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 >

第81部分

[恐怖·灵异] 狙魔手记1:古滇国祭祀干尸+狙魔手记2:冰大尸(出书版) 作者:尔东水寿-第8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三根铜钉钉在陶项空的身上,他算彻底丧失了反抗能力。他整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就连眼神也像被定住一样,没有一点生气,直勾勾地望着甬路的顶棚。
    赵敏敏见到这个场景,哀嚎了一声,不顾吴仁荻的短刀,直冲向陶项空。没想到,吴仁荻另外一只手抬了起来,手上握着的是那支小小的弓弩,对着赵敏敏的大腿一箭射了过去。不知道这个弩箭是什么材料做的,离弦之后,竟然没有一点风声,电闪一般射进了赵敏敏的大腿。
    第三支弩箭射出来,射中了赵敏敏的手背,箭身穿过手背,钉在了地面上。赵敏敏这才放弃了前行,她的头无力地倒在地面上。
    我、孙胖子和熊万毅他们几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没有我们插手的地方,就这么一分钟多一点的时间,形势就彻底逆转了。
    “你们俩想得不错,胆子也够大,可惜了,对手找错了。”杨枭说话的语气就像是一位老师在教育他那两个顽劣的学生,“今天的事情,当年你们的祖父辈就曾经干过,想不到过了一百多年,事情又重演了,只不过结局都一样。”
    赵敏敏和陶项空躺在地上,就像没听见一样,一语不发。
    杨枭看着他们俩,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除了你们,鬼道教还有活人吗?”
    “没有了。”陶项空的眼神多了一点生气,他又说道,“从今天起,鬼道教就算彻底散教了。我们死撑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杨枭还想说什么,被吴仁荻拦住了。吴主任对着赵敏敏和陶项空说道:“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再说一遍。”
    陶项空和赵敏敏没理吴仁荻,一副等死的表情。他俩的态度,吴仁荻并没有感到意外。吴主任又说道:“如果说得我满意了,我会考虑留下你们当中的一个人。”
    “我说!”陶项空先一步,拦在了赵敏敏的前面,“之前我说的,大部分都是真的。一直到我父亲他们从四川回来,带回了所谓的‘不老仙方’。我和敏敏因为是刚成的亲,我父亲特准我们在有了子嗣之后,再开始修炼那个不老仙方,因此我和敏敏当时逃过了一劫。”
    陶项空的脸色死灰死灰的,眼神有点空洞,好像是在回忆当时的场面,他接着说道:“修炼了‘不死仙方’之后,他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且还开始疯狂地嗜血,有的时候相互攻击,将实力最弱的咬死,啃食其血肉。我无奈之下,只能抓几个活人,供养教众。不过只要有血食供养,他们就会恢复神智一段时间。
    “我当时还怀疑他们是错练了‘不老仙方’,走火入魔了。为此,我和赵敏敏特地按着我父亲当年得到的地址,去了云南,费了一番周章之后,找到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林火。
    “林火好像猜到了我们会去找他一样。他把我和赵敏敏带到了死人潭瀑布里面的山洞,我在里面又见到了无数和我父亲他们一样的行尸,也见到了一个像神一样存在的巫祖。林火和巫祖对我们还算客气。林火说我父亲他们并算不上真正的‘长生者’(干尸),他们还可以重新变回正常人。但是我向他恳求时,林火又微笑不语,后来,在我再三恳求,长跪不起下,他才给了我三条路。”
    陶项空说得有点急了,他喘了几口粗气,平静了一下心态,又接着说道:“第一,放任不管,我父亲和教众们就会变成真正的长生者。第二,让我去寻找一个叫做吴勉的人,只要知道了这个人的下落,林火就会把我父亲和其他人恢复到正常。第三……”
    说到这儿,陶项空顿了一下,看了杨枭一眼,犹豫了几秒钟后继续说道,“第三,带祖师爷回去,他也会让外面的那些人恢复正常。我们当时就表示,不知道祖师爷的行踪,就算知道,也远不是祖师爷的对手。
    “没想到林火就像早有准备似的,给了我们一小瓶巫祖的血浆,说只要祖师爷沾上巫祖的血,就会失去神智,任由我们摆布。之后,不再理会我们的哀求,将我和赵敏敏赶出了死人潭的祭坛。
    “出了祭坛时,我们俩万念俱灰。先不说那个姓吴的我们能不能找到,就连祖师爷也离教百年,凭我们的本事也不可能找得到。我和赵敏敏当时就死心了,但是这些教众和血亲又不能不管。我们只能先回来,走一步算一步了。
    “为了方便照料这些不人不鬼的教众,我和赵敏敏一直守在这附近。由于我们俩修炼鬼道教,衰老得要比正常人缓慢,怕生意外枝节,我和赵敏敏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变换身份和容貌,继续守在这里。”


    第三十八章 陶赵双亡
    “本来我们一直不敢轻动女校的人,每次都是在女校之外,施术摄了活人供养地宫里面的教众。不过前些日子,下面的教众突然发狂,我才摄了两个学生来应急。没有想到,因为那次的无心之失,会把祖师爷引了过来。”
    陶项空向赵敏敏的方向望了一眼,又说道:“你们进学院的时候,赵敏敏就认出了祖师爷,但是当时还拿不准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了试探你们,我让赵敏敏做了点手脚。由于祖师爷在场,我们没敢使用术法,只是用了点药物,让一个小姑娘因为低血糖昏迷。
    “和我猜想的不错,你们的人出来之后,就设了探查阴阳之气的阵法。而且用的还不是鬼道教的手段,手法还相当高明。
    “我猜到你们八成是为了之前被我摄走的那两个小姑娘来的。为了不让你们失望,趁着祖师爷不在,我施法惊了你们当中的一个小兄弟(好像在说我),让你们知道这个学院里有类似鬼魅的存在。
    “之后,我就再没有动手,直到你们中大部分的人离开了学院,我才真正地开始谋划设局。先在学院的废置仓库里做了点手脚,没想到比我预期的还好,你们几乎所有的人都中了我的计,被尸油封了天目。在你们进仓库的时候,我去了宿舍,收走了你们那些古怪的手枪。
    “和我想象的一样,没了手枪,你们开始慌张了,完全按着我的布局走了。你们把学院所有的人集中在体育馆里,想要集中保护。我知道吴老师对邵一一很感兴趣。就在你们的眼皮底下,赵敏敏冲了邵一一的魂魄,让你们为了邵一一疲于奔命。
    “在你们追邵一一的时候,我打开了地宫的大门。作为诱饵,我摄走了百十来个学生。本来我的局设得很完美,只是没有想到我们最大的依仗——林火给我的巫祖血竟然没起到作用,祖师爷能醒过来。祖师爷醒了,我就知道我们算完了。但是无论如何,也要再拼一拼。”
    “拼?”杨枭哼了一声,说道:“你们成了半尸就算拼了吗?现在你们算是半个人,再过几年就和外面的干尸一模一样了!”
    陶项空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从知道祖师爷进了学院的那一天起,我和赵敏敏就开始修炼‘不老仙方’,反正这么干,我们也不吃亏。这件事只有正反两面,成了,带祖师爷去云南见林火,他会让我们恢复正常。不成,就直接死在祖师爷的手里。会不会和外面的教众一样,也不用担心了。”
    吴仁荻听他说完了,点了点头道:“好了,按着说好的,你说完了,你就活,她死。”说着将小弓弩抬了起来,对准了赵敏敏的脑袋。不曾想陶项空突然大喊道:“别动她!”
    吴仁荻回头看着陶项空,冷声说道:“你什么意思?”
    陶项空悲声说道:“刚才说好的,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你,你会留下一个人。我死,她留下!”
    “你胡说什么!你死了,我还活什么!”一直没有言语的赵敏敏,突然向着陶项空哭喊道。
    陶项空不看赵敏敏,只是瞪着吴仁荻一字一句地说道:“说好的……我死,她留下!”
    赵敏敏哭着向陶项空喊道:“我……留下干什么!你死了……我留下来干什么……”
    陶项空不敢看已经崩溃的赵敏敏,他还是盯着吴仁荻,不停地说道:“我死,她留下,我死,她留下,我……”
    吴仁荻也在看着他,突然收起已经对准赵敏敏脑袋的小弓弩,对着杨枭说道:“送他上路。”
    杨枭面沉似水,手中第三根铜钉对着陶项空的心口就要插下去。陶项空已经闭上了眼睛,黯然等死。就听见嗷的一声尖叫,赵敏敏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原本钉在她手上的弩箭扯掉了赵敏敏的半个手掌还依旧钉在地上。
    这个场面吴仁荻也没有想到,还好他反应快,举起小弓弩对着赵敏敏的胸口射了出去。弩箭钉在赵敏敏的右胸口。赵敏敏就像没有知觉一样,弩箭射在她胸口时,她也抓住了吴仁荻脖子。令我们惊恐的一幕出现了。赵敏敏掐着吴仁荻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吴主任的脸色憋得通红。赵敏敏没有心思纠缠,将吴仁荻向着墙壁摔了过去。
    咚的一声,吴主任实实惠惠地‘砸’到了墙上又摔到了地上。吴仁荻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后,面目向下昏倒,人事不知。
    我在瞬间已经惊呆了,吴仁荻……也有今天?虽然之前吴主任亲口对我说过,他那种令人发指的能力会消失十三天。但是他刚才箭射赵敏敏,陶项空在他面前只想快点求死的样子,让我一直有种错觉,现在的吴仁荻还是以前的吴仁荻。在他晕倒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吴仁荻的本事虽然没有了,但是他的范儿还在,只是他的范儿和本事不成正比。
    在我愣神的时候,赵敏敏已经冲到了杨枭的面前。可惜杨枭不是现在的吴仁荻,他本来要钉进陶项空胸口的铜钉已经撤了回来,赵敏敏抓向他时,杨枭已经把铜钉递了上去,铜钉在赵敏敏的手臂直达那半个手掌,划出了一道惊人的伤口。她胳膊上的血肉外翻着,已经露出了白森森的臂骨。
    啊!赵敏敏一声惨叫。吴仁荻的弩箭她都忍过来了,杨枭的铜钉她却再也忍受不了。赵敏敏后退几步,还是不甘心躺在地上的陶项空。这时,熊万毅他们几个手握甩棍已经冲了上来。
    和子弹一样,甩棍打在赵敏敏的身上几乎没有任何伤害,反倒是他们几个,一个一个被赵敏敏打得昏倒在地上。
    陶项空向赵敏敏大喊道:“快走!他们拦不住你,快走!”赵敏敏就像没听见一样,她是铁了心要救陶项空。最后陶项空急得以头撞地,不停地大叫:“走,快走!快走!”
    赵敏敏不敢再靠向杨枭,杨枭也不能主动攻击赵敏敏。他大出血的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了,杨枭的脸色煞白煞白的,豆大的汗珠水流一样流下来。他上衣已经湿透,看东西都是双影儿的。
    趁着他俩僵持的时候,我捡起吴仁荻丢下的弓弩,箭槽上是空的。想在吴仁荻的身上找几根弩箭时,才看见孙胖子已经在吴仁荻的身上找到了什么,接着他扔过来一支弩箭,“就这一支了,照头上打!”
    我上好弩箭时,赵敏敏那边又起了变化。
    杨枭身后的女学生已经乱成了一团。赵敏敏不敢靠近杨枭,她便改了主意,冲进了学生堆里,找准了一个人,把她抓了出来。
    “一个换一个!”赵敏敏掐着那个人的脖子,对着杨枭说道。
    杨枭沉着脸,没有说话。赵敏敏抓的人他也很头疼——那个人是邵一一。
    赵敏敏用她的好手,搂住了邵一一的脖子,咬牙对着杨逍又说道:“活的不换,我就给你死的。”说着手掌顺势向邵一一的胸口探去。
    邵一一胸口挂着一块玉牌,被赵敏敏下意识地抓住。就见一股浓烟从赵敏敏的手上冒出来,接着,赵敏敏大叫一声,推开了邵一一。她的那只好手已经血肉模糊,甬路里顿时充斥着一种焦糊的味道。
    那块玉牌正是几天前,邵一一让我转交给吴仁荻的那块。我还是拜托杨枭帮忙转交的。想不到这块看着连地摊货都赶不上的玉牌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开挂的赵敏敏竟然连碰都不能碰。
    赵敏敏没有了邵一一做筹码,反倒给了杨枭要尽快了结她的决心。趁着赵敏敏双手都受了伤,杨枭向前跨了两步,左右手两只铜钉同时插向赵敏敏的前胸。眼见铜钉已经碰到了她的胸口,赵敏敏猛地张开了嘴巴,对着杨枭的面门喷出了一道黑紫色血箭。
    杨枭发觉时已经来不及躲闪,只能猛地将双臂挡在面门前阻挡,就这样,还是有不少黑血喷在了杨枭的脸上。
    杨枭一声不吭,仰面栽倒。同时,这一口血箭也耗尽了赵敏敏最后一点精力。血箭喷了出来,赵敏敏也委靡地瘫倒在地上,看着杨枭倒地。她嘿嘿笑了起来,“祖师爷,你不会以为巫祖那么宝贵的血,我会只用一次吧?”
    说完,她慢慢起身,走到陶项空的身边,看着他身上插着的三根铜钉直咬牙。陶项空没让她给自己起钉子,反而盯着赵敏敏两只已经接近于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