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63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63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恭喜韩司令。”张啸林的赌场赔了三十万,心情自然也不爽,不过,却是哈哈大笑恭喜着,倒也相当虚伪!

“侥幸而已,侥幸而已!”韩玉昆自然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马上让服务员把筹码兑换成银行票据,还特意要了个五万的银行票据。

“亚樵兄,感谢你的投资啊。”韩玉昆这话倒是相当诚恳,双手递上先前王亚樵借给他的三十万,又加上了五万,算是利息了。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王亚樵哈哈大笑,这种钱不要白不要,马上接了过来,看也不看,就塞进了口袋里。在上海滩,王亚樵还不需要担心有人给自己假票据,除非那个人活得不耐烦了!

亲自把王亚樵和韩玉昆等人送出了赌场门口,张啸林返回一个小厅,表情有些阴沉。

“老板,真对不起,我失手了。”高哥毕恭毕敬地站着,低着头。

“没事。”张啸林略微一沉吟,就呵呵笑了起来,“赌场总是有输有赢嘛,这一次,姓韩的手气实在太好了。再说,输点钱给韩玉昆,让王亚樵也得了点小便宜,未必是坏事情。”

第一二四章武痴

这些年,高哥替张啸林杀了不少肥羊。这一次,尽管张啸林心里有些不爽,却也知道这未尝不是个收买人心的好时机。

像高哥这样的赌术高手,本身就价值一百万以上,张啸林自然不想冷了高哥的心。

“谢谢老板。”高哥松了一口气,满脸的感激涕零,这也让张啸林很是满意。

“小高,王亚樵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叫聂天戈,那可是个人物。”张啸林突然转换话题说,“如果有可能的话,好好结交一下吧。”

“嗯。”高哥倒是马上答应了一声,“这个聂天戈深不可测,属下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又不是让你和他赌钱。”张啸林就乐了,“你们年纪差不多,容易沟通一些。今天的赌局,你没有和他闹僵吧。”

“没有。”高哥赶紧摇了摇头,“聂天戈赢了我五万元,看起来侥幸。不过,我总觉得这个聂天戈是深藏不露。”

“嗯。”张啸林点了点头,“王亚樵都主动和他结拜兄弟,这样的人自然不简单。更何况,聂天戈还是东北张作霖大帅的干儿子,身份不简单。”

“属下明天就试一试,去请聂天戈喝酒。”高哥倒是来了兴趣,微微一笑,很是恭谨地说,“老板,你看可好?”

张啸林摇了摇头:“这样不好,你让人留意下杜老板那里,聂天戈救国杜老板的女儿,经常去那。你不是和杜老板的大弟子李向阳关系不错吗?多走动走动。”

高哥愣了愣,随即明白张啸林的意思,在杜月笙那里见面就显得随意一些。

“老板高明!”高哥嘿嘿一笑,小小地拍了张啸林的马屁一下。

&;&;&;&;&;&;&;&;&;

王亚樵和韩玉昆出了赌场后,就各走各路了。

王亚樵平白赚了五万大洋,心里舒畅,怎么都要拉聂天戈回去喝酒。聂天戈拗不过他,只好答应。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王亚樵和聂天戈这一对结拜兄弟倒是相当痛快。

“帮主,外面有一个和尚,说要见您。”一个斧头帮弟子快步走了进来,请示说,“估计是化缘的和尚,要不要把他赶走?”

王亚樵正喝得痛快,被人打断了话题,禁不住心里有些不爽,皱了皱眉头。

“那个和尚长什么样子?”不过,王亚樵为人豪爽,倒也经常仗义助人,还是随意问了句,“要是只为了化缘,打发个银元吧。这年代,要混口饭吃,谁都不容易。”

“浓眉大眼,长得很是魁梧。”斧头帮弟子回忆着,“对了,好像叫妙行!”

“啊。”王亚樵啊地出声,忙不迭地说,“快请他进来。”

停顿了一下,王亚樵还是觉得不妥,站了起来:“我亲自去接。”

聂天戈禁不住有些纳闷了,难道王亚樵和少林寺还有什么关联不成?

“兄弟,这个妙行是我的师弟。”王亚樵把聂天戈也拉了起来,不由分说,就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说,“我小时候家里穷,曾经在河南郑州登封一带流浪过。在一个偶尔时机,得到过恒林大师师傅的传艺。这个妙行也是恒林大师的得意弟子,算起来是我的师弟了。”

聂天戈吃了一惊,这个恒林和尚,那可是历史上比较出名的人物。

恒林,伊川县宋寨人,俗姓宋氏,为登封县僧会司。其参禅之外,又习拳术,武艺高超。因地方不靖,县府便命他为“少林寺保卫团团总”,系地方民团性质。他只好“以菩萨心肠作金刚面目”,购置枪械,训练僧兵,以备不虞。

民国九年(1920年)秋,岁遭旱荒,土匪蜂起。恒林率民团在登封县城、梯子沟、白玉沟等处,与土匪大小数十战,打落“肉票”多人,每次皆获胜利。一次,土匪杆首朱保成、牛邦、孙天章、段洪涛等合伙夜袭巩县鲁庄镇,天将明时被发觉,向西南逃窜。巩县九区民团紧紧追击。匪过偃师府店,偃师县十四区、十五区民团也加入追击队伍。土匪逃至少林寺西熬子坪,遭恒林所率少林寺民团截击,大部被消灭。这次战斗缴获枪支、弹药甚多,皆藏于少林寺内。

恒林因其英勇善战,名声大振。土匪不敢犯境,环寺数十村得以安居乐业。时河南省政府主席张凤台授恒林以奖状、奖章,并向少林寺紧那罗王殿献了“威灵普被”的匾额,以谢神庥。河洛道道尹阎伦如也送了“少林活佛”的匾额,旌表恒林剿匪之功。恒林则谦恭如一,敦睦百姓。

恒林和尚实在太出名了,因此,聂天戈闻名已久。

“只可惜,师傅他老人家去年十月坐化圆寂了。”王亚樵叹息了一声,略微有些伤感。

聂天戈倒是心中一动,少林武僧的功夫那可是天下闻名,再加上如今的少林寺里居然还有许多枪支弹药,倒是一支力量不少的武装队伍,要是加以利用,对自己的河南布局不失为一颗漂亮的棋子!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大门门口。

“师弟。”王亚樵大步走上前去,给了妙行和尚一个熊抱,“来,到了师哥这里,就算是到家了,进屋说话。”

“师哥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妙行和尚不只是长得很魁梧,一双眼睛也是炯炯有神,给聂天戈的感觉不错。

“来,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结拜兄弟聂天戈。”王亚樵突然想了起来,马上笑呵呵地说,“我这兄弟功夫极高,师弟你可以找他好好切磋切磋!”

“哦。”妙行和尚打量了聂天戈一眼,有些惊诧,可眼神却很是兴奋,“师哥,你这有块大点的平地吗?有好些年没向师哥您讨教武艺了。”

“我可不是师弟你的对手。”王亚樵连连摇手,“你得到了师傅的真传,我只学得三招两式。你要打架找天戈兄弟吧,他赤手接我三斧头,非常轻松了。”

这下,妙行和尚更兴奋了,让聂天戈苦笑不已,感情,这个和尚是个武痴啊!不过,聂天戈这种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不过,聂天戈后世里是极为优秀的特工,对自己的身手倒是很有信心。只是,面对号称天下武功出少林的武痴妙行和尚,聂天戈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要知道,特工擅长的是一击致命,而不是正儿八经的比武!

碰到这样一对师兄弟,聂天戈毫无办法,根本没有反对的余地,就被他们师兄弟给拉到了演武场!

聂天戈唯有苦笑!

王亚樵主动认输,说自己技不如人,这要是听在斧头帮弟子们耳中,一定会认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这种怪事,还真的发生了。看来,王亚樵其实很有自知之明的!

“聂施主,请问你擅长什么武艺。”妙行和尚行了个和尚礼,口称施主,却一开口就是比武,实在不像个出家人!

“我什么都不擅长。”聂天戈苦笑了一声。

“那就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了?”妙行和尚却是更加兴奋了,眼神直冒绿光。

“大师要是实在要比的话,我就领教下大师的棍法吧。”聂天戈没有办法,叹了一口气,“还希望大师手下留情,别让我输得太难看。”

“我说兄弟,依我看,你和我师弟的功夫半斤八两,伯仲之间。”王亚樵却是唯恐天下不乱,哪里想错过看好戏的时机,马上嚷嚷了起来,“师弟,你也别留手,我这兄弟功夫好着呢。”

聂天戈禁不住瞪了王亚樵一眼,可斧头帮的弟兄早就给聂天戈和妙行和尚每人拿来一根齐眉棍,这场比武时推脱不掉,势在必行了!

面对手持齐眉棍,杀气腾腾地妙行和尚,聂天戈有些头疼的。

要说比个你死我活,聂天戈是谁都不怕。可要是比棍法或者别的啥武艺,谁不知少林功夫的厉害呀,聂天戈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棍打一大片,一扫一劈全身着力。棍练起来呼呼生风,节奏生动,棍法密集,快速勇猛。它既能强身健体,又能克敌制胜,在历代抗敌御侮中,少林棍发挥过重要作用。

“施主请!”妙行和尚一棍在手,却是一个左弓步,齐眉棍斜指右上方!这是一个典型的防御动作,在武术界里,算是个尊重对手的礼节。不过,聂天戈却认为少林和尚比较狡猾,这明显是防守反击动作,根本不是单纯的防御动作!

聂天戈倒也不客气,自己可不懂什么棍法,只所以提议比棍法,是因为聂天戈觉得长棍和步枪接上刺刀的长度差不多,自己可以使用刺刀刺杀技术!

聂天戈右手提棍,拇指轻贴右边大腿外侧,看起来有些波澜不惊,很是淡然。

可一听妙行和尚这句话,聂天戈马上左脚向前迈出一步,脚尖对着妙行和尚,两脚距离约与肩同宽,左脚中央线与右脚跟在一线上,两膝自然微屈,上体稍向前倾,重心落于两脚之间稍前。在出左脚的同时,右手以虎口的压力和四指的顶力迅速将木棍向前稍左送出,左手迅速接握木棍三七开处,虎口对正棍面,右手移握棍颈,置于第五衣扣右侧稍下,棍面稍向左,木棍尖端约与喉部同高,并和左眼在一线上,两眼注视妙行和尚,炯炯有神。

第一二五章比武

预备用枪刺杀的动作要领归纳起来为:“压顶送,二同时,一般高”。压顶送,就是以虎口的压力和四指的顶力,将枪送出;二同时,就是转体、出脚和出枪要同时,两手握枪要同时;一般高,就是刺刀尖约与喉部同高。因此,聂天戈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刺杀准备动作。

刹那间,聂天戈整个人气势为之一变!

妙行和尚眼瞳为之一缩,却是更加兴奋。

“施主,请!”少林武术讲究谦让,基本上不先出手,妙行和尚也不例外!

“小心了!”聂天戈却是大喝一声,不知道谦让一词是啥写的。

紧接着,聂天戈右脚一蹬,利用腰部的推力,使身体向前,随即左小腿带动大腿向前踢出一大步,在左脚着地的同时,手中的木棍犹如突然袭击的毒蛇,闪电般刺向妙行和尚的胸口部位,右脚自然地向前滑动。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刺杀动作!很有杀伤力!

聂天戈说打就打,饶是妙行和尚也被吓了一大跳!

“好!”旁边的王亚樵是唯恐天下不乱,马上嚷了起来。

妙行和尚也不敢怠慢,因为聂天戈的棍子直刺速度太快,根本不符合棍法,毫无理由可言。要知道,一般这种直刺动作,都有一个引棍动作。所谓的引棍动作,就是把棍子往后面拉一下,然后再刺,这样可以加快刺的速度和力度!

可聂天戈这个动作,却是借助了腰力,右腿的蹬力,再加上双臂的推力。这三种力量的组合,让木棍这一直刺,又快又狠!

妙行和尚本来就是武术大家,自然识货,表情相当凝重!

“来得好!”妙行和尚也是一声大吼,不过,这声吼叫远远盖过先前聂天戈那一声大喝!

妙行和尚手中的木棍尖端由上而下,自右上方往下划了个顺时针方向的弧线。

就听到“咚”的一声,却是两根木棍恶狠狠地撞在一块的声音。

“这个妙行和尚还真的是个怪物,速度快不说,力量也大得吓人。”聂天戈感觉到一股大力从木棍传到虎口,虎口几乎要爆裂开来。

不过,聂天戈的实战经验相当丰富,这倒正中下怀!

“啊!”旁边的王亚樵发出一声惊呼,或者是叹息,因为这个时候,聂天戈手中的齐眉棍居然被妙行和尚这一棍给打飞了,飞出两米多远!

妙行和尚也是一愣:没理由啊,看聂天戈那个架势,不至于自己一招都挡不住!

可就在这一瞬间,形势陡然变化!

聂天戈又是一声大吼,身影没有因为木棍脱手而有任何的停顿,而是左手飞快地抓住了妙行和尚手中的齐眉棍,右腿猛地往前踢出,脚尖却是瞄准妙行和尚的裆部而去!

“这样也可以?”旁边不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