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19部分

仙旅奇缘-第119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凌霄见这熊身宽体胖,张开腿骑上金鞍,直羞得满脸通红。容辉和潇璇互望一眼,一起鼓荡灵力,架着熊纵身跃起,激射而出。呼吸间化作一道白红,“轰隆“一声,荡开一道音浪,遁速再增。容雪见了,稍运灵力,一步踏出,清风般飘然而起。再踏一步,足下生风,一晃追到了三人身后。

    三人全力飞遁,一息两里,六千里屏山一个时辰便到。九百丈山壁上云雾飘渺,容辉四人到时,却见山顶上搭了许多石屋,还有修士来往。

    容辉微愣:“是谁在跟哥抢地盘?”不及多想,郑重嘱咐凌霄:“这里离灵山不过三千里,你万事小心!”又嘱咐猫熊:“你要听话!”说着和潇璇一起鼓荡灵力,合力送出。

    容辉见凌霄御熊,踏虹远去,才长叹一声:“但愿她赶得及!”话音刚落,忽听有人呼和:“什么人!”微微一愣,回过头来,只见雾中走来一个锦袍大汉,他身边一个瘦高青年还在报讯:“大哥,他们刚才送了个人进去!”

    容辉一心想着界内的事,如今被人盘问,戾气直往上涌,沉声低喝:“滚—”

    一字出口,声似奔雷。锦袍大汉身心皆颤,凝力站定,爆发出“少阳期”修为。他身边高个被声浪震退两步,竟也是“少阳期”修士。先是一愣,回过头急忙招呼:“弟兄们,有人撞山!”一声出口。群情响应,云雾中光华闪烁,飞出二十几人。

    容辉见对方全是“少阳期”修为,心头微凛,沉声质问:“你们是什么人!”

    锦袍大汉微愣,哈哈大笑:“怎么,今天还有人敢问我们是什么人?”说话间仔细打量三人,见容辉气质不俗,宝光外露。潇璇和容雪更是锦绣辉煌,顿知三人皆非散修。可瞥眼看见三人手上的储物戒,眼皮不由一跳,接着说:“爷告诉你,爷就是这山上的大王!谁要想从这进去,可以,一颗头一百两黄金。刚才一颗熊头,一颗人头,两百两,先付清了!”说着向后打了个手势。

    容辉看在眼里,冷笑一声:“这可真是同行是冤家,不巧,咱也是干这行的!”说着翻手取出“铁卷”,稍微注入灵力,“铁卷”显出法体,化作一面三丈峭壁。容辉踏上铁卷,沉声告诫:“识字的看清楚了,这里是本人的灵脉。谁要是不走,就把命留下!”他说话间,潇璇和容雪同时放开气势,跟着踏上。

    众人目光扫过,不由互望起来。其中有人低呼:“快看,那是铁卷!”“咱们走不走!”……交头接耳,议论开来。

    锦袍大汉眼皮一跳,沉声大喝:“那是假的,这种破铜烂铁,连个上品法器都不算。你们要是想要,宰了他,爷给你们一人发一块……”

    容辉轻哼,不待他说完,左手轻挥,右手一掌推出。一时间风起云涌,掌焰如洪,直朝大汉卷去。

    大汉暗道“不好”,鼓荡灵力,出双掌挡驾。掌势相激,烈焰滚滚。容辉嘴角冷笑,连催后劲。烈焰席卷,大汉身外灵光闪烁,账缩间忽然崩溃。火势受激,轰然爆炸。气浪横扫,低着大汉直飞出去。

    大汉退到缓坡上借势卸力,才站稳了身形。脸色一红,喷出一口鲜血,大声呼喝:“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吃肉吃屎,你们自己选!”说着抬手在身前一挥,风如波澜荡过,显出一柄大环金刀。他伸手在刀柄上一拍一送,大刀一声轻鸣,金光大放,破风射出。一人带头,其余人纷纷亮出法宝,直斩容辉三人。

    容辉心头一凛,鼻中轻哼,抬脚一跺,震散了“铁卷”。眼见大刀当先,余宝尾随。不及多想,举双手向天一抓,向下一拉。风云色变,灵风席卷,天空中垂下“十丈珠帘”,将众宝挡在了帘外。

    潇璇见势,抬手指刀,低喝一声:“定!”说着飞身扑上。刀刃轻鸣,去势不减。她一进即退,出手如风,斜刺里窜出,在刀背上轻轻一拍。刀身剧震,金光狂闪,竟似失了控制,斜斩入地。“嘶—”,金石铿锵,直没至柄。

    潇璇随刀落地,探手在刀柄上一拍一带,到射而回,金刀一闪即逝。容雪见兄嫂配合无间,举手投足之间,就收了对方一件法宝,又惊又喜:“原来高级修士是这么斗法的!”一愣神间,“火帘”猛荡几下,根根崩溃。众法宝光芒流转,席卷而来,不由吓了一跳。

第六十九章 神火炼灵

    容辉见众宝扑来,亦是脸色微沉,发现潇璇潜运本元,并无退意,鼻中不由冷哼,双手向前挥出。袖风席卷,风云际会,聚出一股火云,恍如烟云出岫。

    众宝穿过“绿云”,受火势灼烧,宝光大放,遁速骤减。容辉看出便宜,抬手一掌“金涛烸浪”,人随焰走,纵身扑入“云团”。火势到处,撞中一柄瓜锤。

    容辉随后而至,轻催后劲,直发横收。瓜锤宝光闪烁,一胀一缩,被反震开开。火流去势稍偏,撞向另一柄冰剑。荡开冰箭,又撞其它法宝。

    潇璇见容辉挟持一掌“金涛烸浪”,在“绿云”中横冲直撞。三五转后,一股掌力竟越催越强,众宝冒火袭来,皆不能近其丈许,不由叫了声“好”,和容雪互望一眼,一起飞出。

    容雪手腕翻起,握住两根树枝。踏出一步,清风般袭向人群。眼见当先一个青衣大汉左手结印,右手并指如刀,正在催动法宝,纵身扑上。双手剑起,左手剑势如奔雷,剑锋闪烁,“呼呼”破风。右手剑轻快如风,一削一斩,淡若云烟。

    大汉见她扑来,狞笑一声,左手印诀不收,右手在身前轻挥,划出一弯火刃,迎面展出。火刃迎风渐长,转眼间化作半丈来长。容雪一进即退,轻轻转身,风一般自刃前滑过,右手一剑刺出,轻轻一带。

    树枝扎入刃背,带起一阵劲风。火刃狂胀,去势不减。飞出丈许,一胀一缩,轰然爆炸。劲风乍起,烈焰飞射。其余人见火势扑来,纷纷措不及防,大骂了一声,鼓荡灵力招架。“绿云”中法宝威能稍减。

    “绿云”边上,容雪回过头来,见大汉神色呆滞,更不犹豫。袭上前展开剑法,双手剑势如奔雷,直刺大汉。

    大汉晃过神来,汲汲鼓荡灵力。剑锋到处,雷光连闪,火花绽放,带起一簇炸雷。大汉护体灵光轻轻闪烁,缓缓胀缩,守得密不透风。他见自保无碍,不由好笑:“小女娃,再回去练两年吧!”

    “是吗?”容雪轻哼,双手再动。

    大汉只见她双手一晃,雷光流过,灵幕上火焰骤燃。“轰—”,一声滚雷。灵幕光芒大放,急胀急缩,险些崩溃。他稳住身形,竟没看出对方如何出手。

    容雪刚才出手,使得是“紫电穿云”。只是她出手太快,呼吸间刺、削、点、斩,连使了十余招“紫电穿云”。法力走过“寻木”,十余招若即若离,合成了一招。爆炸开来,相互震荡,威能比简单相加,强盛十倍不止。

    大汉惊骇之余,借反震之力,倒射而出。容雪亦受雷火余威波及,身形微滞,眼看着大汉窜入了云雾。正愣神间,忽听潇璇传音:“别愣着,围着绿云转,别让人靠近就行!”心下会意,纵身窜出。连踏几步,忽见圈影重重中,潇璇正和三人纠缠。心下微凛,轻振双剑。一步踏出,清风般飘飘而上,直刺一人后背。

    云雾之间,潇璇手舞鞭圈,见容雪袭至,右手蓦地一抖,大中小五道鞭圈化作一股,直套向那人。那人一惊,双手连挥,火弹激射,直飞入套。鞭圈缩紧,火焰爆炸,“啪啪啪啪啪”,五声炸响,击散了鞭圈。

    另两人看出便宜,,一个挥出一弯冰刃,一个指出一杆冰枪,趁机而上。打散鞭圈那人自鸣得意,忽觉清风徐来,背后一麻,又听一声炸响,脖颈一凉,眼前发黑,响声渐渐远去。

    若在平时,只有他偷袭别人的份。可如今,法宝在火中围攻,自己又刚施法对敌,实在分不出心神旁顾。容雪人随风至,才一剑斩下其首。

    潇璇见是叫了声“好”,左手结印,右手急颤,舞出两股鞭圈,分别迎上冰刃和冰枪。双兵入套,鞭圈回缩,“砰砰砰砰……”,一阵脆响,绞成了一簇冰屑。

    另两人见同伴陨落,无不大惊。又转惊为怒,沉声大喝:“杀人偿命!”四字出口,两股鞭圈又至,只好再施法术化解。

    潇璇所用是夺自牧族少女的龙筋鞭,每一鞭均挟千钧之力。她将力量分至每个鞭圈,相比银丝之轻快锋利,更挟一股危势。她随手画圈,仅凭法宝本身克敌。对方以小法术拆解,却要消耗精气神。一招一式尚不明显,可几十鞭下,损耗却不容小觑。

    容雪见潇璇无碍,一阵后怕后,踏出一步,继续围着火云转圈。两人忽见鞭圈如幕,环环压下,没完没了,越拆越觉得力不从心,不由暗暗叫苦。待感觉鞭圈离自己越来越近,想逃命时,却发现四面八方,全是鞭圈。潇璇竟飞到了两人上空,肩、肘、腕、指齐动,各循轨迹,将鞭圈舞成了一道鞭幕,使两人逃无可逃。

    鞭幕缓缓收缩,又过片刻,忽然分作两股。数十上百道鞭圈,从四面八方卷出。皮肉相击,“啪啪啪……”一阵炸响,血肉横飞。

    容雪依言围着“绿云”转圈,见其余山贼均隐在云雾中操控法宝,一时也不好偷袭。听到云中轰然爆鸣,循声望去,只见云中有条紫龙,翻腾飞舞,活灵活现。容辉御龙而走,时东时西,炒黄豆般,将一簇刀剑法宝撞得光芒连闪,“乒乓”乱飞。

    容辉以神控火,连催后劲,引而不发。一连震开数件法宝后,火势渐长,由黄转绿,由绿转青,由青转蓝,由蓝化紫。焰色每转一道,其中威能便增加一倍。他开始挟持不住,急催神念。心神耗损,让他头晕眼花。可久而久之,竟发现火焰与自己恍如一体,非但控纵由心,而且凝而不散。

    “神火,火灵?”容辉初时不敢相信,可见众法宝因绿焰所激,光芒虽盛,可锐气渐衰。于是以彼之盾化矛,再攻其盾。连催几掌,仔细观察,发现自己火势在法宝震荡间一发一收,竟能带出其些许精华。

    法宝精华,乃是天材地宝精气所聚,顺法则而生。经年累月,可能会养成灵性,长成器灵。二十几股法宝精华被“神火”煅烧后,竟化成了一缕火灵,挟持火焰不散。

    他心头暗喜,再不着急退敌,只以火灵汲取众宝精华。瞥眼见容雪在“绿云”外转圈,当即传音给她:“刚才掉下去了三件法宝,你去收着!”又传音潇璇:“别再滥杀无辜了,给我护法就行!”二女微愣,可听他语声镇定,只好依言照做。

    众匪尚被蒙在鼓里,见潇璇和容雪只围着“绿云”转圈,更乐得催动法宝,围攻容辉。锦袍大汉突失金刀,气得嘶声大吼:“杀了他们,给三位哥哥报仇!”众匪应是,继续催动灵力。

    “绿云”翻滚,热力凝而不散。云中紫龙腾舞,呼吸来去。容辉御龙而走,和一众法宝腾挪追逐,斗了了个旗鼓相当。

    众匪御宝围绞,却每每不能得手。一而盛,再而衰,三而竭,待到夕阳落幕,已是黄昏时分。阳光漫撒,在“绿云”上镀了一层金边。匪群中忽然有人询问:“大哥,不对呀!我们灵力都消耗得差不多了,怎么还拿这小子不下,我看这人不好缠呐!”

    锦袍大汉早有疑惑,听言大声招呼:“快收法宝!”众人应是,齐齐鼓荡灵力,要摄回法宝。

    “想走?”云中一声冷笑,“绿云”翻滚,缓缓收缩。众宝物光华大放,竟似置身泥潭,举步维艰。云潭中紫龙腾舞,将众法宝撞来顶去,如吸水作了。

    云团收缩,渐渐化作青色。波动越强,焰色也越深沉。众法宝光芒大放,拼命抵御。容辉心神急转,强运本元,誓要收其精华。火团轻轻胀缩,缓缓缩小,最后化作一抹紫色,将二十余件法宝困在了丈许方圆之间。

    众匪急催心神灵力,却似泥流入海,收效甚微。正相持间,云中有恩大喝:“去死!”三柄飞刀,应声射出,直斩容辉。潇璇心头微凛,循声抖手,软鞭破风划出,迎风渐长。鞭梢入云,“啪—”,一声炸响。光华一闪,惨叫声中,飞出一人,正是那锦袍大汉。

    “嗖—”,三柄飞刀破风斩至,转眼已至火团外。潇璇施救不及,失声惊呼:“小心!”只见黑影晃过,“当当当”三声轻响,飞刀去势一偏,斜飞开去。容雪手持树枝,一晃走出。

    容辉也有感应,心神剧震,火焰控制不稳,略过众宝,急剧收缩,呼吸间没入紫龙。龙身化作酱紫,昂首一声嘶鸣,又猛得胀大,震飞了一簇法宝。龙身受阻,一胀即缩,又化作丈许紫龙。

    容辉双目紧闭,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