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21部分

仙旅奇缘-第121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中年也甚奇怪:“那紫火绝非这三人能承受,怎么一转眼火就熄了,还有一个人呢?”脸色微沉,抬手打了个手势,让众人戒备。正愕然间,忽见北面天空骤亮,恍如太阳落地,光芒万丈。

    天空一分为二,北方亮如白昼,南方仍是夜晚,恍如两重世界。容辉只觉忽然被人注视,目光冰寒,看得他灵魂战栗,心神皆颤:“神界?神界要崩溃了?”

    剑眉中年虽不知所以,也知道要出大事,连忙吩咐众人:“盘膝坐下,紧守心神!”说着摸出一张传讯符,扬手掷出,就地打坐。

    众人依言照做,只见北方光芒渐亮,片刻间照亮了夜空。好如浩劫将至,天威降临,让人惶惶不知所以。容辉却觉得身后有股威势正急剧攀升,其气息之强,直慑灵魂,让人生不起丝毫逆心。

    “这就是天威?”他缓缓呼出口气,盘膝坐下,嘱咐容雪:“你展开道境护身,我们还有生路!”说着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一阵冷笑:“既然你们杀不了我,我就要灭了你们!潇璇,等我为你报仇!”凝神内视,发现境界还在,“少阳之力”一点不剩,心里松了口气,索性仔细感悟“神界”振动。

    天空中光芒渐长,让人不能直视。大地轻颤,空气躁动,如要天崩地裂。容辉打坐时,手下的“凤凰蛋”也渐渐亮起白芒,光华渐亮恍如一颗太阳。

    他以神念感应,发现“凤凰蛋”上附着一缕精魄,竟是潇璇。一时间惊喜交集,赶紧以神念包裹。感受到那精魄的回应,精神一振:“没死,没死,没死就好!没死还可以转世,还可以取舍,还可以成灵……”忽然发现,气浪如洪,自“神界”滚滚袭来。

    他仔细感应,见有五行灵气、阴阳二气、天地元气,还有“太虚真气”,不由大吃一惊:“天要亡我!”可当气浪卷来,却如遇漩涡,在空中盘旋下坠,最后凝结若实,竟注入了“凤凰蛋”中。

    罡风呼啸,刮得人肌肤生疼。他先是一惊,又是狂喜。趁着“近水楼台”,放开神念,全力吸纳。其余人相隔稍远,见兄妹二人没入了灵气漩涡,眼皮一阵乱跳,就想上去卡油。

    “坐下!”剑眉中年沉声低斥:“情况未明,盯死他们,别让他们活着走了!”众人齐齐应是,趁灵气充裕,抓紧机会吸纳。

    灵气如滚滚洪流,越来越多。波峰时凝聚如液,将容辉兄妹泡在了正中。容辉觉得“天地元气”潮水般从毛孔涌入经络,从经络涌入丹田,更不犹豫,全力“炼气化神”。只可惜没传容雪《神道经》,浪费了这次机缘。

    波峰过后,灵气骤减。片刻之间,只剩一股灵风,天上仍是星月齐辉。一刻钟内,容辉功力尽复,修为大进,又感悟到了“神界“振动。睁开双眼,目如朗星,发现身上还藏着一缕火灵,不由安了几分心。扫向中年,如一道霹雳。

    神若看人,直视灵魂。剑眉中年被他目光直视,心胆具颤,脸皮一阵抽搐,随即冷哼:“装神弄鬼!”抬手一指,风如波澜荡漾,拂出一枚玉印,照实压下。

    “还来?”容辉冷眼轻哼,抬手一掌“金涛烸浪”。掌中火出,风云色变,四周残余灵气汲汲汇聚,化作一股火流迎上。火印相激,玉光晃荡,火势高涨。

    “好法宝!”容辉暗赞一声,连崔后劲。火浪滚滚,玉印荧光大放,坚如崖壁。

    中年微愣,喝斥众人:“愣着干什么!”众人齐齐应是,各自祭出法宝,一起攻向容辉。

    “好,好,好!我今天就要看看,‘太极’大成的手段!”容辉哈哈大笑:“潇璇你等着,我这就给你造副好身躯!”说话间双袖挥出,又是一招“绿云出岫”,神念随之荡出,罩住了百丈方圆。心神所及,人人战栗。运气亦不饿能消除,更不谈驱宝御敌。

    “我要所有生机!”容辉传念容雪,纵身扑出,后劲直发横收,荡开了“玉印”。火浪滚滚,卷向迎面一个护卫。容雪答应一声,展开道境,脸颊晕白流转,双枝枯荣变化。

    那护卫尚在战栗中,眼见容辉扑来,急忙驱宝迎上,鼓荡灵力护身。飞剑拦至浪头,挡不住火浪一退一进,就被撞飞开去。浪头打上护体灵光,光芒颤抖。

    容辉催动后劲,连收连发,轻轻一震。火浪到处,灵光崩溃。那护卫身形一颤,血肉横飞。鲜血尚未落地,已开始消融,最后化作一股清风,融入容辉体内。呼吸之间,人已烟消云散。

    “绿云”笼罩中,容辉左手提着项圈,右手催动火浪。后劲到处,势如铁流。当真是无坚不摧,无强不破。片刻间连毙三人,焰浪化作紫色。如一条巨蟒,穿行云中,择人而噬。

    容辉左冲右突,御火来去,片刻间连毙数人,冲到剑眉中年身前。更不犹豫,右手一掌推出。烈焰激荡,火势高涨,如狂涛怒潮,压向中年,势要吞没其人。

    中年身前人影一晃,已被三人挡住。当中一个壮汉冷哼:“不自量力!”抬手在身前轻挥,亮出一柄金杵。左边一个胖子亮出一柄瓜锤,右边一个文士亮出一方石大印。三宝光芒大放,齐齐迎上火浪。

    “太阳期,杀的就是你们!”容辉怒喝一声,连催后劲,紫焰一分为三,分迎三宝。灵力相激,紫焰高涨,三宝亦是光芒流转,竟只在伯仲之间。

    容辉轻哼一声:“不过如此!”神剑急出,御杵壮汉心神一颤。片刻恍惚间,紫焰高涨,避实击虚,金杵猛地一颤,倒射而出,正中壮汉胸口。“噗——”,喷出一口鲜血,踉跄后退,被中年推了一把才停。

第七十二章 浴火重生

    众护卫见容辉和三位护法纠缠,连忙定下心神,催动法宝围攻。容辉看也没看,左手手腕绕处,又是一招“金涛烸浪”,掷出项圈。右手向印、锤耳宝,各催两道后劲。待金圈飞至一人身前,急运神念,目光横扫出去。

    一众人如坠冰窟,接着被金泉撞中胸口,“嘭嘭嘭……”连声闷响,如中败革。圈上火势受激,依次震开众人,力尽方还,不过呼吸之间。

    “潇璇,干得好!”容辉哈哈大笑,顺势将金圈挂上肩头,左腕一绕,屈指弹出。指端火束激射,一晃飞至文士身前。红火绿焰,一胀一缩,将他罩在了焰心。

    文士心神如沸,容辉后劲急催。攻壮汉的紫焰回卷,一齐压向文士。石印一颤,倒射而出,撞上文士胸口。紫焰扑上,正中文士背心。双焰激荡,火势高涨。呼啸声中,似有人惨叫,呼吸间燃起一股金焰。

    容辉冷笑一声,又一掌推向胖子。紫焰席卷,带着金焰滚滚压去。胖子见两、三个呼吸间,两护法一死一伤,只怪杨家乱得罪人,暗骂一声“活该”,丢下瓜锤,纵身跃起,破风而走。壮汉见了,丢下金杵,随后跟上。

    两股火焰去势不停,会在一起,火势更增,直压中年。中年脸色微沉,双手合十,向外一分,身外气流旋转,化作一道气场。火势压上,却被气场带动,盘旋而起,全无着力之处。“绿云”受其影响,也随风势缓缓旋转,朝风眼汇聚

    “风,旋风,这就是他的道?”容辉暗暗心惊:“巽为凤,消阳而生阴,他这旋风,正好克我!”眼见众人袭来,索性放下火势不管,拿住项圈,双手互握,向外一分。

    四周“绿云”急聚,化作一头青凤。凤颈戴着项圈,振翅而起。众人少了火势牵制,精神一振,纷纷调理气息,准备御宝围攻,可再看人数,竟只剩寥寥十余人。想到片刻之间,三十人尽丧敌手,不由一阵哆嗦。

    容辉不理众人,抬手向紫焰一按一带。火势高涨,挣开风势,与火凤汇聚,化作三丈紫翎。火凤一声轻鸣,展翅扑下。火翎扫过,法宝灵光闪烁,急剧嗡鸣。修士鼓荡灵力,衣衫尽燃,立刻被火焰吞没。火凤几个扑腾,十余人相继伏诛。

    容辉一声冷哼,抱臂看着风中中年冷笑:“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说着开始大摇大摆地搜刮地上法宝,片刻后聚成了一座小山。容辉拿起瓜锤,神念急出。瓜锤光芒大放,一声哀鸣,飞出一个锤影。容辉抬手一挥,射入火凤。瓜锤失了精华,寸寸龟裂。

    他丢开瓜锤,又拿起一柄“七星剑”,依样葫芦。出手如风,一连毁了三十余件法宝,一并将精华送入凤身。火凤渐渐凝实,一翎一爪,栩栩如生。

    容辉炼化了法宝精华,顺势收了其余宝物,正想如何灭了风中男子,忽然听天边有人轻笑“好,好,好!”百丈外应声走来一个青衣老人,胜似风轻云淡。。

    中年如遇救星,匍匐拜倒:“老祖,救我!”

    “老祖,杨家老祖?”容辉微愣,看向青衫老人,心神激颤,缓缓后退,和容雪站在了一起。火凤轻鸣,展翅跟上,围着两人盘旋。

    “留下此物。”青衣老人,看也没看中年,抬手一指,缓缓叙说:“放你们走。”语声平淡,毫无怒意。

    容辉见是凤颈上的项圈,鼻中轻哼,沉声反问:“那我要是不留呢?”

    老人二话没说,抬腿踏出一步。人影一晃,眨眼间窜至火凤颈边,抬手去抓。容辉一愣,待想阻滞,已来不及。老者手势落处,空气轻荡,忽然探出一只枯手,一把抓住其腕。

    老人神色剧变,待想抽身,却似被铁箍圈住。暗道一声“不好”正欲展开修为,身前轻风荡过,显出三只手掌,一起拍下,正中其胸腹。

    老人身躯一震,“噗—”,血肉飞溅。血雾中踉跄退出一个中年,竟和那剑眉中年有七八分相似。他大惊失色,转身欲走。四只手掌合力,再次一拍。劲力到处,中年血肉横飞,血雾中又窜出一个青年。

    容辉见那青年相比杨家兄弟,更有几分相似,也不过少阳期修为,再不犹豫,抬手一指弹出。指端火花迸射,一闪窜至青年身后。红火绿焰,一胀一缩,将青年包进焰心。青年身形微滞,被劲力余威波及,轰然崩溃。容雪道境未收,血雾飞散,落地消融,化作两强一弱,三股狂风,射入火凤体内,火凤精神一振,世上再无杨家老祖其人。

    “老祖——”中年人在风中,嘶声惊呼。身子一歪,晕了过去。容辉身边波澜荡漾,晃出四个灰衣老人,哈哈大笑:“总算是出来了!”“这下还能回去交差了!”“李兄弟,这都要感谢你呀!”正是观日、观月、观云和观海四兄弟。

    容辉看了火凤一眼,正色询问:“现在怎么办?”

    “现在,去死吧!”天边有人作答,百丈外应声走来一人。

    容辉循声望去,见是个赤袍道人,不由失声惊呼:“丹霞子?”

    观日眉头紧锁,沉声告诫:“不好,他是四重天修为!”

    观月轻哼一声,低声招呼:“一起上!”话音刚落,四人并排窜出。人在中途,各出一掌。掌势过处,万籁寂静,天地低昂,慎得人心跳涩滞。

    容辉吓白了脸,只见“丹霞子”双袖向前一抖,赤袍上霞光流转,顺势荡出。招式相撞,银蛇狂舞,“轰隆隆”一阵炸雷,星月失色。“丹霞子”身躯微颤,退了两步。观日四人体似筛糠,眨眼间轰然崩溃,血雾四散。雾中倒射出四个中年,身形不停,汲汲招呼:“兄弟,我们尽力了,来日为你报仇!”破空而走,一晃沉入空气不见。

    容雪道境未停,四股狂风卷回,没入火凤体内。火凤一声轻鸣,精神倍增。“丹霞子”见了好笑,看着项圈说:“怎么,还要我亲自动手吗?”

    容辉吓得双腿打颤,却见“丹霞子”头上荡开一圈波纹,他却浑然不觉,缓缓走来。波纹中忽然探出一枚玉喙,晶莹剔透,一丈来长,小鸡啄米般,轻轻往下一戳。

    “丹霞子”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不好”,可应对不及,玉喙正中其顶门。他身躯激颤,轰然崩溃。“噗噗噗”三声闷响中,其容貌自古稀而至花甲,自花甲而至不惑,自不惑而至壮年。

    壮年“丹霞子“大惊失色,身形一滚,斜刺里窜出,正欲破空而走,头顶上波纹荡漾,探下一只五丈玉爪,一脚踩下,正中“丹霞子”背心。“噗噗”两声闷响,血肉飞散。生气席卷,化作五股飓风,相继射入火凤体内,世间再无“丹霞子”其人。

    火凤轻鸣一声,精神百倍。凤眸流转,神完气足。容辉心神剧颤,待波纹隐去,才低呼出声:“那是,那是天凤?”说着看向火凤,见明眸璀璨,微微颔首,失声追问:“是你召唤来的?”又见火凤点头,才松了口气:“乖乖,能跟它攀上关系,造化呀!”火凤昂首轻鸣,颇为不满。

    他定下心神,连忙传念容雪:“快,把这里清理干净,连一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