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12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12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二十三章空手夺白刃

面对双刀在手的九姑,聂天戈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些头疼。

“团座瞧不起女兵连?”九姑却是逼问道,“不屑于指点我九姑。”

“哪里,哪里。”聂天戈也打定了主意,在军队里和山寨一样,讲究以武服人,要是不拿出点真手段出来,只怕九姑这小妮子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呢。

事实上,聂天戈几次“英雄事迹”,九姑也只是耳闻,并没有亲眼所见,将信将疑。

“我怕伤了你!”聂天戈接下来的话让九姑芳心大怒。

“请。”九姑左右双刀一个碰撞,一个火花在双刀之间绽放,很有几分萧杀味道。

“棍来!”聂天戈一摆手,旁边的虎子赶紧递给了聂天戈一根长棍。

虎子对少当家的身手倒是很放心,毕竟,亲眼见识过聂天戈的手段。

一寸长,一寸强!

九姑也明白这个道理,自己使双刀,刀长不到半米,而聂天戈手中的木棒却有一米二,要是等着聂天戈先进攻,只怕自己只有招架的份!

九姑娇叱一声,双刀舞着刀花就冲了过来。

聂天戈不进反退,右腿往后一迈,左腿一个弓步,随即腰间发力,手中的长棍往前直刺而出!

这一刺恰到好处,刚好刺在九姑飞舞的双刀空隙之间!

九姑马上停住了上冲的娇躯,动也不动。

聂天戈手中的长棍尖端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停在九姑白皙的喉咙部位,要是换做仇杀局面,九姑已经死了!

“你偷袭,不算。”九姑的脸色红了红,随即有些耍赖了。

“那,再来。”聂天戈撇了撇嘴,把长棍收了回来。

一寸短,一寸险!

这一次,九姑吸取了教训,将双刀舞得密不透风,打定了主意,只要冲到聂天戈面前,就要让他好看。

聂天戈禁不住冷笑了一声,九姑身手虽然不错,可实战经验欠缺,动作好看而不实用!

聂天戈就那么不丁不八地站着,手中的长棍却是快速敲打了两下。

就听到哎哟两声,九姑手中的双刀掉到了地上,随即,长棍的尖端又抵住了九姑白皙的喉咙!

这个场面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可在聂天戈看来确实非常简单。九姑舞蹈的动作虽然好看,有些泼水不进的架势。但是,舞刀的动作太快,却也无法让持刀的手腕也跟着流畅舞动起来。

聂天戈看准的就是这一点!

任何武器的使用,手腕部位都是弱点所在!而聂天戈就是找准了这个破绽,长棍很是精准地击打在九姑持刀的手腕上。

手腕部位都是非常薄弱的,受到棍棒的敲打,尽管聂天戈已经收下留情,没有发力,但九姑的手腕也吃不住痛,双刀掉在了地上。

“这不算,你占兵器的便宜。”九姑脸色通红,却是很不服气,跺了跺脚,“有本事我们比试拳脚。”

“算了吧。”聂天戈叹了口气,“在战场上可没有占便宜之说,依我看,女兵连还是解散的好,女人不适合战争。”

“你欺负人。”九姑心里这个气啊,丰满的胸部在不断起伏着,波涛汹涌。

“欺负人?”聂天戈撇了撇嘴,“那再来过。”

“来就来。”九姑马上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双刀,小心翼翼地逼了上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九姑生怕聂天戈又拿棍子打自己的手腕,自己的小手现在还生疼呢。这个少当家,一点都没有兰香惜玉的君子风度,九姑芳心嘀咕着。

“铛”地一声,聂天戈把手中的棍子也丢掉了,身子微微一沉,气势为之一变。

这个时候,聂天戈给在场所有人的感觉都是惊悚,因为此时的聂天戈如同一只即将发出雷霆一击的猎豹!

九姑也是为之一呆!

“你小心了!”九姑咬了咬牙,右手一挥刀,对着聂天戈的手臂就虚砍了下来。

所有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要知道,这刀可是开了刃的真家伙,被砍上了轻则流血受伤,重则手臂就要废掉了!

聂天戈却是看也不看,右腿不退反进,身子一侧,就让过了这一刀。而这个时候,聂天戈整个身躯已经欺进了九姑的怀里!

这样,九姑的右手臂被聂天戈的左手给夹住了,使不上力。而九姑的左手,被聂天戈的后背顶住了,无用武之地。

聂天戈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念头,右手手肘对着九姑的胸部就是一击1

“嗯。”九姑发出一声半是疼痛,半是呻吟的奇怪声音,跌坐在地上。

聂天戈感觉到手肘处一片柔软,也觉察到了不对劲,呆了一呆。要知道,姑娘家那个柔软的关键部位可不是让人随便打的!

“你服不服气!”聂天戈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撇了撇嘴。

“不打了,我打不过你。”九姑满脸通红,扭捏着,这个动作让虎子大跌眼球:什么时候黑虎寨响当当的九当家承认过自己技不如人!

“女兵连的编制要保留也可以。”聂天戈冷声说道,“但必须和男人一起操练,不能特殊化。”

扔下这句话,聂天戈扬长而去,后面一地灰尘扬起!

和女人打架,聂天戈还真没有经验,不太对付。不过,摸了摸自己的手肘,聂天戈还是贼贼地笑了起来!

“九姑,少当家好厉害啊。”女兵们围住了满脸通红的九姑,唧唧喳喳说个不停,“那动作好潇洒飘逸!”

“总有一天我要打败他。”九姑咬了咬牙,脸腮却腾起了☆奇书网のQisuu★一片红晕,很是娇艳!

一想到少当家接触了自己那个地方,九姑的心就扑通扑通加速了跳动。哪个少女不怀春,在这乱世里!

“这小子以前都是扮猪吃老虎,骗得我好辛苦。”九姑嘴里喃喃念叨着,随即嚷道,“我决定了:从明天开始,女兵连和男兵们一起训练,谁都不许给我丢脸。”

“啊”女兵们傻眼了

“团座,你那手空手夺白刃的功夫好漂亮啊。”虎子却很是期待地看着聂天戈,“能不能教我?”

“当然可以。”聂天戈笑了笑,“每天先给我做五百个俯卧撑,三百个引体向上,一个月后我再亲自教你!”

“啊”虎子一声惨呼。

PS:今日第五更奉上,弟兄们别忘记投票啊。

第二十四章火车上的女孩

招兵买马的事情交给了吴道士,练兵的事情交给了郭松龄派来的教官,聂天戈这个团长一身轻松。

草地上,九姑的女兵连非常惹眼,满身泥污,和男兵们一起操练着。

每天只要有空,九姑都会跑过来和聂天戈比试。当然,这只是九姑的口头语,其实就是请聂天戈指点!

九姑是大当家聂邱庭的养女,从小就得到了聂邱庭的指点培养,功夫底子不错!聂天戈倒也没有藏着掖着,着实教了九姑一些有用的动作招式。

九姑是越来越心惊,因为这个少当家教的功夫基本上是一击毙命的招数,比起江湖上的人还要狠辣!

慢慢的,九姑越来越温顺了,整个人都变了!

都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可在很多时候,女人还是被男人征服,特别是被有本事的男人征服!

冷艳如九姑这样的女人,事实上也很容易被男人所征服!

不过,九姑的这种温柔转变,让聂天戈反而有些受不了!

见惯了横眉怒眼的九姑,突然变成了温顺的小猫咪,实在让人难以消受!

不过,九姑身上那股狠劲,是聂天戈最欣赏的。在这乱世里,女人如果太温柔,只会成为待宰的绵羊!

郭松龄派来的教官,虽然他们的那些手段聂天戈没有看在眼里,却也让这些新兵蛋子累得够呛!

而九姑在训练当中,和那些男士兵比较起来,丝毫也不逊色!

浑身淤泥,膝盖被磨破了,双手被擦破皮,鲜血淋漓,九姑都没有叫一声苦!

聂天戈很聪明地充当了一个旁观者的角色。

一来从黑虎寨过来的喽啰们需要操练,磨掉一些匪气,打熬打熬,按照吴道士的说法,也算是正道。

二来新招来的士兵基本上是来自小山沟的农民,虽然能吃苦,却没有半点军人的味道,需要进行一些基本的军事训练。

三来教官是郭松龄派来的,聂天戈觉得在郭松龄还没有倒张大帅之前,必须对郭松龄保持足够的尊重。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聂天戈并不想在太多的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军事才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聂天戈比谁都清楚!

黑虎寨才被招安,聂天戈不能暴露太大的野心,那样容易招人忌讳!

部队的训练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完成的,聂天戈倒也不着急。聂天戈有的是办法让保安团的人一个个都成为铁血军人,但不是现在,时机未到!

郭松龄的倒张,中原大战等等大场面,有的是机会让这些新兵蛋子在战火中得到成长,成为一个个真正的军人!

而聂天戈最需要的,就是在九一八的时候,自己手中能有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一雪国耻!

当务之急,如何获得张作霖大帅的信任,谋取更多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聂天戈就决定把奉天城当做自己攻坚的对象。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乃为上策。此时的东北地区,人事关系非常复杂。如何在郭松龄为代表的陆大派,杨宇霆为代表的士官派以及保定派和老速成之间获得一席之地,聂天戈也颇为头疼!

机会总是人创造出来的,成功者往往是未雨绸缪,制造机会,而不是被动地等待着幸运的出现。聂天戈深信这个道理,也坚信自己在奉天一定能够做一翻事业!

带着这份自信,聂天戈孤身一人来到了奉天。虎子倒是嚷嚷着要跟着来,可被聂天戈一句话就给堵住了:“想逃避军训,偷懒,门都没有!”

而在聂天戈离开军营的那一天起,冷艳美人九姑每天黄昏时候都会出现在通往奉天的路口,或许在期待着出现什么吧。

这一次,聂天戈是乘坐京奉铁路的列车去奉天城。在这个年代里,平民老百姓坐火车是新鲜事情。聂天戈却觉得列车行驶时所发出的咔嚓声音分外刺耳,心情有些沉闷!

更要命的是,列车很颠簸,坐起来很是不舒服。聂天戈甚至有些后悔,觉得还是骑马去奉天要舒服很多!

可现在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半途从车窗跳出去。聂天戈开始靠着座椅打盹,有些迷迷糊糊。

“这位先生在给你们母子让座呢。”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听起来非常悦耳动听,让聂天戈精神为之一振,睁开了眼睛。

面前是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漂亮列车员,白里透红的脸蛋,柳眉,瓜子脸,浑身清纯的气息,让聂天戈也禁不住心头暗赞一声。

在制服女孩的旁边,是一个怀孕的妇女,肚子大得如同里面放着一个篮球。

聂天戈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却发现制服女孩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朝着对面一个二十几岁,梳着中分发型,头发油光滑亮的年轻人说的。

这个年轻人长得倒也算英俊,只是,嘴角旁边那颗黑痣,让他带有几分邪气!

“老子凭什么要让座?”年轻男人却是不买账,出言不逊,让聂天戈眉头皱了皱。

制服女孩妩媚的笑脸顿时凝住了。本来,女孩是想让孕妇感谢对方让座的,没想到却摆了个乌龙。

“大姐,坐我这吧。”聂天戈强行忍住心头的不快,你不让座也没有关系,可也不该自称老子,还是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太没有君子风度!

“谢谢这位大哥。”制服女孩这才甜甜一笑,很是小心地扶着孕妇坐了下来。

“不用谢。”聂天戈摆了摆手,“我在前面站就要下了。”

聂天戈也算是说了个善意的谎言,事实上,这个时候,离奉天城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呢。

“娘娘腔的小白脸,在女人面前讨好卖乖!”对面的年轻男人却是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聂天戈的听力很好,禁不住火了,就想教训这个家伙一下。

“大哥,别和他一般见识。”制服女孩很是紧张,柔柔地拉了聂天戈的衣角。

聂天戈哼了一声,随即对这女孩笑了笑,往车厢的连接处走去。

“小白脸,还敢和老子瞪眼。”年轻男人却不干了,叫嚣着,“你等着,到了奉天城,老子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当球踢。”

“我等着呢。”聂天戈怒极而笑,随即目光看向了窗外,不再理会这个家伙。在聂天戈眼中,这个家伙就是个欠揍的角色!

列车并没有因为这个插曲而停止前进的车轮,继续行驶。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制服女孩熟悉的清脆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各位旅客,查票了,请大家把车票拿出来。”女孩的声音很甜很悦耳,吸引了聂天戈的眼球。

很快,女孩和两个男列车员就走到了前不久和聂天戈发生纠纷的年轻男人面前。

“这位先生,麻烦您把车票拿出来。”女孩笑得很甜,职业素养很高,并没有因为先前的事件而对年轻男人脸色看。

“车票在老子袋子里,你自己拿。”年轻男人笑的很猥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