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10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10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觉到“冰心”忽然变得柔软缠绕在后背。
  赵烈伸手抚摩冰冷美丽的冰川,笑着对韩夜冰道:“真的没有想到雪山是如此的高大宽广,我们走了几十里路,翻越了十几坐山峰,居然才登到半山腰,但眼前壮丽的景色已经让我感受到了雪山的光芒,现在根本无法望见顶峰,很难想象登上顶峰会是什么感受,那一定是很独特的感受,我现在特别渴望登上那从未有人登顶的高峰。”
  韩夜冰笑着道:“无限风光在险峰。我们已经感受到了雪山的壮丽,要是到了顶峰不知会是什么样子,我想那才是真正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韩夜冰顺手掰下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递给赵烈,柔声道:“你一定口渴了,给你尝尝这雪域纯洁的冰快。”赵烈伸手接过,虽然入手冰凉,但心里却涌上一阵热意。
  韩夜冰轻轻道:“你进入江湖之后的经历简直是一个传奇,早就听说你在江湖黑榜上排名不断攀升的故事,但我却只对你进入江湖以前的事感兴趣,从十六岁到二十三岁,你一定经历了很多很多无法忘记的事,要是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你一定还是过着平静富足的生活。”
  赵烈把冰块轻轻放入口中,静静聆听。往事如风,他忽然想起了善良温婉的南宫雨,她也和韩夜冰一样对他年少的经历很在意。冰块慢慢在嘴里融化,他仿佛又看到了南宫雨屈辱的眼睛,已经融化在体内的冰块似乎又凝结成寒冰。
  韩夜冰没有注意到赵烈变化的眼神,接着轻轻道:“我非常讨厌这个极度不公平的压抑社会,没有自由,没有自己的思想。极少数的人享尽荣华富贵,但大部分的人却苦不堪言。”
  赵烈握紧双拳,眼中射出冰冷的目光,这个世上根本就毫无公平可言,辛苦拼搏多年,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他现在只相信强者才能为王!
  两人穿着厚重的衣服继续沿着陡峭的山路朝上面攀登,这是一面坡度很大的险峰,他们踩着厚厚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缓慢朝上移动,远远的望去,广阔的雪域中只有两个小黑点在其中移动。
  寒风吹过,卷起层层的雪雾空中飞舞,衬着深蓝色的天空,就象是天上虚无缥缈的悠悠白云。几乎垂直的山坡上,刺眼烈日在雪地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让他们几乎睁不开眼睛。
  随着高度不断增加,风越来越狂,温度越来越低,他们开始感到了阵阵寒意,皮靴已经被积雪沁透,冰凉透骨,高山的稀薄的空气让他们不住剧烈的喘息。韩夜冰满脸通红,虽然身子在寒风中微微颤抖,依然咬紧牙关踩着没膝积雪坚定朝上面走着。
  赵烈望着韩夜冰柔嫩的娇颜在寒冷和高原强烈的阳光共同作用下变得通红,心疼地停下脚步,不顾严寒的天气,解开厚重的外衣,从里面的蓝色长袍撕下一长条布条,仔细缠绕在她脸上,只剩下她一双晶莹的双眸露在外面。
  韩夜冰含笑让双赵烈把布条缠在脸上,双眸温柔如水,没有任何言语,心有灵犀一点通,赵烈从她柔和的目光中看到了很多心动的东西,他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
  雪山上寒风卷起的雪粒如刀子般把脸吹得生疼。赵烈回头望了一眼旁边几乎垂直布满寒冰的峭壁,下面是万丈深渊,雪雾缭绕,目光忽然定定注视着险峻的寒冰峭壁,回头对韩夜冰笑了一下,身子急速的沿着斜坡滑下,夹带着大量的积雪掉入那无尽的深渊,就在身子快掉下去的时候,他轻轻跃到旁边险峻的峭壁上。
  布满寒冰的峭壁滑不溜手,冰冷之极,赵烈用力把手掌深深的插入寒冰,身子悬挂在峭壁上,不停的在风中晃荡。
  韩夜冰奇怪的望着赵烈,脸上露出焦虑的神色,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她不知道赵烈是想要做什么。
  赵烈的手忽然一松,身子直直的朝下坠去,韩夜冰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身子不由朝峭壁滑去,想要抓住他。
  赵烈飘荡在空中,不停用手掌的插入坚硬寒冰,横身朝远方不住的移动,接着左手插入寒冰身子斜挂在峭壁上,右手飞快的摘了一样东西衔在嘴中,接着双手插在寒冰中,用力向上拉了一下,身子猛的朝空中腾空旋转跃起,他不等身体下坠就用力蹬在峭壁上,倒退着飞回到了韩夜冰的身边,“蓬”的一声,后背砸入深深的积雪。
  赵烈喘息着取下衔在嘴中的东西,口中朝上呼出一团白雾把面前凌乱的长发吹到后面,笑着把手中的一朵纯白色的雪莲递给了韩夜冰。
  这是一朵盛开晶莹无暇的雪莲,发出阵阵清香,韩夜冰的眼中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她抬头望了一眼不住喘息,长发纷乱的赵烈,眼中喜悦的神色顿时换成责备的眼神对赵烈道:“你刚才把我吓坏了,以后你做这些危险的事情先告诉我,好吗?害得我为你担心,不过我真的很喜欢这朵雪莲花,很漂亮。”她仔细端详手中的雪莲花,然后小心轻轻放入怀中。
  雪山上气候变幻无常,不知不觉中,山上刮起了狂风,卷起了漫天雪雾,根本无法看清前面的山峰。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他们感觉到了似乎连山峰都随之摇晃。赵烈心里一惊,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来不及过多的思考,抱着韩夜冰蓦然高高跃到空中。
  无边无际厚重的积雪从高处滚滚而下,气势磅礴,势不可当。赵烈心头忽然想起那些藏民谈之色变的雪崩,知道今天遇见了危险之极的雪崩,他没有时间考虑,紧紧抱着韩夜冰踏着不断滑落如惊涛骇浪般的雪浪,朝山上飞奔而去。
  绵延数里的雪崩让空中的赵烈吃够了苦头!虽然他擅长于提气长时间飞奔,但现在是在空气稀薄的高山,再加上怀里还挟着韩夜冰,而且脚下是如海浪般奔流而下的巨大雪浪,稍不留神就很可能被永远掩埋在深深的雪浪之下,他咬牙在雪浪上飞奔,好几次都陷些落入无尽的雪海中。
  耳畔是排山倒海般的呼啸,雪崩激起的雪雾弥漫在几十丈的高空,赵烈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他顶着呼啸而来的漫天的冰雪,一股让人喘不过气的气浪几乎把他们朝后吹飞,赵烈大吼一声,真气在全身激荡,拼命朝上面飞奔。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雪山终于恢复了寂静。赵烈抱着韩夜冰重重落在一处平缓的山脊上,他轻轻放下怀里的韩夜冰,脸色惨白,心有余悸,真正感受到了人在大自然中渺小的力量。
  赵烈抬头发现韩夜冰的脸上居然没有一丝害怕的神色,眼中还是被一曾迷雾笼罩,她轻笑道:“刚才我总算感受到了腾云驾雾的感觉,无边的滚滚雪浪恍若那天空变幻无常,美丽洁白的云海,刹那间我真的有种飘在云海之上的美妙感觉。”
  赵烈望着她脸上纯真的笑容,刚想说话,体内真气沸腾,忽然转头在雪地上喷出大量鲜血,染红了白色雪地,他很快用袖子搽干嘴边的血迹,回头对她苦笑道:“你的确与众不同,我是真的服了你了,刚才危险紧张的场面在你面前却变成美妙的经历,下次一定要换成你抱着我,让我也能舒服躺在你怀中仔细感受这种难忘的腾云驾雾滋味。”
  韩夜冰没有答话,伸出柔若无骨的手轻轻把残留在赵烈嘴边的一丝鲜血小心拭去,她低头轻的道:“谢谢你陪我到这极度危险的地方来。”
  赵烈回头望着头顶笼罩在云雾中的顶峰笑着道:“雪山给了我太多的震撼惊喜,虽然充满了危险,但我一定要征服它,把它踩在脚下!要是没有遇见你,我从来就没有想过雪山会有如此壮丽雄奇的景色,应该是我要谢谢你才对。”
  赵烈轻轻拉着韩夜冰的柔荑,缓缓漫步在雪山之中轻轻道:“我最喜欢牵你的手,每次牵着你的手心都特别宁静,无论在这寒冷的雪域还是那荒凉的旷野,我都感觉就象是和你牵手漫步在一湾蔚蓝湖畔。”
  韩夜冰抿嘴轻笑,回眸轻轻道:“湖畔之梦,多么美好的梦想!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深藏着这样一个梦幻,但世上有几人能做到呢?”
  高山雪域反复无常的气候的确让人惊叹。雪崩之后,盘旋在直冲云霄如刀般挺立顶峰上的云雾忽然散去,暴露在明媚刺眼的阳光下,再次掀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雪域中,狂风从来就没有停歇过,狠狠吹着,天空却是一片极度的蓝色。筋疲力尽的赵烈和韩夜冰在风中不停摇晃,定定凝望眼前神圣雪山,终于快到达这从未有人踏足的神圣顶峰,他们心中都泛起一种难言激动。
  赵烈握紧双拳,身子忽然高高拔到空中,提气加速朝山顶狂奔而去,象一阵旋风沿着陡峭绝壁卷上了雪域之巅,终于傲然把圣洁雪山踩在了脚下。
  韩夜冰尾随登上了神圣巅峰,他们并肩牵手静静站立在狭窄险峻的雪域之颠,空气稀薄的高空让他们都不住剧烈喘息,顶峰强劲的寒风几乎让他们无法站立,不时把山顶的积雪吹起,环绕在他们周围。
  赵烈紧紧握住韩夜冰的玉手,默默把体内的热气缓缓输到她的体内,虽然遇到雪山难得一见的好天气,站立在顶峰的他们却依然感觉到透如骨髓的寒冷。
  冰冷的寒风让赵烈的长发不住的在风中飞舞,他们俯瞰脚下那美丽壮观的景色,站在这从未有人到达过的高度,赵烈心中却忽然想起了痛苦的回忆和血腥的江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似乎和周围冰冷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赵烈望着脚下一望无际白茫茫渺小的世界,心中充满了万丈豪情,不由松开了韩夜冰的手,振臂仰天长啸,似乎要把心中所有的痛楚发泄出来,悲凉豪情的长啸似乎刺穿了无尽的苍穹,久久回荡在这雪域之巅。
  赵烈背后的长刀“无边”和“冰心”似乎感受到了他心中激发的冲天豪情,“无边”逐渐变得温热,开始轻微的颤动,而“冰心”则越发冰冷,依然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两种冷热交加相反的气流充斥在体内。
  “冰心”在极寒之地依然静静的伏在赵烈的身后,但赵烈却可以明显感觉到它和周围冰冷的环境完全融为一体,这股奇异的寒意笼罩了全身。
  赵烈闭目沉思,感觉到“冰心”似乎已经化为冰水溶入到血液中,再也无法分开!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存在,心中只有长刀,他静静回想和光芒法王的一战,感觉精神和“冰心”透出的寒意完全融会贯通,冰冷的气流缓缓在体内流动。
  赵烈站在极寒之地,雪域之巅,忽然感觉到进入了一个全新领域,似乎清楚的看到体内真气沿着经脉宛如一条冰冷的冰龙在其中游动。
  寒风中的韩夜冰明显感觉到了赵烈身上的强烈的凉意,她抬头望着闭目沉思,就象冰雕一样定定伫立在雪域之巅的赵烈,长发在风中激荡飞舞,她感受到了他心中流露出的悲凉,她眼中飞逝过一缕疼惜的眼神,但很快便笼罩了迷雾,回头望着脚下的宽阔大地。
  赵烈再次睁开精光烁散的双眼时,天色已近黄昏,冰冷气流已经走通了身上所有经脉!他脸上露出难于琢磨的笑容,缓缓抽出身后的“冰心”,刀身晶莹如寒冰,散发出极度的寒意,在阳光照耀下刀身隐现寒流,光华流动,锋利无比,诡异之极。
  赵烈握着冰冷的刀柄,定定的望着刀身,似乎捕捉到了什么,眼中露出狂热的目光,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傲然把“冰心”高高抛到空中,不停翻滚的“冰心”在这雪域之巅映射出奇异光芒,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入身后刀鞘。
  赵烈转身拉起韩夜冰冰冷的手笑道:“对不起,刚才在这雪域之巅,我的神思不受控制,似乎游离于我的身体,让你孤单的站在寒风中。” 韩夜冰毫毫不在意地笑了一下,指着远方夕阳欣喜道:“快看,多么美丽的落日!我没有想到能在这雪峰之巅观看到如此壮丽的日落。”
  远方瑰丽的落日荡漾出五彩变幻的晚霞,赵烈心中也是无限感怀道:“雪域之巅,寒风扑面,衣襟飘飞,吹起万钧石,仰天长啸,唯我之躯岿然不动,惊回首,高处不胜寒,极目远眺,万里河山梦里寻,落日如血心如冰。”
  西边的最后一丝阳光忽然就消失在远方群山之后,刹那间雪峰弥漫着漫天极度的冰冷。赵烈紧紧拉着韩夜冰轻轻从雪域之颠飘落,山顶上留下了两个紧挨着的深深脚印,但很快被狂风拂过卷起的雪覆盖在上面,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赵烈和韩夜冰一会儿象两只臃肿的大鸟在雪山飞舞,一会儿又落在陡峭的雪坡上滑行,踩着深厚的积雪,如飓风一样从高处呼啸而下,耳畔是呼呼的风声,急速下降的赵烈忽然被突出的一块岩石绊了一下,身子猛的朝前扑倒,身后的韩夜冰虽然伸手抓住他的衣襟,但却无法让他停下,反而被他朝前强大的力量带着一起重重的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