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

第21部分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第21部分

小说: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已经有点变态。我早就想摆脱他们俩个──花心的父亲和吃醋吃狂的母亲。我不想把我现有的一切带给我的梦中情人,我想给她一个全新的环境。现在,父亲死了,母亲进了监狱,自由了。” 

      “十恶不赦。”乔烟眉愤愤地说。 
      “祸害遗千年,我会长命百岁的。”庄美容得意地。 
      乔烟眉从他这句话中突然嗅出了一丝不详之兆。 

        第七章 


      作者: 金英 (公共作品) 

      “我们不用去接小乔吗?”杨小玉问龙琪。她俩刚从餐厅吃完饭回来。杨小玉为龙琪倒了杯水。 
      “方队长把她借走了。” 
      “什么事?” 
      “庄美容。”龙琪说话一向简洁。 
      “庄美容?他怎么啦?”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龙琪说了句俗语。 
      “什么叫看上去一本正经,我是真的很正经。”龙琪郑重强调。 
      “是,是,那当然,不过马来西亚的那个帅哥杰米又是怎么一回事?他对你可是……” 
      “这个……就不用再提了吧。”龙琪脸红了一下。 
      杨小玉笑了,“好吧,言归正传,那个血样怎么了?” 
      “那是庄竞之的,那晚我看到那个化验结果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就是老婆杀汉子!” 
      龙琪摇头,“看上去是那样,其实,是庄美容在暗中操纵了这一切。” 
      杨小玉的双眉跳动,这个表情表示她很惊讶…… 
      “这孩子,太过分了。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还整整做了5年的警察,5年!” 
      “噢,那小方去抓他了吗?那他们家这次不就没人了吗?唉,一家三口,全玩完了。” 
      龙琪摇头,“他是借刀杀人,他自己不会有事的。我了解他,他城府很深,他那个风流父亲跟吃醋母亲两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是说,他做了这么一堆坏事居然会没事?” 
      龙琪摇头。 
      “你今晚一直在摇头。”杨小玉说。 
      龙琪又摇了摇头,“我,心里很乱。” 
      “你就别想了,那个自命不凡的小方不是去了吗?他不号称神探吗?他也没办法?” 
      龙琪摇头,“他也不会有什么办法。我太知道庄美容那孩子了,没把握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他又当了5年的警察,他知道如何逃避法律责任。” 
      “那,那小方小乔岂不是白乎一场?” 
      “白忙也得忙。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那管什么用?要不……干脆我们来个替天行道。” 
      龙琪摇头,“算了,同它去吧,我们现在连自己的事都扯不清呢。” 
      “我们没有证据,检察院不会受理这个案子。”小方的话印证了乔烟眉的预感。 
      “你是说,他做了这一切,却不会受到丝毫的惩罚?”乔烟眉急了,激动地说,“我可以做人证哪!” 
      “你能证明他什么?”小方问。他又压低声,“再说,你现在能上庭吗?” 
      乔烟眉倒吸了口冷气,以她如今的处境,自然不能过分抛头露面。这个该死的庄美容,他连这一点也算进去了。 
      庄美容洋洋得意,“你们没法告我,我母亲杀了我父亲证据确凿,而那个女人,一个月前,我已经把送到了国外,你们再也找不到她了。为我父亲做出阳性化验的那个医生,根本就不认识我,一切都是我母亲在具体操作。没我什么事。我是清白的,准确地说我现在是个受害者。” 

      乔烟眉看着小方,“他把我从安全岛上推下去,又人为地制造了一声车祸,刚才还要动手谋杀,难道这不是证据吗?” 
      “可你并没死啊!”庄美容插了一句。 
      “我又没问你。”乔烟眉没好气。 
      小方说:“他说的对。就像你们医生,病人没有肿瘤,你们也不会开刀是吧?这也一样,你既然没死,他的谋杀罪名就不能成立。” 
      “乔烟眉,你刚才说我要杀你,其实你错了,我并不想杀你灭口。”庄美容笑得文温尔雅,“我不会让你死,我只是吓唬吓唬你,让你少管闲事,你若是真的死了,我的聪明才智也就沉入海底没人知道了,那种没有对手的寂寞,太难受了。告诉你,我做过5年警察,我心里自有分寸。知道了吧,我是故意不让你死的,你还道你命大呢。可是我没想到,方队长的鼻子居然也伸到了这里,看来我以后要对你刮目了。” 

      “谢谢!”小方说。他是警察他明白,这件事到此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你别得意,自古邪不胜正。”不服气的是乔烟眉。 
      “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庄美容说罢扬长而去。 
      “我们真的拿他没办法吗?”乔烟眉很不甘心。 
      “一切证据表明都是他母亲做的,惟一可以立案的是,他想谋杀你,但你安然无恙。”明知道对方是罪犯,却拿他没办法,这是警察最大的痛苦。小方心里也很憋气。 
      “可见我说的没错,太阳普照大地,但也有阳光不能照及的地方。” 
      “你放心,这个世界向来都是一物降一物,庄美容总会遇上一个终结者。” 
      “我等不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车上把他给废了。” 
      “行了啊,别想那些旁门左道了,我们也走吧。”小方帮乔烟眉收拾好东西,两人从医院里出来。 
      “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乎了一场?”今天的一切都是小方布置的,包括乔烟眉病重,都是跟医院串通好的。 
      “白忙也得忙。知道真相是我们警察的职责。” 
      “你不是说过法律是不可欺的吗?” 
      “何止是法律,法律之外还有天地良心。这些,都是不可欺的。” 
      “你觉得庄美容这种人会有良心吗?他的良心会受到谴责吗?” 
      “他会,因为他并不真的是十恶不赦。” 
      “你觉得他还不够十恶不赦?” 
      “他救了你,在那颗燃气弹爆炸之前。”小方盯着乔烟眉的眼睛,“他完全可以自己跳下去,不理你,但在最后那一刻,他还是先把你推了下去,然后自己才跳下去的。你知道吗?那是一颗燃气弹,它的杀伤力足可以让100个人成为齑粉,在这生死关头,庄美容首先想到的是救你。这其中只要延误0。1秒,他也就完了,什么万贯家财,都是过眼云烟了。你是当事人,你不觉得吗?” 

      “其实我也一直觉得纳闷。” 
      “在金钱和死亡面前最能考验一个人的灵魂,庄美容他输了一场,却又赢了一场。” 
      乔烟眉沉吟良久,“是啊,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 
      “包括你。” 
      “我又怎么了?” 
      “你是庄竞之雇用的,他付你高薪,但你却很讨厌他的风流花心,所以那天在程淑惠大闹晚宴的时候,你毫不留情地将庄竞之申斥了一番。” 
      “男人花心是女人最不能容忍的,尽管我并不喜欢程淑惠其人。而且当我得知庄竞之不会死时,我希望他吸取教训,过好以后的日子。” 
      “摊上那样的老婆,你不觉得他情有可原吗?” 
      “那是你们男人的看法。”乔烟眉冷冷地说,“我只是没想到程淑惠真的会动手。说实在的,我倒有点欣赏她,每个花心风流的男人都应该狠狠地挨上一刀。” 
      ──此一刻,男人与女人对同一件事的分歧就体现出来了。 
      “所以那天你去看她?” 
      “我对她表示致敬与慰问。” 
      “她杀人犯法了。” 
      “所以她进去了,法律正在惩罚她。扯平。而我敬佩的是她以身阻挡桃花劫的精神。” 
      小方苦笑。她总是有话说。 
      乔烟眉转过头看着这位年轻的刑警队长,“喂,方队,我觉得你这个人其实挺不错的。” 
      小方笑了笑,终于,她承认自己好了。 
      “那,你觉得我好在哪里?” 
      我们的方队长想让美女夸几句。 
      乔烟眉沉默片刻,笑了,“这么说吧,很多男人都急欲证明自己很能干,你却恰恰相反,总是在我们面前表现你的不能干……仅这一点内心修为,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 

      小方也笑了,“你干脆说我大智若愚不就成了嘛。” 
      乔烟眉摇头,“你比大智若愚更厉害,简直就是扮猪吃老虎。” 
      小方苦笑,“你常用这种方式来夸奖人吗?” 
      “只要是金钱,不论是放在皮包里还是塞在鞋里,都不会改变其价值。”乔烟眉意味深长地。 
      小方看着乔烟眉走进酒店,给龙琪打了个电话,“完璧归赵。”又问,“你还没休息?” 
      “你不也没睡吗?”龙琪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遥远,可能是晚上的缘故吧,她又问,“你不上来坐坐,我们的空中花园很好的。” 
      “你说你在哪儿?”小方看了看表,时针已经指向零点,她还在空中花园,兴致真够好的。“早点休息吧,不早了,你那个空中花园又跑不了。” 
      对方迟疑了一下,“好吧。” 
      “对了,你的车我再用一天好吗?” 
      “好吧。”龙琪说完就挂断了。 
      小方却拿着手机一直保持着接听的姿势──他在犹豫,要不要告诉龙琪有人要对她不利?衡量很久,他决定不说,他是警察,他会保护她的。想通了这事,他才掉转车头,临走又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夜幕中的大酒店。──他有什么东西放不下吗? 

      凌晨的大街上几乎没有车辆,小方的车却开得很慢,他把车窗摇下来,夜风吹进来,很凉爽很怡人,他停下车,享受着这翦翦轻风──难得浮生半日闲。对于他,这一刻才是完全放松的。坐了一会,他觉得有点渴,伸手到座位下摸索,果然,给他摸到一瓶矿泉水,他用牙咬开瓶盖,咕咕喝了几口,感觉味道有点怪怪的,大概是水过期了,他想。他抽了块手纸擦了擦手,转动方向盘,可是双臂软软的,提不起劲儿来,接着,双眼也有点模糊,大脑昏昏沉沉──我瞌睡了,我要睡──这是他惟一的意识,然后,他靠在座背上就睡着了…… 

      龙琪大酒店的空中花园,就像城市中的世外桃园,只见花朵葳蕤,木叶森森,夜幕轻寒,月色融融,凝神细听,仿佛还有溪水浅浅的跳跃声……正是良辰美景,风月无边。刚从医院那个诡秘的气氛中脱身到了这样一个优美的地方,乔烟眉恍若隔世。 

      她定了定神,才看到坐在花丛中的龙琪,一几一凳一壶酒,明月无须邀,就已成三人。真是诗一般的意境,只是,花中的人是否也有诗一般的心情? 
      “等我?”乔烟眉轻轻地问。斯情斯景,哪堪粗声大气。 
      龙琪点点头,“坐!” 
      乔烟眉坐在她对面的小石凳上,自从来了这里,她还没有和龙琪单独待过,她看着面前这位带着传奇色彩的女人,这会儿她的线条多了几分柔和,少了一些强硬。她的短发梦一样地在夜色中张开,她的眼波像星辰,辉光流动,还有她的鼻子嘴巴以及优雅的体态,衬着月光朦胧花影横斜还有淡淡芬芳,美得就像一个寓言,一个童话,一个梦……高贵而遥不可及。 

      乔烟眉叹了口气,沉默着,然后慢慢地从怀中拿出一个扁扁的很雅致的绣花小布包,持在手中,“这是一场危险的接力赛,现在该你上场了。” 
      “游自力给你的?”龙琪并未伸手去接。 
      “是。”乔烟眉郑重地点点头,“他从金三角带回来的情报全在里边这张磁盘上,关于那条黄金通道的来龙去脉,关于所有参与建成这条通道的人员名单,都在里边。另外他还告诉我,现在金三角还有一个云南缉毒警的卧底,至于是谁,他也不知道。如果需要,那人很可能会站出来证明他的身份。他把这些亲手交给我,让我有机会转交给你,说你一定有办法让它大白于天下。他非常相信你。” 

      龙琪看着乔烟眉,缓缓地伸出手,这是一单危险生意,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她说:“我不会让他失望。” 
      “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对此坚信不移。”乔烟眉说。她见龙琪将布包拿在手中,又赶快说,“你可不能全拿走。” 
      “噢?”龙琪不解。 
      乔烟眉展开布包,只见包的里子是一张雪白的小绵羊皮,皮上插着几十枝银针,月光下,闪着森森寒芒。她打开夹层,拿出一张磁盘,给了龙琪,“这才给是你的。” 
      说完,她舒了一口气,她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