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21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21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媸切菹刑盖榈暮玫胤剑彩蔷蛹衣糜蔚暮萌ゴΓ 
  赵烈心中忽然泛起一种怪异感觉,热情洋溢的林天奇也绝非简单人物,也许每个人都在不断变化,他脸上露出灿烂笑容对林天奇道:“林兄也是红光满面,妙语连珠!华山派你绝对是个人才,张枫虽然天赋过人,功力深厚,可惜他锋芒毕露,心胸狭窄,难成大器!华山派我比较看好你,今天阳光明媚,你还有兴趣和我搏杀吗?”
  林天奇微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望了一眼默默站在旁边的萧碧痕道:“我是非常佩服赵兄,虽然逃亡江湖,但依然风度翩翩,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携美四处游览美景,在下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的雕虫小技怎敢在赵兄面前献丑!” 
  萧碧痕娇颜微微红了一下,默默站到赵烈身后。赵烈凝视林天奇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林兄不必自谦,你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张枫今天在山上吗?”
  林天奇笑着用手指着远处山顶道:“师兄就在镇岳宫修炼,还好今天华山弟子汇集华阳殿聆听掌门说法,路上不会有人阻拦,只是师兄最近脾气比较暴躁,赵兄保重!在下今天奉师尊之名下山办事,不能相陪,失礼之处多多谅解。”
  赵烈终于忍不住大笑道:“我他妈真佩服你,下次有机会你再陪我逛华山吧,我们就此别过,说不定以后还需要你的帮助!”
  林天奇微笑道:“两位请便!”说完之后转身稳稳走下山去。赵烈眼睛眨也不眨盯着林天奇矫健稳重的背影,眼中目光闪烁,似乎想到了什么。
  两人顺着险峻的千尺幢,穿越百尺峡,飘过苍龙岭一路走到了三面临空的鹞子翻身。他们久久伫立,四周云雾飘渺,庙宇亭阁点缀着山巅峰谷,让人心旷神怡,蜿蜒秀美的瀑布从俊俏的山峰之间悠然飘落,溅起的水珠和清晨山涧的薄雾混杂在一起,让人神魂颠倒。
  飘渺云雾悄然散去,利刃般的山崖上刻着几个狂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赵烈凝视这几个字,若有所悟,久久伫立在云雾中沉思。
  三条轻盈身影从飘逸云雾中慢慢从山上飘下,绿色衣裙在风中轻轻飘荡,云雾缭绕,青山绿水,恍若仙人凌波而来,身形纤美修长,腰肢挺直,盈盈巧步,面容俏丽,身着同样的服饰,浑身散发出青春淡雅的味道。
  三人身裹着绿袍,袖底袍尾连着绿结流苏,背负长剑,长发挽在头上,衬托出白皙如云皮肤,中间一人身行略高,鼻挺如刀,清秀异常,她望了一眼蒙着轻纱的萧碧痕,眼光很快落在长发飘飘,背负长刀的赵烈身上。
  此女轻轻道:“我们是华山派华山三莺,我是柳素青,请教两位大名?”声音清脆悦耳,宛如莺鸣。
  赵烈凝视三个体态修长的华山弟子,忽然淡然笑道:“在下赵烈,乃江湖黑榜的人物,素闻华山风光险奇,景色优美,故游之!华山景色虽美,但怎堪与华山三莺相比?”目光大胆在她们修长美好的身体巡游,完全是一副登徒浪子模样。
  柳素青秀美脸庞蓦然变得煞白,雪白光滑的脸庞越发娇羞可人,华山三莺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当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愤怒难堪!“刷”的一声,长剑出鞘,三把明晃晃的锋利长剑几乎指到了赵烈鼻子上。
  赵烈似乎没有看到锋利长剑,依然毫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连脸上笑容都没有丝毫收敛。体态格外修长的柳素青咬牙道:“大胆江湖淫贼,居然敢到华山来放肆,赶快弃刀跪下!”她们高耸胸部随着秀美腰枝剧烈晃动,显然被赵烈脸上的淫笑激怒了。
  赵烈脸上笑意更盛,忽然察觉到萧碧痕散发出的冰冷杀气,他赶紧大声对华山三莺道:“你们赶快离开这里!”
  萧碧痕身子一直微微颤动,忽然如鬼魅般晃到华山三莺面前,手中长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然出鞘,强烈杀气让弥漫在她们周围的雾气忽然朝四周成喷射状散去。华山三莺第一次感受到如实体般强大的杀气,心仿佛坠落冰窟,几乎连手中长剑也握不住。
  赵烈心知不妙,蓝色身影忽然冲天拔起!可惜萧碧痕手中的剑光如闪电般刺出,剑芒灿烂耀眼,散发森冷杀意,华山三莺除了柳素青以外被一剑刺死!
  赵烈情急之下跃离悬崖,飞掠云雾,挥拳击向萧碧痕手中长剑,堪堪把柳素青从阎王殿门口拉了回来,蓝色身影没有丝毫停顿,行云流水般飘到柳素青身旁,抄起她纤细蛮腰,脚尖点石,凌空而起,投往对岸的林木里。萧碧痕手中粘满鲜血的长剑低垂地面,怔怔望着赵烈的身影,并没有追击。
  赵烈把怀中柔软修长的身体轻轻推到对岸林木里,无奈在柳素青耳畔轻声道:“你赶快走吧,不然连我也救不了你!”柳素青轻轻落在地面,回头望了一眼赵烈,眼神中充满了悲愤困惑的痛苦神色,迅速消失在密林之中。
  赵烈身子空中一扭,飘落在四面皆是万丈深渊的鹞子翻身,两个娇若春花的年轻生命眨眼间香消玉陨,鲜血染红了狭长险峻的鹞子翻身。他对萧碧痕淡淡道:“我们来游山玩水,我不想见到太多鲜血。” 萧碧痕眼中射出愤怒火花,凝视赵烈毫不畏惧的淡然神色,幽幽叹息,眼中愤怒很快消失了,默默把手中长剑插入剑鞘。
  太阳驱散了云雾,华山凭空拔地而起,刀削般的山崖直冲云霄。赵烈凝视山顶镇岳宫,自从创出暴雪刀法以来,内心渴望能斩杀英雄剑张枫。
  镇岳宫飘出青色身影,张枫果然不负众望出现,潇洒飘落在险峻的鹞子翻身崖,他身上穿着一件名贵青色丝绸长衫,发髻颜面修剪得整整齐齐,一丝不乱,剑眉星目,气宇轩昂,手持轻巧细长的飞云剑。
  赵烈心里没有丝毫畏惧,渴望与华山天才少年痛快一战,心中涌现无穷勇气冷笑道:“张少侠似乎越活越潇洒,我今天特地上山来找你,一直无法把你忘记!”
  张枫凝视地面华山女弟子尸体愤怒道:“你居然敢来到华山放肆,我们今天就彻底做个了断!”恼怒之下忽视了静静站在旁边的白衣女子。
  赵烈目光利刃般巡视张枫,握紧双拳傲然道:“今天我们公平一战,看谁他妈先逃走!”蓝色身影忽然迸发出冲天霸气。
  赵烈身上舍我其谁的霸气和眼中的冷酷目光让张枫心惊胆战,张枫也不想逃避,他从来没有把小小黑虎帮副帮主放在眼里。
  赵烈反手从身后慢慢抽出长刀冰心,动作缓慢如同经历了漫长冬季,长刀高举过顶,刀身在朝阳下闪烁生辉,发射出妖艳光芒,整个人似乎和长刀完全融为了一体!他毫无顾及地显示强劲实力,长刀蓦然激发出冰冷刀芒,阳光照耀下不断暴长,越来越长,莹白色光芒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他要先在气势上压倒张枫,傲然施展体内生生不息之法的真气,浑身笼罩在森冷寒气之中!
  张枫眼中露出凝重惊讶的目光,神秘恐怖的长刀让他心里发凉,他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张枫深深吸气,体内气息调节到最佳状态,“哐”的一声拔出腰畔飞云剑,剑身发出悦耳龙鸣之音,长久回荡在华山之峰。
  张枫开始移动,踏着不同的步伐,每一步踏下刚好是呼吸吐纳的间隙,险峻山脊上索桥木板的声响构成一种奇异节奏,配合笼罩他身上漫天杀气,像渔翁收紧鱼网般一步一步向赵烈迫来。
  赵烈依旧长刀高举过头,一动不动,强大的冰冷杀气横亘在风中!张枫迫近赵烈一丈距离时,两人绝无先后地同时暴喝,声音便如一人所发!
  飞云剑由下标上直取赵烈咽喉。赵烈在飞云剑及身的瞬间跃上半空,长发飞舞,长刀激发出的冰冷刀芒长达数尺,凌空闪电般劈下,刀锋过处,似乎空气水分都被凝固为冰霜,发出“卡哧,卡哧!”的连绵不绝响声。
  张枫见到如此妖艳恐怖的刀法,大骇之下整个人蜷伏如龟,堪堪躲过,脚底猛登地面,清风剑法如行云流水般刺出,将近二十年的苦修非同小可,华山正宗内功“紫气东来”刚刚悟透,真气澎湃,清风剑法已经炉火纯青。华山派数他天资最高,就是华山掌门风远山在年轻时候也没有达到如此境界。
  赵烈心随刀动,眼中毫无畏惧之色,狭长险峻山道上傲然面对威震江湖的英雄剑,眼中露出了狂热眼神,渴望痛快酣畅淋漓的胜利,他在逃亡路上已经压抑了太久。
  暴雪刀法并没有太多复杂变化,充满了破釜沉舟,勇往直前的凄厉妖艳霸气。赵烈似乎变得冷酷如冰,每一刀都是无比清晰自然,但又仿佛缓慢无比,漫天都是长刀划过的痕迹,天空中刹那间堆满了莹白刀锋,蓝色身影则在其中穿插晃动,诡异无比!
  萧碧痕孤寂站在远处,闭目沉思,长刀带起无数霸道气流,冰寒彻骨,连站在远处的萧碧痕也不禁浑身微微颤抖。
  张枫流畅的清风剑法在暴雪刀法影响下,竟也有了阻滞的感觉,全身僵硬如同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就连思维似乎也迟钝了少许。
  激烈搏杀如不停流淌的小溪一样,似乎永远不会停止!张枫汗水布满额头,但瞬间就凝固成霜,接着又被体内的真气蒸发,使得他脸部肌肉收缩变形,苦不堪言!赵烈竟然一口气劈出一百零八刀暴雪刀法。
  张枫清楚已势成骑虎,稍有退却之意只会加速败亡之势,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他也只有不停的搏杀。
  赵烈越战越勇,已经进入忘我境界,暴雪刀法似乎永远不会退缩,体内真气一点没有真力耗费而出现不继的现象,这全拜运动中练功的独特方法所赐,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还比一浪高!
  萧碧痕瞧着赵烈挥出刀势纵横开合,心内泛起一片惨烈钦佩的感觉,便如千军万马对垒沙场,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感觉赵烈就是战神化身,暴雪刀法果然不同凡响,王者之气无以伦比。
  单论内力深浅,张枫远比赵烈深厚,连绵不绝的暴雪刀法让张枫信心开始动摇,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惨烈的搏杀,心中第一次感到了恐惧,气势上落了下风,反过来导致陷入了被动。
  赵烈激战数百招后竟然越战越勇,眼中只有飘闪的长刀,根本不考虑真气不济导致身体损伤,哪怕耗尽身上最后一丝力量也要击败对手!他忽然飞身而起,跃至五六丈高下,长刀向头上虚空一刺,似乎凝结了耀眼阳光的能量,迎头朝下面的张枫劈出一刀,长刀冰心忽然拖着暴长一倍的刺眼光芒砍向张枫手中的飞云剑,蓝色身影映着火红朝阳,望之如天神下降。
  张枫不敢硬接,明显感受到了此刀蕴含的霸道力量,身行急速后退,手中飞云剑闪电般从诡异角度朝赵烈射出,他在紧急关头孤注一掷,咬牙射出视为生命的飞云剑,从匪夷所思的角度刺向赵烈,锋利飞云剑贯注了强横内力,散发出柔和的紫色光芒,剑尖前方激发出半圆弧如水波般紫色真气涟漪,瑰丽艳丽,“闪电般刺向前方蓝色身影!
  赵烈跃到高空,已经无法避开锋利飞云剑,电光火石间,他来不及多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并没有选择后退,反而勇猛地咬牙挥舞手中长刀重重撞击上飞云剑前方透明真气涟漪,空中顿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隆声,飞云剑“哧”地斜插在远处断崖上,没至剑柄,唯有剑穗在风中晃荡。
  赵烈朝后震飞,体内热血震荡,长发散乱如草,持刀右手微微颤抖,几乎不能握住长刀,左手轻轻抚摸刀身,刚才一刀让他双目眩晕,耀眼的阳光刺激下眼睛展现出七彩光晕,体内喷出大量鲜血!
  赵烈强行把口中沸腾热血咽下,并不想在张枫面前露出受伤痕迹,他要在心理上彻底击败这个华山天才少年,咬牙双手高举长刀,仰天长啸,宛若龙吟深谷,久久不歇,身上散发出冲天傲气和超然独立的风采。
  张枫脸色惨白,根本不知道赵烈已经身受重伤,忽视了赵烈嘴角流出难于察觉的血丝,黯然神伤,他已经没有勇气再次搏杀,虽然功力并不在赵烈之下,但光论气势,他已经彻底被赵烈击败,两者相逢勇者胜!
  萧碧痕也是心神波动难平,芳心乱跳,她已无法忘记赵烈威猛勇敢的模样,她看出赵烈虽然硬接下张枫的惊艳一剑,但若没有绝大勇气根本无法做到,因为稍微不慎就有性命之忧!赵烈却是知难而上,勇敢的心最能让女人动心!
  赵烈傲然凝望颓废萎靡的张枫,心中充满了漫天豪情,轻盈把手中“冰心”高高抛回身后刀鞘,蓦然想起了伤在飞云剑下的展莹,她依然下落不明,江湖中一直没有踪迹。
  其实张枫不过误伤展莹,并非十恶不赦!但他自命侠义,无奈慌乱之下反而陷害赵烈,做出了生命中最错误的决定,从此逐渐走入了黑暗道路,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