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11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11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捌说梗砗蟮暮贡淙簧焓肿プ∷囊陆螅次薹ㄈ盟O拢炊凰扒看蟮牧α看乓黄鹬刂氐乃さ乖诤窈竦难┑厣希饺吮г谝黄鹚匙偶负醮怪钡难┢虏蛔〉耐路觯耆橇肆衷谒侵芪Ъ鹊谋洌由蕉サ缴窖粝铝怂强牡暮奂:鸵淮ι
  离开雪山之颠已经好几天了,赵烈和韩夜冰似乎依然没有从登上雪域之巅的激动中摆脱出来。远处的雪山依然挺拔神圣,他们此刻坐在一片枯黄的草原上远眺那雪峰,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沉思,面前是一条哗哗流淌的溪流。
  韩夜冰眼光落在面前枯黄草地上,一朵紫色的小花顽强的在寒风中绽放,纤细的身子在风中不停摇摆,她定定凝视,轻轻对赵烈道:“你看这朵美丽的小花,在这寒冷的高原显示了生命的美丽,这是一种让人心灵颤抖的魅力。”
  赵烈定定凝望远处雪峰,眼中射出狂放目光,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语!蓝色长袍微微在风中摆动,他缓缓抽出背后的冰心,静静站着,体内的寒意和长刀的冰冷渐渐融为一体,浑身真气激荡,似乎流入到冰心刀身中,晶莹亮白的刀身蓦然发出冰冷白芒,刀身宽了一倍有余,刀芒暴涨!站在旁边的韩夜冰感到一阵寒冷,后退了一步,不由把双臂环抱在胸前。
  赵烈心中浮现雪域之巅感悟到的奇异场景,感觉体内的真气仿若一条冰河沿全身经脉不停奔流而行,眼中展现逃亡江湖以来一幕幕生死一线,惊心动魄的搏杀,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经不存在,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孤立于世。
  赵烈静静站立的身子忽然变幻出无数的幻影长时间围绕在周围,诡异无比。良久,长刀冰心终于如闪电般划破长空,速度难于形容,一瞬间整个天空都弥漫着荧白的刀光和极度的冰冷,根本连赵烈的蓝色身影都看不到。
  刀势忽然一变,夹带着凄厉的破空声,隐约透出一股前所未有霸气,潮湿的空气在冰心散发出来的冰冷寒意激发下,随着凛冽逼人的刀锋,蔚蓝明媚的天空忽然被卷起了漫天的暴雪,围绕在赵烈的身边不停的飞舞。
  跃在空中的赵烈忽然大声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哈哈,我赵烈就偏不信这个邪,我自横刀向天笑,无情断水空遗恨!”他发出震天的怒吼,在漫天的雪花中,夹带着藐视天下,舍我其谁的冲天霸气,朝一旁哗哗流淌的溪流劈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刀。
  这一刀包含了赵烈心中太多的悲痛,太多的哀伤,太多的压抑,太多的孤寂,太多的愤怒,无边的冰冷让空中暴雪弥漫,寒风呼啸,冰心被激发出耀眼的冰冷刀芒,重重的砍在不停流淌,宽达数丈的水面上!没有天崩地裂的巨大响声,只要轻轻的“咔嚓”一声,刀身附近溪流被赵烈这一刀凝固成冰,堪堪劈成两段,不停流动的溪流终于被赵烈一刀砍断。
  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没有任何声音,赵烈高大威猛的身影一动不动,只有他头顶漫天的美丽雪花从空中轻轻飘落他身旁,飘逸长发在风雪中剧烈的晃动,散发出诡异的魅力。
  赵烈把手中冰心用力高高抛到空中,长刀久久在空中翻滚,他仰天狂笑!雪域高原奇妙的经历让他创出了内力和招式完美结合的暴雪刀法,在他抽刀断水的刹那间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和自信,他忍不住发出震慑大地的惊天笑声。
  韩夜冰静静望着浑身散发让人心惊胆颤,君临天下般气势的赵烈,耳中传来震耳欲聋的狂笑,她的心中却有一种淡淡的悲哀,他的武功越高,她就越感觉他离自己越远!她蓦然转身回头静静望着枯黄原野上那朵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紫色小花。
  灰暗的天空沉沉的向下坠落,仿佛要把人窒息,寒风也不甘寂寞,狂放的吹!但却无法吹走厚厚的悲痛,天空还是慢慢的向下无情的压,黑云弥漫,冰冷的荒野,幽绿的鬼火快乐的跳动,黑暗的天空挤出了纯白无暇的雪,整个世界变得惨白!就象天堂的颜色,漫天的雪白花瓣落在我的身上,冰冷的雪花缠住滚烫的身躯,眼中射出鲜红的目光,火一样沸腾的血,天堂和地狱原来隔得那么近,是雪还是血无法分辨?突然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赵烈和韩夜冰定定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黄色沙漠,背后的两把长刀同时并列斜插在宽阔后背的刀鞘中,“无边”黝黑无刀锋,“冰心”莹白锋利而带着美妙的弧度,两把并列的长刀伴着飞舞的长发构成了奇异的画卷。
  他们从雪域高原来到了这西北荒漠,悄然从冰雪连天白色的世界忽然进入这苍凉炎热的黄色世界。韩夜冰可以明显感觉到赵烈前段时间宁静的眼神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时射出的冷酷神色,自从在雪域高原悟出暴雪刀法以来,他每天晚上都会彻夜练习刀法。
  烈日炎炎,韩夜冰望着赵烈额头上的汗水,从怀中拿出一块白色的丝巾轻轻递给他。赵烈接过丝巾,笑着转身先替她擦了一下脸上的细细的汗滴后,才胡乱的在自己的头上抹了几下,飞快的把丝巾放入自己怀中,收起笑容严肃道:“我很喜欢这块丝巾,送给我吧。”
  韩夜冰望着赵烈拼命装严肃的脸,笑着轻轻道:“你都放在怀里了,我还能收回吗?你喜欢就留着吧。”赵烈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忽视了韩夜冰眼中一闪而过的淡淡忧愁,越来越接近血腥动荡的江湖,他的心中居然没有感到恐惧和害怕,反而只有喜悦。
  赵烈兴奋在尘土飞扬的大沙漠中走着,完全不顾脚底松软的黄沙,似乎又闻到了江湖的味道。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几匹快马从他们旁边急驰而过,伴随刀剑相撞的熟悉声音,马蹄卷起层层黄沙,他心中涌上漫天豪情,在寂寥的荒野和冰天雪地中度过几个月后,他又回到了热血的江湖,他的心又开始了狂热的跳动。
  “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远处一缕炊烟在茫茫荒漠中映着蓝色的天空格外显眼,直直的冲上惨白的天空。没有风,只有无尽的闷热,一面粘满黄沙颓败的旗帜在阳光下无力的垂下,没有一丝的晃动,这是荒凉沙漠中难得遇见的客栈,整个客栈由厚厚的土堆成,象一座灰色的堡垒,历经风沙的吹剥,外面的墙体坑坳不平,班驳破旧。
  赵烈和韩夜冰推开步满灰尘的门帘,走进了光线昏暗的客栈。偌大的客栈只有三两个人在喝酒,没有一点声音,出奇的安静和闷热。两个店小二抬头懒懒的望了赵烈一眼,用手一指空着的一张桌子,继续伏在柜台上睡觉。
  清丽可人的韩夜冰的进入让昏暗的客栈也显得明亮清凉了一些,她拉住赵烈的衣襟,先用自己的衣袖轻轻拂了一下板凳上的灰尘,才让他坐下。赵烈冰冷的眼中露出一丝温柔的神色望着她。
  赵烈看似漫不经心的坐着,却飞快用余光扫了一眼客栈里面所有的人,连他们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也不放过,他望着周围桌子上的刀剑,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此刻浑身充满了力量和自信,自从内力飞速提高和创出暴雪刀法以来,他一直渴望回到铁血江湖,热血沸腾,豪气万丈,抬起面前的烈酒一饮而尽,恨不得让整个江湖都知道他又回来了,虽然面对无尽的追杀和强大的敌人!
  韩夜冰轻轻喝着清茶,忽然觉得对面的赵烈变得很陌生,他眼中混合冰冷和狂热的眼神让她暗自伤心。可惜赵烈现在根本没心思琢磨她的想法,他现在想到如何才能摆脱身上的恶名?如何才能够建立自己的势力?如何才能把整个江湖踩在脚下?
  赵烈忽然把碗中的烈酒倒在地上,盛满清茶,慢慢品尝,他现在需要的不是蛮干和冲动,而是需要绝对的冷静,残酷的江湖光有武功是不行的,还必须有敏锐的头脑的果断的性格。面前的清茶淡淡的清香让狂热不安的心渐渐变的宁静,眼中射出无尽的寒意。
  韩夜冰轻轻道:“希望能在这大沙漠中找到我爹,我爹行踪飘渺,琢磨不定,虽然临行前跟我提起他会到这无边的荒漠中,然而我从小就讨厌习武,对于府中的追踪术,周易八卦更是不感兴趣,根本就没有学过,但我却可以明显感觉到我爹不在这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我爹?”
  赵烈轻轻把手放在她线条柔和的香肩上,轻声道:“你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令尊,你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真的很想见识一下已达神鬼境界的鬼王,很想研究一下无名府神奇的武学。”
  赵烈忽然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神秘的宋青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偷袭无名府的行动一定和宋青河有关,这是一个精心谋划的行动,宋青河头脑敏锐,功力深厚,身上自然散发出统帅群雄的魅力,不可小视,而且他在江湖中没有一点名气,后面肯定藏着巨大的秘密。
  赵烈在心中转过很多想法,脸上却露出平静如镜的神色,他并没有把宋青河的事告诉就坐在面前的韩夜冰,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猜测,暂时还不想告诉她,他也很奇怪他为何要瞒着她?
  韩夜冰低头喝了一口茶轻轻道:“无名府中的确藏有无数神奇的武功秘籍,特别是一些玄幻武学,甚至有一些从遥远神秘西方传过来的魔法书籍,可惜被人洗劫烧毁了,我爹性格激烈而执着,这些都是他的心血,我真的很担心,他现在一定知道了无名府被毁的消息。”
  赵烈望着忧虑的韩夜冰,心疼道:“毁灭的东西还可以重新建立,你也不要过于担心,你爹乃世外高人,他会看透一切的,从头开始也是人生的一种奋斗目标。” 韩夜冰轻叹道:“我爹要是有你的乐观性格,我也不会如此担心了,他太固执!很多时候我看不出你是江湖黑榜上被人苦苦追杀的淫徒,你脸上似乎总是挂着毫不在乎的样子。”
  赵烈脸上露出了狂放笑容,忽然拉着韩夜冰的手走出了这间昏暗简陋的客栈,就在他掀开厚重布满灰尘的门帘走出大门的刹那,他忽然回头望向柜台上的两个伙计。
  两个伙计心怀鬼胎的目光刚好碰到赵烈极度冰冷的目光,他们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冷子,感觉到像是有一把寒冷的刀深深刺入心脏。赵烈看着他们做贼心虚的样子,冰冷的目光忽然消失,露出了诡异而难于琢磨的笑容后飞快转身走出了客栈的大门,惟有飘逸长发在后背的两把长刀之间飞舞。两个伙计望着他最后灿烂的笑容,不知为何,他们心中居然泛起一阵莫名的恐惧,脑海中久久回荡着那诡异的笑容。

  第十九章 沙海情梦

  赵烈拉着韩夜冰的手漫步在黄沙漫天的大沙漠中,他忽然笑道:“半年来,我们不是在荒山雪域,就是在茫茫凶险恶劣的无边沙漠,这里气候恶劣,阳光暴晒,灰尘漫天飞舞!你越发消瘦了,满脸疲惫和风尘,我可舍不得让你再这样下去,我们必须尽快走出沙漠,很想和你携手游览江南的美丽水景。”
  韩夜冰轻轻笑道;“我也很希望能宁静的在江南水乡漫步,逃离江湖中的恩怨是非。”她的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完,前方忽然传来雷霆般的马蹄声,漫天黄沙中,近百骑健马朝他们急驰而来,把他们团团围在中央,马上每个人都古铜色黝黑的皮肤,身手矫健,目露凶光,刀剑相撞声和马嘶声混杂在一起,气势夺人。
  赵烈冷冷凝望周围的人,没有丝毫慌乱,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来一样,刚才客栈中遇见的两个伙计也隐藏在人马之中,两个伙计望着赵烈冰冷的笑容,心中泛起一阵寒意,忽然后悔刚才前去通风报信。
  当中汉子身材魁梧,脸色铁青,棱角分明,一头乱发用黄色的带子挽在头上,目露凶光,忽然把手一挥,近百人的队伍忽然安静了下来,他沉声道:“我是狂沙帮帮主旋风鞭沙狂,听说你抢劫了无名府中的巨大财富,你明白我们是为什么来找你了吧!我雄霸沙漠十余年,一向说到做到,你只要说出那些财宝藏在哪里,我不会动你们一根毫毛。”
  赵烈仰天大笑,他也不明白为何身上又多了一项罪名,忽然想起了哪个神秘的蓝袍人宋青河,眼光闪烁,他的脸上露出了高深笑容,似乎完全忘记了面对纵横沙漠十几年的悍匪,他们性格残暴,久经沙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
  周围大队的人马在赵烈四周不停的晃动,发出了让人心惊的刀剑相撞的金属摩擦声,赵烈并没有答话,忽然回头望了一眼神色宁静的韩夜冰道:“只要我活着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你!”脸上突然露出残忍的笑容,长啸一声,长刀“无边”已然在手,长发飞舞,气势逼人,眼中射出狂热目光。
  赵烈身体卷起一阵旋风,夹杂着大量的黄沙,忽然挥刀冲入了敌方的阵营中,身影飘过,激荡起漫天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