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6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6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聂天戈却不知道,从此以后,“割神”两个字,已经在关东军那里挂了号。

死在聂天戈手中的第一个日本浪人,就是日本皇族伏见宫家的一个子弟,叫做伏见宫川。

日本的皇族中,有四大历史悠久的世袭亲王世家,史称“四亲王家”,即伏见宫家,桂宫家,有栖川宫家和闲院宫家,他们可以说是日本贵族社会的主要支柱。

其中,伏见宫家地位最高,这是因为桂宫,有栖川宫两家,都因为生不出儿子来,在二战中就绝后了,影响微弱。闲院宫家也因为明治初年绝后不得不从伏见宫家引进义子才维系传承。

因此,这个时代里,日本贵族中最有影响的两大伏见宫,闲院宫实际上都是一门之后。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日本皇室从明治以后就子嗣艰难,或者是不生,或者因为生女不生男,就算是生男也往往精神或者身体有问题。

而日本皇室和爵位法定男性继承,说起伏见宫家倒是这方面的异类,不但自家子嗣不乏,还能过继给其他华族,甚至曾过继给天皇。第102代后花园天皇,就是从伏见宫家过继的。

即便如此,他家还有剩余的孩子,便依律封为新的宫家。这些新的宫家的地位虽然不及四亲王家,但因为其数量关系,自然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说起这个伏见宫川,也是伏见宫家的异类。这个家伙自恃学过一点日本剑法,总是一付天下无敌的架势,来到东北后,到处宣扬。

可没想到,伏见宫川的运气实在太糟糕,碰到聂天戈这个煞星,在聂天戈手下一个回合都没有走过去,就丢掉了生命!

更悲惨的是,伏见宫川的脑袋还被割掉了!

一个皇族子弟在东北丢掉了脑袋,在整个关东军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伏见宫川是从营口市过来的,直接导致驻扎在营口的关东军一个叫佐佐木的中队长被撤职!

不过,因为这对于日本人来说,是一件天大的丑闻。日本关东军也彻底封锁了这个消息,只是暗查凶手,不惜一切代价为伏见宫川报仇!

而聂天戈对于这一切,是不知情的。两天后,聂天戈已经出现在奉天市内。提起孙烈臣的督军府,奉天府内的居民可以说是无人不晓!

督军府坐落在奉天市大东区大北关街36—1号,大东广场、八王寺湖的南端,府邸占地8953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769平方米,房屋40余间。步入“督军府”,但见院落两进,四周青砖围墙,建筑均为青砖合瓦单檐硬山式。前有门房7间,正中为正门,门枕石、角柱均雕有精美的花鸟人物等吉祥图案,门楣雕有“富、禄、寿、禧”4字,东西6间房屋为倒座,后檐出廊,檐下装饰“倒挂楣子”。

进正门为一进院落,正面客厅7间,前后出廊,明间前出卷棚顶抱厦一间,为通二进院落过道;东西各有出廊厢房5间。二进院落有前出廊正房5间,两山各有耳房一间;东西各有厢房5间,前檐出廊,与正房相通;正房后有青砖小瓦房10间,均有红柱翘廊式走廊;院内青砖漫地,清雅幽静。

聂天戈一年前来过督军府,因此门口的警卫人员都认识,不需要通传,就可以直接进去。要知道,聂天戈可是孙督军的至亲,虽然警卫人员不知道是什么亲戚,却也不敢刁难。

只是,黑虎寨的其他弟兄们却被拦住了。聂天戈也不以为意,吩咐这些人自己去附近的荣华客栈住宿。

孙烈臣已经病入膏肓,躺在床上。

“舅舅。”聂天戈通过孙家的管家孙立刚的带领,来到了床前。一见孙烈臣双眼深深陷入脸颊,没有多少生机,因为天生的血缘关系,眼泪禁不住掉了下来。

“傻孩子,生老病死是上天注定,有什么好哭的。”孙烈臣听出是聂天戈的声音,居然挣扎着坐了起来,聂天戈赶紧过去扶住了,“舅舅能在临终前见你一面,就很欣慰了。”

说着,孙烈臣还从被窝里伸出干枯的手,在聂天戈的脸颊上拍了拍,笑☆奇书网のQisuu★着说:“天戈都十八岁了吧,大人了。”

“嗯。”聂天戈猛点头,鼻子又是一酸。

“咦!”孙烈臣突然惊呼出声,随即打量着聂天戈,半响后才说,“天戈,你杀过人了?”

“是的,舅舅。”聂天戈倒也不隐瞒,低声把自己这些日子的经历说了一遍。聂天戈知道孙烈臣把自己看做是亲生儿子,绝对不会对自己不利,倒也没有一丝提防之心。

“好,这才像我孙烈臣的外甥。”孙烈臣居然笑出声来,看来心情是真的不错,“只要没有滥杀无辜,杀的是东洋人,那就没错。”

要是换在别的时候,孙烈臣或许还会有所顾虑。可孙烈臣的生命都已经走向了尽头,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天戈牢记舅舅的教诲,不给舅舅丢人。”聂天戈很是恭敬地说。

“不过,日本人只怕不会放过你。”孙烈臣叹息了一声,“舅舅时日不多,以后只能靠自己了。”

“立刚。”孙烈臣又低唤了一声。

“在。”老管家孙立刚赶紧上前来,“您有什么吩咐?”

“以后这孙家的主人就是我外甥聂天戈了。”孙烈臣沉声说道,“你要帮衬着天戈,一切以天戈为主。”

“是。”孙立刚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变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看来,在聂天戈来之前,孙烈臣就和老管家孙立刚谈过了。

聂天戈说起大凌河边的战斗与大虎山小镇上杀了四个日本浪人,孙立刚就在场,全部听在耳里,倒是略微有些惊诧。不过,这也更让孙立刚高看了聂天戈这个未来的主子一眼。

孙烈臣没有子嗣,把一切传给外甥聂天戈,也是无可厚非,理所当然。

“可惜啊,我孙烈臣打了大辈子的仗,唯独没有和东洋人真正交过手。”孙烈臣叹息了一声,“东洋人一直对我东北地区虎视眈眈,不可不防哪。”

“舅舅,您安心养病,以后有的是机会去杀东洋鬼子。”聂天戈赶紧说道,倒也没有装腔作势,把孙家的继承人资格往外推。

在这个年代里,有枪有人手,那就是最大的本钱。再说,以聂天戈的身份,受之无愧,没什么好谦让的。

要是真的谦让的话,只怕反而被人看做是做作了!

孙家的势力到底有多大,聂天戈心里倒是没底。不过,孙烈臣身为东北的第二把手,家底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第十二章少爷

不知是什么原因,见外甥聂天戈来了,孙烈臣的精神居然出奇的好,这也让聂天戈很是担心自己这个舅舅是不是回光返照的现象。

“天戈,和舅舅说说,你对国际国内的局势有什么看法?”孙烈臣有些期待地看着聂天戈,这种眼神让旁边的管家孙立刚很是担心,生怕聂天戈这个毛头小伙子年轻气盛,说出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来,让自己的主人失望。

“舅舅,那我就大胆说说自己的看法了。”聂天戈微微一笑,毫不怯场,“要是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对,还请舅舅指点。”

“说吧。”孙烈臣兴致勃勃地鼓励着,“大胆说,不要有什么顾虑,这只是我们甥舅聊家常。”

“民国元年以来,兵革频繁,灾害侵扰,工商凋敝,交通阻梗,盗寇遍地,田园荒芜,民命倒悬。”聂天戈先以二十八个字概括了这个时代中国的多灾多难,让孙烈臣频频点头,就连管家孙立刚都暗自赞叹,看来自己以后的这个少主人还算颇有见地,起码不是不学无术之辈。

“俄寇倭奴,环伺边陲,忽视耽耽,待机侵犯。”聂天戈又以十六个字概括了当前中国面临的两个最大的敌人俄国和日本,很是精辟。

“国家多难,非息兵不足以图存。国家危险,已经到达极点,民命绝续堪忧,狂澜急需挽救。”随即,聂天戈又表达了自己对目前国家局势的担忧,然后话锋一转,“然而,现在国内是一个战争纷乱的时代,军阀割据,日益严重,只怕大规模的内战已经难以避免。”

“外甥以为。”聂天戈随即开始展望未来,言简意赅,“广州政府站在道义上,且实力最强,三年内必然会组织北伐,试图统一中国。”

“那你认为南京国民政府需要多长时间完成统一大业。”孙烈臣饶有兴趣地回答说。

“非五六年时间不能完成。”聂天戈叹息了一声,“而且,只能是名义上的统一。”

“此话何解?”孙烈臣见聂天戈说得这么武断,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日本已经制定了先侵占东北地区,然后占领整个中国,继而统一世界的国策。”聂天戈正色说道,“事实上,自民国八年开始,日本的关东都督府已经改称关东厅,实行军政分离体制,原来的陆军部升格为关东军司令部。从那以后,关东军独立于关东厅,外务省和满铁以外,成为一支随时可以发动武力,威胁中国安全,干涉中国内政,侵吞中国领土的军事力量。”

“张大帅兵多将广,几十万精锐军队,难道还抵挡不住关东军?”旁边的管家孙立刚禁不住插话道。

“这话不假。”聂天戈苦笑了一声,“可日本国的军队实力比我国强,工业比我国发达。论实力,日本国当在我国之上。现代战争,是机械化部队占据优势,不是靠人多就能够取胜的。驻扎在满铁以及铁路沿线的日本军队虽然只有两个师团,一万五千人左右。可这些军队都是精锐,而且,其机械化部队依据满铁的运输能力,机动性比东北军强。要是真正打起来,在局部的军事力量上,反而是关东军占优势。再说,日本驻扎在朝鲜的军队随时可以越过鸭绿江,对关东军进行支援。”

“天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孙烈臣却是问道。

“之所以说国民政府可以名义上统一国家,是因为随着日本发动侵占东北地区的战争后,势必威胁到各军阀的利益,关系到军阀们的生存,不得不寻求合作。”聂天戈又是苦笑了一声,“到时候,看似统一,实为一团散沙,各自为政,各自为战。”

“你认为东北军最终打不过关东军,东北地区会落到日本人手中?”孙烈臣却是径直问道。

“是的。”聂天戈毫不犹豫地说,“一来实力对比,东北军趋于弱势。二来等到国民政府北伐时,东北军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是投靠日本人,寻求帮助。二是拥兵自重,与北伐军队拼个你死我活,最终实力大减,为日本人所趁。三是投奔国民政府,可即便这样,在国民政府的要求下,势必派精兵入关,帮助国民政府对其他军阀如冯玉祥和阎锡山等人的战争。那样一来,东北地区也是兵力空虚,日本人势必抓住这个机会。”

“按你这么说,东北地区是很危险。”孙烈臣想了半天,才叹息了一声,“好像也不会有第三种结果,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聂天戈很是无奈地说,“落后就要挨打,这是铁律。”

“我之所以创办奉天兵工厂,就是因为国内的武器装备和日本等国家相比,差距实在太大了。”孙烈臣倒是同意了聂天戈的观点,“只是,时不待我啊。”

“舅舅,轻武器倒好解决。”聂天戈笑了笑,“未来的战争是由空军力量和重武器所决定的,我国和日本的差距,主要也集中于此。”

“天戈,你有兴趣掌管奉天军工厂吗?”孙烈臣随意问了句。

“我当然有兴趣。”聂天戈想都没想,“不过,只怕只能是梦想。而且,我的理想是当个职业军人,把所有侵略者赶出中国领土。因此,我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武器生产上面。”

“哦。”孙烈臣就高兴了,“你能够有这种想法,我已经很欣慰了。立刚,我有些累了,你安排天戈住下吧,让天戈逐步熟悉孙家的产业。”

“好的。”孙立刚很是恭敬地说。

“舅舅,您好好休息,安心养病。”聂天戈笑着说,“外甥哪里都不去,一直呆在这奉天市内,陪着舅舅。”

“嗯,去吧。”孙烈臣摆了摆手,又躺了下去。

“舅舅,我晚上再来陪您。”聂天戈的心情略微有些沉重,却是强行笑着说。

然后,聂天戈跟着孙立刚出了卧室。

“少爷,你来了后老爷脸上的笑容多了很多。”把聂天戈安排到另外一个房间,孙立刚终于称呼聂天戈为少爷了。也就是这么一个转变,显示出孙立刚已经在心目中把聂天戈当成未来的主人了。

第十三章张帅义子

第二天,在孙烈臣的病榻前,聂天戈见到了东北地区的土皇帝张作霖。

这也是聂天戈第一次见到张作霖,从前听说张作霖土匪出身,以为他粗鲁彪悍,可见面之后,却发现张作霖长得非常清秀,个子不高,根本就不像土匪类型的人物。

聂天戈心里暗自自嘲,自己才是土匪头子聂邱庭的儿子,黑虎寨名正言顺的少当家。看来,还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哪。

“大帅,列臣别无牵挂,唯独天戈这个外甥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