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5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5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哎哟!”是刚才引聂天戈等人上楼的那个店小二的惨叫声音,随即店小二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果然,跟着店小二进来的是几个日本浪人,一看那目空一切的眼神,一身宽松的裹尸布,就能够辨别!

“这里的,我们包了,你们的,统统滚!”一个满脸横肉的日本浪人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大厅的中央位置,很是嚣张地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吼着。

很快,除了黑虎寨的这两桌人,其他的客人见情形不对,都站了起来,结账走人。

“几位爷,日本人不好惹,官府的人都怕他们。”店小二跑了过来,很是小声的说着,“你们还是走吧,免得闯祸!”

聂天戈皱了皱眉头,没有做声。不过,想让聂天戈出去,基本上是没有这种可能的。

见聂天戈这个少当家没动,其他的人自然是不会动,虎子的手更是下意识地往腰间摸去!

店小二一看这个情形不太对劲,也不敢再说什么。

聂天戈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虽然自己在大凌河边收拾了八个小鬼子,可当时也只有虎子和三当家在场,自己这个少当家并没有得到山寨里的弟兄们的信服!

聂天戈需要给自己立威,毕竟,在这个世道里,特别是在土匪窝里,拳头才是硬道理。

而这几个不开眼的日本浪人,也许就是自己立威的牺牲品!

聂天戈略微打量了一下这几个日本浪人,一共是五个,每人佩着一把长长的武士刀,看来并没有带枪!

聂天戈现在的这个身体力量稍微有些欠缺,毕竟缺乏后世里那种魔鬼般的训练。可就这么几个普通的日本浪人,聂天戈还是不放在眼里!

虎子身子动了动,却被聂天戈给拉住了。事实上,自从大凌河回来后,虎子对聂天戈这个少当家很是敬畏,也只有聂天戈才能够震住虎子。

“啪!”满脸横肉的日本浪人见这里居然有人敢不买大日本帝国武士的帐,还这么不识时务地不离开,心里冒火,冲上前来,往聂天戈坐的这一桌的八仙桌上猛地拍了一巴掌,嘴里还嚷嚷,“统统滚!”

说时迟,那时快!

一直没有吭声的聂天戈动了,左手闪电般地抓住了这个肥胖的日本浪人还没来得及收回的右手,重新按在了桌面上。

同时,聂天戈的右手也没有闲着,抄起自己用餐的筷子,对着这个桌面上的肥手就插了进去!

“噗嗤!”一双竹筷子直透手掌,然后钻进了桌面,把这只手掌给钉在了桌面上。

“啊”日本浪人杀猪般地叫了起来。

“我让你叫!”聂天戈冷笑了一声,又是顺手抄起只剩下半碗的红烧肉的海底碗,猛的翻砸在日本浪人的头上。

日本浪人又是一声惨呼,头被打破了,鲜血混合着红烧肉的汤汁,直往下流,看起来很是凄惨!

这下,黑虎寨的这些喽啰们都坐不住了,惊呼着站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少当家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看着弟兄们的这种举动,聂天戈禁不住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一群乌合之众啊,不知道去收拾剩下的几个日本浪人,呆在自己身边有个屁用!

“八嘎!”“八嘎!”

因为聂天戈的动作太快,剩下的四个日本浪人都来不及反应。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清醒过来,一个个拔出腰间的武士刀,准备冲上来!

可聂天戈的动作更快,飞起一脚,整个八仙桌就飞了起来,向着这些日本浪人砸了过来,让这些日本浪人避恐不及!

在黑虎寨的这些弟兄们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聂天戈的身体已经跟着八仙桌冲了过去。

“少当家!”虎子惊呼一声,赶紧跟着往前冲。要是少当家出了什么事情,那可没脸回山寨了!

趁你病,要你命!这是聂天戈一贯的作风习惯,就在日本浪人回避飞过来的八仙桌的时候,聂天戈抓住时机飞身而上!

虎子的身手在武力济济的黑虎寨也可以进入前十名,可聂天戈的迅猛还是让虎子目瞪口呆。

太快了!快得让人目接不暇!

第一个冲上来的日本浪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士刀,恶狠狠地对准冲上来的聂天戈的脑袋砍了下来,想把聂天戈来个一刀两半!

不知什么时候,聂天戈已经从绑腿处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持在右手,身形微微一侧,就让过了看似迅猛的武士刀,然后匕首猛地往前一刺!

就听到这个日本浪人嘴巴张得大大的,却叫不出声音来。

匕首从这个日本浪人的颈部左侧刺入,右侧透出,来了个对穿。这个日本浪人的嘴巴无力的张合着,动脉连同声带都被破坏掉了,自然是叫不出声音来!

聂天戈的眼神里却是非常冷,在他的眼里,这个日本浪人早就是一个死人。要知道,聂天戈后世里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特种兵,被别人拿刀砍脑袋,惯性反应就是快速结果这个敌人,让敌人死得不能再死,以此保护自身安全!

根本没有丝毫犹豫,聂天戈猛地把匕首从日本浪人的脖子里面抽出,鲜血就从日本浪人脖子两边的血洞往外直射!

血的风景,如同日本富士山的樱花般绽放。两道血箭窜出,足足有两尺远!

这时,日本浪人的身躯才砰的倒下,砸得楼板轰轰做响!

这个时候,聂天戈却是冲向了身侧的另一个日本浪人。这个日本浪人有些心慌,壮着胆子把武士刀对着聂天戈直刺!

聂天戈却是冲着这个日本浪人诡笑一声,身子怪异地扭曲了一下,武士刀从左腋窝下面穿过,然后被聂天戈给夹住了日本浪人手持武士刀的右手,微微用力,武士刀就掉了下去!

这个时候,日本浪人更是心慌了,因为他已经与聂天戈面对面,两张脸相距不到一尺远,显得非常诡秘。

日本浪人只看到敌人似乎还朝自己眨了眨眼睛,然后后脑一凉!

却是聂天戈的匕首从日本浪人的后脑钻入!这个地方也就一个乒乓球大小,却是人身上最致命的地方。

后脑被刺入,只需要三秒不到的时间,日本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

倒下去的日本浪人,脸上还是那个不可思议的惊恐身影!

日本浪人无论如何想不通,明明自己和敌人面对面,怎么自己的后脑就被偷袭了!

第十章割神

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日本人普遍比较矮,只有一米六左右。而聂天戈虽然只有一米七五的标准身材,但相对于这个日本浪人来说,无疑是高出了一大截!

再加上手臂被聂天戈夹住,身子由于惯性,又是不由自主往前倾斜,这下日本浪人的后脑就被聂天戈一览无遗。

聂天戈右手中的匕首,就这么由上而下,插了下去!而这个插下去的地方,就是日本浪人的脑袋!

紧接着,聂天戈的身影又冲向了第三个日本浪人。这个日本浪人倒是有几分凶狠,手中的武士刀来了个横扫千军,企图把敌人来个一刀两断!

聂天戈冷冷一笑,身影在高速冲刺的过程当中,居然来了个完全违背物理学的静止。这一动一静,让人觉得有些荒谬的感觉!

可就这么一个刹车,武士刀只是从聂天戈的胸前扫过,带起一阵旋风!

而这个日本浪人,却因为用力过度,身子侧转得有些过头,变成侧面对着聂天戈。

聂天戈这次却没有用匕首,而是往前垮了一大步,然后左手勒住了日本浪人的脖子,往右边扭。

看来,敌人是想把自己的脖子往右边方向扭断。这个日本浪人被勒得脸色发白,喘不过气来,更是大惊失色。

出于自保的本能,这个日本浪人用力把脖子往左边扭,以此与敌人对抗!

可聂天戈却是突然又是改变了使劲方向,顺着日本浪人的脖子扭曲方向,跟着一挫,也是把日本浪人的脖子往左扭!

这下,两个人的力量往一处使,日本浪人的脖子哪里经受得住。

“咔嚓”一声!

日本浪人的脖子被扭断了,头部也无力的耷了下来!

这是特种兵的杀人艺术,非常专业!

聂天戈的眼神盯向了最后一个日本浪人,手一松,手中的日本浪人尸体慢慢滑下!

“魔鬼,你是魔鬼!”最后的日本浪人被吓得魂飞魄散,手中的武士刀“咚”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而这个日本浪人也是扭转身子,拼命往门口方向逃窜!

聂天戈冷冷一笑,手中的匕首飞了出去,准确地钻进了这个日本浪人的身体!

“噗通”一声,这个日本浪人也倒在了门口处,尸体在楼板上徒劳地扭曲着!

聂天戈一口气干掉了四个日本浪人,重伤一个日本浪人。可整个时间,不到三分钟!

虎子就那么呆呆的站在聂天戈的身后,觉得身体有些发冷!

面前的少当家变得非常陌生!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少当家吗?

而那个被聂天戈用筷子把右手插穿的可怜的日本浪人,早就被黑虎寨八个弟兄一拥而上,打得奄奄一息!

“留个活口吧。”聂天戈淡淡地说了一声。

黑虎寨的弟兄们马上停了下来,看向聂天戈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敬畏!

在这个世道里,拳头代表一切!强者受到敬仰,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虎子。”聂天戈冲虎子笑了笑,吩咐了一声,“把这四个日本鬼子的脑袋割下,交给这个家伙带回去吧。”

“好叻!”虎子欢呼了一声。

自从大凌河一战,虎子对割日本鬼子的头颅已经是情有独钟!

虎子的身手一直带着一把砍刀,专门用于砍脑袋的!

见虎子手中的砍刀高高挥起,聂天戈禁不住眉头一皱。

“割脑袋是个技术活。”聂天戈嘿嘿一笑,叫住了虎子,上前做了个示范动作。

“刀子要顺着骨头割,不要碰着骨头,那样才不会把刀锋弄出口子来。”聂天戈手中的匕首用力,却压根没有碰到脖颈处的骨头,三下五去二,一个日本浪人尸体上的脑袋就被割了下来。

黑虎寨的弟兄们看得目瞪口呆,这简直犹如庖丁解牛般神奇!

少当家发话了,虎子很是老实地照办,用匕首一个个把鬼子们的脑袋割了下来。

聂天戈之所以留着一个日本浪人把四个日本浪人的脑袋带回去,就是因为很多日本人不怕死,就怕被割掉脑袋。因为按照日本的风俗习惯,死后可以进入天堂,或者投胎转世。可如果没有了脑袋,那是要下地狱的,不能投胎转世!

聂天戈要的就是这种震慑效果,让日本人轻易不敢跑到大虎山这块地盘来,面得给小镇上的居民带来麻烦。

在这个时候,张作霖基本上还控制着东北三省的大半江山,实力也很雄厚。在聂天戈看来,日本关东军也轻易不敢派军队进入张作霖控制的区域!

“你叫什么名字?”聂天戈很是和气地问着这个被筷子在巴掌上戳出两个洞的日本浪人,可这个日本浪人却被聂天戈笑得毛骨悚然。

“我叫川井。”川井很是老实地回答。

“嗯。”聂天戈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我叫割神,专门割日本人脑袋的。你走吧,把这几颗脑袋带回去。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的话我就要割你的脑袋了。”

“哈伊!”川井如逢大赦,肥胖的脸上满是汗水,偏偏还要赔笑着,模样十分怪异,灰溜溜地往外面走。

刚走出几步,脚下一软,就倒在楼板上。可川井爬起来就跑,玩命地离开了这个恐怖的地方。

“把尸体都带走。”聂天戈吩咐了一声,“我们继续赶路。”

黑虎寨的弟兄们倒也见惯了尸体,只是没有见过少当家这样杀人如同宰鸡一样的手段!

一行人把四个鬼子的尸体带走了,还拿水把楼板略微冲洗了一下。等这些人走了很远,店里的老板和伙计们才畏畏缩缩走了出来,拿起了聂天戈留在桌子上的银元。

聂天戈也很清楚,要是日本人进行调查,肯定能查出这几个日本浪人死在黑虎寨人手中。可聂天戈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黑虎寨太安稳了,不是聂天戈想要的。

而且,黑虎寨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想和日本人做对。而上次十五个弟兄折在大凌河边,聂天戈总感觉里面有些蹊跷,说不定就是山寨里有人做怪。

反正上次都已经干掉了四个日本士兵,也不在乎多这么几个日本浪人的尸体。至少,聂天戈是这样想的。

只有让黑虎寨与日本人完全对立起来,才会让山寨里人有危机感,而人们往往在危机来临时,才会爆发出更大的能量!

在这个时候,聂天戈又不担心日本人派大部队来对黑虎寨进行围剿。要是来的人少的话,黑虎寨可是号称上千人马,根本用不着担心。

聂天戈最担心的是,黑虎寨内部出问题!有日本人的支持,难保山寨里有些人不出来兴风作浪!

而这几个日本浪人不开眼,送上门来,正好给聂天戈送来了立威的机会,聂天戈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第十一章孙家继承人

聂天戈却不知道,从此以后,“割神”两个字,已经在关东军那里挂了号。

死在聂天戈手中的第一个日本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