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73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73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事情要辩证地看。”

顿了顿,聂天戈继续说道:“再说,我并没有要求少林民团主动出击,只是在能够确保少林寺安全的前提下,让斧头帮的弟兄们想想办法。老徐你可能不清楚,红枪会在河南可是铺天盖地地存在,而斧头帮的弟兄们也都是江湖人士。”

“我明白了。”徐万里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旅座是想让红枪会的人时不时骚扰偷袭胡静怡的部队。”

“嗯。”聂天戈点了点头,“打了就跑,胡静怡的部队忙于和韩玉昆师作战,也没有太大的精力来对付红枪会。你可别小看了红枪会,在河南,那可是草木皆兵。对于胡静怡的部队来说。



“有红枪会的支持,我们独立旅在河南就如虎添翼。”徐万里一想通这个道理,就很兴奋了,“只要我们一举击垮胡静怡的主力部队,那胡静怡部队在红枪会的袭击下,将会成为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

“旅座,我们独立旅什么时候进军河南?”胡铁网一听有戏,马上也来劲了。

“是啊,我们集用什么样的战略战术,还请旅座明示!”徐万里也迫不及待地说道。

“还要再等等。”聂天戈笑了笑,“等待一个最恰当的时机。”

说着,聂天戈的手指头从黑石关移过,在禹县和登封两个地名处点了点。

“最恰当的时机,就是在胡静怡的南路大军攻克了登封后,从登封方向进攻黑石关韩玉昆师的后方的时候。”聂天戈呵呵一笑,显得有些意气风发,“我们断了胡静怡部队的后路,胡静怡就别无选择。只能全力以赴,先击溃韩玉昆师和刘振华的部队里。”

“我明白了。”徐万里苦苦思索了一会,才缓缓说道,“而刘振华见胡静怡的部队后路被堵住,也一定会率镇嵩军支援韩玉昆师,死战胡静怡!”

“旅座真是高明!”胡铁网马上恭维道,“等他们拼个鱼死网破,我们独立旅就过去捡死鱼!”

“也不可以那么乐观。”聂天戈沉声说道。“胡静怡在北路还有一路大军,将近三万部队。我们即便占领了登封,也要随时防备这支部队的袭击!”

“是啊,瘦死的骖骇比马大呢。”徐万里也沉声说道,“不管是国民军还是镇嵩军打赢了,其实力都比我们独立旅要强大多了。毕竟,人家的部队取便打残了,也还会有五六万人马。而我们独立旅加上蔡老将军的第二十五旅,还只有一万来人马,以寡敌众哪。”

“嗯。”聂天戈点了点头,话锋一转,“正因为这样,我军占领登封后,仍然要选择一个关键时机,主动出击黑石关!”

顿了顿,聂天戈冷声说道:“无论是国民军还是镇嵩军,除了投降我们独立旅之外,别无选择!”

聂天戈此言一出,徐万里和胡铁刚都目瞪口呆。

“旅座,您是想把国民二军和镇嵩军都给收编了?”徐万里期期艾艾地问道,“要是他们不愿意,要拼个你死我活的话,怎么办?”

“那就消灭他们!”聂天戈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战争无非就是扩大了的搏斗,假如我们把战争中的若干个搏斗作为一个统一整体来考虑,那么最好的办法是想象一下两个人搏斗的情形。每一方都力图用自己的体力或者武力来迫使对方服从自己的意志。其直接目的就是打败对方,使对方丧失任何抵此,战争本身就是使对方服从我方意志的种暴心,为

顿了顿,聂天戈扫了徐万里和胡铁网一眼,才沉声说道:“或许,有些善良的人出于善良的愿望,幻想寻找一种巧妙的方法,既不必造成大量的伤亡,又能解除对立一方的武装或者打败对方,并且认为这才是军事艺术发展的真正方向。”

聂天戈突然提高了声音:“这种看法尽管非常美妙,却是一种必须消除的错误思想,因为对待战争这样的恶魔,由仁慈派生出来的错误思想是极为有害的

“旅座的这个观点我赞同徐万里又是沉思了半响,才缓缓说道:“如果说文明民族不杀俘虏,不毁坏城市和农村,这并不能说明他们没有采用暴力,那是因为他们在战争中更多更巧妙地妄用了智慧,学会了使用比这种原始粗暴发泄本能更加有效地暴力方法

“你说的很对聂天戈点了点头,“火药的发明,武器的不断改进已经充分证明:文明程度的提高丝毫没有阻碍或者改变战争的性质,战争的目的仍然是消灭敌人”。

“我的思维有些跟不上了胡铁刊苦笑了一声,“旅座,您就说这仗该怎么打吧。”

“哦。”聂天戈愣了愣,随即笑着说,“我的方法很简单,当韩胡之战进入到白热化的时候,我们独立旅就出击!老徐带一团进攻登封,老胡你带二团进攻禹县,我亲率三团四团突袭黑石关。”

“好!”徐万里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决然说道,“到时候,我们三路大军围攻黑石关,不管是国民二军还是镇嵩军,都把他们给包了饺子!”

“嗯,即日起老徐你要多和登封的铁头联系,老胡你要多和吴道士麻大阳联系聂天戈微微一笑,“里应外合,敌军虽然强大,却也不堪一击!”

此时的聂天戈,真有弹指间灰飞烟灭的豪情!

可事实上,聂天戈也是在赌博,一个不好,聂天戈就不得不赔上身家性命,还有整个独立旅的官兵的生命!

战争,酷似赌博!而赌博的精神力量是什么?是勇气!

独立旅这段时间的军事操练让聂天戈还是相当满意的,这当然都是出自徐万里和胡铁网的功劳。这两个人一文一武,带出了独立旅的架构!

而让聂天戈唯一担心的是,独立旅其实只有不到一千官兵真正有过战场经验。

当人们在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之前,往往总把战争想象得不怎么可怕,甚至还带有一些浪漫色彩。在热情激励下奋然冲向敌人,谁还会去管他子弹和生命呢?

在瞬间把眼睛一闭,走向冷酷的死亡,不知道谁能逃过死神的魔掌?

这一切都发生在胜利的桂冠近在眼前,荣誉和美果伸手可得的时候,难道这是艰难的吗?

从表面上来看,这并不困难。但是聂天戈心里很清楚,死亡的瞬间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像脉搏一跳,而是像吃药那样”必须有一段时间把它冲淡和融化开,这段时间是非卓痛苦的,然而就是这样的瞬间也是很少的。

如果一个没有上过战场的人到战场上去体验一下,毫无疑问,会有一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强烈!

慢慢地向战场走近,隆隆的炮声越来越响,其间夹杂着炮弹的呼啸声。让人越来越注意。

炮弹开始在人们的周围纷纷落下,槽弹不断爆炸,严酷的现实打破了初来人的天真幻想。转眼间,一个熟人倒下去了。

一颗榴弹落在人群中,血花绽放!这个时候,只怕是最勇敢的人也有些心神不宁了。

激烈的战斗就像戏剧场面一样展现在面拜这里,敌人的炮弹一个接一个落下来,再加上我方火炮的轰鸣。更加让人惊魂不定。

当快到短兵相接的地方,即便大家公认为最有胆量的团长,也心翼翼地隐蔽在卜山岗,房屋或者树木的后面。很显然,危险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了。

榴弹纷纷落在屋顶上,田野里,炮弹在空中呼啸,在人们的头上和身边飞过,同时还有枪弹的尖叫声音,”

再往前走,来到已经坚持了好几个钟头火力战的步兵部队,这里到处是枪弹的嗖嗖声,短促而尖厉,枪弹近在咫尺,有的从耳边,头上,胸前掠过。

到处是受伤的士兵,流血的尸体,”

在战争中,许多事物根本无法严格规定其使用的限度,特别是体力,倘若体力不被滥用,那么他是一切力量的系数。任何人都无法确切地说出人体究竟能够承受到大的劳累。但是,就像弓箭手的强大的臂力才能把弓弦拉得更紧一样,在战争中。只有坚强的指挥官才能最大的限度发挥自己军队的能量。

而在独立旅中,那些基层军官尽管大多数是北直讲武堂出身,经受过严格的军事刮练,但没有经历过恶战,委实让聂天戈有些放心不下!

要知道,一支军队在大败之后陷入绝境,就像将要倒塌的墙一样频临土崩瓦解,只有忍受极川“累方能脱离险境。纹是种情胜利的军队座口幕心的鼓舞下,愿意听从统帅随心所欲的调遣,这又是一种情况。

同样是忍受劳累,但是。前者至多引起的是同情,而后者让人们钦佩不已,因为要做到这一点更为困难。

聂天戈相信,自己的独立旅这次进攻河南,势必会遭遇到上面的两种情况!

,可

而第一种情况,恰恰是聂天妾最担心的。

这也难怪,聂天戈手下就这么点人马,要是某个连队打了败仗,就会影响到整个独立旅的士气。士气这东西,就像瘟疫,随时都有可能蔓延,聂天戈不得不防!

聂天戈想来想去,最终也只想出几条口号:“钢铁之师,百战不殆!战必用我,用我必胜!”,

然后,聂天戈就开始组织基层军官座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些事情未雨绸缪,先打打预防针总是好的。如果把最坏的情形都估计到了,那还有什么更糟糕的事情呢?

春风吹,战鼓擂,聂家军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了,可河南境内的军阀们都做好战争准备了吗?

6徒琵

禹县。

陈友联率领着警团的人马,居然跑出城外二十几公里去狙击王响声团和其他两个团的人马,实在让耕良是佩服陈友联的勇气!

可陈友联哪里打过仗啊,他手下的警团也是同样的德性。敌军炮火一响,警团的阵地被'Qisuu奇‘书‘网'炸死了十几个人,就立马全团崩溃了,如丧家之犬,狼狈逃回禹县县城。

警团的人逃回禹县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陈友联一进城,就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刘宝全。上一次,就是刘宝全狠狠揍了陈友联一顿。

不过,这个时候,打了败仗的陈友联已经魂飞魄散,没有功夫去惦记这个仇恨了。

“快撤,快撤,敌军马上要到了。”陈友联嚷嚷着,就想从刘宝全身边冲过去。

“给我拿下!”刘宝全冷哼一声。

身后马上跑出几个彪形大汉,直接用步枪指向了陈友联,把他手中的枪给下了。短短三天时间,刘宝全和他的侦察排的弟兄们已经通过手段牢牢掌控住了整个护城队的人马!

变故突然发生,警团的残兵败将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有几个聪明点的人就慢慢把身躯往远处移动,准备开溜。

“都别动”。刘宝全又是一声大吼,“敌军真的那么可怕吗?瞧瞧,你们还是男人吗?”

随着刘宝全的这一声大吼,护城队的人都哗哗拉动着枪栓,对准了警团的官兵们!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气氛非常紧张。

“那个”陈友联勉强笑了笑,“都是同行,没必要弄得这么僵吧

“让他闭嘴!”刘宝全看都没看陈友联一眼,冷哼一声。马上又个大汉对着陈友联小腹部位就是一拳,痛得陈友联弯下腰去,嘴巴张合着,却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就有人直接拿布团塞进了陈友联的口中,手臂也给扭到了背后!

这下,陈友联老实了下来。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陈友联还是知道的,即便这个家伙大多数时候笨得像猪,胆小如鼠!

“你们跑了,你们的父母,老婆孩子怎么办?”刘宝全终于找到一个位置稍微高些的地方,“如果没有人阻挡敌军,一旦敌军进城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可是,我们打不过他们啊一个警团的人大着胆子说道。“难道就站在这里等死啊

“就算打不过,至少也可以挡住敌军一段时间吧。”刘宝全笑了笑,正色说道,“只要能够阻挡大军一段时间,就可以给家人们的撤出多一些时间,不是吗?

刘宝全很清楚,和这些人说大道理是没有用的,只有关系到他们的家人安全和切身利益,他们才会去和敌人拼命!

“吴家和方家的家主已经在组织老百姓撤退,可现在需要时间。”刘宝全沉声说道,“打仗是要死人,可我们是军人,要有军人的觉悟,不能当逃兵!”

警团的人都傻眼了,自己算什么军人啊,就是警团里一个个打杂的人!

“凡是警团和护城队有一人离开这里。就按照逃兵处理,当场枪毙”。刘宝全冷森森的话语,让很多人都心里一咯噔,头上开始冒冷汗。连那几个已经溜到人群最边缘地方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停止了移动!

“不就是打仗嘛刘宝全见威慑得差不多,转换了语气,笑着说,“上次弟兄们还把王响声团给全团缴械,有什么了不起的。敌军也就一乌合之众,没什么大不了的!”

顿了顿,刘宝全继续说道:“我叫刘宝全,这一仗我就在城墙上。要是我后退一步,你们都可以朝我开枪。而且,我保证,护城队的人在最前线,你们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