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

第5部分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第5部分

小说: 千机变 第04~05天作者:金英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扈平看着她,“那你跟他,你们到底……”他在想着合适的措辞。 
      “你是问乔大禹吗?。” 
      扈平摇头,“我是说你的丈夫。” 
      上官文华鱼一样滑到乔烟眉身边,伸手将那个刀尖轻轻捏住,几乎同时,又有一只手捏在上官手上,上官抬头,是杨小玉,两人视线一对,心照不宣地同时用力向后一送,但迟了一秒,仅仅是一秒,上官指尖上的那种冰凉感顿然消失,再一看整个商场,宛若风吹过的河流,平静依然,那轻柔的音乐,漫漫盘旋……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像只是一个幻觉。那就算是个幻觉吧! 
      “你一个人?”杨小玉问。 
      “是的。”上官回答。 
      “那一起逛吧。”杨小玉发出邀请。 
      “好,一起。”两人对视的一刹那,就某个问题达成了一致。 
      乔烟眉也看到了上官文华,笑着过来打招呼,“是你?抓小偷啊?”她显然还不知道刚才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不知道最好。上官笑了,“小偷小摸一般不归我们管,不过要是遇上了,就不能放过。” 
      杨小玉听了这话笑了笑,对乔烟眉说:“对不起,还没付钱,那边的收银台不能刷卡。” 
      “你应该带现金的嘛。”乔烟眉皱眉。 
      “25万哪,堆在地上好一大堆,怎么带?怕小偷找不着目标啊!你再等等。”杨小玉解释完,又问售货员哪个收银台可以刷卡,“我去了啊。”走过上官身边时,她悄悄地说,“交给你了。” 

      上官站在乔烟眉的外一侧,眼睛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好像是在欣赏她的新大衣,眼角的余光却在扫着周围的动静,嘴里还在应付着,“这衣服多少钱?25万?太贵了吧?是我10年的工资哦。” 

      乔烟眉还没开口,售货员小姐过来说,“不贵,花25万真的很值,因为你买到的不光是衣服,还有美丽。” 
      上官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美丽也能买得到吗?美丽不是无价的吗?” 
      售货员说:“美丽不是无价的,它是无形的,你若有钱,你就可以让无形的它在你的身上显现。比如韩国的好多明星都是整容整出来的,有的以前很丑,现在却美若天仙。” 

      一旁的乔烟眉说:“照你这么说,美丽是妖,钱是照妖镜,美丽用钱一照,就显形了。” 
      售货员小姐给逗乐了,正要开口,又来了顾客,忙乎去了。上官听着也乐,嗯,这话有点意思。钱是照妖镜,钱可不是照妖镜,什么人在它面前都会原形毕露。 
      正琢磨着,一个中年妇女慢慢地走了过来,快到跟前的时候,她的丝巾掉了,上官盯着她,发觉她的眼神太集中了,逛商店的女人眼神一般都是迷离的,焕散的,沉醉的。上官看着她,不料乔烟眉瞧见了她脚下飘落的丝巾,正要去捡,上官抢过去搂住她退了两步,“快闪。” 

      “闪什么?”她兀自不解。 
      “那个女人有狐臭。” 
      乔烟眉眼一亮,“我能治狐臭。” 
      上官摁住她,“这个狐臭你治不了。” 
      仅几秒,那个中年妇女已经走远,步履是那么从容,那么悠闲。也许,是我多心?上官心里闪过一丝狐疑。 
      杨小玉也终于回来了,售货员也把貂皮大衣包好了,双方交割好一应手续,开路走人。 
      “你们是不是打算回去?”上官问乔烟眉,眼却盯着杨小玉,她用得是疑问句,实际上是在提出一个建议。 
      “我……”乔烟眉正要开口,杨小玉抢着说:“咱们不如去兜风,我今天开来的车是一辆进口跑车,怎么样?”她的视线越过乔烟眉头顶,征询上官的意见。上官轻轻点了点头,在车上总是安全一点。 

      跑车是红色的,像开足了的玫瑰,鲜艳热烈。杨小玉先把貂皮大衣扔在后座上,正要安排乔烟眉挨着她的大衣坐一块儿,她已经坐在了前排。杨小玉只好让上官坐在后排。“咱们去哪儿?” 

      “上高速。”上官说。高速公路是全封闭的。 
      “好!”杨小玉开足马力,没一会儿就出了市区,在高速路的入口,她按了个钮,跑车的车顶就缓缓地退去了,“哥们儿,上高速了,系上安全带坐稳喽!”她将方向盘一绕,刷一下,闪电一般就上了高速,只见路两旁的树哗哗地往后流,人像是河中的小舟,急速飞驰。 

      “来点音乐。”乔烟眉建议。 
      “温柔的还是疯狂的?” 
      “疯狂的。” 
      顿时,音乐像炸弹一样狂轰滥炸,杨小玉随着节奏大声地嚎着,乔烟眉的脸给风吹得红扑扑的,也跟着大声喊起来。“喂,警官同志,你也来一嗓子。”杨小玉说上官。 

      上官也很想,不过,还是没有。她们办公大楼的正面墙上贴着一张横幅:内强素质,外塑形象。就是提醒所有的警察同志们,要时时注意形象,加上四年警官大学的熏陶,那种外在的规范已经融入血液变成她内在的需求,尽管她今天没穿警服,她依然是放不开,她无法跟杨小玉那样使意任性。 

      杨小玉的车已经开到250脉了,路上的车一个一个被她甩在后面,“爽啊!加速前进!”她的短发被风吹得向后倒去,衣服猎猎作响。 
      “小玉,小心!”上官提醒。而在她心里,也渴望快点、再快点!车果然又快了,真的是风驰电掣,两边的景物已经没有了形状,只感到风在吹,人在急速流动。 
      可是突然,上官觉得她右边像有个什么悬浮物划过,带着轻微的呼啸声。她不由伸手一抓,当东西硬硬地握在掌心时,她却大吃一惊,“啊!” 
      “怎么啦?”杨小玉和乔烟眉同时问。 

      第三章 


      作者: 金英 (公共作品) 

      “你不是正在调查龙琪吗?凭你的直觉,你认为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小方想了半天,还真想不出龙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摇头,“我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欧阳明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小伙子,不会是因为她救过你,你因此失去判断吧?” 
      “瞧您说的。”不知为什么,小方的脸突然又成茄子色儿了。 
      “脸红什么?”局长盯住小方的表情。 
      “我哪儿脸红了?是您老眼昏花了。”小方死不认账。 
      “唉,好了。”欧阳明看着自己这个得力下属,总觉得他近两天怪怪的,不过年轻人嘛,难免会有点儿小小的心事。他转变了话题:“那你觉得乔大禹呢?他可是你亲手抓的。” 

      乔大禹! 
      小方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乔大禹时的情景。──他在一个山洞中,因为伤得很重,背靠着石壁坐着。伤口明显被包扎过,事后证实是乔烟眉给包扎的,但当时她已经走了。 

      乔大禹就那么坐着,他的身材非常高大,伟岸英挺,即使是坐着,看上去也是凛凛一躯,威风四溢。他很瘦,黝黑的脸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看着洞中走进一大群抓他的警察,看着这群人走到他面前,一直都是静静地看着。 

      “喂,你是不是乔大禹?”一个刑警大声喝问。 
      乔大禹没有开口。 
      “你是不是乔大禹,请回答。”那个刑警加大嗓门。 
      乔大禹双眼望向对方,眼神一凛,射出一道慑人的光华,那刑警竟然被他的目光逼退一步。 
      “你神气什么?”刑警们哪受过这种轻视,一个年轻的警察拿枪砸过去。 
      “不要!”小方急忙制止。──每个人都应该受到尊重,不论他的身份是什么,他的人生权利都是不可欺辱的。 
      “你是乔大禹吗?”他平和地问道。 
      乔大禹看着他,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液,那唾液就落在小方脚下,小方一看,差点气晕过去。因为,乔大禹吐出来的是他自己的舌头。 
      他竟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他用这个来告诉抓他的人──什么也别问,我,是不会回答的! 
      小方看着那块血肉模糊的舌头,又气又恨,然而气恨之余,心中竟涌起一股他认为不该有的惺惺相惜的敬佩之感! 
      ──枭雄! 
      他想。 
      可是龙琪跟他又是什么关系,值得她以500万的代价破财冒险一见?也别说,他俩倒是挺相似的,一样的果断干炼。小方心中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几乎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伤感也涌上来。 

      不会吧?怎么可能?小方摇了摇头,仿佛要打消这个奇怪的念头。同时他又想到,乔大禹当时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龙琪见了他,他又能给她传递什么信息呢? 
      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见过你丈夫。”扈平盯着水面,河水不停地向前,逝者如斯。 
      “让他安息吧。”龙琪说,“他不应该再受到任何形式的打扰。” 
      “我并不是要搅扰他。我可以不提起他。我只是觉得,你不快乐。” 
      “为什么我应该快乐?” 
      “每一个人都应该快乐。而你,更具备快乐的理由。” 
      “我知道,你在谴责我,想问我为什么,是吗?” 
      “我没有遣责你,我只是想知道两朵长在一起的花为什么分开了。乔大禹他,他也不快乐,比你更不快乐,你们……” 
      龙琪没有让他说下去,“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还会有别的样子吗?”扈平诧异。 
      龙琪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说:“以后不要叫他乔大禹了,我很不喜欢这个名字。他没告诉你他的真名吗?” 
      “告诉了。” 
      “那你就叫他原来的名字吧。” 
      “不管他叫什么,他都是我心里的英雄,你也是,所以我认为你们……” 
      龙琪再次打断扈平的话,她看着河对岸绿草丛中的一簇鲜红的野花说:“多美的花,能替我摘一朵吗?” 
      “愿意效劳。”扈平就像一个中世纪的骑士一样,温文尔雅地欠了欠身,踩着河中的大石头到了对岸,采了一大把鲜艳的花,过来献给龙琪。 
      “谢谢。”龙琪接过花,看着扈平,慢慢地说:“对于我来说,得到这束花,会让我快乐;可是对于花来说,只要离开枝头,它们的生命也就结束了。所以一个真正喜欢花的人是不会让花离开枝头的,他宁愿花儿自然凋谢,宁愿自己寂寞。” 

      虽然不是就事论事,但这话的意思已经很透彻,扈平明白。 
      ──谁说爱就一定要得到?其实爱的最高境界是:不爱。如果你不具备某种条件,比如梁山伯跟马文材一样有钱,林黛玉和薛宝钗一样健康…… 
      这不是势利,如果你真的爱对方,难道不应该为对方想多一点吗?──他(她)跟着我能得到什么?比以前更多的幸福,还是比以前更多的快乐? 
      如果什么都没有,这还叫爱吗? 
      爱不光是一种心意,爱是动词,是给予,是让你为此有所作为。 
      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忍耐──忍住不去爱。 
      扈平明白,可是,他说:“花,只开一季,人,也只有一世。” 
      “是,因为只有一世,所以才格外珍惜,格外的希望对方好。所以……” 
      所以,不爱比爱要好。──始知锁向笼中听,不及林间自在啼。如果是真正的爱情,就更要懂得放手。 
      扈平沉默了,点点头,“我们上路吧。” 
      可是他们恐怕走不成了,车上的电话一个劲在闪着,显示有未接听的来电,龙琪摁下留言,是杨小玉的声音:小乔让刑警队的人带走了。 
      上官文华握着那颗子弹发愣。跟杨小玉她们分手后,她就回到队里,找小方没找着,却遇上了庄美容。 
      自从家里出事后,队里就传言说庄美容会辞职,替父亲把庄氏扛下去,他是庄家惟一的传人。这两天他也确实是请了假,不知道是怎么打算的。 
      他是怎么打算的,上官没空过问,反正钱已经进了他的腰包,什么时候花还不是一样?她现在只关心一件事,她问身边的庄美容,“你说,人有没有可能抓住一颗正在飞射的子弹?” 

      庄美容听上官这么一问,兴致马上来了,“二战期间,一位美国飞行员在空中追逐敌机,双方的飞机飞得都很快,快得像流星,这时,这位飞行员看见他的脸左侧有一个小小的物体,他随手一抓,你猜是什么?是颗子弹!他大吃一惊,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但这是千真万确的。因为子弹就在他手里。为什么会这样?后来一位科学家解释说:当飞机飞行的速度很快,跟子弹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