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

第27部分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第27部分

小说: 长刀无痕第01卷无边冰心(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牵翱喽恋纳倌晔贝歉鍪焙虻哪晟偾峥瘢成现鸾ヂ冻隽搜艄獍愕牟永眯θ荩那榕炫龋
  赵烈用精彩绝伦的诗词《伤离别》在众多文人骚客中依然轻松进入了最后争夺。“蝴蝶懒戏,栏杆倦倚,并头鸳鸯乜斜睨。待张机,子规啼,当时春瘦柳枝细,芦蒿短怎把兰舟系?晨,伤别离,昏,别离伤。”
  二十名进入最后决赛的才子文士都是天下学富五斗,出口成章的英才,各地才俊各显神通,精彩诗篇层出不穷,龙争虎斗,让人如痴如醉!争夺今年花魁桂冠乃是即兴用“洛阳风流”做诗词一首。
  赵烈身材高大强悍,站在台上握笔凝神静思,往事如风如浪飘无痕,心中自然无限感慨,挥笔写道:“凤尾弄香拨,自霓裳曲罢几番风月?塞外黄云堆雪,马上离愁三万里,车中游女露凝香,楼下看人闲往来,望昭阳宫殿孤鸿没。草木空妖谁复衰,只向东风着盛装,弦解语,恨难说。抛却旧时怨,化作今日欢。洛阳处处春风流,何必返秦川?遥想当年马塞途,万花纷谢一时无。名冠群芳可道孤,洛阳女儿红颜饶,色罗裙宝抹腰。借得霓裳半庭月,居然管领百花朝!”最后一笔挥出,他看也没看反手把毛笔潇洒抛到身后笔筒里面,得意凝望着眼前诗词,他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如此用心写诗词了。
  洁白宣纸上,赵烈的书法同样龙飞凤舞,气度非凡,完美和诗词中意境配合得天衣无缝!翰林院的大学士张天林久久凝望这首豪迈婉约并重的诗词,眼中露出了惊喜神色。
  书法潇洒不羁,狂而不乱,三过折笔隐锋而为之,如列阵之排云,如百钧之驽发,如高峰坠石屈折,如钢钩万岁枯藤,豪迈之气跃然纸上,而诗词中的意境更是字字珠玑,意境深远,回味无穷,荡气回肠。
  赵烈也没有想到搁笔多年居然能够力压群儒,获得御林大学士张老先生青睐,真是洛阳之行的意外收获!他头戴雕翎,身披大红外罩,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头顶上漫天的牡丹花瓣和红色碎纸在不停洒落,锣鼓,唢呐,欢呼声,大鼓以及鞭炮连绵不绝响起,热闹非凡,人生得意须尽欢,千金散尽还复来!
  街道旁边阁楼坐着的达官显贵的华丽妇人,仪态万千的千金小姐,宫廷豪廷深闺少女,他们纷纷起身凝望站在台子中央的赵烈,此男子身形颇高,肩宽膊阔腰细,温文儒雅,含笑轻摇折扇,可是秀气中却隐约透出狂野霸气,予人文武双全的感觉,脸上挂着随意的淡淡笑容,眼神略带忧郁悲伤,似乎已经看透了所有红尘俗事。
  周围无数少女青春之心怦然心动,不住打听是那家的少年公子,可惜这只能是她们的美好回忆。花魁赵烈根本没有望向那些楼上柔弱娇贵的富家小姐,含笑把手中折扇潇洒一收,忽然转身对张天林老先生谦恭笑了一下,手里拿着刚刚得到的一朵黑色翡翠牡丹径直走下台,缓步来到青色软轿面前。
  上万人屏息静气,所有目光都落在了赵烈身上!青色软轿的布帘微微掀开一条缝,伸出了一只白皙完美的玉手,赵烈轻轻悠然把手中的黑色翡翠牡丹递给这双让人心驰神迷的玉手。周围人群顿时爆发出海啸般的欢呼声,直冲云霄,周围青春萌动的少女则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痴痴凝望洒脱潇洒的蓝色身影,她们心中十分羡慕轿子里面的神秘女人。
  赵烈毫不理会周围无数青春少女的痴痴眼神,潇洒干脆地翻身上马,傲然在众人仰慕目光中伴着神秘的青色软轿缓缓离开。
  这届洛阳牡丹花会成为了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花会,让人回味无穷!不仅仅因为赵烈精彩绝伦的诗篇《洛阳风流》,更因为青色轿子中的神秘女子,文才飞扬的赵烈得到花魁美誉之后忽然从空气中蒸发,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忽然就从空气中消失了,仿佛从来不存在一样。
  神秘公子的身份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一般认为赵烈是位淡薄名利的隐士,也有人猜测是一位王爷官员,甚至有人猜测是一位当朝大将军,因为他身上隐约散发出一股霸气,但没有人想到江湖黑榜上大名鼎鼎的淫贼。
  赵烈才刚走到偏僻无人的地方,迅速把抬轿子苦力,丫鬟和书童统统打发走,然后拉着萧碧痕忽然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赵烈和萧碧痕隐藏在一家富贵堂皇的高档客栈中,他推开窗子,凝望外面的万家灯火,洛阳花会上的辉煌得意如过眼云烟,此刻心如止水,但还是忍不住长叹一声,强烈落寞之意涌上心头,他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道路,但也是充满激情铁血,让人热血沸腾的道路。
  三月牡丹方盛开,鼓声多处是亭台。黑夜中隐约传来歌舞的声音,反而让黑夜更加充满了诱惑。萧碧痕脸上蒙着轻纱,怔怔望着蓝色背影,耳中似乎还回响白日里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在那一刻,她作为女人感到了极度的幸福,那是一种眩晕夺目的滋味,那朵黑色翡翠牡丹将会是她最珍爱的物品,永远也无法忘记万众瞩目下的幸福滋味。
  远处屋顶忽然翻过一条黑影,一闪而逝,但却没有逃过赵烈锐利的眼神,赵烈心中一动,闪过的鬼魅身影似乎曾经见过,蓝色身子悄无声息跃出,小心跟后面,他终于可以肯定前面的黑影就是曾经参与烧毁洗劫无名府的万里无踪惊天飞。
  赵烈身影如轻烟跟在惊天飞身后,翻越错综复杂的府邸,尾随来到一处大宅院前,门口两个大红灯笼照亮了门匾上的三个金字“金龙帮”。
  金龙帮乃中原第一大帮,盘踞洛阳,帮中不但高手如云,而且能文能武,数人在当朝为官,权高势重,富甲洛阳,少帮主黄恨水精明过人,九环金刀所向无敌!前段时间怒斩如日中天的英雄会南宫霸,一时之间,黄恨水的名字传遍了整个武林。
  金龙帮竟然敢和兵强马壮的英雄会翻脸,这也让江湖中人大感意外,议论纷纷。万里无踪惊天飞没有丝毫停留,如风一样迅速跃了进去。赵烈并没有跟进去,那样太危险,而是静静伏在高高的屋顶上,锐利眼睛盯着前方隐隐约约飘渺如风的黑色瘦小身影。
  良久,惊天飞匆匆从府中跃出,小心左右望了一下,蓦然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赵烈借着夜色掩护,小心回到客栈,轻轻把窗户掩好,回头正好看到萧碧痕关切的眼神。
  萧碧痕眼神中充满担忧,仰头看到赵烈冰冷的眼神,湿润柔软的嘴唇动了一下,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赵烈也懒得说话,缓缓走到窗前独自静静沉思。
  万里无踪惊天飞成名已久,轻功卓绝,曾经三次到大内皇宫之中盗取宝物,威震天下,江湖黑榜上排名二十三位。惊天飞为何出现在洛阳城?他和洛阳金龙帮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在黑夜悄悄潜入金龙府?
  万里无踪惊天飞显然和宋青河有着密切的关系,年纪轻轻的宋青河居然能有如此厉害的手下,他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宋青河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无数疑问在赵烈脑海中盘旋,脸上慢慢露出了诡异笑容。
  宋青河独自静静坐在青翠竹林中简陋的茅草屋里,风吹竹动,竹影婆娑,一条清澈小溪到了茅屋前一分为二绕着茅屋潺潺流过,透明澄净的溪水被深绿色青苔映成绿色,叮叮冬冬地流淌,仿佛浑然天成的音乐,变幻出无数美妙旋律。
  几枝画笔,一方精美古研,宋青河纵情挥墨在洁白纸上,淡蓝色长袍随意披在身上,清风竹影,悠然自得,不带一丝烟火,头发用一根古朴簪子整洁地盘在头上,简洁清爽,皮肤光滑如玉,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身材修长,浑身散发出一种动人的魔力,如果不是放在旁边的幽冥长剑,怎么也看不出他手下控制着一股神秘邪恶的力量。
  精美写意的泼墨山水画跃然纸上,青山绿水,翠竹风影,笔调流畅,意在形外,如行云流水般不停流动,宋青河脸上露出了满意神色,今日兴致颇高,随笔画出充满灵气的山水。
  宁静的竹林忽然被一阵鸟儿鸣叫打碎,一只白色鸽子急促地飞落在丝竹窗户上,宋青河轻轻取下绑在鸽子腿上的密信,鸽子轻盈飞到蓝蓝的天空,他展开纸条凝神细看,脸上露出淡淡笑容,仰头发出清亮啸声。
  外面迅速飞奔而来两个黑衣人,正是江湖黑榜排名三十二位的刀剑双雄,他们乃是双胞胎,相貌高一模一样矮,心有灵犀一点通,刀剑合壁,滴水不漏,两人向来性格孤僻,没想到居然也被宋青河收在手下。
  他们静静的垂手站立在门外,一人带刀,一人配剑。宋青河轻轻道:“英雄会有人即将潜入洛阳,你们两个前去把此人除掉,记住不能暴露身份,小心从事,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两人眨眼消失无踪,风把竹枝吹得不住晃动,宋青河站起身来,凝望放在竹桌上的幽冥剑,远古铸造的神秘长剑,锯齿边缘异常锋利,透出惨绿的光芒,仿佛来自冥界地狱。
  宋青河光滑如玉的手腕微微一动,幽冥剑瞬间就飞到手上,剑身蓦然就发出绿色光芒,似乎比外面翠绿竹子还绿得让人心颤。
  赵烈和萧碧痕轻柔漫步在偏僻清幽的小路,两旁是青翠整齐的白桦林,枝叶茂密,挡住了温暖春日,洒下了点点金光落在身上。
  萧碧痕伤势好了八成,脸上蒙着的轻纱被轻轻褪去,雪白肌肤在阳光下显得娇媚娇艳,曼妙丰腴身体焕发出火般热情。
  赵烈恢复了一身蓝色长袍,长发终于自由散开在春风中欢快摆动,背负长刀缓缓走着,眼睛坚定凝望前方,脸上挂着冷酷笑容。
  萧碧痕敏感萌动的心很快融化在温柔春风中,娇艳容颜根本不像三十几岁的女人,轻盈活泼的脚步仿佛十七八岁的怀春少女,心情如明媚的春天般灿烂。
  赵烈忽然痛苦闭上眼睛,没有回头淡淡道:“你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你要到什么地方去?”清风让旁边美丽的白桦林哗哗响着。
  萧碧痕蓦然听到冷淡的话语,没有答话,默默聆听树叶的声音,踩着松软地面柔柔的走着,良久轻轻道:“我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魔头,我能到什么地方去?”轻柔声音里透出无尽的悲凉孤寂。
  赵烈的心仿佛被刺了一下,依然神色宁静,并不想和她逃亡江湖,忍受无尽的追杀,绝不会向命运屈服,于是轻轻道:“我要去江南实现梦想,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的伤已痊愈,武林中没有人可以伤你,你是黑榜排名第一的高手。”
  萧碧痕芳心猛然颤抖,刹那间时光仿佛停止,心仿佛坠落到寒冬,根本感觉不到温暖的春风,眼中温柔的目光很快消失了,似乎又恢复了江湖第一魔女的冰冷样子。
  萧碧痕身上蓦然发出冰冷寒意,冷冷道:“我是人见人怕的魔教教主,你怎么会愿意和我呆在一起,天下之大,我何愁没有地方去!”整个人仿佛一把出鞘的森冷利剑。
  萧碧痕心中翻江倒海,极度的伤心悲痛使得柔软身躯在微微颤抖,有生以来第一次付出真情,第一次抛开冷酷高傲的外衣,第一次敞开心扉,但却被无情碾碎。
  萧碧痕心如刀割,剧烈痛苦不可抑制涌上心头,仿佛看到了沙漠上龙卷风中旖旎心跳的场面,仿佛看到了大雁塔上绚丽的落日,仿佛看到了黄河上的悲壮场面,赵烈从晚霞漫天的天空坠落冰冷浑浊的水中,险些葬身于滔滔黄河之中,仿佛看到了洛阳牡丹花会上千百双羡慕嫉妒的眼神,这些回忆变得越来越清晰,然而她的心却更加刺痛了。
  良久,她眼中的杀意和寒冷终于慢慢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柔情,她温柔凝望熟悉的蓝色背影轻轻道:“我身上杀戮太重,双手粘满了整个武林的鲜血,江湖中人对我恨之如骨,你如果跟着我除了退隐江湖以外别无他路,否则只有不断的杀戮,我的确应该离开你。”树木就算落尽最后一片金黄,树梢仍然孕育梦想,有时孤单也是一种美,只要懂得如何去品尝。
  萧碧痕轻柔的话语却象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戳在赵烈的心上,带来无尽的剧烈疼痛,但他依然坚定走着,步伐和动作都没有丝毫的变化,每一步的距离都没有改变,没有答话,神色宁静冰冷,他不会向命运低头,决心靠自己的双手和实力与天争,与天斗,征服江湖,虽九死而未悔,荡天绝地,纵横恣意!
  萧碧痕说完以后,怔怔凝望赵烈,希望他能停住脚步,可惜失望了,赵烈的步伐异常坚定,蓝色背影依然洒脱飞扬,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漫天充满悲伤哀怨的话语。
  萧碧痕双手忽然握紧,白皙手指毫无血色,白色身影轻轻如风飘到了树林中间,刹那间消失不见!空气中顿时弥漫着连绵悲伤孤寂的笑声,漫天笑声不但震得落叶纷飞,而且把赵烈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