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20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20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到会说出这种话来,赶紧掉头凝望远方的美丽景色,她很害怕赵烈赤裸裸的目光。
  萧碧痕丰腴起伏的背影,秀美乌黑的长发,白色长裙在微风中轻轻飘逸摆动,勾勒出完美无缺的曲线,配着蓝天白云青草,高贵纯洁而又散发出成熟风致!赵烈久久凝望,心中回味龙卷风中消魂蚀骨的美妙感觉。
  赵烈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萧碧痕不愧为武林第一美人,直到现在也依然美丽丰腴,仿佛熟透的红艳密桃,越发诱人。他想起萧碧痕柔若无骨丰腴光滑的身子,想起她隐藏在体内的滔滔激情,心中忽然泛起一阵热意,眼睛里露出了邪邪轻狂的笑意。
  赵烈忽然笑道:“姑娘看上去艳光照人,娇媚柔弱,我不相信你就是威震江湖十多年,江湖黑榜上排名第一的萧碧痕,此刻正在想着你的年纪,怎么看你都只有双十年华!”
  萧碧痕面靥微红,垂首敛眉,幽幽长叹一声道:“我的年纪你不猜也罢!岁月匆匆,花开花落,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实在是不愿和别人谈起年纪。”她忽然第一次清晰感到岁月的无情,心中顿时泛起萧索之意,三十多年的岁月在孤独寂寞和血腥的搏杀中度过,没有来得及感受生命的美好,至于爱情更是没有触击,似乎是一个飘渺遥远的梦幻,她根本不敢伸手触摸。
  萧碧痕心里忽然有些慌乱惆怅,因为从赵烈身上得到了很多以前从未有过的感受,她早已过了青春年华的时候,但此刻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春心萌动的季节,芳心开始剧烈跳动。
  两人静静漫步在在一望无际的青翠草原上,他们没有骑马,就这样走了好几天,天空阳光明媚,地面风光旖旎。萧碧痕忽然变得异常温柔,至少在赵烈面前展现了柔情似水的性格,如同姐姐般温柔体贴,默默给以赵烈无微不至的关怀。
  赵烈对于萧碧痕的细心体贴感到吃惊,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会忽然变得如此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在她的面前更多时候如同顽皮的孩子。
  地平线上蓦然出现的高耸笔直山崖在绿油油草地上显得格外雄伟,山上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树叶在轻风抚摩下显得影影绰绰,树影婆娑。
  赵烈背负长刀,蓝色长袍从腰间用紫色带子束着,更加显现细腰长腿,铁浇钢铸的身躯没有一丝多余脂肪,细长浓眉如刀斜飞入鬓,纷乱长发在风中轻轻飘荡。
  萧碧痕身着纯洁白色长裙,衣服料子感觉起来如烟似幻,绝不是绫罗绸缎,绵麻丝布的常见质料,她就像是拢着一堆白色云霞,烟气缭绕,简直就是梦中仙女化身,加上眉目如画,肤润如玉,就算天上仙女恐怕也要逊三分。 
  鳞次栉比的洞窟犹如蜂巢嵌在刀削斧劈的断崖上,窟前栈道蜿蜒曲折,重重叠叠的楼阁巍峨兀立,铁马风铎悬响,气势宏伟壮观,窟形奇妙雄壮,诡异多变,震撼人心!禅窟,佛殿窟,中心柱窟,大像窟、大卧佛窟,真乃人间千佛窟万仙洞。
  两人伫立山崖前面,仰视密密麻麻,气势雄伟佛像。菩萨、弟子、天王、力土、供养菩萨为三身至九身,乃至十多身的造像,巍峨挺立,庄严神圣!他们身心俱醉,感受到一种难言的神秘庄严气氛,缓慢顺着窟那风铎悬响前栈道蜿蜒走上了山崖。
  赵烈和萧碧痕置身于窟中,无法形容心中的震撼。神态逼真、含笑自如的菩萨,婀娜多姿、翩翩起舞的仙女,姿态妩媚、凌空翱翔的飞天,五彩缤纷的鲜花纷纷扬扬,不奏自鸣的乐器演奏仙曲,仿佛进入神仙天国,身心随着飞天飘旋,好像整个洞窟都在眼前晃动!
  赵烈久久伫立在飞天仙女鲜艳的画像面前,年少时也曾对佛学有过研究。乾闼婆和紧那罗原来是印度婆罗门的娱乐神和歌舞神,他们一个善歌,一个善舞,形影不离,融洽和谐,乃是恩爱夫妻,终于被佛教吸收,化为天龙八部众神中的两位天神。
  乾闼婆与紧那罗被佛教成为天龙八部神,原来马头牛首的狰狞面目逐渐演化为眉清目秀,体态俏丽,翩翩起舞,翱翔天空的天人飞仙,她们在佛教净土世界里散香气,为佛献花、供宝、作礼赞,栖身于花丛,飞翔于天宫,居住在天宫,不能飞翔于去霄,化为眼前神奇的艳丽的飞天,乃是不长翅磅,不生羽毛,没有圆光,借助彩云而不依靠彩云,凭借飘曳衣裙、飞舞彩带而凌空翱翔的飞天!
  佛学博大精深,赵烈却毫无兴趣,根本不相信命运和神佛,他只相信自己的努力和奋斗,他最喜欢飞翔的感觉,所以特别喜爱面前翩翩起舞于九天的飞天神像,他回头看了一眼婀娜多姿的萧碧痕,心中一动,忽然发现萧碧痕面容居然和眼前飘逸的飞天仙女有几分相似。
  萧碧痕凝视艳丽多姿的飞天,心中却在感怀岁月的匆匆,伫立庄严肃穆的佛像面前,心中不由忆起了往昔岁月那些凄厉惨叫和无尽鲜血,芳心轻轻颤抖了,居然第一次感到了忏悔之意,两人心事重重,谁也没有说话,默默沉浸在肃穆氛围中。
  洞窟中忽然走进了几个强悍江湖客,刀剑相撞的刺耳声音在威严佛像面前放肆响着,惊艳肃穆的佛像在他们眼中毫无意义,他们目光落在了萧碧痕身上,她虽然蒙面,但美好身体却无法蒙住,暴露无遗!
  江湖客色眯眯淫笑起来,他们好久没有碰过女人,眼中的赤裸目光似乎要把萧碧痕的衣服撕碎!萧碧痕听到他们口中的污言秽语,娇躯蓦然如寒霜一样,冰冷杀气连满山菩萨仙佛也镇压不住,冲天喷涌而起!最近眼中温柔如水的眼神和刚才在无数佛像面前闪过的一丝忏悔之意瞬间消失无影。
  赵烈心中一声重重叹息,根本无法阻止萧碧痕心中的漫天杀气,慢慢转身凝望艳丽飘逸的飞天神像,飞天依然祥和宁静,面带神秘笑容。
  萧碧痕身行晃动,宛如洞窟中曼妙逍遥的飞天神像般飘逸,森冷长剑轻柔出鞘,几声凄厉恐怖惨叫过后,红艳艳的血液溅到了飞天神像的五彩长裙上,增添了飞天神像的光彩,更加绚丽夺目,其中一滴鲜血刚好滴落在飞天眼睛下面,仿佛飞天神像美丽眼中流出的哀伤泪水。
  赵烈和萧碧痕依然静静走在路上,身后嵌刀削斧劈的断崖上鳞次栉比的神佛洞窟早就望不到了,洞窟中的杀戮似乎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弯碧绿泉水如绿宝石一般镶嵌在无边黄沙中,月牙泉边,白杨亨享玉立,垂柳舞带飘丝,沙枣花香气袭人,丛丛芦苇摇曳,对对野鸟飞翔,风景如诗如画,泉南岸台地上是雕梁画栋,勾心斗角的大片建筑群。
  夕阳下,两人忍不住停下了孤寂脚步,默默伫立在清泉边,衣襟伴长发齐飞!赵烈依然想着性格变化无常,凶狠残暴的萧碧痕,飞天佛像前的屠杀似乎就在眼前晃动,长期和她在一起只能面对无尽的杀戮,只会树立越来越多的敌人,根本不可能称霸武林。
  赵烈冷冷凝望身边柔和完美的背影,这样下去绝对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尽快回到梦里江南,他要从那里开始江湖梦想,那里是他生长的地方,也是蒙冤逃亡开始的地方!
  赵烈用力握紧双拳,眼中露出坚定神色,无论面对多少艰难也会按照目标坚定走下去!他对着碧水忽然冷冷道:“大漠长天,孤泉冷月,黄沙絮絮千年。今夜清风,蓦然梦醒,无尽长路,羌笛声中谁在泣?”面前依然是一条无尽迷茫长路。
  萧碧痕静静聆听富有磁性的低沉声音,慢慢回味诗词中的意境,蓦然感受到赵烈寂寞坚定的心,她顿时眼波迷蒙,心情荡漾,竟然不由痴了。

  第二十三章 勇敢的心

  辽阔壮丽的大漠逐渐变成了点点回忆,再也看不见了,无边沙漠怅然间轻轻穿越而过,苍凉黄沙逐渐被满目青翠幽静的绿色所替代。雪域高原和炎热沙漠的经历让赵烈眼中多了一份冰冷,粗犷和苍凉,眼中不断变换的神色如同雨后天空七彩绚丽变幻彩虹,充满了美丽自然诱惑的奇异魅力。
  冰雪高原的神圣瑰丽,茫茫大沙漠的无边荒凉带给了赵烈极度震撼和绵绵回忆。世间炎凉变幻在神奇自然面前显得异常渺小,他真切感受到了风雪,沙暴和龙卷风的奇异力量,从中感悟出了很多奇妙念头,不但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暴雪刀法,而且把沙漠的狂暴龙卷风,天空的风吹云动,高原的月起日落奇妙地融会贯通!刀法,步法和内力修炼都达到了一种独特绝妙,生生不息的状态。
  赵烈心中正在思索这些前所未有的奇异感受。武学始由先天口鼻呼吸进入后天内息呼吸,所以修炼真气经脊椎上泥丸的督脉,再经印堂下至肚脐任脉呼吸,所谓打通任督生死玄关方能达到吸天地之气。
  练气修炼之术自古相传,其实无不来源于自然之心,赵烈来到雪域之巅和浩瀚荒凉的无边大漠,奇异悟通了天地万物的自然奥秘,重返中原感觉到恍若隔世的超凡境界,武学修为到达新的妙境。
  赵烈二十七岁时伴着江湖魔女萧碧痕漫步在无边荒野,在明月朗照的晚上,跃到附近高耸大树之颠,仰视娇媚的明月,苦思人生成败得失,生老病死,万物变幻无常。练武之人眼耳口鼻身虽比常人灵锐百倍,以之争雄斗胜,绰有裕如,但说道争霸天下却像痴人说梦,夏虫冰语! 
  赵烈头上长发在璀璨的夜空中散开,一次次跃到深邃迷人的夜空,不断的运动中感觉到浑身真气充沛,似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萧碧痕则盘腿坐在地上,打坐吐纳,对于赵烈怪异独特的练功方式,她已经习惯了,没有心思琢磨运动中修炼的益处,她对武学已经不再感兴趣。
  赵烈自从开始在运动中修炼内力以来,明显察觉到了体内的奇异变化,真气迅速增加,激烈搏杀中不再感到真气不济的现象,不再是曾经江湖中下三流帮会的黑虎帮副帮主,至少已经是大名鼎鼎的黑榜高手,但这不是最终目标。
  萧碧痕如同天空变幻无常的白云,性格反复无常,时而温柔如水,时而暴烈如火!赵烈可以明显感受到她温柔多情的性格,也许这才是她内心深处的真正影子。
  赵烈尽量拣着偏僻道路慢慢走过,不是怕江湖中人的追杀,有天下第一的魔头在身边没有什么好怕的,静静盘算如何在江湖中建立势力,他并不需要无谓的血腥杀戮。
  “无边”在后背微微的抖动,它似乎闻到了江湖的味道,已经很多天没有尝到鲜血的滋味,拼命想要挣脱刀鞘束缚。“冰心”依然静静伏在身后,变得出奇冰冷,它好久没有出刀鞘了。
  华山南接秦岭,北瞰黄渭,扼西北大漠进出中原之门户,奇险天下,乃是一块完整硕大花岗岩体构成,山峰直冲云霄,雄奇天下。“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 
  赵烈和萧碧痕站在蜿蜒路边凝视高耸如云的华山。云台玉女二峰相辅于侧,三十六小峰罗列于前,落雁峰为太华极顶,云雾缭绕,虎踞龙盘,气象森森,他想起一句古诗,“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
  赵烈心中感慨万千,想起了华山派英雄剑张枫,想起了俏皮柔顺的展萤,蓦然抬头久久凝望巍峨华山。
  良久,赵烈脸上露出冷笑对萧碧痕淡淡道:“自古华山一条道!我们何不登山观其艰难,华山派还有我的老朋友,我很想见到他!”话语中透出冷酷和自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萧碧痕更是没有把华山派放在眼中,柔顺地跟在他身后朝华山走去,凉爽山风拂过,清脆山林和丁冬泉水敲打着他们的迷茫心绪,两人似乎完全融入了秀丽险峻的山色之中。
  山上密布奇峰、怪石、云海、鸣泉、飞瀑,到处是奇峰峭壁,险径危石。华山派缘于道教,规模宏大,山上七十二个半悬洞,道观二十余座,皆为华山派所有。
  此时正是清晨,云雾顺着山道弥漫,偶尔匆匆走过几个下山采购油盐的华山入门弟子,他们清一色长剑挂在腰畔,似乎没有看到赵烈和萧碧痕,眼中虽然流露出奇怪神色,匆忙脚步并没有停留。
  狭窄险峻的道路上无影剑林天奇快步走下来,他显得更加消瘦干练,精神焕发,脸上挂着亲切柔和的笑容,步履稳健,眼中精光闪闪,显然这段时间武功精进不少。
  林天奇看见赵烈的时候,眼中露出了惊讶神色,但没有丝毫慌乱,失败让他学会了韬光养晦,高傲浮躁狂妄的林天奇已经彻底消失了,他脸上甚至露出了热情笑容对赵烈和萧碧痕道:“好久不见,赵兄依然美女相拌左右,同样风流倜傥!欢迎两位英雄美女到华山,华山乃天下名山,奇险秀美,气候宜人,风景优美,真是休闲谈情的好地方,也是居家旅游的好去处!”
  赵烈心中忽然泛起一种怪异感觉,热情洋溢的林天奇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