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文学名著电子书 >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 >

第19部分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第19部分

小说: 二十一世纪--都做情人,谁做妻子 金琳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华终于调到了武汉,杨明这就放心了。整天夫妻两人加上孩子,恩恩爱爱,生活颇为幸福。
  有一个周末,李华说要加班。杨明想你平时轻轻松松,工作起来就是聊天,东家长西家短,休息天却怎么加起班来了,他心下犯疑,以为李华又和别的入好上了,便尾随妻子出门了。
  果然,李华出了门,过了一条街、就拐弯去了一个公园,赵林正在公园门口等她。只见两人相见、份外激动,热烈地狂吻。拥抱,完了就找了公园里一个僻静地方,铺上一块塑料布就做起爱来,把个杨明气得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你赵林也太不够意思、太欺侮人啦,竟敢跑到我这里来偷我老婆。他拿起围花丛的一根木棍,冲上去照着身子就是一顿乱打。
  赵林来不及反应,身上早已被抽了几棒,打得嗷嗷直叫。李华一翻身,躲到一旁穿衣服。
  赵林好不容易爬起来,也不拉裤子,倒头便向杨明磕头,“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求饶。我求饶、请你看在老朋友的面上,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你,你太欺侮人了,走,到派出听去……”杨明余怒未消,拉着赵林就要走。
  赵林一手提着裤子,一手紧拖着杨明不走,一个劲地求饶。
  李华躲在一旁,惊魂失魄,也帮着赵林求饶:“杨明,我对不起你,这事也怨我。可是,我对你也是有感情的啊,这些年为了这个家,我也没少吃苦,你就不能饶我们一次?你不饶我们,我们没法活,我想你也没面子,不好做人。现在赵林你也打了,你就高抬贵手,饶了这一次吧。”
  杨明气哼哼地白了一眼李华:“你滚一边去。”
  可是,事情闹大了又会怎样?对他杨明有什么好处?要是逼急了,李华一走人,他这个家咋办?李华的话不是没道理。
  转过身来,看着还跪在地上的赵林,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杨明也心软了:“你滚,你他妈小子,下次碰上了可再没什么好说的了。”
  一场风浪终于平息,杨明和李华一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和谐。毕竟,赵林有了一次肉体的教训,毕竟,从重庆到武汉也不是说能到就到的,两三年里,赵林也没有再去找李华重温旧情。
  可是,也许是命运捉弄这三个人。那一次,赵林得到一次机会出差武汉,而杨明也正好在这个时候出差上海了。李华经不起赵林的一再哀求,便答应在家中和赵林亲热一次。然而偶然的情况再度发生,杨明因为特殊原因提前一个星期回来了,偏又遇了两个人正在他家中寻欢。
  一不做,二不休,杨明从厨房中拿了把菜刀,闯了进去就砍,赵林赤身裸体,很快连中几刀.倒在血泊中。
  杨明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一场婚外情,又是以悲剧作为结束。
  (三)
  这是一起在沈阳轰动一时,被百姓们传得沸沸扬扬的药物凶杀案。凶手是曾在社会上有一定知名度的大东区糖尿病中医院的院长。他与情妇合谋先用药物将结发妻子害死,又多次策划谋杀了情人的丈夫,致死两条人命。
  1996年第七期《婚育之友》杂志对这一案件始末作了详细报道。
  沈阳市“大好时光”照相馆有个对艺术孜孜不倦地探求的摄影师叫杨占熬:1971年,辽宁省各市搞摄影技术串联。照相馆内,同行们捧出7一大棵照片让他鉴赏。突然,一幅半身侧面肖像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幅黑白照片,便成了杨占熬收集的为数不多的供学习借鉴的照片之一。
  照片被杨占熬带回了家,他的大儿子杨家齐也爱鼓捣照相机。
  他看到这张半身侧面像,立即被照片上的姑娘的美貌迷住了,黑白照片看不出颜色,但从服装的式样看,姑娘穿的是当时最流行的军装,臂戴26中学的“红卫兵”袖标。
  杨家齐失眠了,想着那位姑娘。
  过了几天,他寄信给抚顺市26中教务处。信内附有照片,询问照片上的姑娘叫什么名字。现在什么地方,信上讲要为她重拍照片,参加摄影比赛。
  26中教务处很快复信,说这个姑娘叫谭光,1968年已经从学校毕业,现在抚顺县李石寨的一个山沟里插队落户。
  杨家齐获信后如获至宝,立即按信中提供的地址给谭光去了一封信,说自己看到她的照片,觉得她很好看,就像以前在哪儿见过似的。“今天冒昧给你写信,想与你交个知心朋友,不知是否可以?”
  就这样他们开始了书信来往,鸿雁拉近了二人的距离,谭光发出邀请,她想要看看跟她通了几封信的男孩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儿。
  杨家齐挎着一台120型照相机来到了谭光所在的青年点。
  1971年9月,谭光从青年点抽调回城,分配到抚顺市毛纺厂工作。同年11月,杨家齐也调回沈阳被分配到陆军总院当勤杂工。
  沈阳抚顺两地相距不远,谭光和杨家齐几次接触后,很快偷尝了禁果。谭光的肚子大了起来,1973年10月1日,杨家齐、谭光结婚。同年11月29日,女儿梦儿出生。
  谭光和杨家齐结婚以后。生活日渐平淡。婚姻基础不牢固,志趣的不相投,性格的不和谐,逐渐展露出来。杨家齐对妻子随意打骂,工作也是吊儿啷裆,最后竟擅自离开工作岗位,成了无业游民。
  谭光实在忍受不了这种丈夫,她到法院提出离婚,杨家齐操起菜刀,发誓只要谭光跟他离婚,他就杀了她。杨家齐又跑到岳母家,给岳母跪下苦苦哀求。岳母心软了,不为大人想也得为孩子想,她劝女儿抽回了离婚诉状。
  谭光虽然没跟杨家齐离成婚,但她的心早死了。
  1988年9月18日,一所私立医院“沈阳糖尿病中医院”在沈阳市大东区注册诞生,它的主人是一个相貌威猛的高个男人。他叫孙继先。一时间电视广告中,大型活动中,人们经常会看到这位出手阔绰、到处慷慨捐赠的男子身影。
  1987年,敢当众宣称自己有100万元资产的人,在沈阳确实屈指可数。
  孙继先40岁,出身中医世家,父亲孙允中是名满东北的老中医。孙继先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妻子卢雅娟温柔,贤惠,是他的同班同学。1980年中医界为挽救、挖掘中医中药这座宝库,开始实行老中医带徒弟的办法,孙继先和卢雅娟来到了辽宁中医学院跟孙九中学中医,学习4年毕业后,孙继先夫妻被分到沈阳市煤气管道公司卫生所当大夫。一年多后,孙继先停薪留职到珠海和一个乡镇企业联手办了一个治糖尿病的疗养院。两年后孙继先回到沈阳时,手中已有了100多万元。
  1989年5月份,谭光在看电视时,无意中看到孙继先和他治糖尿病的广告,谭光心中一怔,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她想了一会,才想起这是杨家齐的同班同学。谭光单位有个老师傅患了糖尿病,正求病无门,听谭光在单位闲谈时说孙继先是她爱人的同学,便求谭光帮忙。
  谭光只好写了一个条子给孙继先,落款是“你的朋友”。
  老师傅拿着条子找到孙继先,孙继先二话没说,免费看病不算,几百元的药费,也一分没收。
  看病期间,孙继先和老师傅闲聊,详细地询问了谭光和杨家齐的情况,听说杨家齐连工作都没有,生活很困难,便说:“你回去告诉她(谭光),让她来找我。”
  下班后,谭光兴冲冲地问在家闲得无聊的杨家齐:“你那同学孙继先你还记得不?”
  “我怎么不记得,我俩还拜过哥们呢。”
  “他让你去找他”。
  “你怎么知道?”杨家齐不解。谭光把经过一说,杨家齐高兴了。当晚二人找到了孙继先。
  第二天,杨家齐便到孙的医院做了后勤采买。上班后杨家齐人变勤快了,第一个月杨家齐发工资400元如数交给了谭光。谭光暗暗感激孙继先。
  1989年7月的一个晚上,孙继先来到谭光家走访,见杨家齐没在,孙继先问:“杨家齐第一个月工资给你没?”
  “给了”
  “我让他给的。”
  看着谭光要说感激话,孙继先接着说:“我过去没有这个能力,现在行了,我有100万,就是利息就够你们家3人花的。我名义是给他的,实际是给你的,为什么给你,你明白不?”
  “为什么?”谭光还真没明白孙继先的意思。
  “别人的信我从来不留,唯独你的信我留着。你给我的信说是我的朋友,我很高兴。朋友就是第二个自我。”
  “像你这样的女人在中国太典型了,能忍气吞声为家庭。你的自身条件哪样不如杨家齐呢?我为什么让杨家齐来医院上班,全是为了你呀!”
  谭光明白了,过去以为孙继先是看在同学在关系上伸出友谊的手,却原来是因为喜欢自己的缘故。难道我跟杨家齐准备离婚的事老师傅也跟他讲了?她慌忙起身借倒茶水的机会稳定情绪。脸火辣,她慌忙把茶放在孙继先的面前。
  孙继先食中二指一曲,笃笃在桌上敲了三下,轻声问:“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谭光说:“不明白。”
  “我这是给你磕头。”
  谭光就觉得脑袋嗡地一下,天旋地转。
  “咱俩有缘份,也有一定的基础,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你从抚顺调回沈阳的第一天,我就想看看你。那天下午去看你,又不能到近看,我只好在远处,一直看着你抱着孩子回家。当时我想要是能陪着你回家该有多好,可惜不行。”
  谭光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脸上又热又涨,孙继先好像也看出了什么,得意地一笑,返身关上了房门,走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搂祝谭光最后一道防线被攻破。
  经过几次秘密约会,孙继先和谭光渐渐有些难舍难分。一天晚上,孙继先安排杨家齐在医院值班,然后来到杨家。亲密了一番之后,谭光问孙继先;“我们总这么接触,时间长了也不行啊;要是被杨家齐发现了,他非打死我不可。”两人深思了一会,孙继先说:“咱俩只有3条路可以走,一是离婚,二是出走,三是把他俩杀了。”
  离婚是不行的,谭光曾和杨家齐闹离婚,杨家齐扬言要杀她或毁她的容。孙继先更离不了。一旦离婚,他这些年来的好名声就会因此而全砸了。
  出走看似上策,其实也行不通。到哪去?吃什么?喝什么?还不得被人弄回来。
  那就只有第三条路了,把各自的爱人杀了。
  “杨家齐该杀,卢雅娟不应该杀。”谭光说。
  “不杀,没有咱俩的路。”孙继先很自信,“我都想好办法了,谁也查不到我用的方法。”
  “十·一”过后的一天,杨家齐找孙继先问:“院长,你能配解酒的药吗?”
  “当然行。
  “给我配点?”说完他眨了眨眼,原来杨已酗酒成癖。
  孙继先正求之不得,立即用中药配成合剂装入胶囊给杨。晚上值班时,司机小关跑上楼,晃醒了孙继先:“你去看看吧,杨家齐抽了。”
  孙继先明知杨家齐一定吃了自己给的药,但还是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随小关匆匆来到杨家齐的面前,杨家齐此时已浑身抽蓄,惨白的脸没有一点血色。看见了孙继先,杨家齐嘴唇哆索着哀求:“院长,救救我吧,我这才刚过几天好日子……”孙继先回到办公室,找出了一剂药给杨家齐服下。
  杨家齐又恢复了正常,谭光却失望了,背地里对孙继先说:“我就知道你下不了手。”
  “不是我下不了手,我当时看他太可怜了。这不是能急的事,他喊救命我不得不救了。想杀杨家齐你得想法让他找我,只要他找我,我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除掉。”
  “现在怎么办?”谭光望着孙继先,让他拿办法。
  “别急,我自有办法。我还是先杀卢雅娟,完事后再杀杨家齐。”
  孙继先似乎胸有成竹。
  30日凌晨4时,保姆被踢门声惊醒。“快来,快来,太太不行了。”门外传来了孙继先的声音,保姆来到卢雅娟的床前,卢雅娟的舌头伸出嘴外一截,保姆想掰开她的嘴,把她的舌头送回去,怎么也没能掰开。就听孙继先话带哭腔地叨叨:“半夜她打呼噜,她从来不打呼噜,我推了推她,呼噜不打了,谁知道过了一会儿没了动静。”边说边操起电话,给卢雅娟的单位去了电话。
  卢雅娟单位的同事闻讯赶到,C教授也被用车接到孙继先家。
  C教授经过检查,认为卢雅娟死于脑出血,呼吸循环衰竭。
  现在弄掉了一个,孙继先和谭光又将魔爪伸向下一个目标杨家齐。
  杀人的计划似乎是天衣无缝的。医院要裁员,杨家齐也在其中,孙继先为了“大公无私”让杨家齐装病住进了本院。
  个绝好的机会!大海心中窃喜,立即电话通知秀梅来到家中。
  当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