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

第1部分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第1部分

小说: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千机变》…》 第四天 


      第一章 


      作者: 金英 (公共作品) 

      虽说是一天之计在于晨,可早晨自愿早起的人并不多,因为被窝里实在太舒服了。但是能赖在被窝里睡懒觉的人也不多,因为人得吃饭呀。人就是这样,为了一张嘴,跑断两条腿。你若想吃好一点,就得跑快一点,若想吃得更好,就得跑在所有人的前面。等你已经吃得很好了,比任何人都好,这下可以歇歇了吧?但你却发觉,你已经停不下了。 

      你已经习惯了奔跑,渐渐你还发觉,你不光是为了吃饭而跑,还有许多的东西在让你跑,比如荣誉、骄傲、责任等等。你的脚,已经不由你自己了,也就是说,你身不由己了。 

      所以人一来到世上,就得不停地跑,不论你是谁,而且是越有身份的人,得跑的越快。 
      龙琪坐在办公桌前,叹息,昨晚她从公安局出来已经12点多了,睡觉时已经凌晨两点了,但最迟7点她必须起床,8点她就得坐在办公室。 
      她为什么不可以多睡一会儿?她比任何人都有理由多睡一会儿,她曾经也有那么几天多睡了一会儿,结果杨小玉就在她的床头为她讲一个笑话── 
      有一个人早晨赖着不起床,他对他妈妈说:“我不想去学校,老师们不喜欢我,同学们讨厌我。”他妈妈说:“你必须去学校,就算老师不喜欢你同学讨厌你,你也一定得去,因为,你是校长。” 

      老师可以辞职,学生可以退学,但校长怎么可以?人一旦拥有了某种地位,也就担负起了某种责任,没法推卸。 
      办公室里没人,龙琪懒洋洋地打着哈欠,感觉得非常无聊,每天都是老样子,没一点变化,人生周而复始。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一日三餐?那为什么有人还在拚命减肥? 

      没意思! 
      她拉开窗子,向下望,这座楼临街,下面是一个很大的农贸市场,里边卖鱼卖肉卖菜卖水果的小贩们每天就像辛勤的蚂蚁一样,凌晨五点不到就起来了,晚上很晚才回家,一整天忙忙碌碌,每当龙琪活得有点不耐烦,就会站在窗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下面那群人,同时还会想起一句话──“是你们让我明白了做一个平凡人的痛苦。” 

      这话是谁说的来着?是林青霞演的《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中的东方不败说的。东方不败重出江湖后有天混入一群歌伎中,看到那些表面上衣着光鲜风流佻巧的女人夹在一堆男人中讨生活的可怜状况,她沉痛地说:“是你们让我明白了作一个平凡人的痛苦。”于是她也就不再隐姓埋名,亮出旗号杀入江湖。 

      是的,作平凡人苦,平凡人是路边的草,谁都可以践踏几下。所以人人追求富贵追求出人头地。 
      人常说金钱是万恶之渊,其实,没有钱才真正的痛苦。当然,有钱人有很多的烦恼,但吃着海鲜大餐的烦恼总比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烦恼还要好一点。 
      平平淡淡才是真。平,是指平安,淡,是指淡泊。有钱才可以买平安,有名才有资格说淡泊。不是吗? 
      龙琪常常看到某些执法人员白拿那些小商贩们的东西,一些小混混也常来跟他们强行收取保护费,若有不肯给的,就会大打出手。“平平淡淡”这四个字在这里,显得多么可笑和苍白无力。你想平淡,可命运总是会给你的生活加上强烈的佐料,让你尝便辛酸苦辣。 

      吃饱肚子再减肥,跟没饭吃饿得精瘦,那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 
      所以你若有条件、有机遇,千万不要甘于没钱的平淡,否则,你将会有更多的痛苦。没有钱的焦灼,远比有钱的无聊来的恐怖。著名的大作家老舍先生说过一句话:情种生在大富大贵之家,穷人爱与不爱,得由钱来决定。 

      连爱情都是势利的。 
      那我们还要平作淡什么? 
      既如此,那还有什么好悲叹的,每天8点钟上班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不是吗? 
      龙琪坐直身子,要了杯茶,茶没进来,进来一个男子。个子很高,很瘦,穿着一套非常得体的西服,脸色苍白,眉目俊秀,气度沉稳,看人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落寞与忧郁,颇有点英国最后的贵族的味道。如果说他以前是个农民的话,无疑,他将自己改造得相当成功。就算是最训练有素的警犬,也不会在他身上嗅到一丝农民的气息。 

      龙琪看着他,慢慢地站起来,问:“你是扈平?” 
      对方点头。 
      “坐!” 
      扈平坐下,“我昨天下午来过。” 
      “我出去了,你可以跟我联系。” 
      “我没有你的联系方法。”扈平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着龙琪,眼睛一眨都不眨,那目光像一个古玩商在鉴定珠宝。──他足足看了有二分钟。 
      “看够了吗?要不要写一篇观后感?”龙琪冷冷地问。 
      “很好。”扈平做了两个字的评语。然后从胸口贴身的口袋中掏出一个指环,放在龙琪面前的桌子上。 
      龙琪默默地看着,然后慢慢地拿起来,仔细地凝视,她一直如冰山般的表情突然间就土崩瓦解,像地底的火山喷发,冰层融化,水与火一起飞溅…… 
      “你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她问。 
      “三年前,在缅甸。他救过我。后来,我们再也没见过面。”扈平说。 
      “那个时候,他好吗?”在说这句话之前,曾有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他俩说得那个“他”,又是谁? 
      “你可以想像。” 
      “他让你来找我吗?” 
      “我们曾经在一起待过两天,在那两天中,他惟一的话题就是你。他说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惟一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如果,他有一天遭遇不测的话,你将是最后一个能帮助他的人。” 

      “他只跟你提起过我吗?”龙琪问。 
      “你认为还应该有谁?”扈平反问。 
      龙琪沉默了一下,“至少还应该有一个人。” 
      “是谁?” 
      “他既然没说,就是认为你没必要知道。” 
      “噢?”扈平心里划上一个“?”。 
      “他让你什么时候来?” 
      “当你遭遇危险的时候。” 
      “你觉得现在是时候了吗? 
      “当乔烟眉出现在你身边,危险就将如影随形。” 
      “喂,老眉毛,我给你出个智力题吧。”杨小玉说。 
      她再一次被勒令一天24小时保护乔烟眉,于是一大早她就在她的床头虎视眈眈。 
      “说吧。”乔烟眉懒洋洋地。 
      “九十八,打一字。” 
      “98,什么玩意儿啊?” 
      “是大写。好好想。”杨小玉提示。 
      乔烟眉真的是好好想了,可是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到底什么字啊?” 
      “杂,杂技的杂。” 
      “噢。” 
      “再来一个,还是猜字,二小二小,头上长草。” 
      “二小,头上长草?什么字啊?”乔烟眉琢磨了半天,“我真猜不出来,告我答案吧。” 
      “再猜猜,很简单的。吃的,调料。” 
      乔烟眉摇头,“我不行,猜不出。” 
      “笨蛋,是蒜。大蒜的蒜。” 
      “噢!”乔烟眉恍然大悟。 
      “再来一个,这回是脑筋急转弯。听着,哪个国家的人不用电?” 
      “不用电?”乔烟眉还真被难住了,这年头什么不得用电?她琢磨了半天,爱斯基摩人?撒哈拉沙漠?都不对,她认输了,“想不出来。” 
      “再想想。” 
      乔烟眉又想了想,“你还是告诉我吧,我真想不出来。” 
      “你可真够笨的,是缅甸(免电)。” 
      乔烟眉哈哈大笑──谜底一旦揭穿,一切就会显得格外简单,有时甚至很滑稽。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杨小玉兴致盎然,她笑着抱起一个枕头说,“如果你有30万块,你怎么花?”这话才是杨小玉真正想要说的。龙琪昨天给过她一张支票,让转交乔烟眉。但怎么个给法,令杨小玉颇费踌躇,乔烟眉的为人她大致已经了解,那真是一颗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的铜豌豆。杨小玉不由地叹了口气,她这时才觉得,送钱给人有时比挣钱还难。她已经开始佩服那些常常给领导送礼的人了,不光有勇气,还得有智慧!真是门大大的学问哪,其深奥之处,并不亚于1+1=?。 

      而对于乔烟眉,这个问题听起来也好像已经不是智力题了。她不笨,她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懒懒地说:“扔到海里。” 
      “不会吧?30万块呢,堆起来都能砸死一个人。想想怎么花?” 
      “扔到海里。”乔烟眉的答案还是一样的。 
      “为什么?” 
      “因为不可能有,不可能有的东西跟扔到海里有什么区别?” 
      “如果真的可能有呢?”杨小玉看着乔烟眉。 
      乔烟眉坐起来,“会有那种好事?为什么?” 
      “为什么不会有呢?”杨小玉反问。 
      “宁有无妄之灾,也不要有非分之福。”乔烟眉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不用那么绝对吧,生命的第一要义是创造奇迹。”杨小玉笑。 
      “奇迹只是偶然,偶然背后往往有一个必然。所以人一生下来,他的福祸安康,已有分定,若命运突然给予额外的好处,那必是灾难的前兆。” 
      杨小玉淡淡地,“既然你信命,那有一句话你应该听过: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乔烟眉听着,突然笑了,“说得有理,人有很多死法,但最阔气的一种就是被钱砸死。” 
      杨小玉看到对方心在动,笑道:“人之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让钱砸死重于泰山,穷死则轻于鸿毛。所以说有钱不花,是个傻瓜。” 
      “不过,这钱不会是你的吧?”乔烟眉问。 
      杨小玉大笑,“拉倒吧,我哪有这么多钱,我是出了名的月光女神。” 
      “啊?什么女神?”乔烟眉不解。 
      “月光女神,意思就是薪水月月花个光。” 
      乔烟眉大笑起来,也不再问钱的出处,管它呢,这本来就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年头,所以就算死,也要争取让钱砸死! 
      杨小玉想不到问题这么快就解决了,再仔细一想,乔烟眉其实是为她解围。适当地接受别人的好处,让别人的善心有机会表现,这比善心的本身更达观。 
      上官文华一大早就来到局里,急等着向小方汇报陆薇的消息,可左等不来,右等也等不来,打手机关机,打传呼不回。算了,他未来的老婆他也不关心我瞎操什么心,再说,陆薇是跟一个警察走了,说不定是同事呢。这样一来,上官宽心了。反正上午也没什么事,不如先去吃点儿饭吧。单位食堂这个时间已经没饭了,只能去外边吃。 

      从公安局出来没多远就是一条闹市,里面有个小胡同,专营各种小吃,上官她们常来这里,现在已经半上午了,吃客不多,上官要了一碗牛肉面,掌柜的一看是熟客,多给加了一勺牛肉,“姑娘你喜欢吃肉,多来点儿,我老婆刚从老家回来带了几瓶陈醋,给加点?” 

      上官的老家在山西,就好这一口儿,以前想吃还得特意从老家带,现在物质丰富了,哪个超市都有山西太原府的老陈醋卖,方便!不过掌柜的这份心意,还得领。 
      “谢谢您。” 
      “谢什么,要说谢,我得谢谢你和你的同事常来光顾。”掌柜的又捏了一小撮香菜,常来的客,他知道他们各自爱吃什么。“最近忙啥呢?” 
      他坐在上官身边,有公安局的人来吃饭,他觉得挺自豪。 
      “瞎忙,每天都一个样。”上官听着对方的乡音,也有种亲切感。她父亲就这口音,小时候她还嫌父亲说话难听,父亲则说:难听?唐朝的李世民就这口音,在大唐盛世,山西太原话可是国语哦!想到这些,上官就暗暗发笑。 

      吃完面,付了钱,上官正准备回局里,看见杨小玉挽着乔烟眉晃了过去。她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小方早早的就来到了欧阳明家,他是这里的常客,比如局长有了什么“体己”的案件,想跟他切磋切磋,他就来了。在一般人眼里,欧阳局长是个老好人,大家除了叫他“会长”以外,还叫他“泥瓦匠”,因为他总爱和稀泥,谁跟谁有了矛盾但凡反映到他那儿去,他总是抹墙似地是非曲直两面光,没有一点原则。小方却从来不这么看,老人的刀锋,在笑容里藏着呢。他常跟小方说的一句话是:不要仇恨你的敌人,那会使你失去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