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99部分

仙旅奇缘-第99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天上!”潇璇失声提醒,众人应声抬头,只见碧空如幕,显出一众影像。容辉屏息凝神,也只能看出是两拨人在打仗,分和来去,然后混战在了一起。仔细辨别,一方头缠包巾,身披毛毡,显然是古姜国人。另一方各持一柄金戈,上刺人头,下绊马腿。一个个青面獠牙,凶神恶煞,近非人类。

    众人眼见古姜国人被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群,忽然眼前一花,仍是碧空无垠。他先是一愣,忙问众人:“怎么没了?”

    潇璇小声抱怨:“你注入的灵力太少了吧,图像也不清晰!”又催容辉:“再试一次!”

    容辉依言照做,扬手掷出水晶。鼓面一震,水晶飞回,却不见图像出现。呼吸之间,却听一声闷响。循声只见鼓架飞散,化作了一堆木屑,不由苦笑:“这,这不能怪我!”

    “方法没错,只是这里没有云,所以看不清楚!”朱芯略作思量,仔细解释:“书上记载,古姜国人从云上而来。纵非事实,也该和云有关。如此盛景,本该在云中显现。这里没有云,才看不清楚吧!再说鼓也残了,能‘闻声显像’,就不错了!”

    容辉点头赞同,找到第二面好鼓,依样掷出水晶。“咚——”,一声闷响过后,空中又现盛景。

    容辉看清图中情景,不由轻疑:“挖矿?还是水晶矿!”只见古姜国人在山洞里挖出水晶,然后扔进火炉,最后由炼器师锻造成刀、剑、垂、杵等兵刃。只是影像模糊,又旨在写意,实在看不清锻造过程。

    他还想细看,眼前一花,图像又无。只好看准第三面好鼓,再掷水晶敲击。鼓面轻震,水晶弹回。“咚——”,一声闷响,鼓架飞溅。

    容辉一阵头疼,眼见只剩最后一面好鼓,喃喃祈祷:“还有什么,就看它了!”说着再掷水晶。“咚——”,一声闷响,水晶飞回。只见天空一花,众女已各俱华毡,正围成一圈跳舞。一个个喜笑颜开,似在庆祝。群淑环绕中,一个白须老头正端着陶碗,向一众手扶兵刃的的男子敬酒,直至盛景散去。

    “这唱得是哪一出!”容辉摸不着头脑,询问众人:“这三场皮影,没头没尾的,什么意思!”

    潇璇也不太懂,又看向朱芯。朱芯正色解释:“墓志铭一般记录墓主人生平的重要事件,这鼓书盛景就是墓志铭。想她们庆祝的,也是一件大事!”

    “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潇璇明眸流转,边想边说:“古姜国人开始和人打仗,打不赢。后来用了水晶武器后,就打赢了,然后喝酒庆功!”

    容辉却更关心那些水晶武器,抬头见日行渐高,就招呼众人:“好了,至少我们知道了这水晶还能造出神兵利器!走吧,该去干活了!”说着收起水晶,又带众人回到陵台前。

第四十三章 阴风惨惨

    朝阳下,容辉站在献台前问众人:“这上面有禁法波动,要先破阵吗?”

    话音未落,碧霞抬手挥出。灵风拂过,吹出一湾彩霞,寒气逼人。伸指轻点,打出几道灵力,恰似一滴滚油落入冰水。霞光相激,“噗——”,一阵长响,一缩一胀,轰然爆裂,劲风四射。

    容辉凝神观察,暗暗佩服:“以法破阵,高明!”再走上前,已无不适,当下轻拍荷包,摸出珊瑚小剑,注入灵力,提住法体,用力插下。土石铿锵,“刺啦”一声,直没至柄。

    他不由感慨:“好硬的封土!”说着鼓荡灵力,用力上提。

    朱芯见他体外气息激荡,如日初生,不由低呼:“阳明之力?”潇璇和碧霞见了,也不敢怠慢。纷纷定下心神,凝力戒备。

    “土”主“平衡”,得“阳”而“升”,得“阴”而“陷”。容辉往封土中注入“阳明之力”,又以神念振动,乘势上提。地面轻颤,“轰隆隆”震耳欲聋。呼吸之间,沙土飞溅,散向两边。

    灰尘扬起,久久不散。朱芯捧出一枚玉印法器,放出一层灵光,护住了身形。碧霞不闻不问,亦是片尘不染。潇璇见容辉吃力,摸出“寒冰剑”,凝出法体,上前插入地面,随着鼓荡灵力。

    阴阳二力共振,威能倍增。地面剧颤,震得人耳鸣心滞。土石如浪,直往上翻。墓道长足三丈,深足丈许,半晌过后,两列土堆间终于显出了石门一角。容辉和潇璇见了,喜动颜色,敛气收功,一起吐出一口浊气,又在衣外凝出结界,隔绝灰尘。容辉呼呼直喘:“这墓门,也太浅了吧!”

    碧霞走到墓道顶端,轻动灵力,向下按出一掌,指端微振。灵力到处,黄土激颤,轰然爆开,又炸散了三尺土层。

    “这墓门被殉葬的人封死了,绝难强行破开。”朱芯走到墓道顶端,看着三丈外的石门说:“这封土既然被人翻过,下面一定有盗洞。”

    潇璇双颊微红,轻轻喘气:“先休息一下吧!”容辉也觉得应该保持体力,以便应对不测,索性和潇璇走到一边,放松身体,调理气血。

    朱芯走下墓道,抬手轻抚石门,只觉如冰似铁,阴凉刺骨,连忙缩回手说:“好重的阴气。”轻轻顿足,发现土层已松,于是抽出腰间软剑,径直插入土中。轻拗剑柄,鼓荡灵力。剑刃如一把大铲,受力绷直,带起一大方土。往东连铲几剑,忽觉阴风扑面,定睛一看,门上果然有洞。

    她一惊而起,“噔噔噔”连退数步,招呼众人:“大家快看,有洞。”

    碧霞站在墓道顶上,见朱芯退开,又按出一掌。灵力震颤,“砰—”,一声闷响,土石飞溅,三尺坑中显出一个石洞。“呜——”,一声风啸,沙石倒飞,直卷朱芯面门。

    容辉吓了一跳,提气急呼:“来躲开!”正要上前救援,胳膊一紧,却被潇璇拽到了一边。

    朱芯也想倒射避开,身体却被灌了铅般,不听使唤。眼见黑沙扑来,只得大喊一声“救命”。话刚出口,腰间一紧,眼见那股黑纱斜刺里窜出,才松了口气。循势后头,竟是被碧霞拉了一把。

    她惊骇未定,失声道谢:“多谢仙子援手!”一语出口,只觉双腿发软,身子不住颤抖。容辉脸色阴沉,从腰上摘下连发弩,对准洞口轻扣“悬刀”。“啪啪”两声脆响,灵箭激射,接连爆裂,化作一团烈火。风沙刮过,雷光连闪。一声霹雳,火势顿消,只散开一阵焦臭。

    四人见了,脸色更加阴沉,缓缓退上陵台观望。风势渐大,“呜呜”尖啸,震得地面轻颤。十余丈内,飞沙走石,寒气迫人眉睫。容辉心悸之余,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看来这墓里,不太干净呐!”

    三女听了,谁也不敢接话。朱芯吓得紧咬贝齿,瑟瑟发抖。潇璇握住了容辉的手,也不知如何是好。碧霞目光冰寒,亦是面沉如水。待风声渐小,已是天昏地暗。

    “下面浊气太重,不宜久留!”容辉当机立断:“上塔!”说着手持“火剑”,带众人重登石塔。直到塔顶,才看见太阳。朱芯身子一软,坐到了地上。潇璇走到台边俯看,只见乌云如幕,不由惊呼:“怎么会这样!”

    “这座空间法阵纯以地气维持,墓室又是藏风纳息之所,才凝聚了这么重的地气!”碧霞凝望天际,悠悠解释:“只要阵眼不离地,这座法阵就能一直维持。也因如此,万物凋零,寸草不生。”

    潇璇觉得也是,又问碧霞:“那里面会不会不干净!”

    容辉头一次见碧霞长篇大论,很是羡慕,抢先应承:“蛮子先我们进去过,就是有不干净的,也被他们灭了。这才几百年……”

    碧霞蹙眉轻哼:“那可未必!”

    “等这阵阴风散了,总是要下去的。”容辉想得透彻,大着胆子说:“要不然,就得死在这里!”潇璇也想不出其他退路,缓缓点了点头,又见朱芯抱着双膝瑟瑟发抖,就劝她:“有什么好怕的,怕也没用,还是想想对策吧!”说着解下干粮,招呼众人:“先吃个饱再说!”

    容辉从善如流,摊开锦缎,将干粮平分成四份。朱芯挪过身子,坐在了潇璇身边。碧霞解下水筒,轻抖衣裙,也盘坐到了锦缎前。

    容辉见了,心里不住发苦:“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大太阳下,依次打量三女。见潇璇苦笑,朱芯惊慌,碧霞尚算镇定,又问众人:“咱们也算共患难过了,这一下去,祸福难料,各位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一语出口,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咽下一口唾沫,当先开口:“朱芯姑娘,两次相胁,多有得罪。这个节骨眼上,你就别往心里去了!”握住潇璇的手,接着说:“我有个胞妹,叫容雪。还有个师妹,叫陈凌霄,都在丹霞山海螺峰上。我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麻烦哪位给她们带个信。”潇璇抿了抿嘴,五指微动,反扣住容辉的手。

    “都是小事,小妹也没放在心上!”朱芯低着头说:“我要是没出去,就带我跟爹说声‘女儿不孝’!”一语出口,眼泪直往外流。

    众人又看向碧霞,碧霞微不自在,左右瞥了两眼,蹙眉轻哼:“你们的话,我带到就是!”

    容辉不由拂额:“这位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死要面子!”想起她的住处,又招呼众人:“那咱们该吃的吃,该喝的喝,然后好好休息一阵。等这地气散了,就进去探探!”说着拿起一团糕点,当先开吃。

    灵米补充生机和元气,奶酪能迅速补充体能。三女见了,再不客气,分别拿起糕点。容辉和潇璇震荡灵力翻土,着实累了,正好补充。朱芯重伤初遇,身体正虚,也正缺补品。没过片刻,就吃完了糕点。

    碧霞却只吃了两块,就用锦缎包了剩下的,递给潇璇说:“我不饿,你且收好!”又拿过竹筒,递给容辉。容辉拔开木塞,喝了一小口,传给潇璇。潇璇“依样画葫”,递给朱芯。一人一小口,直到喝完所有的水。

    容辉打了个饱嗝,又听碧霞说:“你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拿出来吧,我且帮你收着!”随即想起她有储物法器,不由埋怨:“你怎么不早说!”说着解下背后剑鞘,倒出“金刚石”,又拿出大水晶。

    “这空间太薄,压制了储物法器。”宝光之间,碧霞随口解释:“眼下只能进,不能出!”说着抬手轻挥,荡出一股灵风,众宝石光华大放,“嗡嗡”轻颤,一闪而逝。

    容辉拿过两面灵丝锦缎,让潇璇结了个双带包,亲自背上“罡风雷”,又把“珊瑚剑”递给潇璇说:“你使双剑吧,我用这个!”说着扬了扬连发弩,换上了最后一只新箭匣。最后将没射完的灵箭抠出,重新装满两只“箭匣”,插进了背包旁的小挎囊。站起身来,腰间一轻,心里踏实了不少。

    潇璇点头接过,右手轻振剑柄。灵力到处,剑刃嗡鸣,“呼啦”一声,火势高涨。她看在眼里,欣然赞叹:“好剑,顺手!”朱芯和碧霞各自检点一番后,又分守方位,打坐休息,直到正午时分。

    大太阳下,容辉当先睁眼,低头见雾气已舒,灰蒙蒙一望无际,连忙招呼众人:“都休息好了吧,我们未时下去。”眼见众人睁眼,又从腰间掏出四张“传送符”说:“大家先注入个八、九成灵力,贴身藏好,只要缝隙一开,全力激发!”说着分给众人。

    朱芯喜笑颜开,裣衽道谢。潇璇欣然接过,碧霞明眸微闪,拿过一张后,又问容辉:“还有多少,都给我!”

    容辉点头说:“嗯,还有七张!”说着从荷包里一一掏出。

    碧霞抬手接过,继续吩咐:“把‘罡风雷’拿出来。”容辉方知她还要改动,从善如流。

    碧霞左手持符,稍动灵力,刮去几道铭文后,又将符箓贴在了箭鼓两面,随口解释:“这样就能将威能渗出混沌,撕裂空间的把握更大!”说着依样画葫,又往两鼓之间塞了一张。

    容辉接过剩下三张符,转手递给潇璇和朱芯,郑重嘱咐:“这个留做备用,以防万一。”待众人激发好符箓,抬头见日已偏西,深深吸下口气,背好“罡风雷”,缓缓吐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吧!”说着端起弩机,当先带路。

    潇璇左手“火剑”,右手“冰剑”。冰火之间,跟在了容辉身后。朱芯定下心神,右手扶住腰带,左手握住玉印法器,轻轻顿足,随后跟上。碧霞姿容闲适,空着手跟在了朱芯身后。

第四十四章 潜入地宫

    四人下到塔底,已听不到风声。走下陵台,只见墓道下豁然开着一方四尺石洞。洞口微风阵阵,还冒着丝丝寒气。“好大的阴风,居然把这盗洞全吹开了!”容辉不由感慨,又回头招呼:“墓里的阴气只怕更重,大家保护好自己,别被侵蚀到身体。”说着鼓荡灵力,气透罩甲,聚出一层灵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