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17部分

仙旅奇缘-第117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杨家兄妹见惊动了老祖,心知再非自己能够插手,回去了少不了要跪祠堂。心叹一声,各提刀剑,架着杨梦琳纵身跃起,踏虹而去。“真火”脸上无光,迭迭暗叹:“师父,弟子对不起您呀!”拱手向容辉说了声“告辞”,拂袖而去。

    众人看完热闹,不由交头接耳:“好大的手笔!”“居然敢逼着杨家认怂,也不是好惹的呀!”三三两两,纷纷散去。

    “真元”没理众人,伸手相请:“李师弟,愚兄听说师弟回来,是特地前来迎接的,还请坐下说话!”

    容辉也没推让,收好铁卷,请“真元”先坐在了石桌前。潇璇见了,嫣然一笑,让容雪带自己进屋倒茶,凌霄随后跟上,亲自准备瓜果和点心。

    “真元”微愣,看了潇璇一眼,正色询问:“这位姑娘是……”

    “正是拙荆!”容辉洒然一笑,另起话题:“掌门还有什么要事吗?”

    “小夫人果然端丽,良配,良配!”“真元”打了个哈哈,接着说:“愚兄本来是要为师弟安排住处和职务的……”说话间潇璇端上茶水,又多看了一眼,点头道谢,端起茶轻啜一口,接着说:“可见师弟封了‘道人’,是要选灵脉单独开府的,就先请师弟住到‘迎宾阁’去吧!再过几天,我们可就要上门讨顿乔迁酒喝!”

    “那是,那是!”容辉微笑应承:“在下总是丹霞山弟子,就想在赣州找处灵山。到时候一些关系上的事,还要有劳师兄出面,牵线搭桥!”

    “赣州附近这一亩三分地上的人物,愚兄还真认得几个!”“真元”拍胸脯保证:“到时候乔迁宴上,愚兄再一一介绍给师弟认识!”

    “还有件事,相请师兄通融通融!”容辉直言不讳:“选灵脉也好,开工动土也好,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想先在山下租片灵田,过几天清闲日子,再仔细筹划!”

    “这算什么事,愚兄回去跟‘寮房’打声招呼,师弟看中哪里,就选哪里!”“真元”呵呵地笑,见容辉再没事说,客套两句后,就推辞自己“俗务缠身”,又向潇璇打了声招呼,踏云而去。

第六十六章 安家落户

    骄阳下,山风中,容辉送走“真元”,脸色渐渐下沉。潇璇走到平台边上,轻声感慨:“这位掌门,是个人物啊!”又问容辉:“有什么打算?”

    “前途未卜啊!”容辉轻叹一声,回过头吩咐容雪:“开启结界,我们进屋说话!”龙行虎步,直入阁楼。

    四人坐到西间小圆桌前,容雪重新端上四盏热茶,坐下来问:“杨家人不会再纠缠我们了吧!”

    “暂时不会!”南窗前,容辉端起茶轻啜一口,正色询问:“界内你们有联系吗,家里的情况怎么样?”

    容雪和凌霄互望一眼,脸色俱是一暗。“我来说吧!”凌霄抿了抿嘴,沉下脸说:“结界越来越不稳定了,现在只要是筑基修士,就能自由进出。修为尚浅的‘太极初期’修士,也能勉强进出。那些低级散修就把里面当成了‘聚宝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附近几个家族也派了大队子弟进去圈地种灵米和药材。还占了所有的矿脉,强迫凡人,日夜开采。”

    容辉面沉似铁,深深呼下一口气,颤声吐出:“那,我们家呢?”

    “几家一切都好!”凌霄勉强挤出个笑脸,接着说:“我和容雪找了一批线人,每隔半个月,就和他们通一次消息。”精神一振,仔细叙说:“我们经常把些修炼心得传给他们,也帮着联系买家,才买一些丹药和法器。这两年筑基的人多了不少,也有人进入‘太极初期’,所以反抗也很激烈。灵山上的实力最雄厚,我们四家抱在一起,也还站得住脚。不过那些外面来的人,也扶植了不少小帮会,对我们虎视眈眈。杨家还在里面秘密组建了一支战部,轮着挑衅我们四家,拿我们练手。”

    “潇娟、潇月、陆将军和严总管,的确已臻至‘太极初期’。”容雪点了点头,接着说:“容霜是弘孝十三年腊月出的嫁,现在和我们姐夫一样,已臻至‘太极初期’。三妹是今年三月嫁入了赵国,娘准备‘端午节’时,先把宋国的小公主娶上山,及笄了再圆房。”

    “这帮兔崽子!”容辉摸爬滚打至今,早看惯了修炼者唯利是图,欺软怕硬的嘴脸,听言亦不难想象界内情景,直气得脸皮抽搐,深深呼吸:“咱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穿了条铁裤衩,就赶往哥头上骑!”

    “大势当前,凭我们几个,不是对手吧!”潇璇略作沉吟,正色建议:“这口气,我们得忍。还是先求自保,站稳脚跟,千万别轻举妄动。”

    “明天十五,是接头的日子!”凌霄商量二人:“要不要见见他们!”

    “嗯!”容辉点头赞同:“我是得仔细问问,再给家里捎几句话!我也得快点找处灵脉,早点和附近的大小头目碰个面,敲敲边鼓,让他们收敛点,别让他们做出什么令对方都下不来台的事。”又问凌霄:“我选哪里的灵田好。”

    “选东北边上的!”凌霄斩钉截铁:“那里离结界最近。”

    容辉暗记在心,又问二女:“你们有趁手的法宝没有!”见两人微愣,微微一笑,翻起左手,扳指光华一闪,掌心灵波荡过,显出两枚镶“金刚”的红宝石戒指,淡然微笑:“你们修为大进,权当是我的贺礼!”分别递给两人。

    凌霄目光一闪,容雪叫出声来:“一千两黄金一枚的储物戒指?”一把捉过,略作相看,又失声惊呼:“比一千两的还要好!”

    “戴上试试!”容辉见妹妹一惊一乍,不由好笑:“你面还有些小东西!”

    凌霄笑颜如话,也接到手中细看,然后戴上了右手食指。略作感应,终于惊呼出口:“法宝?”翻手取出一柄寒冰如意,荧光微微,厅室中寒气骤降。

    “你感悟的是水之道,水主沉,我就觉得你用得上!”容辉微笑询问:“怎么样?”

    凌霄爱不释手,欣然微笑:“总算有了件法宝!”

    容雪翻手取出两根三尺树枝,不由轻疑:“怎么给我的两根枯树枝。”

    “当时我也以为是枯树枝!”容辉忍俊不禁,仔细解释:“这可是三大神木中,‘寻木’的枯枝。你领悟‘木之道’,木主生,没准能救活它,变废为宝。就是现在,也是法宝难伤。”

    潇璇见容雪不信,嫣然微笑:“谁还骗你?这是我的贺礼!”说着翻手托出两方雕花石匣,一人一个。

    容雪打开,眼见宝光闪烁,吃惊更胜:“一整套首饰法器?”凌霄缓缓打开石匣,也是眉开眼笑。潇璇见了,欣然招呼:“走,我们这就扮上,然后一起去找片灵田,今晚就住哪!”二女从善如流,欣欣然带潇璇上楼。

    容辉笑看着三人走开,微笑招呼:“小灰,出来,你还不好意思?”话音刚落,猫熊钻出。熊鼻子嗅来嗅去,在屋中打转。

    凌霄结了飞仙髻,双鬟上各缚一朵红宝石雕的石榴花钿,金丝花蕊环至额前,结作一簇金胜,垂至眉心。她走下楼来,见屋里多了只熊,又见那熊黑白分明,憨态可掬,不由喜欢,欣然笑问:“好可爱的熊,哪来的?”

    容辉一时无事,拿糕点喂熊,抬头见她颈上围着“环极式”玉珠金链,身上穿着石榴纹金丝半臂。两胸间露出一抹火灵遥梗直弁獾沧帕教は忌葱洹N宀适至矗樵蒲0亳薏嗜梗鹇迫硇P琼玻伺紊穹伞S⒆丝羁睿餮薅耍劬Σ挥梢涣粒廊晃⑿Γ骸奥飞鲜辗模俏业牧槭蓿 

    “呀,熊!”容雪梳了双螺髻,戴了顶紫藤花环。随后跟来,也是一声惊呼,欣欣然跑上前去摸熊头,继而轻嗔:“它舔/我……”神情怏怏,又羞又臊。

    容辉循声见她穿了件青罗半臂,百花褶裙,如烟云出岫,赏心悦目。深吸一口气,闻到草木清香,不由好笑:“你弄这么香,它还以为你是竹子,不舔你才怪!”

    潇璇梳了条马尾长辫,戴了整套水晶头面。走下来听见容辉说话,也忍俊不禁。她穿了件云纹对襟大衫,里面是一条雪丝遥埂S褡闵悖亳蘖飨伞

    容辉见她如冰宫仙子,也神清气爽,欣然招呼:“走,我们找住处去!”站起身当先带路。

    丹霞山福泽两千里,囊括灵田无数。大太阳下,四人飞至福地东北,只见绿竹猗猗,苍浪滚滚。溪水击石,涓涓有声。风吹竹林,沙沙作响,听得人心旷神怡。

    容辉凝神四顾,指向远处溪边几间竹屋招呼:“就是那里!”当先飞出。

    荒地上长满了嫩竹,群星般围着一座高脚竹屋。四人飞至近前,潇璇觉得林里清幽,尤适隐居,不由微笑:“我看这里不错,就住下吧。”

    容辉从善如流,掏出刚刚领取的阵盘,注入一股灵力,扬手射向竹屋底下。阵盘亮起一层白光,嵌入土中。十丈内竹竿轻震,自根下升起一道灵力,片刻间转过一圈。灵光入地,结界凭空浮现。

    容辉挥出一道灵力,打开一条缝隙,请众人进入。猫熊落地,如归乐园,低吼着冲入了竹林,颇具欢意。潇璇邀众人进屋,打开门来,见桌椅板凳俱在,只是尘积如脂。抬手一抖,劲风乍起,灰尘呼啸而出。

    凌霄翻手取出如意,抬手轻挥。寒气席卷而出,凝结成汽,片刻间布满了全屋。她稍运内息,水汽凝结成滴,丝丝滚落。一时间竹屋如洗,纤尘不染。

    潇璇点头赞许:“好道境!”伸手请众人进屋。容辉见屋空空如也,抬手轻挥,风如波澜荡漾,“乒乒乓乓”,落下一众日用器具。

    三女相互商量,摆设器具。容辉出门升空,相看形势。待检点完毕,聚在竹桌吃午饭时,已是午后时分。凌霄忽然询问:“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选处灵脉吧!”容辉斩钉截铁:“高峰大山是不指望了,我想把灵脉选在金州外面,也好和里面有个照应!”

    容雪深以为然,又问容辉:“那我们呢?”

    “你们?”容辉试探着说:“你们要是不想在山上修炼,就到我那里去住。反正丹霞山不可能传你们真本事,我在北边转了一圈,倒有些收获。相互帮衬,未必比山上差!”

    这一语说到了凌霄心里,她口随心动,汲汲赞同:“看别人脸色的日子,我也受够了!师兄现在是有爵位的人,能自己开府,自然最好。我们又不修内丹,对灵气要求不高,的确选个好位置才是真的。以后谁要是再进结界,都得收敛点。只要不是生死大仇,我们也可以和其他家族一争长短。”

    四人一拍即合,一边吃一边商量分工。潇璇负责布置护山大阵,容雪负责开辟药田和灵田,凌霄负责联系界内,招募人手,一直说到黄昏时分。

    一下午间,猫熊在溪边林中搭了个窝,入夜后躺入窝中,再也不愿动弹。星辉下,茅屋里,竹床上,潇璇商量容辉:“我要不要去联系一下赣州‘一品堂’?”

    “我让你负责护山大阵,就是想让你找她帮帮忙!”容辉双手抱头,睡在床上微微一笑:“可又怕像上次一样,有人监视着‘一品堂’。好不容易甩掉那帮孙子,可别又引来一群虎狼。你瞧瞧我们到寮房挑灵田时,那帮弟子看我们的嘴脸,就差没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我们要是惹了麻烦,山门要么装不知道,要么袖手旁观。而现在杨家人已经在算计我们,不落井下石才怪?”

    潇璇也想到了这一层,不由轻疑:“那怎么办!”思忖间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朱家!”

    “朱家?”容辉欣然会意,点头赞同:“不错,以我们和朱芯的交情,只让她帮忙张罗个护山法阵,算不上什么大事!这样的顺水人情,她不会不卖!”两个人一拍即合,一起松了口气。精神一散,倦意直往上涌。

第六十七章 鞭长莫及

    赣州府衙设在商贸区和居民区之间,知府秩正四品衔。清晨时分,容辉赶到府衙前,见大街上行人络绎,衙门里冷冷清清,于是拿起鼓锤,去敲登门鼓。

    鼓槌落下,“咚咚”两声闷响,半晌没人答应。容辉轻哼一声,拿起鼓槌,稍运灵力。一锤落下,“咚——”,一声闷响。前声未绝,又一槌落。双响共振,“咚——”,声音更低。

    容辉见还没人出来,后声赶着前声,继续敲击。鼓声渐沉,响声过处,震得人心跳一滞。十几槌后,槌落下已是无声无息,鼓面却“嗡嗡”鸣响,直震得大地轻颤,门柱摇晃,屋瓦“咳咳”作响。

    片刻后大门开启,爬出个戴弧顶高帽的缁衣差役,双手捂着耳朵嘶喊:“不要再敲了,不要再敲了……”张开嘴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