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

第12部分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第12部分

小说: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兜篮眉恕!薄

      “噢,我知道,你是想堵上我的嘴。”杨小玉笑,接过糖刚咬了一口,“啊呸,什么味儿?” 
      “呀,对不起,”小方这才想起来,“我件衣服好久没穿了,这块糖是去年参加同事的婚礼时人家给的喜糖。冬天收衣服时陆薇给塞了几颗樟脑丸。” 
      “什么?”杨小玉又气又笑,“你这不是害我嘛!” 
      “我回头送你一颗好的。” 
      “一颗?就一颗?你也太抠门了吧!你这可是谋杀罪名成立!你想想你打官司请律师上下打点得花多少钱?我就这告你去!” 
      小方也觉得一颗少了点儿,忙说:“一斤,一公斤!” 
      “这还差不多。”杨小玉高兴了,“喂,方队,你跟你女朋友是不是已经那个──” 
      “哪个呀?”小方没反应过来。 
      “哟,你还装什么纯情,她都帮收衣服了,那你还不把她收到床上去?” 
      小方的脸一下红到脖根,“求求你了,停车吧。” 
      “怎么?自己打的走?” 
      “不,前面有家超市,我这就去给你买巧克力去。” 
      杨小玉哈哈大笑,无论如何,敢敲诈刑警队队长的,全市也就她一个。 
      “算了算了,我才不稀罕你的巧克力呢,孝心到了就行了。咱们这就说点儿别的。”杨小玉看了看这位年轻的警察,笑了,又从反光镜中看到后座上的花篮,想起刚才的疑问,“喂,方队,忘了问你了,这花送给谁的?” 

      “送给你们老板的。” 
      “啊?!”杨小玉吃惊地回过头盯着小方,然后慢慢地笑了,原来那个倒霉的女人竟会是龙琪,真是莫名其妙,她多少有点幸灾乐祸地问,“你什么意思?对我们老板有什么企图?不会是想用美男计吧?她可不是我,她从来不吃这一套。” 

      小方的脸忽然涨红,“胡说什么呢你!谁用美男计了。” 
      “我胡说?你那一篮子的红玫瑰,要表达的是什么欲望?” 
      ──红玫瑰的欲望?小方突然醒悟,坏了,昨天他订花篮的时候,小花老板问他送给谁?他说送一个朋友,小花老板又问他是男是女,他说是女的。对方肯定是把这两者一综合,就成了“女朋友”。给女朋友自然是红玫瑰,他取花篮时也没怎么在意。噢,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别人尤可,这个杨小玉可是个尖酸刻薄的主儿,谁知道她会想到哪里去! 

      小方的脸更红了,杨小玉宽容地拍拍他的肩,“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我们老板每天收到的花成千上万,你那个花篮她不会注意的。” 
      “是吗?”小方脸上顿时涌现出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的表情。 
      杨小玉默默地看着他,从他的表情中她突然领悟到一点什么──有一种东西正在开始明朗化,但它主人还不清楚。旁人却清楚。旁观者清。她于是用少有的温和的口气说:“哄你呢,她花粉过敏,从不收人家的花。送花的男人,你还是第一个。” 

      “是吗?”小方脸上又是另一种表情。 
      “不过,你这个花篮也太小了。” 
      “真的吗?”小方又茫茫然了。 
      杨小玉倒是笑了,“开玩笑的,送礼哪分轻重,心意最重要。古人不是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吗?” 
      小方被她说得一下又释然了。──这个杨小玉,她嘴里说出的话,哪一句才是真的? 
      杨小玉看着他,“哎,方队,我怎么觉得你跟我第一次见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了,帅多啦?” 
      “脸皮厚多了。” 
      茶座早上一般没几个客人,不过也有爱早起的人或者晚上睡不着的人喜欢在清晨听一听音乐,对着茶杯上冒出的热气抒发一下心情。这种人一般是有钱又有闲的人。 
      龙琪坐在自己的茶座中,梳理心情。 
      她的气色看上去不错,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她每天早上晨练,然后洗澡,洗完澡去吃饭,最后在茶座中呆一小会儿。 
      她品着一杯茶,这个茶座一般是不供应传统的中国茶的,除非客人特别点明,另外还得特别付费。这是个纯欧美风格的茶座,供应的都是西式茶点,放的音乐也是怀旧的欧美音乐,曾有人建议放中国古典音乐,像《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平沙落雁》等,被龙琪拒绝了,听着古筝二胡喝咖啡,多少会有点不伦不类,龙琪自己喜欢纯粹的东西。她看着全套桃花心木的桌椅闪着幽雅的光泽,调酒师熟练地煮着勾兑酒水,有些年纪的侍应生操着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礼仪说着流利的英语彬彬有礼地为客人端茶递水时,她有一种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尤其是下午茶时间,当烤箱里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圆面包、三明治、姜汁饼干、挂糖浆的蛋糕时,她很兴奋,就像是在体验与今时今世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生存,她仿佛看到了简•;爱或是郝思佳坐在优雅的客厅待客。她心底里并不是个崇洋媚外的人,但她确实不喜欢中国封闭的四合院落的居家模式,她喜欢欧洲那种全开放式的庭院──小小的别墅,青青的草一直漫到门口,一道浅浅的篱笆或几株树就划开了与他人的分界线,而不是壁垒森严的院墙。即使是万里长城又能挡得住什么,何况是一道院墙,内心的强大比什么都重要。 

      爱屋及乌,她喜欢的纯欧美风情让她完全搬到茶座中来,尤其是她还设了个壁炉,冬天的时候里面真的点有用木柴生的火,客人还可以自己加柴填火,当然,这是要付费的。在过圣诞节时,这里的生意好得要命,几乎所有洋派的人都会涌向这里,那挂满礼物的圣诞树,荧荧生辉的烛火,低低的音乐,火光熊熊的壁炉,餐桌上的葡萄干烤火鸡,真让人以为是到了十八世纪的英国。如果愿意,客人还可以租一套宫廷贵族专用的晚礼服。 

      当然,圣诞那天的客人是限量的,而且要提前预约,要想在这里买一夜狂欢,在付出昂贵的代价同时,还必须有一定的身份。所以在龙琪大酒店过圣诞节就成了一项有钱人的保留节目。 

      龙琪也就为她所坚持的纯粹欧美风情得到了巨额的回报。 
      做什么都需要坚持。 
      “龙总,您的茶。”羊博士为她端来一杯正宗的中国茶。 
      龙琪其实并不喜欢咖啡,但她必须让人觉得她喜欢,不光是咖啡,她有时还会有意无意地冒出一两句英语,在西风东渐的今日,这点尤为重要。──如果你摆明了是个西式化的人,你的很多言行就会得到原谅。比如有的女人被认定是泼妇,那她的刁蛮行为就会让人包容而不被计较。 

      龙琪对人性的认识已经深入到骨子里。这对她的生意很有帮助,因为无论官场商场情场,你要对付的,无非也就是──人。一个人或一群人。 
      “还习惯吗?”端来茶后,龙琪没有让博士马上走开。 
      “挺好的,我喜欢,真的。这里好像与别的地方都不一样。”博士是从陆星手底下跳槽过来的。放着好好的政府公务员不做,偏偏要跑到这里做一个月只挣300元侍应生。 

      龙琪笑了。她是个冷漠的人,即使是笑,也像冬天的阳光一样,尽管看上去灿烂,但感觉很冷。这感觉会将人──任何人──都推得远远的。 
      “坐。” 
      博士忸怩着坐在龙琪对面。“我觉得……”沉默了片刻后他说。 
      “说吧,没关系。” 
      “我们的咖啡真的是进口的吗?” 
      “的确是。纯巴西风味的。” 
      “尽管这样,可一杯120元,这……太贵了。” 
      “有人愿意出这个钱。” 
      “可是,它原来也值这么多吗?” 
      “不值,远远不值。但这就是商业。” 
      “可是……” 
      “可是有人愿意花这笔钱,因为在这里买到的不光是咖啡,还有优雅的环境带来的某种心情,以及享受这一切时的优越感。” 
      “那……我们是不是赚得很多?” 
      “商人永远不会认为自己赚得多。你看,”龙琪示意博士看窗外,“瞧见对面的大楼了吗?它的造价如果值1亿人民币,它就得卖到20亿,这还只是个普通商人,如果它被卖到50亿,这也只能算一个标准商人,但它若被卖到100亿,那就离成功的商人不远了。” 

      “这不是投机吗?那中间那部分差额,由谁来承担?消费者吗?这公平吗?” 
      “不光是消费者,准确地说,是由我们大家承担。因为那100个亿里,包括了税,税去了哪里?用于很多公共事业了。总之,钱不论在哪里,都是在这个社会里流动,物质不灭。而流动就是生机,就产生活力,促进一个社会向前发展。” 

      “但,我还是觉得欺诈性太强。你知道普通人要买一套房子得攒多少年的钱吗?” 
      龙琪笑了,苦笑,“自古慈不掌兵,仁不行贾。年轻人,如果你真的想日后踏入生意场,当初就不该读那么多的书。道理,是最束缚人思想的东西,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羊博士一付不解的样子。 
      龙琪想了想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这个笑话其实是小玉说给我的。” 
      一提到杨小玉羊博士的脸刷一下亮了。 
      龙琪笑一笑,“一个城里的男孩肯尼移居到乡下,跟一个农民花100美元买了一头驴,并说好第二天交驴。第二天农民来找肯尼,说驴死了。肯尼说那你还钱吧。农民说钱已经花掉了。肯尼说那把死驴给我也成。农民纳闷,不知道这个小男孩要那头死驴作什么。肯尼给对方解释说,我可以用那头死驴作为幸运抽奖的奖品。农民叫了起来,说你不可以把一头死驴作为抽奖奖品,没有人会要它。肯尼说别担心,看我的,只要你不告诉别人驴是死的就行。几个月后,农民遇上肯尼,问事情的结果如何。肯尼说我举办了一次幸运抽奖,死驴为奖品。我卖出了500张票,每张两美元,这样我赚了988美元!农民好奇,难道没人对此表示不满?肯尼则说:只有那个中奖的人不满,所以我把他买奖券的钱还给了他!许多年以后,长大了的肯尼成了一家著名集团公司的总裁……” 

      羊博士吃惊地看着龙琪。 
      她对他说:“这就是商业。” 
      “这是欺诈!” 
      “不,你首先应该欣赏的是小男孩肯尼的智慧与勇气。” 
      博士不以为然,坚持道:“这纯粹是一种欺诈。” 
      “可有的人他就是愿意接受欺诈,没人强迫他们,他们也明明知道这是一种投机,但他们愿意。愿赌服输!这种类型的欺诈还包括股市与期货,这你又怎么说呢?” 
      博士沉默了片刻,“总之这种交易太不人道了。” 
      “小伙子,马克思早就说过了:资本来到人世,从头到脚的每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液。原始资本的积累都是这样的。” 
      “也包括你吗?” 
      “是的。乌鸦都是黑的。” 
      羊博士脸上的表情相当复杂。 
      龙琪看着他,“水至清则无鱼。商业也是一样的。有的人只看到它的欺诈性,其实它的真正作用是流通,它在掠夺、投机的同时,也在创造、革新,没有商业的社会是停滞不前的。” 

      博士沉思片刻,然后盯着龙琪的眼睛,“你认为我适合作生意吗?” 
      “我认为你更适合去财务部,做一种具体的事情。” 
      龙琪说到这里,站了起来,小方昨晚跟她约好要来看她,当面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谢谢你实话实说。”博士也站起来,“你跟别人也常常这样实话实说吗?” 
      龙琪双手支在桌子上,意味深长地,“生意场上不光是尔虞我诈,有时还必须说实话,坦诚想见,这就叫诚信,真正的商业精神就是从这里面体现的。但,你一定要选对说实话的时机和说实话的对象。这样,你才会一本万利,才会一鸣惊人。” 

      博士愣愣地站着,他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我,还可以再问一句吗?” 
      “问。” 
      “你读书吗?” 
      “读!而且是狠读。” 
      “那你怎么……” 
      龙琪笑了笑,“我读书,是为了让书听我的,而不是我听它的。” 

        第三章 


      作者: 金英 (公共作品) 

      小方提着那篮花,来到1208室门口。上次也是在这里,他正要敲门,她出来了,美丽而冷漠。这次呢? 
      这次也是一样,他心跳着,他的心从来也没有这么狂跳过,为什么?难道这就是杨小玉所说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