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抗战之东北王 >

第74部分

抗战之东北王-第74部分

小说: 抗战之东北王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顿了顿,刘宝全继续说道:“我叫刘宝全,这一仗我就在城墙上。要是我后退一步,你们都可以朝我开枪。而且,我保证,护城队的人在最前线,你们警团的人做协助!这样总行吧,要死也是我们护城队的人先死!”

第一三九章黑夜中的罪恶

么训宝仓的威逼利诱下,警团的官乓都被斟去了城墙边川城。

不过,一到城墙边,刘宝全就露出了他奸诈的面孔。

尽管刘宝全说话算话,没有让警团的人去最前面当炮灰,但是马上下令警团所有人都就地构筑一些防御工事。一旦哪个人动作慢了,轻则拳脚相加,重则用皮带直接抽!

当然,刘宝全手下的兵都掌握了一定的分寸,不会下死手,而是对着皮多肉厚的地方下手!

比。,石

护城队和警团加起来有将近两千人马,五百多条步枪,还有一挺重机枪。五挺轻机枪,火力也不算太差,相当于两个连队的火力了!

这还不加上隐藏在吴家大院的麻大阳一个营的人马,正因为如此,刘宝全才有底气。

其实,刘宝全心里也直打鼓。作为侦察排排长,擅长的是躲在暗处搞袭击或者弄情报,这样明刀明枪地战斗。实在不是侦察排的专长!

刘宝全也有些后悔了,王响声团袭击警团的那个晚上,自己实在不该出那个风头,给了王响声和陈友联一人一顿暴揍!手走过瘾了,可刘宝全的面孔也被王响声和陈友联给记住了。

于是,刘宝全理所当然被营长麻大阳给派了这个苦差!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第五营的人马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暴露出来。即使第五营全体官兵出动,也不是敌军三个正规团的对手。要是其他两个团都是王响声团那样的装备,麻大阳倒是有把握战一战!可问题是,从侦察排侦察得知的结果看,对方居然还拥有三门迫击炮。

这样一来,麻大阳是打死也不会和对方硬碰硬了。

再说,吴道士和麻大阳率领第五营官兵前来禹县,可不是为了当这个开战先锋的。第五营还有更加艰巨重要的任务需要完成。要是在这个时候暴露了,那将得不偿失!

于是,吴道士和麻大阳很快就做出了决定:第五营与吴家大院的人一起暂时撤离县城

吴家的老大吴庆伟起初对这个决定有些不冉为然,认为即使胡静怡的部队打了进来,也不敢拿禹县的老百姓以及各大世家怎么样。毕竟,禹县是圣人发迹之地,菲比寻常地方!

可吴道士认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好说歹说,吴庆伟终于勉强同意吴家大院的精干力量以及贵重财产暂时转移出县城!

好在这些世家大院的根基都很深。不只是在禹县县城有产业。在其他很多地方也都有可以落脚的地方,而且不会显得很狼狈!

禹县第一世家方家的家主方力行走个早就成了精的老头,见吴家突然冒出了不少新面孔,而且个个孔夫有力,居然都愿意当缩头乌龟,撤离禹县县城,就觉得情形有些不对了,吴家肯定是掌握了某些不为方家所知道的信息。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也是方力行一直遵守的规则,否则的话,方家也不能再方力行手中近半个世纪都保持着禹县第一世家的名誉了!

而其他的世家,见方家老爷子都往外撤。自然是跟风而逃!

这小小的县城内,却有将近五万人!而这一大帮人的撤退,也有上千人,场面很是壮观。好在各个世家都有自己的护院,显得不是那么慌乱。更有麻大阳的第五营人马在暗中保护。倒不至于出什么乱子!

王响声这次又两个兄弟团撑腰,胆气壮了很多!王响声回到自己团的驻地后,是越想越气。到而来后来,咬紧牙关,掏出了自己多年的大半积蓄,从其他部队购买了将近一百条枪支!

王响声之所以下血本,是认为只要拿下禹县县城,不只是自己被缴械的那将近一百条枪,警团和各个世家的枪支都可以抢夺过来。更何况,禹县本来就是个富裕地方,各个世家经营钧瓷和中医药材好几百年了,家底都相当丰厚!

王响声早就垂涎三尺了,这次被人给揍了一顿。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正大光明复仇的机会。

其他两个团的团长也不是傻瓜,这次之所以答应王响声,前来助阵,一来是碍不过昔日的交情。二来是对禹县的财富有些眼红!

不过,这两个团长都知道禹县的地方武装不容忽视,整个禹县县城内加起来的枪支至少也有一千条!

更何况。谁都知道,禹县是圣人发迹的地方。一个不好,就容易惹出大乱。如果舆论压力太大,这两个团长也有些担心自己的团长职个可能都会被撤职!

这年代的军阀头目,头脑其实大多数都很灵活,否则的话,就不能活到现在了!

所以,尽管王响声很着急,这两个团长却是让自己的部队慢吞吞的,远远的拖在王响声团的后面。

王响声也知道,这一次。自己的部队必须打头阵。否则的话,后面的友军绝对不会出手。

而王响声在偷袭警团的那天晚上,吃了大亏。

不过,王响声对禹县的地方武装倒也算知根知底。王响声清楚,禹县的警团是没有重武器的!警团虽然有一挺重机枪,可那挺重机枪是没有重机枪子弹的!

正因为如此,王响声带领着自己的部队,充当急行先锋,往禹县城门口冲了过来

在王响声看来,这一次,警团的人马不望风而逃,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可是,王响声这一次还真的失算了!

因为,王响声这一次碰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硬钉子。

王响声的算盘倒是打得很精,一个急冲锋下去,只要冲进了城门。后面的友军就会跟了过来小小的禹县县城自然不在话下!

王响声团又两千人马,显得非常密集!

“弟兄们,给我冲!”王响声坐在一匹高头白马上面,显得有些意气风发,“第一个冲进城门的,赏大洋一百!”

殊不知,后世里有一句名言: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很有可能是唐僧哪!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百块大洋,那可是好几年的军饷钱。这个,年代,去当兵的毫无疑问是为了升官发财。现在,一等到团座大人发话,就连那些老兵痞子都两眼冒光,嗷嗷叫着向城门方向冲!

禹县县城的城门早就紧紧关上了,城墙上到是可以看到几个稀稀朗朗的人影!

“突突突!突突突!

“天哪,是马克沁重机枪的声音!”正规团毕竟是正规团,所有官兵都听出这要命的声音是马克沁重机枪所发出来的!

新兵蛋子们一下子有些惊慌失措。稍微机灵一点的赶紧趴了下来。重机枪的威力虽然大,但怎么说子弹面也是呈一个面的倾泻,并不是无处不在!趴下比站着相对来说要安全得多。这是人的潜意识!

可事实上,一旦人们处在重机枪的射程内,那就很难幸免了。毕竟,重机枪手可不是瞎子,是会调整扫射面的!更何况,重机枪手旁边还有一个专门负责膘望的助手!

老兵痞子们则反应速度快多了。大多数二话不说,怪叫着往斜后方冲去!这个时候,只有想办法不让重机枪手注意到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越是人少的地方,重机枪照顾的几率就会少很多,甚至是不会往那个方向浪费子弹!

随着重机枪的嚎叫,城门口倒下了十几个王响声团士兵的尸体!在这今年代里,军官是不会带头冲锋陷阵的。因此,这些尸体中,一个军官都没有!

这个时候,刘宝全就站在离重机枪不远的地安。

“停。重机枪暂停桓射!”刘宝全很快就阻止了重机枪的疯狂!

一听到重机枪的声音,王响声和他的军官们早就撤退到了一千多米外!

喜响声有些傻眼了,警团的重机枪什么时候有了子弹!

可事实上。不只是王响声傻眼了,就连警团的官兵们也都弄不明白,这重机枪为什么会响呢。要知道,警团的重机枪只是摆摆样子,更没有重机枪手!

殊不知。独立旅三团第五营来禹县的时候,也带来了马克沁重机枪,自然是带有重机枪子弹!只不过,第五营的重机枪不方便露面,可重机枪子弹出来露面却不成问题!

在刘宝全的侦察排里,会使用重机枪的士兵至少占了百分之六十!聂天戈对侦查员的要求是相当严格的,甚至是按照后世里的特种兵帝练方法来操练他们!

因此,独立旅中的侦察员单兵素质都是相当高的,很多官兵都以能够成为侦察员为荣誉!

刘宝全的使命是带着警团和护城队的人能够抵挡住敌军两三个时,让吴家大院以及禹县一些重要人物能的安全撤走!

当然,第五营的人马也必须全部撤走。毕竟,等敌军部队进城后,肯定会全城搜索。到时候,只怕就会有些糟糕了!

刘宝全并不想多造杀戮。这并不是说刘宝全的心不够硬,而是没有这个必要!

再说,这次带来的重机枪子弹确实不多,必须省着点使用。

,万

”打啊。打啊,怎么停了啊。”陈友联不合时宜的声音又冒了出来,可很快又哎哟一声,挨了一个护城队人员的大嘴巴!

陈友联心里那个郁闷,就别提了。想自己堂堂陈家大少爷,这几天还真倒霉,现在连一个小瘪三都敢揍自己了!

不过,陈友联还是马上老实了下来,眼前亏这小子是怎么也不肯吃的!

“警团没有重机枪子弹了!”等重机枪声音一停,王响声很快又来劲了,“弟兄们,冲啊,第一个冲进城门的人官升两级,赏大洋三百!”

这下可好,不但大洋多了两倍,还有升官的资本了!

可人的命都是爹妈给的,谁不怕死啊。

刚才不到一分钟时间,就死了十几个人,实在让人双腿发软,但颤心惊!

即便王响声的悬赏有足够诱惑力,也只有不到五十个不要命的人很是小心翼翼地往城门口靠近。

可离城门口还有足足五百多米的时候,重机枪那“突突突”的要命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下,五十个想升官发财的士兵们都撒腿就往回逃!

重机枪手倒也很默契,只是略微来了一通子弹,见敌军退了,重机枪也停止射击!

如此几个来回,一旦王响声团进入重机枪射程,重机枪就会毫不客气地想起来。而只要不进那个范围内,大家都相安无事!

”团座,必须让兄弟部队运送火示二不。否则的话我们要想讲城,伤亡会很大!”至响声。史参谋就提醒道。

王响声有些不甘心地挥了挥手中的马鞭。可也知道参谋说的对。不管怎么样,要是冲锋陷阵,死的可是自己团的弟兄!

这今年代,有人有枪才是硬道理!一下子死了十几个士兵,王响声心里也很郁闷!

王响声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就凭自己团这么一百来杆步枪,要从其他城墙处去攻城,而且是在这个黑夜里。毫无疑问不太现实!

“撤吧王响声叹了一口气,“先找地方扎营,等明天一早。先用大炮轰垮城门再说

这场战斗如此轻松,倒是连刘宝全都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刘宝全还是没有放松警慢,指挥着警团和护城队的官兵们加强巡逻。以防敌军偷袭!

而这场仗打下来,也更激发了王响声的凶性!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预州到的!

第二天一大清早,王响声就从友军那里借来了两门火炮,对准禹县县城的城门就是一顿炮轰。一时之间,地动山摇。县城里的老百姓们都惊慌失措。要知道,禹县乃圣人发祥之地。从来没有出现过炮击城门的事情!

禹县县城里的老百姓几时见过这种场景!

等到王响声团小心翼翼地进了城门之后,发现城门后面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了!

“给我援!”王响声有种被愚昧的感觉。很是窝心,嚷嚷着,“特别是吴家大院和陈家大院,给我仔细的搜,如有反抗,就地格杀”。

王响声丝毫不知道就是因为他的这一句话,让禹县县城里多少人家破人亡。也彻底葬送了他自己!

在这个乱世里,所谓兵匪兵匪,兵和匪本来就很难区分,没有什么特定的界限!

王响声这句话毫无疑问是在向他手下的官兵们传达可以在禹县县城内放纵,为所欲为的军令!

,知,万

在这些官兵眼里,禹县县城内可是遍地都是比黄金还要贵重的钧瓷!而那些世家大院,更是充满各种神秘的传言!

钧瓷,人参等贵重中医药材,黄金,银元,铜板等等,都成了贪婪的兵匪们掠夺的重点!

而年轻漂亮的女人,则成了年轻的兵匪们解决兽欲的对象!

男人们的反抗,更加增添了兵匪们的杀戮!

人之初,性本善。

这句话是圣人说的!

可在某种特定的时刻,人性最丑恶的一面也会暴露无遗!

等到王响声发现自己的部队已经闯下了诣天大祸的时候,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

军官们已经找不到他们的士兵,因为士兵们都已经闯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