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00部分

仙旅奇缘-第100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榧搿

    潇璇当先响应,轻振双剑。冰火相激,荡开一蓬灵光,罩住了她全身上下。朱芯下定决心,捏紧法器。玉光如水,霎时流遍了她全身肌肤。碧霞虽没举动,却似走进了一团火焰,身外气流奔腾。

    容辉见众人各有手段,心下稍宽,走下墓道。待站到石洞前,离地面已有两丈。稍整背包,回头招呼:“我先进去,没事就喊你们!”说完猫腰钻进。石门厚足三尺,灵光所及,迎面是一堵石墙,墙上斧痕依稀,已被凿出一方凹槽,折向东面。

    他蹲身低头,挪到拐角处,发现四面八方虽都是巨石,可门与地面,地与墙面似均非整体,竟没连到一处。西北角地势最低,还堆着一层细沙。凝神东望,嵌道缓缓倾斜向上,洞口外似另有空间。看清楚后,回头招呼:“暂时没什么危险,可以进来。”说完继续挪步,沿缓坡上行。

    坡长六丈,容辉爬出洞口,竟到了一条甬道顶端。石地弧顶,六尺方圆,缓缓向下延伸。他站直身子,见潇璇跟来,躬身搭了把手,笑着指给潇璇看:“瞧瞧,什么才是征服天下的气魄。就连盗洞,也挖得趾高气扬!”说话之间,见朱芯和碧霞先后跃上,又问众人:“这算怎么回事!要是这么简单,王陵也太好盗了吧!”

    “这叫‘生死门’!”朱芯明眸流转,略整思绪,仔细解释:“若我没猜错,我们脚下石基应是两个直三角形拼成了,闭墓前被卡在两侧斜披上,当作墙壁。墓门一闭,这两块巨石滑下来撞到一起,就堵死地宫。土层没了支撑,也会塌下来压住这两块巨石。年深月久,又有法阵加持,夯土也会坚如顽石。恐怕这个盗洞,也不是好挖的。”

    “是吗?”容辉不信,伸手去摸墙壁,果然如冰似铁,不由感叹:“这么说,我们还得感谢蛮子,给我们挖了这么大一个洞!顺着大道走,总不会错地!”说着端起弩机,当先开路。众人见盗洞如此宽大,又放了几分心。各持法器,随后跟上。

    潇璇有些紧张,没话找话:“这些蛮子也是的,既然挖了这么大的洞,怎么不直接把石门挖通!”

    “有些事,只能在私底下做。”容辉随口应承:“拿到明面上,谁也不好交代!”向北下行十丈,忽见灵光外有个拐角,折向西北。容辉抬手作势,众人齐齐屏息,停下脚步。

    容辉和潇璇互望一眼,见潇璇靠上了左边墙壁,也端稳弩机,贴着右边土墙缓缓挪步,忽觉面前阴风习习,更不敢大意。迎风探头,只见地面已平,仍是一条甬道,才松了口气,招呼众人:“没事,走!”身体力行,刚迈出两步,只见灵光外有团黑乎乎地东西,正缓缓蠕动,似要迎面扑来,不由急呼一声“小心”,连扣弩机,箭矢迸射,“啪啪”两声脆响。

    一语出口,潇璇窜出拐角,将双剑交叉,向外一分。寒热相激,剑刃铿锵,“呛啷啷”划出一道流火,顺势射出。灵箭遇阻,轰然爆裂,热浪迎面扑来。流火飞袭,雷光一闪,也是一声霹雳。

    电光石火之间,碧霞后发先至,只见火光下黑洞森然,洞口上搭着个三脚架,架子下挂着两根铁链,正在火浪中摇晃,又好气又好笑:“大惊小怪。”

    容辉松了口气:“吓死我了!”不住抱怨:“这蛮子也是的,干完了活也不收拾干净!”说话之间,“轰隆隆”回声方至。

    四人一时语凝,静等片刻,回声方止。容辉长长呼出口气:“好深的洞!”

    “何止是深!”潇璇沉下脸说:“简直庞大无比。”回头询问朱芯:“有这么造墓的吗?”

    “国君登基,第一件事就是改年号,第二件事就是修坟茔。侧后封妃,都得排在后面。他们死后,还要人‘事死如事生’。这两点,哪里都是一样。一座王陵动工,往往要兴全国之力,跨几十年而成,其规模之大,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他们的神墙用了释家的‘莲花座’,可据说天竺人崇尚水葬,此地断不会取。若这地宫按二十八星宿布置,我还知道一点。”朱芯苦着脸说:“可若按他们自己的套路,那就真不好找了!”

    她说话间,众人走到洞口前往下看,只觉凉风袭面,什么也看不清楚。容辉抬手轻招,劲力回收,一把抓过铁链,鼓荡灵力,狠狠一捏,往下一掷。

    灵力相激,铁链碧光大放,直往下坠。金石摩擦声中,众人凝神细看,只见光芒落处,另有洞天,最后现出几级台阶。容辉待光点不动,抬手一指上行铁链。灵力到处,脚下一轻,连忙压下一口气,力凝山根,才堪堪稳住身形。

    潇璇一惊,不由嗔怪:“你别吓我们,好不好!”

    “我们现在,应该在陵台下面三丈处吧!”容辉腼腆一笑,稍作测算,对众人说:“下面还有五、六丈深!”见所拉铁链已被抬至洞口,随手一扬,缠成个结。低头再看,灵光已灭,于是拍了拍手,招呼众人:“还是我先下去探路,你们跟上!”正要跃下,却听潇璇劝阻:“慢着!”

    容辉一怔,只见她提剑上前,剑锋下指,剑刃相交,双手往外一分。雷光闪过,“呛啷”一声,双剑脱手斩下。金铁相击,传回“叮叮”两声轻响。

    众人循声探头,只见寒热相激,双剑震颤,灵波层层荡开。容辉见了,更不多说,轻振虎腰,凝出“**盾”,纵身跃下。脚刚踏上石阶,立刻打量四周,只见甬道三丈正方,两侧石壁上刻着浮雕,身后是上行石阶,灵光所及,照出一方石顶。身前是下行石阶,一尺一阶,尚望不到尽头。一时没看出危险,抬手打了个响指。

    “啪—”,一声脆响。灵光包裹中,潇璇、朱芯和碧霞随后落下。光滑骤亮,容辉才看清浮雕,全是祥云图案。待潇璇拾起双剑,又郑重嘱咐:“后面的路,就不一定好走了,大家千万小心!”说着端起弩机,当先开路。

    四人依次排开,又往下走了六七十丈,才到出口。容辉走在前面,忽见前方青石地上泛着一层幽光,心里一突,忙抬手止步,往前方一指。

    潇璇和碧霞随后跟上,会过意来,面沉如水。朱芯躲在两人身后,插缝看见,怯怯地说:“是‘万年灯’吧!”

    “还真有能点一万年的灯?”容辉正色反问:“不会是什么机关吧!”

    “那只是一种说法,不过是‘夜明珠’之类的莹粉,不值钱的。”朱芯不住好笑:“你不是说蛮子先来过了吗,有机关,也被他们毁了!”

    容辉一想也是:“哥还是怕死啊!”勉强一笑,当先走下台阶,只见十丈大厅中,迎面是座云纹石台。两边灯柱犹在,台上金榻已无,不由松了口气:“蛮子果然来过了!”环视四周,青砖铺地,石柱擎顶,极尽雕琢,又不由苦笑:“嘿,这帮灰孙子,刮得倒挺干净,一点线索也不留!”

    潇璇随后跟来,见两边拱门对开,门外是条石廊,廊外还有连廊,也是一筹莫展。“这都是被女人闹的!”容辉随口抱怨:“话说这当君王的,活着的时候有万千宫阙,不知道他睡哪个宫里。他活着有多少寝宫,死了就得建多少间墓室,也不让人知道躺哪一间!”

    朱芯脸颊微红,碧霞目泛寒光。“哼!”潇璇蹙眉反问:“有些人看上去很羡慕啊!”

    “不敢,不敢!”容辉讪讪地笑,见气氛稍缓,又招呼三女:“走,咱们一间一间地找!这里岔路多,大家跟紧了,千万别掉队。”说着端起稳机,走出东边石门,见门外是条一丈宽的弧顶高廊,墙壁上彩绘鲜明,宝相庄严,竟是一种佛像。失望之余,却听朱芯说:“这是‘星图’!”

    “星图?”容辉一怔,笑问朱芯:“那这是‘三十六天罡’,还是‘七十二地煞’?”

    “都不是!”朱芯边看边说:“我们讲二十八星宿,佛入中原后,也以二十八位尊者代指星宿。看他们拿的法器,结的法印,就是象征。这么推算,这座王陵应该是佛入中原后,才修建的。算到现在,最多一千年。”

    众人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又宽了几分心。借着幽幽灵光,前行三十丈后,走出一道石门,又到了一条横廊上。众人算着方位,来时向东,如今却有南北两条出路,不禁犯愁。

    容辉不明去路,回头商量众人:“要不要做个记号,别到时候转迷了路!”潇璇从善如流,潜运灵力,用冰锋在石壁上划了条鱼。鱼尾所指,正是来路。

    “幼稚!”碧霞见了,不由好笑:“到时候,吓死你!”

    “咱们往南走,还是往北走!”容辉也不理她,继续商量:“要不丢个铜钱?”

    碧霞蹙眉轻哼:“无知。”轻拂裙摆,直往北去。

    容辉见了,立刻补充:“那就往北!”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碧霞前面,继续带路。余人各按位置,随后跟随。

    容辉端着弩机,只听脚步声响,越走越慌,三十余丈后,忽见灵光外有座拱门,门板尽碎,才松了口气:“看来蛮子来过了!”又见门边仍有石廊,折向西面,就问众人:“要不要进去看看?”说话间走到门前,抬手捏出一道灵火,曲指弹出。

    门中乍亮,显出一方石厅。厅中石桌、石椅、石床、石柜等俱在,金银摆设已无。容辉走进石厅,见墙角散着几片琉璃,更笃定眼下已被人掠过。看无可看,转身出门,继续带路。

第四十五章 墓中遇险

    容辉端着弩机,继续带众人眼沿甬道西行,走出六、七十丈,又遇一门,甬道折而向南。他见石室已被搜刮一空,别无出路,不由指向南面说:“这不是又走回去了吗?”只好继续往南走,再过三十余丈,却遇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他抬手止步,商量众人:“这往左边走,就是回前殿的路。现在是直着走,还是往右边走。”

    “直行向南,右行向西!”朱芯明眸流转,忽然开口:“我想,我知道怎么走了,现在向右走。若我没猜错,前面还有四间规墓室!”

    容辉精神一振,连忙追问:“怎么,你看出这佛像所指了!”

    “没有,我只知道有这么回事,根本不认识!”朱芯信誓旦旦:“不过继续往南走,还会碰到两间石室,又会绕回去的!”

    容辉觉得不妨一试,当机立断:“走,就往西!”说着抬起弩机,走进右边拱门。行出百丈,果然有间大厅,于是抬手弹出一缕灵火,光华骤亮,映出一片狼藉,不由轻疑:“难道这里曾有机关?”

    众人眼前一亮,随后跟上,见厅中石柱倾倒,地砖崩裂,也站在门外不敢妄动。“你们看!”潇璇指向一截断柱说:“看那断面,显然是被火烧成的!”

    容辉循势望去,只见地上倒着一截云纹盘龙柱,断面光华,棱角圆润,的确像被高温炙烤而成,又问潇璇:“能判断出手人的修为吗?”

    “你去试试,不就知道?”碧霞站在门口,环视石厅,主动解释:“这厅中法阵不简单,出手破阵的人,也不止两、三个,还至少动用了‘少阳之力’。”说话间脸色渐沉。

    容辉走上前问:“怎么看出来的?”说着抬手轻招,吸过一块碎石,用力一捏,竟如握铸铁,才信了七八分。抬头又见石顶尽塌,不由感慨:“看来蛮子当年也没讨倒好啊,我们继续走吧!”踏入废墟,果然再无危险。

    众人见了,随后跟上,果如朱芯所言,一连碰到四间石厅,一间比一间残破。灵火光前,容辉看完第四间石厅后,就问朱芯:“有什么发现吗?”

    朱芯点了点头,指向墙壁说:“大家看这浮雕!”

    容辉循势望去,只见墙上雕着许多妖娆多姿的少女,一个个鲜衣华毡,喜笑颜开。虽是浮雕,却也有真人大小,惟妙惟肖。“诶,刚才四间雕的都是大老爷们,这怎么就雕女人了?”他不由轻疑:“有什么讲究吗?”

    “这是北极五星,前三间分别象征太子、帝王和王子,所以皆雕男子。而这一间,象征‘后宫’,所以皆雕女像。”朱芯正色解释:“若我没猜错,寝殿应该在北斗墓室。”

    “北斗墓室?”容辉睁大眼睛问:“那又是为什么?”

    “天星风水虽如羚羊挂角,无际可寻。可只要他还是这世间的学问,就有其规律。”朱芯抬手指天,询问众人:“大家有没有注意观察,北极五星和北斗星一样,随季节变化指向也不相同。我们一直往西走,正是冬日星象,说明墓主人是冬天死的。冬季属水,上应北方七宿,共三十五颗主星。我们可以先找到北斗七星,只要看出勺柄指向,就能推算出吉时,找到寝宫。”

    容辉和潇璇觉得可行,相视一笑。碧霞见了,也不由好笑:“莫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