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20部分

仙旅奇缘-第120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也有感应,心神剧震,火焰控制不稳,略过众宝,急剧收缩,呼吸间没入紫龙。龙身化作酱紫,昂首一声嘶鸣,又猛得胀大,震飞了一簇法宝。龙身受阻,一胀即缩,又化作丈许紫龙。

    容辉双目紧闭,脸色乍红,喷出一口鲜血。血珠落上龙身,如滚油落入冰水,紫焰流转,霍然胀开。胀到三丈来大,龙身外蓦然浮现出一层血光,网一般压制住了紫龙。

    呼吸之间,紫龙一胀一缩,看得潇璇目瞪口呆。众匪收回法宝,见灵性尽失,纷纷失声惊呼:“我的火云刀!”“我的碧水剑!”“我的震天锤!”……

第七十章 冤家聚头

    锦袍大汉手捂左眼落地,指缝间鲜血淋漓。他惊骇暴怒之余,看见容辉面脸色惨白,木偶般缓缓飘落,忍不住嘶声大笑:“反噬,反噬……哈哈哈哈……弟兄们,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宰了他!”

    众人相互对视,又看向手中法宝,已与法器无异,不免犹豫。“反噬?”潇璇心头剧震:“修神者以神御法,虽立竿见影,可时间越长,损耗越剧。极度损耗之后,若不能收回神念,轻则修为骤降,重则被真元反噬,甚至丧失神智。”她惊骇之余,勃然大怒,循声喝斥:“我先宰了你!”右手抖动,长鞭舞出,鞭圈环环相套,罩向大汉。人随鞭走,誓要斩杀此人。

    锦袍大汉连失两宝,心知不是潇璇对手,见过她出手后,一边挥出小法术破解,一边捂着左眼大笑:“小美人,你长得可真漂亮。”“瞧你瞪眼皱眉的样子,他是不是你姘头?”“瞧他那样子就不中用,怎么能满足美人你呢?”“死了好啊,死了你就是小寡妇了!”“到时候大爷夜夜宠你,也让你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你别瞪我呀,被我说中了吧,他肯定没让你快活过!”“这种男人,死不足惜”……

    他说话之间,众匪齐齐围上。容雪轻振双剑,沉声呵斥:“谁敢上来!”

    “哟,小丫的还挺倔,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地方都这么倔!”应声走出个瘦高青年,看似漫不经心,大大方方地飘向容雪。

    “找死!”容雪蹙眉轻斥,一步踏出,身似狂风扑上。双剑急刺,如一片黑影。

    青年轻哼,抬手在身前一挥。风如波澜荡漾,浮出三寸冰墙。冰剑相击,转眼间数十剑过,火花一亮,“叮——”,一声长响。冰壁震颤,寸寸龟裂。青年暗道“不好”,正欲推开,忽觉左臂一凉,接着一阵刺痛。

    他大惊失色,瞥见臂膀落下,血如泉喷。一只树枝竟已破冰而至胁下,冰壁上却不现缺口。不及多想,捂住伤口,飞身倒射。只见树枝扫处,冰屑崩溃,不由暗暗惊呼:“好锋利的树枝,好快的剑法!”又见刺啦声中,冰墙轻轻颤抖,寸寸崩溃,心中更加惊骇。

    容雪轻哼,叱问众人:“内兄从西北归来,是钦封‘道人’。你们是什么人,还有不怕死的吗?”

    “骗谁呀,你们有‘铁卷’,我们就没有吗?”人群中有人呼喝:“快发传讯符!”话音刚落,飞出几道灵符,一闪即逝。容雪微微吃惊:“怎么,还有后台?”忽听一声冷叱:“你去死!”循声只见潇璇双手急舞,大、中、小三环鞭圈如常山之蛇,绞向锦袍大汉。

    锦袍大汉嘶声惨叫:“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你不得好死……”说话间掏出一沓符箓,扬手撒出。符如草纸,被气场搅得粉碎,如漫天大雪,片片纷飞。却仍有几张落网,没入空气不见。鞭圈套下,气场受激,蓦然收拢。

    皮肉相击,筋断骨折。“噼啪”乱响,血肉横飞。潇璇见阳火乍燃,才停下手提住软鞭,低斥众匪:“滚—”

    一字出口,众人身心皆颤。其中有人一个哆嗦,缓缓后退。又有人说:“姑娘,我们打不过你,但有一句话,不得不说。我们也是奉命至此,身不由己。你是真道人也好,假道士也罢,可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也别想好活!”

    潇璇见这些人修为不弱,又有后台,更不敢大意。回头去看容辉,只见晚风中火龙缠在容辉身上,集聚胀缩,似无归处。一胀如巨蟒捕食,压得容辉面红耳赤。一缩如巨锤猛击,打得容辉喷出一口鲜血。

    她暗暗着急:“不好,他收敛不住火势!”心念急转,想方应对。

    容雪见容辉生机渐弱,也着急起来:“这可怎么好!”略作权衡,持剑张开双臂,缓缓横扫。剑锋荡过,尸骸消融,化作五缕清风,缓缓飘起,拂向容辉。

    青烟到处,容辉精神一振,竟是一股生气。清风徐来,他精神渐长,火龙波动渐弱。众人眼见地上尸骸消解,纷纷惊疑:“是道境!”“这是什么道?”……又听一人惨呼:“我的手!”正是那瘦高青年。

    众匪中忽然听有人疾呼:“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们。不然等那小子恢复好了,谁也别想活!”

    潇璇暗暗着急,眼见容雪的道只是杯水车薪,只恨当时没多杀几个。心念急转,吩咐容雪:“你为我护法!”走到容辉身前,急运“本元”,抬手度出。

    掌心荡出一股白光,如月华初生,溶溶不可方物。沾到容辉身体,却似冰水落入油锅,龙身一阵沸腾,波动却被分散开来,胀缩之势渐缓。

    阴喻静,近乎规则。阳喻动,近乎变术。阴阳相生,缺一不可。潇璇一看有效,再度出一股“本元”,龙皮外又是一阵沸腾,恍若生了鳞片。涨缩之势,渐行渐止。

    众匪见了大惊,有人汲汲鼓动:“快出手!”

    容雪冷哼,踏上一步,沉声叱问:“谁敢上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想先上。匪群中又有人大声招呼:“祭法宝!”话音刚落,宝光骤亮。十余柄法宝破风射出,直斩容雪。

    容雪脸色微沉,回头见潇璇正在给容辉理气,万万不能打扰。于是横下心张开双手,代为守护。她身姿如松,全力鼓荡灵力,周身宝光大放,流转间荡出一道五彩光幕,护住了三人。众法宝失了灵性,只能和精品法器伯仲。饶是如此,十几件一起攻来,也非等闲人能承受。

    灵力相激,灵幕轻颤,众法宝被反震开去。容雪见能稳住形势,心头暗喜,又放宽心思,眼观鼻,鼻观心,心存冥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灵台”渐渐空明,亦如平常。

    众匪稍作试探,见她只守不攻,相继招呼:“打家一起上!”一时间左手结印,右手并指如刀,点向彩幕。众宝轻鸣,一起砸下。彩幕亦是微微震颤,缓缓胀缩。

    数吸之间,众匪连攻数合,却如猫吃甲鱼,不知如何下手,不免讪讪。人群中又有人招呼:“大家别泄气,他撑不了多久!”众人相互应是,再催灵力,纵宝物砸下。

    容雪双目微闭,不管不顾。左脸发红,右脸泛白。左手树枝上忽然抽出嫩芽,右手枝干却似更加枯萎。片刻后嫩芽成叶,右手间枯朽更盛。待左脸发白,右脸泛红。左手嫩叶渐渐枯萎,凋零落下。枯枝上却有抽出了嫩芽,茁壮成长。余晖前脸色晕白流转,枝干上叶色枯荣交替,当真是奇诡莫测。

    四月十五,日落月升,星辉灿烂。容雪张开双臂,施展道境,凭一套首饰法器,抵御众宝群攻。地气自她脚心源源涌上,枯叶又落了一地。她却似越守越稳,游刃有余。

    潇璇度出“本元”,行走容辉“督脉”,助他收敛火势。阴阳相激,每通一穴,火中波动便小一分。待见容雪稳稳守住,就示意容辉坐下,掌对掌全力运功。

    他们是“修神者”,纵然没有逆天改命的能力,也不会在家门口退避同级修士。潇璇非但不怪容辉鲁莽,还颇以为傲,待通了他的“命门”,才撤掌收功。紫色火龙似得处藏身,身子一缩,缠在容辉腰上,缓缓游动,嵌进肌肤。

    容辉缓缓睁开眼睛,看清形势后,微微一笑,松了口气:“我没事!”又仔细观察容雪,星光下恍如花仙屹立,也为她高兴:“这丫头,终于上道了,放心吧!她不但没事,还有好处!”

    潇璇嫣然微笑:“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那也不去!”语声绝决,不容置疑。

    容辉点头赞同,随手抄起一片枯叶,略看纹理,不由轻疑:“这是‘寻木’的叶子?”抬头看向容雪手中树枝,欣然微笑:“没准真能救活这两根枯枝!”

    “应该可以!”潇璇点头赞同,又问容辉:“感觉怎么样,我们继续?”

    “要把这火灵收入脊柱,才能完全收为己用!”容辉瞥眼见众匪已经落地,虽也盘坐着掐诀御器,却毫无气势,不由好笑:“放心吧,她守得住,我们继续!”

    火主升,若无阴力牵制,只会一爆而散。偏偏这股神火集聚“法宝精华”后,自行成灵,还融合了容辉的大半精神。若就此消散,后果不堪设想。

    四掌相抵,潇璇继续以“本元”为容辉淬炼“督脉”经络,作为纳灵之所。此功若成,他修为势必突飞猛进。两人均知其中利害,更不肯耽误片刻。

    月上东天,潇璇正帮容辉淬炼“灵台穴”,忽听一声冷笑:“你们胆子不小!”心头微凛,循声望去,只见天边走来一众锦衣男子。当先一人,方脸剑眉,不怒自威。身后三人亦是虎背熊腰,杀气腾腾。另有二十余人尾随而至。

    众匪见了,纷纷起身行礼:“给老爷请安!”

    她似曾相识,脑中灵光一闪,竟是昨日盛景中的另外三人,不由惊呼:“是你们!”

    剑眉中年看见容辉,也是一声轻哼:“是你?”抬手一指,风如波澜荡漾,彩幕上显出一枚胡桃小印,照实压下。

第七十一章 绝处反击

    灵力相继,“轰隆”一声闷响,光幕震颤,急剧闪烁。小印飞起,趁灵光暗淡,再次压下。光幕连闪几下,一胀一缩,轰然爆炸。

    灵力震荡,气浪滚滚。容雪一声惨叫,张口喷出一股鲜血,衣衫浸染,仰身就倒。容辉勃然大怒,掌身而起。稍运“真元”,火龙急胀,昂首一声嘶鸣。

    他后腰一热,似被刀锋刮过,疼痛酸胀,一起袭来,不由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剑眉中年带着人踏上缓坡,见了大笑:“站都站不稳,还学人玩火?也罢,就让你们烧死吧!”说着抬手一指,青芒飞刺。

    容辉见指力袭来,想鼓劲招架,可腰间酸胀,提不起半分力气,直急得汗如雨下。潇璇轻哼,潜运“本元”,迎锋一指。一蓬银芒脱手,恍如皎皎月光。

    灵光相撞,劲风乍起。银芒一缩一胀,如浪潮回卷,直扑两人。潇璇助容辉淬体,已是“元气”大伤,哪里还是对手。稍一接触,便知对方“太极”已成。眼见银光卷来,脸色渐暗。

    她正无措,小手忽然被一只大手握住,亦如从前般,坚实有力。小手顺势微动,回握过去,十根手指紧紧扣在一起。容辉侧过脸柔声询问:“怕不怕!”

    潇璇看见他脸色温柔,口随意动:“不怕!”两字出口,泪盈于睫,抽抽噎噎,心都凉了:“成亲还不到七年,连个孩子都没有,就这样完了吗?”低头看见项圈下的“凤凰蛋”,嘴角直往下瘪:“你只能解天劫,解不了**吗?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银光回卷,火龙受激,一声长啸,猛然胀大,急剧颤抖。中年嘴角狞笑:“女儿,爹今天亲手给你报仇!”抬手又是一指。

    劲力到处,一声龙吟。容雪被啸声惊醒,睁眼见紫龙已胀至三丈,不由嘶声惊叫:“不——”

    “不?”中年目中寒光闪烁,抬手又是一指。紫龙受激,呼啸中猛然胀至十丈,紫光闪烁,轰然崩溃。紫焰回卷,罩向三人。容雪嘶声尖叫:“不——”

    容辉神念散尽,脑中一阵嗡鸣,回头看了妹妹一眼,心道一声“对不起”,紧紧握住潇璇的手,誓与她同赴黄泉。身上一热,“阳火”自燃,见金紫双焰交织,只觉分外妖娆。他忽然想起碧霞:“难怪你喜欢穿金底紫纹的衣裳,那竟是如此绚丽。”眼前发花,由花转黑。

    紫金双焰交织在潇璇身前,被她体内“阴元”激引,汲汲窜入。潇璇身上火焰乍燃,紫、白、金三色火焰交织跳跃,呼吸间迎风高涨,又蓦然回缩,原地就只剩容辉一人。

    容辉忽觉腰间一暖,睁开眼来,仍是云雾飘渺,星月齐辉。“没死?”他微微一愣,眼见剑眉中年还在数十丈外,容雪还躺在自己脚边,唯独不见了潇璇。低头却见一顶项圈,“凤凰蛋”白光微闪。

    他惊骇莫名,抬手拾起项圈,环顾四周,仍没找到,心里一阵后怕:“到底是怎么回事!”定下心神,又瞪向剑眉中年。

    中年也甚奇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