荻的风格了,我这是堕落了。
    调笑了一会儿孙胖子,我才发觉人已经向前走得差不多了,眼前就剩下孙胖子了,我们俩孤零零地站着,一时之间觉得后背直发凉。说不得,我和孙胖子一路小跑,跑到前面的队伍里。
    再向前走,一路无惊无险。杨枭走在最前面,他的脸色好了一点,只是眉头还紧锁着,好像还有什么没有想明白。向前面走了四五百米,终于看见这条甬路的终点。
    在距离出口还有一百多米的地方,逐渐响起有水流的声音。不会和水帘洞那边一模一样吧?我的心里开始没底了,再看吴仁荻,他就像没事人一样,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邵一一的身上,仿佛没有看出来这里的古怪。
    熊万毅听了听水声,说道:“是不是到了地下水的附近了?当初这房子是怎么盖的?有座这么大的地宫没看见不说,还盖在地下水源的顶上,这地基早就泡烂了吧?”
    “不是地下水。”杨枭也在竖着耳朵听水流的声音。他听了一会儿,摇摇头说:“是下水道。上面的位置应该是女校下水管道的位置。”
    经杨枭这么一说,再听起来,倒是真像下水道流水的声音。孙胖子顾不上下水道了,他冲着杨枭说道:“老杨,出了前面的出口,外面是什么?”杨枭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怎么知道,这里又不是我修的。”
    “想知道外面的情况?容易啊,”熊万毅笑嘻嘻地说道,“胖子,你出去看一眼,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孙胖子一瞪眼,“凭什么又是我去!”说着他手指着熊万毅、西门链和米荣亨画了个圈,说道,“轮也轮到你们三个了吧?”
    熊万毅嬉皮笑脸的还要说话,却被杨枭拦住了,“你们都不用出去,后面的事情我来办。”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杨枭,说道:“老杨,你别硬撑了,现在你能站着就不错了,不能让你出血又出力。熊玩意儿,你上!”
    “都别斗嘴了!”杨枭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纸。他将羊皮纸在地上展开,又取出四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压住了羊皮纸的四角。这时我才看清,羊皮纸上面画着一道符文,和在民调局里我看惯的符咒不一样,杨枭这张符咒在咒文的外围四周各画着一个死人,分别是一男一女一老一幼。
    杨枭最后又掏出来一摞小纸人,他将小纸人按顺序摆在羊皮纸的各个位置,将一切都摆好之后,回头对我们几个说道:“你们把自己的生辰八字报一遍,嗯,吴主任和邵一一不用。”
    虽然不知他要干吗,但我们还是将自己的出生年月报了一次,最后到孙胖子报完的时候,杨枭很是惊讶地看着孙胖子,说:“没看出来,你还能有这命?”
    孙胖子说道:“老杨,你这叫什么话?是不是我的命出现转折了,还有六十年的大运?”
    杨枭看着孙胖子说道:“以前没有算命的给你算过?说你是天煞孤星的命格?”
    听到这儿,孙胖子的目光有点暗淡下去,他撇了撇嘴说道:“是有人说过我,说我是克父克母克亲友,克子克女克四邻……”孙胖子话没说完,熊玩意他们就向后退了几步,和孙胖子拉开了距离。
    杨枭等孙胖子说完之后,才对他说道:“孙大圣,把手伸过来。”
    虽然孙胖子不知道他要干吗,但还是将手伸了过去,“老杨,你不是要给我看手相吧。”
    杨枭也不说话,等孙胖子的手掌完全放开之后,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迅速在孙胖子手掌划了一刀。就这一下子,孙胖子的手掌就多了一条四五厘米长的血槽,鲜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孙胖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缩手。他忍住疼痛,对杨枭喊道:“老杨!你干什么!”
    杨枭一声不吭,他紧闭着嘴,就好像在憋着一口气。他抓过孙胖子还在冒血的手掌,按在了羊皮纸上和一些小纸人的身上。羊皮纸是特别处理过的,一沾上孙胖子的鲜血,映出来的却是黑色的印记。转眼之间,羊皮纸的中央出现了一个黑紫色的血手印。
    “杨枭,你他妈的想干什么?”孙胖子捂着还在汩汩冒血的手掌,冲着杨枭大喊道,“要我点血没问题,你好歹提前知会我一声,让我有点思想准备不行吗?”
    米荣亨身上带着纱布,他开始给孙胖子包扎起了伤口。孙胖子还在不依不饶地嚷嚷着。不过这时候没什么人理他,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杨枭吸引住了。
    就见他嘴里憋着的那口气向羊皮纸上的小纸人喷了出去。他这口气也够猛的,几十张纸人被吹到了半空中,杨枭咬破舌尖,又是一口鲜血喷在半空中的小纸人上面。这口血喷的,我都是一哆嗦。加上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