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26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26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赵烈实在不想让江湖知道萧碧痕此刻身负重伤,毫无抵抗之力,恨不得托起沉重马车傲然跃过滚滚黄河,可惜面对望不到对岸的浩瀚黄河,只有通过渡船才能把马车运过河。 
  赵烈把马车停在漆黑渡船边,随意把几绽银灿灿银子扔到船头的彪形大汉手中,淡淡对彪形大汉道:“我想尽快赶到对岸,价格绝对不是问题。” 彪形大汉神色漠然,目光炯炯随手把手中银子抛回,头也不回淡淡道:“银子再多也不行,今天已经收工,明天再说。”
  赵烈脸上冰冷面容消失,目光闪烁,迅速露出灿烂笑容道:“钱财不过身外之物,你是江湖中难得耿直爽快的汉子,只是今天马车上的朋友身负重伤,需要尽快过河医治。”
  彪形大汉看了一眼赵烈身后的马车,大手一挥,几块木板搭到了岸边。赵烈默默小心把马匹马车都移到了宽阔甲板上,船上几个包着白布的汉子奇怪凝望密不透风马车。
  彪形大汉背上反插着两把亮闪闪的分水刺,腰间缠着长长牛皮索,双眼浑浊如河水,偶然睁开时却精光四射,他冷冷凝视赵烈道:“我从来都只做喜欢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勉强,我知道你是谁,你也不用感激我。” 赵烈心中一动,想起了在黄河上巨浪帮帮主浪涛,此人铁骨铮铮,从小在黄河中翻腾长大,乃是黄河第一好汉,为人光明磊落。
  赵烈心中叹道:“江湖中像这样的血性男儿太少,名利荣耀让无数江湖客丧失了血性,巨浪帮主浪涛虽然看出我的身份,但为了重伤病人载车过河,真是一条好汉!待会一定重谢此人。”他背负长刀缓步走到晃荡船头,清风拂面,翻腾河水如同江湖变幻莫测,翻江倒海。
  清风无法把赵烈心中的思绪吹飞,鲜红落日,滔滔河水和雄壮船工号子让胸怀充满豪情,长发飞舞,背后双刀斜斜并排,傲然挺立船头。
  船身剧烈摇晃着驰到黄河中央,两岸茫茫无边,风起浪涌滔天,蔚为壮观。车厢厚重布帘忽然被清风吹开,浪涛锐利眼睛随意瞟了一眼,神色忽然大变,紧紧盯着眼前马车。
  浪涛转身对赵烈一字一句道:“明知你是黑榜淫贼,我还是决定替你把重伤女子送到对岸,此刻我只想知道马车里面女子是不是北魔萧碧痕?”
  赵烈慢慢转身望着浪涛,惟有苦笑道:“是的。”
  浪涛眼中露出了愤怒目光道:“当年我父亲,大哥和二哥都惨死在萧碧痕手中,没想到今天让我在黄河上遇到了她!”他双拳握紧,神色悲痛,仿佛又看到了亲人血肉横飞的场面,咬牙对赵烈冷冷道:“只要留下萧碧痕,我会把你安全送到对岸,不然今天谁也别想走!”
  赵烈淡淡道:“不要逼我,我不想对你出手,你是一条好汉子。”
  浪涛傲然道:“滚滚黄河上我是霸王,今天我是非杀了萧碧痕!”
  赵烈心中霸气被激发出来大笑道:“我他妈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
  浪涛不再说话,强壮身子蓦然横移,猛然挥拳朝马车击去,猛烈拳风竟然让数丈外的赵烈长发激荡飞舞。
  赵烈跃身横腿卷起漫天腿影快速扫出,拳腿相交,浪涛被震得沿着光滑甲板朝后滑出两丈,勉强站稳,赵烈则稳稳落在马车前面,长刀并没有出鞘。
  浪涛狠狠凝望赵烈,忽然咬牙大声道:“各位兄弟破船入水,我决定在滚滚黄河中决一死战!”双腿用力跺在船头,整艘船都剧烈摇晃起来。
  浪涛魁梧身子如燕子般轻盈,划出一道美妙弧线轻轻扎入浪花翻滚的黄河,船上其他帮众也纷纷跃入河中。“蓬,蓬,蓬”数声闷响过后,宽阔的漆黑船身开始剧烈晃动,汹涌河水迫不及待地冲入了船舱,整艘船上只剩下赵烈和萧碧痕默默呆立慢慢下沉的甲板。
  赵烈迅速把萧碧痕横身抱在怀中,萧碧痕焦急担忧道:“你不要管我,黄河中你抱着我不是浪涛对手,赶快独自离开,浪涛要杀的只是我!”
  赵烈冷冷道:“我也是喜欢干想干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威胁我!现在还不是我离开的时候。”他抬头望着茫茫无边泛黄河水,咬牙抱着虚弱柔软的萧碧痕从即将沉没的船头轻轻跃下,踏着浑浊翻滚的浪花,顶着徐徐清风朝对岸冲去。

  第二十五章 飘舞风流

  赵烈脚尖刚踩上浪尖,蓦然感觉周围河水晃荡,巨大翻滚旋涡似乎要把他吞噬,前面盘旋水流忽然破出一道浪花,一把森冷分水刺闪电般刺来。
  赵烈左手怀抱萧碧痕高高跃起,堪堪躲过了凛冽攻击,还没有等到落在江面上,水面周围忽然冒出无数人头,他们手一扬,十几点青色光芒朝他急驰而来,瞬间又消失在黄色河水中。
  赵烈反手拔出长刀“无边”,挥刀劈飞密密麻麻如蝗虫般的暗器,旋转着踏浪冲天,蓦然大吼一声,凌空朝下面浑浊水面全力劈出一刀。
  “砰”一声巨响,耀眼刀光重重砍在水面上,溅起了一丈多高的浪花,河水激荡翻滚,竟然朝四周荡出一圈如海潮般的涟漪浪涛,刀光也被浪花震碎,迅速向四周散开,落日掩映下发出璀璨的点点光芒。
  赵烈借着浪涛作掩护,脚尖轻轻点了一下水面,准备朝对岸猛冲,忽然一条柔软坚韧的长索从水中牢牢卷住了脚踝,猛地把他拉向水中。
  赵烈跃在空中,左手怀抱萧碧痕,右手持刀,猝不及防下无从借力,高大的蓝色身影映着背后火红落日,瞬间就被拖入到冰冷浑浊的黄河中。
  赵烈身子刚落水就被急速拖向水底,满目皆是晃荡黄色,一片混沌,头晕目眩,什么都看不清,时间忽然变得缓慢,耳边是巨大的水压产生的回响,就连思维也瞬间停顿了,他咬牙抱紧萧碧痕,生怕她被湍急河水卷走!
  冰冷浑浊的河水中数把锋利分水刺忽然划出一道道水泡从四面八方刺来,赵烈想也没想,左手紧紧抱着萧碧痕,右手飞快用长刀在水中把缠住脚踝的长索奋力斩断,然后迅速把长刀咬在口中,右手拼尽全力朝水下猛击,河水激烈震荡,他紧紧抱着萧碧痕旋转着从水中“蓬”的一声冲出,溅起了漫天水花。
  赵烈勉强冲出水面,湿淋淋身子旋转着跃到高空,身体散落水花在火红落日映射下发出绚丽色彩,只觉得大腿一凉,鲜血如注,刚才在水中被浪涛在狠狠刺了一下,他怒吼一声,取下咬在口中的长刀,凛冽的无边刀风在黄色江面上疯狂砍出了连串水花,巨大响声不绝于耳。
  借着水面反击之力,赵烈身行急冲,咬牙朝对岸飞奔而去,鲜血顺着大腿轻轻飘落在沸腾江面上,怀抱萧碧痕长时间凌空飞渡黄河,口中忍不住喷出大量鲜血,点点鲜血轻柔地洒落在滚滚黄河中。
  浑浊水面涌现红色,浪涛从水底伸出头来,肩膀上一道伤口正在流血,刚才被赵烈疯狂凛冽的刀气所伤,他望着踏浪而去的蓝色背影,眼中露出了钦佩神色,怀抱一人还能从汹涌黄河中逃走,果然不愧为黑榜上红得发紫的明星。
  赵烈抱着萧碧痕湿漉漉冲上对岸,轻轻把她放在草地上,然后撕了一块衣服用力把大腿上的伤口包起来,后背这时忽然传来一阵刺痛,背后不知什么时候被一颗铁蒺藜打中,他毫不在意笑了一下,先含笑把滴水长发甩干,后背健美强壮的肌肉猛染收缩,铁蒺藜带着血丝弹了出来。
  萧碧痕一身白裙全部湿透,紧紧贴在身上,丰腴美好的曲线微微颤抖,眼中露出了异常温柔的目光,刚才在黄河中惊心动魄的场面没有让她感到丝毫害怕,相反却有一种喜悦心情,赵烈为她拼死搏斗,异常凶险,心中十分感动,充满了幸福甜蜜滋味。
  萧碧痕挣扎坐起柔声道:“刚才真的很危险,你为我受伤不轻,对不起。” 赵烈默默包扎伤口,目光充满了冰冷怜爱,甚至还有一些无奈和淡淡的悲伤。
  赵烈为了萧碧痕逃亡江湖以来首次破天荒改变了装束,飘逸长发盘在头上,戴着一顶镶玉帽子,两把长刀用厚布包裹起来,看上去仿佛是一具古琴背在身后,天蓝色长袍换成一件灰白色长衫,完全是一幅书生文士打扮,除了身材高大强壮外,秀气脸庞把以往野性藏了起来,看上去真有几分富家公子青年才俊的摸样,勉强算是潇洒风流,温文儒雅。
  中原武林向来藏龙卧虎,赵烈也不敢大意,渡过黄河后找了一顶青兜软轿,雇佣两个身强力壮的家伙抬着,他不想太辛苦,于是找了两个丫鬟一路服侍萧碧痕,他则骑马潇洒走在旁边,旁边居然还有书童背着满箱书籍跟在后面。
  赵烈现在基本上已经该头换面了,他似乎完全融入了进去,忘记了激情的江湖,一路上吟诗作赋,倒也平安无事,春花秋月,逍遥自在,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游山玩水的富家公子。
  “春已归来,看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无端风雨,未肯收尽余寒。却笑东风从此,熏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我心,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他的口中虽然是春花秋月,心中却一直在盘算到江南以后的发展,他握紧双拳,心中充满了自信,明媚的天气让他心情愉快。
  萧碧痕不时掀开布帘观看外面的美丽景色,双眸总是不由自主落在蓝色飘逸身影上。赵烈忽然含笑伸手从路边树上摘下一朵鲜艳花朵轻轻递给躺在青兜软轿中的萧碧痕。
  萧碧痕望着手中娇艳的花朵,心中充满了幸福和喜悦,这段路程是一生最美好的旅途,伤势早已好了大半,但她依然情愿呆在软轿中,喜欢赵烈修长温暖的手掌每天放在后背,轻轻把温热内力缓缓输入她的身体,舒坦之极,她更喜欢默默从帘子缝隙中凝望高大洒脱的背影,他此刻少了很多江湖草莽的味道,增添了几分书卷气息,反而让她更为喜爱。
  路边温馨酒馆,酒气袭人,万籁寂静的深夜,纷纷扬扬的细雨带来丝丝凉意,梅花入夜影,萧疏令月瘦!萧碧痕盈盈醉态,欲言又止,欲语还休,眼波流动比酒更醉人,赵烈假装醉了,惹她心疼,教她怜惜,令她以微凉的手覆住额头,呵气如兰的唇,轻轻地吐出关怀的语句,纤手破新橙,再递过来一杯浓茶,解酒?解什么酒,何物可解?这样醉着一生一世,不好么?漫漫旅途让赵烈无酒自醉!
  东都洛阳地处中原,山川纵横,西依秦岭,东临嵩岳,北靠太行且有黄河之险,南望伏牛,有宛叶之饶,河山拱戴,形势甲于天下,皇宫大殿规模宏大,繁华热闹。
  赵烈毫无顾忌地大摇大摆走进了洛阳城,书童牵着马,他则背负“古琴”闲步热闹街道,手持折扇,风度翩翩,简直是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形象。洛阳城上看是花,下看是花,举目所望,处处是花,无论贵家寒门,户户门前聚簇红,不分男女老少,人人头上插花,大街小巷春意盎然,洛阳蓦然变成了一座花城。
  萧碧痕坐在轿子里面透过晃动帘子缝隙感受到了街道的热闹气氛,她忽然很喜欢这种平凡平淡的感觉,甚至很羡慕那些三三两两逛街买胭脂的青春少女,喜欢凝视她们脸上幸福简单的笑容,平平淡淡才是真。
  宽阔街口人山人海,挤满了人,远远就可以听到震耳欲聋,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叫喊声,街道中间搭了一个宽阔台子,恰逢洛阳牡丹花会。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牡丹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绰约多姿的牡丹各彩各异,一朵比一朵绚丽,花朵红里透紫,紫中透红,色泽艳丽多变摆动枝叶,吐露芳香,人们以花为屏帐,以花为山形,并用竹筒盛水,插花钉挂在梁栋及柱拱之上。
  各地才子佳人齐聚洛阳,既有闻名天下的文人骚客,也有从全国涌来的年轻才俊,既有贫寒才高的书生,也有衣着华贵风流的公子王贵。街道旁边楼阁坐满了达官显贵,千金小姐,她们雍容华贵,沉鱼落雁,端坐含笑凝望满腹经纶,英俊潇洒的才子吟诗作赋。
  洛阳牡丹花会每届都会传出一见钟情的佳话,这也成了牡丹花会越办越红火的重要原因,天地牡丹争奇斗艳,世间才子也字字珠玑,针锋相对,果然不愧为闻名天下的牡丹花会。
  赵烈兴致勃勃观看,完全忘记了激情血腥的江湖,似乎回到了年少轻狂的少年时代。今年洛阳牡丹花会规模空前,各地才俊蜂拥而至,乃是历年最精彩的一届,台子中央满头白发,神色谦和,气度雍容的老者乃是当今皇上的师傅,翰林院大学士张天林,他今天是洛阳牡丹花的主审官。
  台上争斗没有刀光剑影,但却精彩纷成,让人叹为观止,拍案叫绝。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不时传出叫好声音,赵烈心中轻狂激情被点燃,似乎回到快乐无忧,寒窗苦读的少年时代,那个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