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13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13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车票在老子袋子里,你自己拿。”年轻男人笑的很猥亵,拍了拍自己的裤袋。

制服女孩的脸色通红,肩膀微微抖动着,眼圈一红,差点没哭出声来。让一个女孩去男人裤袋里掏,这个年轻男人还真是个流氓!

“这位先生,你到底有没有车票。”一个男列车员开口了,“请您尊重女性。”

“你是什么东西?”年轻男人的手脚倒是很麻利,看来练过几下拳脚,反手就给了这个男列车员一个巴掌,只听到啪地一声响,格外清脆,整个车厢的空气为之一窒息!

今日第六更送上,弟兄们的票票在哪里啊。

第二十五章常督办

聂天戈早就听说京奉铁路管理很混乱,大小军官仗着手中有枪,“马拉巴子是免票,后脑勺是护照”,公然无票乘车,且蛮横不讲道理,碰到铁路人员查票,他们牛眼一瞪,如凶神恶煞一般,也无人敢盘问。

此风一开,一般的旅客也浑水摸鱼,不买票,白乘车,路局屡禁不止,毫无办法,因此,收入甚少。

可眼前这个黑痣年轻人怎么看都不是个军人,却也这么嚣张,倒是让人有些摸不透了。

“你怎么打人?”被打的列车员哎哟一声,怒声道。

“不准打人。”制服女孩娇叱了一声,把被打的列车员拉到了身后,这份勇气,让聂天戈对这个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女孩刮目相看。

“在东北,还没有我杨光耀不敢打的人?”黑痣青年冷哼了一声,狂妄地说道,“就算你们奉天常荫槐督察亲自来了,也要给我几分面子!”

可杨光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脸颊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却是聂天戈挤了过来,迅速出手。

“你”杨光耀摸着脸蛋,嘴角露出一丝鲜血,看来被打得不轻,“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你是谁,敢对常督察不敬,就该挨打!”聂天戈冷冷地说道,“年轻人,别不知天高地厚。”

常荫槐这个时候是奉天全省军警执法处长兼清乡督办,因此,有不少人称呼常荫槐为常督办!

制服女孩禁不住扑哧笑了一声,随即赶紧用手捂住小嘴,动作很是可爱。

事实上,一听到杨光耀这个名字,聂天戈就知道这个黑痣青年和老将杨宇霆有关联。不过,聂天戈却是把杨光耀的话给堵住了,好像是在讨好常荫槐似地。

常荫槐可是东北响当当的实权人物,拉拢常荫槐对聂天戈自然是有很大的好处,这样的好机会聂天戈自然不会错过。

“是谁在列车上闹事?”一个很是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个黑脸庞的中年人出现在现场。聂天戈不用回头都知道,这个中年人就是常荫槐,聂天戈在张作霖的府邸见过他,还聊过几句。

聂天戈之所以在列车上动手,也是因为先发现了常荫槐,否则的话,聂天戈还想等到了奉天火车站,让杨光耀先动手,然后自卫还击!

可见常荫槐露面,聂天戈瞬间改变了主意,很是果决。

“槐叔,我是光耀啊。”杨光耀看到了常荫槐,好像看到了救星似地,赶紧嚷了起来,“您快把这个小子抓起来,他居然敢打我!”

“光耀?”常荫槐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认识杨光耀,“怎么回事情?玉仙。”

常荫槐看向的却是制服女孩,看来很是关心这个女孩,末了还加上一句:“你没受欺负吧。”

玉仙摇了摇头,随即点了点头,脸色微红低声说道:“舅舅,杨光耀他无票乘车,还耍流氓。另外,他还打了列车员王刚。是这位先生过来制止的。”

聂天戈禁不住一乐,感情女孩是常荫槐的外甥女,以后看来有机会。

随即,玉仙的手指指向了聂天戈。

聂天戈微微一笑,朝常荫槐鞠躬,笑着喊了一声:“槐叔,给您添麻烦了。”

“是天戈啊。”常荫槐微微一愣,这才看清楚是聂天戈,马上笑呵呵地说,“昨天大帅和少帅还提到你呢,大帅对你的枪法称赞不绝,还要少帅向你学习呢。”

“我那两下子哪里入得槐叔您的法眼呢。”聂天戈赶紧很是谦虚地说。

一听到大帅两个字,杨光耀也禁不住心里一咯噔,眼皮跳了跳。不知道这个揍了自己一巴掌的年轻人和张大帅是什么关系,杨光耀心头直打鼓。不过,杨光耀也有些纳闷,张大帅家的几个公子,自己都认识啊。

“你为什么无票乘车?”常荫槐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杨光耀,脸色迅速板了起来,“还敢公然殴打列车员!”

“槐叔,我”杨光耀有些心虚,期期艾艾地说,“我补票就是了,一个小小的列车员,打了还不打了。”

“还不向王刚道歉?”常荫槐怒哼了一声。

“他也打了我。”杨光耀看向了聂天戈,有些不服气地说。

“打得好。”常荫槐的脸色越发阴沉,朝旁边的随从人员吩咐一声,“把杨光耀给我拉下去,重打二十军棍,以示惩罚!”

常荫槐其实早就想整顿铁路秩序了,只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这样老练的官员,自然清楚杀鸡骇猴的威力与必要性。

对杨光耀的叔叔杨宇霆,常荫槐自然是有几分顾忌。不过,现在张大帅的义子聂天戈参合进来了,让常荫槐灵机一动!

常荫槐知道,大帅张作霖最恨的就是高官子弟仗着家势,为非作歹,处理起来丝毫不留情面。而这个时候,常荫槐最想在张大帅面前树立铁面无私的形象!

杨光耀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几个如狼似虎的执法人员给按倒在列车上,军棍重重地击打在他肉并不是很多的屁股上!

“常荫槐,你敢打我,我叔叔饶不了你。”杨光耀一边惨呼,一边咬牙切齿地喊道。

“给我重重打,我替杨宇霆教训你这个不孝子。”常荫槐黑着脸,吼了一声,把聂天戈都吓了一跳。

很快,杨光耀的嘴里只有痛呼声音,不敢叫嚣了!

列车里想起了噼里啪啦的巴掌声音,玉仙姑娘确是吓得转过头去,看向了聂天戈,不敢看杨光耀血肉模糊的屁股。

“好大一块回锅肉!”聂天戈打趣道,让玉仙姑娘的脸色更红了,低下头去。

“给他上药,看好他,到站后送到杨宇霆督办府上去,就说是我常荫槐代为教训的,改日我再当面向他解释!”常荫槐吩咐手下人把已经晕了过去的杨光耀带走了,然后再杨光耀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聂天戈很是老实地在旁边站着,陪常荫槐说话。

“督察老爷,这位小哥是好人。”对面的孕妇很是感激地说,“就是这位小哥给我让的座位。”

“应该的。”聂天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年轻人,还是谦虚一点的好。”常荫槐满意地点了点头,“天戈,保安团的训练是热火朝天,我有所耳闻。”

“都是教官们在指导。”聂天戈呵呵笑着说,“交给他们,我放心。”

“嗯。”常荫槐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因为教官都是郭松龄派去的,而常荫槐和郭松龄并不是很对付,“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的外甥女欧玉仙,这位是大帅的义子聂天戈。”

“聂大哥好。”欧玉仙甜甜一笑,“感谢聂大哥的援手。”

“玉仙姑娘临危不惧,天戈很是佩服。”聂天戈正色说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哪。”

PS:新书冲榜着,全仰仗兄弟们一起顶!

第二十六章草蛇

常荫槐和聂天戈聊了一阵,很快就离开了。

列车也很快抵达奉天火车站。

“聂大哥,我听舅舅说起过你。”欧玉仙甜甜地说,“聂大哥对奉天城还不熟悉吧,要不我给你做向导?”

“好啊。”聂天戈自然是求之不得,对这个清纯的女孩,聂天戈很有好感。

欧玉仙其实还只是个学生,只是因为学校放暑假,就求舅舅常荫槐给在列车上找了份临时工,凑个新鲜罢了。

聂天戈倒也不着急,帮忙欧玉仙打扫了车厢,两个人这才下了火车。

“聂大哥,你这么年轻就是团长了,真了不起。”欧玉仙有些羡慕地说,“我好想当兵,可我舅舅就是不同意。”

“保安团的团长罢了。”聂天戈笑了笑,“不过,我们保安团有一个女兵连,有三十多个人呢。”

“真的吗?”欧玉仙马上兴致勃勃地说,“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看一看,聂大哥,好吗?”

“欢迎之至。”聂天戈哈哈大笑。

情窦初开的少女欧玉仙,对聂天戈很有好感,而聂天戈也很是喜欢这么清纯的女孩,两个年轻人并肩而行,金童玉女,倒也算是天作之合,吸引了街上不少的眼球。

异性相吸,这是真理。旖ni的时光往往会让青春期的男女忘记许多东西,但是聂天戈算是个特例,因为前世的特工生涯锻炼了他,任何时候都保持着应该有的警惕。

一个身上沾满油污的黑瘦少年迎面而来,脚步看起来有些虚,好像站不稳的样子。可聂天戈的眼光是如何厉害,一眼就看出这个少年的脚步非常有节奏,忙而不乱!

少年行走在少女欧玉仙那一侧,过身的你一刹那,少年一个踉跄,就往欧玉仙身上靠。

少女皱了皱眉头,一来被陌生男子碰一下的话,会比较尴尬,二来少年身上太脏,还有些许奇怪的味道散发出来。

可黑瘦少年的动作太快,欧玉仙根本来不及回避。

还好,黑瘦少年看起来比较清醒,也没有揩油的意思,只是往欧玉仙身上略微一靠就站稳了。

“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黑瘦少年看起来有些木讷与腼腆,讪笑着对欧玉仙说。

“没关系啦。”欧玉仙甜甜一笑,“以后要小心些,别摔倒了。”

欧玉仙这话一出口,黑瘦少年的黑脸没来由地一红,随即微微一躬身,就想离开。

“别急着走嘛。”聂天戈的反应却是更快,飞快地拽住了黑瘦少年的手臂,呵呵一笑,“小家伙,把钱包放下再走吧。”

“什么钱包?”黑瘦少年和欧玉仙都是愣了愣,满脸糊涂。

可就在这一瞬间,黑瘦少年的手腕已经抖动了好几下,聂天戈倒是兴趣大增。要不是自己的擒拿手法非常独特,换做一般人,早被这少年脱身了。

“我没有恶意。”聂天戈沉声说道,“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聂天戈嘴上这么说着,动作却并不慢,拉着黑瘦少年就往旁边的一个小食摊子走。

欧玉仙满脸惊奇地跟在后面,因为这个时候她也发现自己身上的钱包不见了!

“坐吧,我请你吃碗混沌。”聂天戈朝少年撇了撇嘴,但手却依然扣住了少年的手脉,没有放松的意思。

“小姐,您的衣服脏了。”少年的另外一只手伸向了欧玉仙的衣袖,揩了揩。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钱包飞入了欧玉仙的制服口袋,那份精准,让聂天戈都大为感叹佩服!

果然是专业啊。

“坐吧。”聂天戈松开了少年的手,却在少年的肩头拍了一下。

少年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看向聂天戈的眼神已经有了些许惊恐。

“我说了,我没有恶意。”聂天戈笑了笑,“要是你忙,现在可以走了。要是不赶时间,一起聊聊。”

“我认栽。”少年叹了一口气,左腿往右腿上面一搭,翘起了二郎腿,故作老成的表情让欧玉仙噗嗤一笑!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少年拱了拱手,“在下燕子门草蛇,今日多有得罪,改日登门道歉。”

“聂天戈。”聂天戈呵呵笑着,“草蛇兄弟身手不凡哪,让我大开眼界。”

聂天戈这话倒比较真诚,并没有讽刺的意思。

草蛇却是脸色一红:“和大哥你比起来,草蛇有自知之明。要不是有兄弟疾病在身,也不会出此下策,冒犯大哥的女朋友。”

这下,轮到欧玉仙脸红了。不过,小妮子并没有特意进行解释,反而有默认的意思。

“救人要紧。”聂天戈一听,马上站了起来,“如果小兄弟信得过我,一起过去看看,也许我能帮上呢。”

“是啊。”欧玉仙是个心地单纯善良的女孩,一下子把自己丢失钱包的事情都丢到了脑后,很是热心地说,“我和法国人开的同济医院的院长阿姨熟悉呢。”

“那好吧。”草蛇倒没有推辞,转身就在前面带路。

草蛇对这一带的街道看来相当熟悉,领着聂天戈和欧玉仙在小巷里穿来穿去,转得不亦乐乎。

很明显,这一带属于贫民区,大多数房子都是土垒或者一些木头搭起来的简易结构,算是遮风挡雨了!

无论是聂天戈还是欧玉仙都是神情不变,也没有大惊小怪地多问什么,这也让草蛇眼神里多了一丝感激神色!

人都有尊严!无论贵贱贫富,把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大哥回来了。”到了一座看起来比较破旧的房屋旁边,突然就从里面钻出五个看起来和草蛇一样消瘦的少年,很明显是由于营养不良造成的。不过,这些少年看向草蛇的眼神都充满希望。

“大哥,买到药了吗?”一个满脸黑污的女孩子一把拉住了草蛇的衣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