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22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22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其实张枫不过误伤展莹,并非十恶不赦!但他自命侠义,无奈慌乱之下反而陷害赵烈,做出了生命中最错误的决定,从此逐渐走入了黑暗道路,一步步走向深渊,始终无法自拔。
  长刀无边悄然自动弹到空中,赵烈伸手握紧了长刀,冷冷凝望脸色灰白的张枫,心中涌现展莹俏丽模样,热血顿时沸腾,血红双眼似乎要滴下血来,完全忽视了已经身受重伤,手中黝黑长刀蓦然发出让人心惊的红色光芒。
  赵烈想到蒙冤之后亡命江湖的艰苦岁月和悲凉往事,忍不住对张枫怒道:“你虽然误杀展莹,但罪不足死,但是你为何要冤枉我!”说到最后一个字,他发出了震天怒吼,尽情发泄两年多逃亡徒中积压在心中的怨气,长发被强烈怒气震得漫天飞扬,旁边坚固山崖也随之颤抖,数块碎石轰然砸落在无尽深渊中!
  赵烈的怒吼触及到张枫内心深处最脆弱的地方,张枫顿时胆战心惊,浑身直冒冷汗!赵烈不但在气势上击败了张枫,而且在心理上也让张枫心神大乱,赵烈决定一鼓作气杀了不可一世的华山英雄剑,这是一个绝佳机会!
  就在此时,赵烈忽然发现了一个令人震骇的现象,灵敏感觉到山头正有五六人飞奔而来,其中一人功力异常深厚绵长,显示出绝世功力,应该是华山掌门风远山。
  赵烈心念电转,回头望了一眼风姿绰约的萧碧痕,如果血洗华山,今后在江湖中更是寸步难行,他对张枫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笑容,忽然拉着萧碧痕如鬼魅般朝后退去,瞬间就消失在山麓中,只留下失神落魄的张枫呆立在山崖上。
  北魔萧碧痕沿路都是患得患失,心绪不宁的样子,心如风中悠然飘落的落叶般漂浮不定,苍伤岁月并没有泯灭她丰富的内心情感,时间悲伤无情地哗哗流走,匆匆把她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带走,没有留下一丝绚丽痕迹,她的情感就像是荒芜沙漠,笼罩在厚厚的沙尘之下。
  赵烈横空出现,浪漫刺激的旅途逐渐把蒙在萧碧痕心上厚厚沙尘慢慢拂开,压抑多年的情感终于忍不住如火山爆发般喷薄而出,她再也无法控制,也不想再控制了。
  可惜赵烈饱经风霜,早就看透了世间炎凉,不再是冲动的热血少年,也不再是曾经纯真轻狂的少年,时而桀骜不驯,时而冷酷无情,时而洒脱不羁,时而狂野放荡,时而如孩童般天真可爱。初涉情海的萧碧痕如同在惊涛骇浪中晃荡,虽然智慧超群,武功高绝,但却根本抓不到他如同天空云海变幻莫测的心。
  萧碧痕在赵烈眼中不过是手中棋子,他根本就不喜欢萧碧痕,虽然她体态妙曼丰腴,身体散发出惊人的气质,不愧当年江湖第一美人,纵然年华已逝,但岁月流逝只是让她的心变得苍老,让她的性格变得更加孤僻残忍暴躁,身子依然如双十年华少女般青春,肌肤依然光滑富有弹性,而且还有着青春少女所没有的成熟体贴关怀。
  萧碧痕性格复杂多变,魔教教主身份和天下无敌的武功导致视人命如草芥,高傲冷血,杀人如麻,生命在她眼中还不如身上衣服珍贵,但这段时间居然变得异常温柔体贴,已经非常不容易!
  赵烈似乎没有丝毫感动,心中只有铁血江湖和无尽伤悲,更不会为了萧碧痕的万般柔情而动心,也不会归隐江湖,如果和她一直在江湖中闯荡,只会面对无尽杀戮,这不是他心中的理想和抱负。
  赵烈抬头望见萧碧痕柔顺体贴目光,心中也不由顿生怜悯之意,虽然她曾经是纵横江湖的魔教教主,但她内心深处却比常人还孤独寂寞!不知道还能和她走多久?但绝不可能一直走下去,他洒脱笑道:“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
  萧碧痕低头轻轻道:“江湖中关于你的传说很多,我并不完全相信,逃亡江湖两年一定有了很多仇人,你必然他们统统杀光,报仇雪恨,我说得对吗?”
  赵烈沉声道:“其实我真正想要杀死的人不多,报仇雪恨也不是最终梦想,既然进入江湖,我就要把江湖踩在脚下!”淡淡话语却包含着坚定信念。
  萧碧痕神色萧索凝望远方伤感道:“当年我也称霸武林,纵横天下,威风凛凛!哎,高处不胜寒,最后换来无尽的孤独寂寞,权力荣耀过眼云烟,除了仇恨鲜血什么也没有留下!”
  赵烈淡淡道:“每个人都有奋斗目标,人生的意义在于奋斗的过程,而不在于结果!奋斗的历构成了丰富人生。”他轻轻闭上双眼,陷入了沉思。
  “你年纪轻轻就轻易成为武林第一大帮教主,永远也体会不到我内心的感受,我从小付出的努力艰辛是你无法想象的,两年来我在江湖四处流浪,到处被人追杀,身上背着强加给我的各种恶名如丧家之犬东躲西藏,你武功天下无敌,只有别人怕你,没有你怕别人的时候!” 他一双黑亮眼睛凝视萧碧痕,眼神流露出无尽悲伤。
  萧碧痕感受到了赵烈心中的伤痛,温柔伸出滑腻柔软玉手,轻柔握住了赵烈布满伤痕的修长手掌,她眼中爱怜更深了。赵烈反手握住柔若无骨小手,心中一荡,很快洒脱笑道:“也许我选择了最艰难的道路,也许我活不过明天,但我绝不后悔!”她凝望傲然挺立的赵烈,真正感受到了坚强不屈永不放弃的精神。
  宽达十余丈,绵延千里的驰道直通长安安定门。赵烈和萧碧痕骑马奔驰在宽阔官道上,远远就可以看见高耸雄伟的城墙,傍晚黄昏暗淡发红的光芒中,护城河、吊桥、闸楼、箭楼、正楼、角楼、敌楼、垛口都可以清晰看见。
  长安繁华庄严,鳞次栉比规模宏大的建筑绵延数十里,城内高手如云,藏龙卧虎。赵烈勒马停住,明白不宜贸然前往长安,转身凝望旁边大慈恩寺笑道:“此寺气势巍峨,环境清幽,我们不如进去歇息一下。”
  萧碧痕展颜一笑,抬头望着晚霞漫天的天空柔声道:“古刹清幽,也许寺庙能让我心更加宁静平和。” 娇美声音娓娓动听,虽然脸上笼着轻纱,隐约透出让人心醉的成熟风韵。
  大慈恩寺乃西域喇嘛教在中原最大的庙宇,规模宏大,气象森严,梵音袅袅,烟雾弥漫,寺内喇嘛多达八百。赵烈忽然想起了藏域第一高手光芒法王,当日和光芒法王在雪域高原激战后感悟颇多,武学跨入新境界!光芒法王的气度,功力,禅机都让他佩服,神思似乎又飞到了瑰丽壮美的雪域高原,心突然跳动,秀美聪颖的韩夜冰恍然就在身边!
  慈恩寺中高耸如云的大雁塔呈方锥形,塔身为仿木结构,具有印度佛教色彩,端庄威严。赵烈抬头望了一眼雄伟塔身,笑着对萧碧痕道:“我们何不到塔顶观望天边绚丽晚霞。”
  萧碧痕以悦耳的声音柔柔地道:“你真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淫贼吗?根本不像武林人士,简直就是游山玩水文人骚客!”柔软腰肢一扭,轻轻和赵烈飘然跃到最高一层,震开窗户荡了进去。
  塔顶堆满各种深奥苦涩的经书,书籍虽然古老破败但干净整洁,每月都会有喇嘛定时上来打坐修炼,殿心处放有一张长案,案上放了个高约二尺的神灵牌,前面香炉中供奉一排早已熄灭的香烛,赵烈定神见到神牌上写上“无极无穷”几个金漆大宇。
  天色渐渐昏暗,古塔地板年代已久,轻轻一踩便发出阴森恐怖的咯吱声,但在两人安详萌动心中听来却似天籁之音,他们并排斜靠在窗户旁静静凝望美丽晚霞,两人身躯逐渐靠在了一起,赵烈大手一搂,萧碧痕“嘤咛”一声落入了他宽厚胸膛,她无法挣脱消魂蚀骨的诱惑,渴望而又抗拒,柔软身体浑身无力,几乎瘫倒在了他怀抱中。
  萧碧痕的心剧烈跳动,双眸微闭,娇喘吁吁,根本没有心思观望漫天的艳丽彩霞,她忽然想起龙卷风中的旖旎情景,顿时浑身又软又热,脸色比天边晚霞的颜色还要娇艳动人,蒙在心上的寒冰似乎开始融化,此刻面容微微泛红,于是探手拉下轻纱蒙脸,婀娜动人,修长的玉颈轻轻回过来,像带着很大的畏羞将头垂至贴及浮凸有致的前胸。
  赵烈怀抱滚烫柔软芬芳的身体,丰满柔嫩的酥胸紧紧挤压着他剧烈跳动的心,闻着诱人清淡体香,聆听充满诱惑的呻吟,他的身体明显有了变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
  逃亡江湖的凶险岁月让神经永远紧紧绷着,身心无比疲惫,此刻怀中的绝色美女丰满温热,柔顺体贴如绵羊,任君采摘,清楚感觉到了她体内蕴藏了十几年的激情,窗外绚丽晚霞映红了雄伟挺拔的高塔!
  夜色不经意间昏暗下来,窗户被晚风恰倒好处轻柔地吹了关起来,赵烈并不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古铜色肌肉如野兽般强悍健壮,他猛地抱紧了萧碧痕,发现怀中的柔软身躯由于过分紧张忽然变得异常僵硬,一直在剧烈发抖!
  从来没有尝试过如此狂野强力的拥抱,萧碧痕感觉身体在强烈挤压下几乎无法呼吸,身体如同绷紧弓弦,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紧张得心都快蹦出来了,耳边忽然出现了巨大轰鸣声,仿佛又回到了那旋转的龙卷风中,耳畔似乎弥漫着呼啸的风声,让人窒息的眩晕快乐滋味马上就要爆炸,她彻底沉溺于其中,眼神迷离,不能自已,湿润柔软樱唇微微张开,发出了让人崩溃堕落的呻吟声,外面夜色更深了,惟有风依然温柔地吹着。
  赵烈也彻底地放松了,眼中只有怀里千娇百媚的尤物,两人如同狂热干柴开始熊熊燃烧,她短暂的惊讶和哆嗦过后,热情地吐出丁香,任他肆无忌弹地调逗着,毫无顾及的激情热吻几乎把昏暗高塔也点燃! 
  可惜就在这美妙关键的时候,赵烈敏锐听到空中传来身行破空的细微声音,萧碧痕双目微闭,脸上泛出粉红色彩,柔软无比的樱唇娇喘不已,衣襟凌乱,迷失在前所未有的欲望中,根本没有留意到外面情形。
  赵烈蓦然冷静下来,目光如冰,脸上露出无奈苦笑,摇头轻声叹息,咬牙轻轻推开了怀中滚烫柔软的身体。
  萧碧痕忽然从娇羞中惊醒过来,浑身无力,蹙眉伸手扶着窗沿,芳心剧烈跳动,脸色绯红如潮,呼吸急促,微闭的双眸迷离恍惚,饱满胸脯上下起伏,诱人之极!此刻她已经清楚听到塔外有五人跃到空中。
  赵烈想也没想,忽然拉着萧碧痕柔若无骨玉手迅速窜到顶层大梁上,静静伏在上面。“砰”一声轻响,几条人影先后落在了地板上,窗户无声无息的关上,幽冷月光透过窗子缝隙射到屋子里面。
  神秘诡异的数条黑影小心翼翼把窗户关好,宁静肃穆的大慈恩寺中忽然人声鼎沸,钟声急促长鸣,不断有大量喇嘛从寺中冲出,身行破空声音不绝于耳。
  五名蒙面人冲到大雁塔顶层,三个黑衣人团团围着长案,另外一位身材较娇小的身影却席地而坐,戴着斗篷低垂着头,照身形看来该是个女子,另外一个年轻公子则悠闲站着,目光不时瞟向低垂着头的女子。
  团团围着长案的三个黑衣人年龄参差,身材高矮不一,最老的有五十来岁,最年轻的约三十岁,身形颀长的文士背插长剑,商贾模样的胖子手中长刀已经出鞘,是颇具气度的大汉腰上缠着一条黑幽幽长鞭。
  所有人都紧盯放在长案上一件黄稠布包裹的包袱,神情看来非常紧张兴奋。 
  腰缠黑幽幽长鞭的大汉对商贾模样的胖子道:“张兄果然计谋过人,最危险的地方通常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躲在这里应该很安全,大慈恩寺中高手众多,我们不一定能安全逃脱,张兄不愧为智多星。” 
  身形颀长背插长剑的文士轻声道:“今天成功盗取宝典,每个人都有功劳,终于如愿所偿了。”虽然外表沉稳,神态中还是隐约露出了兴奋神色。
  黑衣年轻男子身材消瘦,年少气盛,神情高傲不凡,身上散发出一股高贵的王侯之气,轻轻解下身上的黑色披风,露出高贵光滑白色丝绸长衫,忍不住冷笑道:“书只有一本,我们这里有五个人,不知道该如何分享?”
  众人蓦然安静下来,盗取此宝典之前虽然也曾闪过这个念头,但故意忽视了这个无法避免的难题,真正盗得此书后不得不面对这个尴尬场面。众人除了低垂臻首的年轻女子外都互相表露出不友善和敌视神色!腰缠长鞭的大汉皱了一下眉头,目露凶光,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空气中渐渐弥漫一股萧杀气氛。
  五人都是雄霸一方的高手,平时孤傲不驯。商贾模样胖子是铁算盘张天富,身形颀长背插长剑的文士是江南潇湘剑客楚一天,神色高傲的白衣男子是长安逍遥侯连风,腰缠黑幽长鞭的大汉是沙漠一阵风刘雄,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女子是莲花仙子秦雪。
  大慈恩寺藏经阁中镇寺之宝《玄光宝典》乃西藏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