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文学名著电子书 >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 >

第18部分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第18部分

小说: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们原计划在昆明找份工作,住上几年。不料到昆明后,一切都不像想象的那样顺利。没有人真正能帮助他们。无奈,他们在昆明住了十几天,游游滇池,看看石林,又只好快快回到北京。
  北京是他们的家,却不是他们畸爱和婚姻的归宿。
  一次,黎红对李文杰说:“我在哈尔滨有几个朋友,不妨去哈尔滨看看,也许能找份工作或开个饭馆。”李文杰听了很高兴,说:“这倒是个好主意,但为了避免象上次去昆明那样盲目,这次我就不去了。你一个人先去,联系好了我就来。”
  黎红只身去了哈尔滨5天后,又返回了北京,高兴地告诉李文杰,此行很顺利,朋友答应一定帮忙。果然,没过几天,哈尔滨的朋友就打来电话,称已经帮助找到了一个饭馆,请速去面谈并办理具体手续。黎红和李文杰都异常兴奋,庆幸“天无绝人之路”。第二天,黎红再次风尘仆仆奔赴哈尔滨。
  黎红凭着办事的干练,只用3天时间就将承包饭馆的所有事宜谈妥,并签订协议书。当她把事情通知李文杰并请他立即赴哈时,李文杰却含糊其辞,直到最后才吞吞吐吐地告诉黎红。“我来不了啦。我的战友已经帮我找到了工作,只是还没上班,但我必须在家等通知。要不,你一个人先在哈尔滨干着,如果在北京干得不理想、不称心,我会考虑去哈尔滨的。”
  黎红一下子愣了。她责问李文杰:“你为什么出尔反尔?”李却顺振有词地说:“情况,急在不断变化嘛!再说我总觉得在外地干也不是长远之计:”黎红说:“当初就是为了我们俩,我才下这么大决心到哈尔滨来的,你既然不来了.我一个人在这儿干也没什么意思。我明天就回“北京!”李文杰说:“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黎红匆匆返回北京,立即约李文杰在玉渊潭见面。李文杰来了,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黎红问他怎么回事,他久久不语,心事重重。
  黎红一再追问,他才艰难地冒出了一句话:“红姐,我们分手吧!”
  黎红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为什么要分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黎红的眼里噙着泪花。
  “我觉得活着没意思,工作没着落、我俩的事家里又这样反对,母亲见面就说,我整天生活在痛苦之中。与其这样痛苦,还不如早日分开的好。”李文杰说得很恳切。
  黎红相信他的话是真的,可是她又不甘心:“是的,我知道你痛苦,难道我就不痛苦吗?我们当初开始好的时候,我不就提醒过你会有这些困难吗?那时你发誓你根本不在乎,还说只要我们真心相爱,什么压力也不能使我们屈服。仅仅过了半年,你为什么就变了?你为什么要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红姐,这些话都是我说的,我决不否认。但现在我实在受不了了,你怎么说我、骂我。惩罚我都可以,只求你能理解我!”李文杰带着乞求的口吻。
  看着黎红痛苦万分的表情,李文杰又有些于心不忍:9月份我开始上夜大,要上3年,这中间肯定没时间。如果我们有缘,就等3年后再说吧。”
  黎红似乎又看到了一线希望,说:“只要你真心爱我,又有信心,别说3年,就是5年我也能等,但你千万不要骗我啊!”
  之后,黎红仍频频约会李文杰,而李文杰此时已到海淀旅游出租汽车公司开车,对黎红的多次传呼和电话追踪,他总是能躲就躲,躲不了就婉拒。直到6月中旬,黎红正式到位于颐和园北的北京永开利出租汽车公司上班后,李文杰才表现了少有的高兴。
  6月15日那天,他们在北大校园中见了面,彼此说了些相互思念的话,又谈了些对未来的设计。这是一个多月来两人最高兴的一天。
  可是从这次以后,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而且几乎每次见面都要谈及“分手”的话题,使他们的每次约会都不欢而散。
  1994年10月3日,在黎红租住的房子里,两人发生了相恋以来最大的一次争执。李文杰再次提出分手。黎红很生气:“当初不是讲好3年以后再说吗?你怎么又变了?”
  李文杰说:“因为现在又出现了新情况。”
  什么新情况?讲清楚了我可以成全你!”
  文杰沉默不语,黎红一再追问,他才支支吾吾地说;“我原来的女朋友王莹提出要与我恢复关系,我已答应了她,她要我尽快断了你我之间的关系,”黎红一听,勃然大怒,指着李文杰大骂:“你当我是你玩的工具?你这个骗子。”
  李文杰不吭声,任凭她怒骂和发泄。但此次“摊牌”,他们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从此每况愈下。
  到了11月上旬,黎红拿走了李文杰的驾驶证、夜大学员证、住房证和车钥匙。李文杰无奈,委托他的好友和黎红谈了两小时,但没有奏效。黎红只是一个劲地说李文杰对不起她,未了还跑到车前座右侧的工具箱中拿出一把塑料袋包的新菜刀。好友见状大惊:“你这是干什么?”这是我送给李文杰的,他要和我断,就让他先去自杀。”“文杰会自杀吗?”“那随他的便,反正他别想好受,包括他家里的人。”
  为了挽回他们的关系,黎红试图作最后的努力。一天上午,黎红叩开了李文杰的家门,希望能获得李家的支持。但李文杰母亲对她冷若冰霜,还对她说:“你应该有自知之明,这样对你对他都好。”
  黎红十分失望。11月14日,她用拿走的钥匙打开李文杰的出租车门,往副驾驶座上扔了一张纸条,上写:“我恨你,如果你不考虑由此而出现的后果,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此时李文杰每晚在北京气象学院计算机大专班学习,白天给公司经理开车,他压根儿也不想再见到黎红。黎红见不到他,急得团团转。11月15日黎红又给李文杰写了一封长信,表示了自己对他刻骨铭心的爱。
  对黎红的所作所为,李文杰既不露面,也不给予答复。这时候,黎红的丈夫对她极不满意,两人接连吵了几架,她想让李文杰去和她的丈夫谈谈,李文杰根本不理睬,还说:“凭什么我要跟他谈?”
  11月18日,黎红打电话约李文杰第二天晚上出来谈谈,李当即拒绝:“不行,明天晚上我要考试”。
  11月19日,天下着雨,晚七点半,黎红乘公司便车到了位于魏公村的北京气象学院门前。然后走进了学校。因为李文杰告诉她,今晚要在这里参加考试,她想验证一下他的话,便在教学楼前遇了一圈,果然看到了李文杰所开的北京01—W5764号黄色夏利车。她打开了左侧后车门,坐在了驾驶座后面的位置上。
  不到10分钟,李文杰从楼里出来。他熟练地打开前门,坐到驾驶座上,猛然发现了坐在后座的黎红。他有些惊讶地问:“又是你呀,吓了我一跳,你干什么来了?”“我来看看你!”“那好,现在看到了,你可以走了吧?”
  黎红没有走,他们就坐在车里谈起了关于两人关系的老问题。
  这次李文杰一反以往的优柔寡断,表现得非常坚决、生硬,没有给两人重归于好留下任何余地。
  黎红沉默了,两人都不说话。就这样又僵了好一会儿。
  8点10分了,黎红打破沉默说:“好吧,今天不谈了,请你送我回家。”李文杰说:“今天天气不好,我不想送你了,你到门口打车回去吧!”黎红沉吟片刻:“那好吧”。
  李文杰就发动车,开到气象局门口时,他要停车,黎红说:“不要停,你回家吧,我会在适当的地方下车。”
  车驶出气象局.沿着白石桥路向北驶去。黎红没有下车。此刻,他的心中翻江倒海,她回想起两人恩爱的日子,想到他曾经那么多次地送自己回家,而在今天这样雨雪交加的夜晚竟要自己独自打车回家,这不是一个最绝情的信号吗?他们都不说话,而黎红却隐约从车前悬挂的反光镜中看到了李文杰不时用鄙夷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自己,这一切给了她以“他赢了”的感觉……一种绝望的念头袭上了她的心头,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从腰间解下皮带,将一端插入皮带头中,形成一个套环,乘李文杰不备,猛地套在了他的脖子上。李文杰本能地刹住车,用左手使劲抓住皮带,右手伸向座位上的活动转轮,企图放倒座位的靠背……黎红双膝紧紧顶住司机座的后背,两手狠勒皮带……她就这样将“最爱的人”送上了死路。
  作案后,她溜下车,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她在三里河的家。
  1994年11月22日,海淀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两位警察来到公司,将正在上班为黎红叫走。在分局,黎红毫不隐瞒地交侍了全部作案经过。
  1995年1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黎红死刑,立即执行。黎红不服,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要求从轻量刑。北京市高级法院复核后认为:黎红犯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量刑适当。决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995年8月29日上午,黎红被执行枪决。
  (二)
  正直忠厚,遵纪守法的杨明,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老婆的缘故而被判处无期徒刑。
  人啊,真难说!
  杨明和赵林是四川省相邻县的老乡,也是湖北省某大学的校友。杨明毕业后留在武汉,赵林那时尚未毕业,因为老乡的缘故,与杨明熟识并结为朋友。那时杨明已结婚,妻子李华是重庆市一家工厂的会计。
  一年春节,杨明回家探亲,赵林和他一路,便一起到了杨明家。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成心捣乱,赵林见了李华,一时竟连“宁穿朋友衣,不占朋友妻”的古训也忘了,心里打起了李华的主意。吃饭的时候,就在桌下捏李华的手,靠她的腿。李华无所反应,任他捏,任他靠,弄得赵林心魂动荡。
  赵林返校后,不断写信给李华。一再表白自己对她一见钟情,说她是他心中的女神,是他心中的太阳。虽然李华极少回信,但片言只语也足以让赵林感动一两个月。
  暑假到了,赵林急不可待地回到重庆,约见了李华,在夜晚幽静的公园里,他们俩相吻,相拥了……艳闻传到了杨明耳里,他气不打一处来,收拾行装,回到重庆。
  “我们夫妻也有好几年了?”你怎么能这样?”杨明尽管生气,但生性内向的他又找不到合适的话。
  “这有什么了不起,我和他也只是玩玩,难为你也是个男子汉,连这点肚量都没有,我们又没有越规的行为。”李华还有理,还骗丈夫。
  杨明气得就是两巴掌,打得李华哭了一个晚上。
  尽管如此,赵林和李华的关系还是保持着。一年后,赵林毕业了,他没有留武汉,而是回到重庆找了一家公司上班。
  赵林把主要物件托运,拿了报到单和几件日常用品匆匆赶到重庆,又找到了李华。
  “李华,你看,为了你,我分回来了。答应我,你和杨明离婚,我娶你。”赵林提出两人的行动方案。
  “那不行,我承认,你人不错,有才华,正因为这一点,我才和你好,但你干嘛住别处想呢?你做你的工作,找你的女朋友,结你的婚,我和你的关系是另外的,我和杨明结婚多年,现在有了孩子,虽然两地分居,但感情还是很好的,他现在正在帮我活动调动的事,我不会离开他。”李华一口拒绝了赵林。
  赵林无言以对,只得每隔一段时间来找李华一次,亲近一番。
  后来赵林结了婚,成了家,依然和李华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一次杨明回家,从孩子叙述不清的讲话中,杨明得知了赵林和李华经常幽会的事,便要去赵林单位告状,告他充当“第三者”,破坏别人家庭。李华却一把拉住他;“你告他怎么样?你有人家的把柄吗?诬告人家可不行,弄不到人家倒给自己惹身臭。再说,你这一闹,不光是左邻右舍、亲朋戚友,连单位的人都知道了,我的面子往哪搁?你也还要做人吧!人家说你杨明戴绿帽子啦,嗯,那你怎么想?”
  杨明真是有苦说不出来。可是呢?他和李华是高中同学,感情很深,李华长得不错。人也贤惠,他杨明是舍不得丢了她,再说,孩子很可爱,为了孩子,保住一个家吧。赵林也结婚了,总不至于老来和老婆勾搭吧,算了,算我杨明倒霉,嗯,这世道真是变了,人心不古。人心难测啊!
  尽管赵林找李华的事,杨明还时有耳闻,考虑到李华的调动办得差不多了,也就不再去追究,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
  李华终于调到了武汉,杨明这就放心了。整天夫妻两人加上孩子,恩恩爱爱,生活颇为幸福。
  有一个周末,李华说要加班。杨明想你平时轻轻松松,工作起来就是聊天,东家长西家短,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