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62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62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韩玉昆即便有刘镇华的支援,其实力和胡静怡相比,还是相差比较多。因此,韩玉昆的失败,乃至最后战败自杀身亡,也在情理之中。这一点,就连韩玉昆的部下孙殿英都看得很清楚。

那么,聂天戈要做的就是,让韩玉昆的实力变得强大一些,更多的消耗掉胡静怡的实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聂天戈就要做那个渔翁,等到双方筋疲力尽的时候,发出雷霆一击,一举控制河南全境。

这个时机非常难以把握,聂天戈必须好好筹划筹划。本来,聂天戈今天进赌场的重心是在韩玉昆身上。现在看来,要改变策略了,加重在孙殿英身上的投资。

孙殿英有意套近乎,聂天戈也是别有目的,两个人倒是聊到一块去了,话题基本上是围绕着河南的行政,军事打转转。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聂天戈才站了起来。

“回梭哈赌局看看。”聂天戈呵呵一笑。

“韩司令身上的钱只怕输光了。”孙殿英苦笑了一声,“这赌场里藏龙卧虎,小玩几下还可以,玩那么大,悬。”

“有赌不为输嘛。”聂天戈笑的有些诡异,孙殿英也会意地笑了起来,甚至脑海里划过一丝疑问:聂天戈这家伙不会是专门给韩玉昆下套来的吧?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孙殿英给甩到了脑后。反正,是不是给韩玉昆下套,对孙殿英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而且,看起来聂天戈本身不是以在赌场赢钱为目的,否则的话,聂天戈也不会把位置让给斧头帮的帮主王亚樵。要知道,王亚樵基本上是不进赌场的,这个事情上海滩道上混的人都知道!

孙殿英心里也很清楚,奉系军阀要想控制河南,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韩胡之战更猛烈一些,最好是两败俱伤,然后才好从中渔利!

所以,这个时候,孙殿英确信聂天戈也是想给韩玉昆支援,而不是整韩玉昆!

孙殿英先进梭哈小厅大约十分钟,聂天戈才慢悠悠地走了进去。

一看韩玉昆,聂天戈心里就乐了。韩玉昆面前已经没有几个大额筹码,五万筹码差不多要输完了。而更气人的是,高哥只要牌面比韩玉昆大,动不动就梭哈,财大气粗的姿态显露无疑。

而韩玉昆面前的筹码,光是打底就去了一小半,再加上被高哥言语上挤兑了几下,又跟了几把小的,就这么样,筹码大把大把的去了高哥面前。

王亚樵每一局都在哈哈笑,笑声在整个小厅里回荡着。而事实上,王亚樵有输有赢,不但没有输钱,反而赢了将近一万的筹码。

这个局面其实聂天戈早就考虑到了,否则也不会让王亚樵上。

高哥是不敢赢王亚樵的钱,怕王亚樵日后找他的麻烦。要知道,在上海滩,王亚樵可是有十万把砍人的斧头!

而韩玉昆,以前就和王亚樵熟悉。韩玉昆本来没把王亚樵放在眼中,可见小厅里包括服务员都离王亚樵远远的,看向王亚樵的眼神里充满畏惧,也有些明白了。

以韩玉昆的眼力,哪里看不出王亚樵只怕是上海滩一霸!

于是,韩玉昆和王亚樵之间的牌局也相当和气,不加赌注,平平淡淡地进行着。

就这样,王亚樵在赌局里发了点小财,自然是乐得哈哈大笑,心情很爽!

聂天戈进来的时候,新的一个赌局刚好开始。

王亚樵的底牌是方块10,明牌是红桃5,想都没想就弃权了!

而高哥和韩玉昆两个人的牌面就是火星撞地球,撞出火花来了!

高哥第一个明牌是黑桃9,而韩玉昆的名牌是梅花10。这样,韩玉昆的明面牌刚好比高哥大一点点。

轮到韩玉昆说话,咬了咬牙,往桌子中间丢了两千筹码。按照聂天戈估计,韩玉昆的底牌应该和梅花10相关联,要不是因为韩玉昆面前的筹码只有一万左右了,应该还会把赌注加大一些!

高哥手风比较顺,想都没想,就跟了两千。

高哥的第二个名牌是梅花9,这也让高哥松了一大口气,得意洋洋地笑道:“没办法,手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而韩玉昆的名牌是梅花Q,韩玉昆同样松了一口气。

因为韩玉昆两张名牌为梅花Q,梅花10,有机会组成同花顺,牌面比高哥的一对9要大。不过,因为高哥手中已经有了个梅花9,断了韩玉昆往10以下发展梅花同花顺的可能性。因此,韩玉昆要想拿同花顺,就只有梅花10JQKA这一种可能性。这种几率,毫无疑问是万分之一,希望渺茫!

不过,韩玉昆的牌面大,有话语权。因此,韩玉昆脸上的表情也相对轻松一些。起码,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因为韩玉昆面前的筹码已经不足一万,下注就略微有些迟疑。聂天戈悄悄碰了碰王亚樵,王亚樵就马上会意了。

“韩司令,你怎么说也是个司令嘛,怎么这么小气呢。”王亚樵就哈哈笑着说,“尽管韩司令看不起我王亚樵这个莽夫,可谁让咱们以前在一个锅里吃过饭呢。这样吧,现在手头不方便的话,从我这里拿,我也只要你一分的利息,够公平吧。”

第一二三章四条的悲哀

韩玉昆却略微有些迟疑,牌没发完,自己对这手牌也没有把握。可最终韩玉昆还是受不了王亚樵这一激将,点了点头:“既然亚樵兄如此放心小弟,那就接两万吧。”

“什么两万?”王亚樵却是瞪圆了双眼,“凑个整数,就十万吧。男人就要爽快,别婆婆妈妈的。”

这下,无论是高哥还是韩玉昆,心里都飞快地转着念头。

高哥很快就想清楚了,王亚樵是在放高利贷!因此,高哥认为自己赢韩玉昆的钱越多,王亚樵心里越高兴!于是,高哥打定主意,不让王亚樵失望!

韩玉昆则在想,要是在赌局里赢了,那倒是好事情,把先前输的钱都捞回来,还可以小赚一把,发点小财。可要是输了,自己这次本来资金就不够充足,购买军火事项只怕是雪上加霜,前景堪忧!

“既然亚樵兄这么看得起小弟,那小弟就不客气了。”韩玉昆拱了拱手。

“别的信不过,对韩司令的钱我王亚樵还是信得过的。”王亚樵嘿嘿一笑,“如果还想加大赌注,你说一声好了。”

荷官马上发了第三张名牌,这一次,高哥的明牌是红桃9,让高哥乐得哈哈大笑:“韩司令,你一对牌都没有,该弃权了吧。”

可接下来,高哥的笑容就僵住了,因为韩玉昆的明牌赫然是梅花K!

从牌面上看,韩玉昆的明牌一次是梅花KQ10,依然是同花顺的形状。换一句话说,就算韩玉昆只是顺子,不是同花顺,也大于高哥的三条,除非高哥能抓到福尔豪斯或者四条9。

这次,韩玉昆面前多了王亚樵借的十万筹码,胆气粗壮了很多,只是略微一沉吟,就丢了两万筹码在台面中间。

高哥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我高哥在上海滩赌场混了这么些年,还真不信邪,你就能凑成顺子。”

说完,高哥顺手一拨,两万筹码就哗地一声推向了赌桌中间。

随即,高哥怪笑几声,又把面前的筹码拿出一大堆往赌桌中间一送:“我跟了,再加五万赌注!”

梭哈小厅里鸦雀无声!

韩玉昆的脸颊上肥肉明显跳了跳,可还是忍住没有出声。

荷官继续派派。这一次,高哥有些失望,因为他最后一个明牌是梅花8。要是换做梅花J或者梅花A就完美了,可以让对家没有形成同花顺的可能性。

而韩玉昆的最后一张明牌是梅花J,这也让韩玉昆的眉头抖动了几下,虽然动作比较细微,却让聂天戈给准确捕捉到了。

聂天戈基本上可以肯定,韩玉昆的底牌是A,而且很有可能是梅花A,组成无敌的同花顺!

聂天戈又悄悄碰了一下王亚樵,偷偷递给王亚樵一张银行票据。。

王亚樵一看,上面的金额居然是二十万元,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马上拿着银行票据的手装模作样在口袋里掏了一阵,才拿出来:“韩司令好牌呀,只要是个顺子就可以吃定小高了,我这里还有二十万,都拿去,狠狠押注!”

韩玉昆苦笑一声,看了看王亚樵,没有做声。王亚樵却是走过去,把二十万的银行票据硬是塞给了韩玉昆:“还是老规矩,一分的利息!”

上海滩赌场放高利贷,那可是按天算的。王亚樵借给韩玉昆三十万,每天的利息就是三万,这还不算上利滚利!

所有的人都认为王亚樵这是在放高利贷,借此大捞一笔,包括高哥在内。

“亚樵兄,借你吉言。”韩玉昆笑得有些勉强,“希望对家不是四条9吧。”

韩玉昆身为一方司令,军中大佬,倒也爽快。不就是三十万吗?输钱又不输命的架势!

“我梭哈,外加这二十万。”韩玉昆把面前的筹码连同王亚樵的二十万银行票据往桌子中间一推,就眼巴巴地看着高哥,额头上微微冒汗。

这个时候,聂天戈也有些佩服韩玉昆的演技了。这家伙,赌术不行,可这装模作样地演戏功夫还行!

高哥脸色数变,甚至站起身来,可很快又坐了下去,对着一个手下低声说了几句,手下就很快跑了。聂天戈估计,赌注太大,高哥也做不了主,要请能做主的人过来了。

不一会儿,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清瘦中年人慢慢踱了过来。

“是张啸林那个老王八。”王亚樵低声对聂天戈说道。

聂天戈微微一愣,没想到张啸林这个后来的大汉奸居然长得很斯文,倒有几分像读书人出身。这也让聂天戈觉得很有意思,上海滩三大亨,自己已经见到了两个:杜月笙和张啸林。还真没想到,都是斯文形象。

这个时候,聂天戈冒出第一个念头:有辱斯文!

“亚樵兄!”张啸林倒是第一个对斧头帮帮主王亚樵拱手为礼,看来对王亚樵颇为顾忌。

“啸林兄!”王亚樵手一拱,马上就放了下来,大大咧咧地说道,“怎么,这个小赌注,张老板要亲自出手了。”

“哪里哪里。”张啸林微微一笑,“听手下弟子说,王帮主大驾光临,特意过来聊聊。”

话是这么说,高哥却是走到张啸林身边,耳语了几句。

张啸林没有说话,只是右手微微捏拳,随即松开了。高哥自然明白,老板这是示意自己可以全权做主这个赌局!

其实,这个赌局高哥有相当大的把握,只不过因为赌场有规定,超过二十万的赌注必须经过老板张啸林的认可,这才派人去向张啸林请示。

“我跟!”高哥坐下来后,马上从旁边的手下手中接过一张银行票据,也往赌桌中间一扔,然后把自己的底牌一翻,赫然是方块9。

这也引起梭哈小厅了许多人的一阵惊叹!

高哥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说:“韩司令,你顶多是个顺子,没想到我不是三条9,而是四条9吧。”

顿了顿,高哥扯高气扬地大声说道:“韩司令,请开牌。”

韩玉昆额头上又开始冒汗了,手中拿着那张底牌,迟迟不翻过来。

“老韩,开牌嘛。”王亚樵是个急性子,这个时候,心里一急,也不叫啥韩司令了,又恢复了以前的称呼,“同花顺杀他个落花流水,全军覆没。”

王亚樵倒是很有信心,这个信心来源于对结拜兄弟聂天戈的信任。

这些日子,聂天戈带给王亚樵不少震撼。王亚樵自认也算见多识广,可现在总觉得对自己这个结拜兄弟有些看不透了。

“是啊,韩司令,小打小闹,玩玩而已,就别吊胃口了吧。”张啸林也笑呵呵地说着。

高哥是赌场的高手,其张扬的性格也是伪造出来的,就是为了对付一些身份地位比较高的赌客。可张啸林是老板,自然知道韩玉昆在河南可是有十万人马,可不是那么好惹。

虽然,这里是上海滩,韩玉昆的手不可能伸进来,可山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以后的事情呢。

因此,像张啸林这样的人物,自然不会为了这么二三十万去把韩玉昆给得罪狠了,言下就比较客气,半开玩笑地说着。

“啸林兄,我韩某人赌梭哈这么多年了,还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韩玉昆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讪笑着,“居然拿到了同花顺,还碰到了对家的四条,看来是鸿运当头啦。”

说着,韩玉昆猛地把底牌翻转过来,拍在赌桌上。

赫然是梅花A!

梭哈小厅一遍寂静,只有偶尔呼吸出来的粗重声响,清晰可见!

高哥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瘫坐在椅子上面。

“承让,承让!”韩玉昆抱了抱拳,哈哈大笑,觉得异常解气!

这一次进赌场,韩玉昆先把自己的五万元差点输光,通过这一把,反过来,赚了将近三十万,心情自然是相当好。

在韩玉昆看来,这三十万简直是雪中送炭,可以购买更多的军火了。

“恭喜韩司令。”张啸林的赌场赔了三十万,心情自然也不爽,不过,却是哈哈大笑恭喜着,倒也相当虚伪!

“侥幸而已,侥幸而已!”韩玉昆自然知道见好就收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