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38部分

仙旅奇缘-第138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这样的!”严良也甚沮丧,苦着脸说:“下面的银号把白银存进金号,是以黄金计价。贷走的白银,也是以黄金计价。正因为以前金价小幅上涨,大家才愿意把白银存进我们的‘金号’。可现在汇价猛涨了一大截,他们再取钱,我们就得多付白银。而下面的银号向我们借的钱,也是以黄金计价,现在得多还白银。”

    他想起来就窝火,不住摇头轻叹:“他们一时还不上,纷纷要求宽限时日。我们该给人家兑的,却一个子也不能少。更不敢逼得太紧,不然他关门了,又得倒一大片商家。非但不能催帐,还得帮他把生意维持着,让他们慢慢匀过这口气来。现在进少出多,当然赔本赚吆喝。”

    容辉边听边想,觉得又是一件大麻烦:“要是潇璇还在身边出主意,那该多好!”心叹一声,沉吟片刻,不由摇头苦笑:“这样陪下去,也不是个事啊,我哥有说怎么办吗?”

    “大爷说了,外面的东西工艺既新,价格又便宜,我们要适应过来,是得的一段时间。大家都有难处,我们既然坐了这个位置,要是不拉他们一把,他们就更没活路了。”严良据实以告,又正色说起另一件事:“还有,市面上出现了些假金票。不拿到总号,很难鉴别出来。潇娟姑娘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我们是不是也该换一套雕版。”

    “什么?”容辉勃然大怒,掌身而起,围着画桌转了一圈。心念急转,理清思绪后,正色询问:“有没有样本,让我看看。”

    “有!”严良起身应承:“在前面书房里,我这就去拿。”站起身直出门去。

    “爷爷的,敢造哥的假。”容辉气不打一处来,背着手在书房踱步。见严良拿着方锦盒小跑过来,连忙迎上接过,随手取出一沓,走到南窗前迎着阳光细看。

    长方票面上印着“灵山金票”四个瘦金大字,面额全是十两一张,花纹娟秀,质地光滑。日期印章,一应俱全。凝神感应,其中也有一股若有若无地杀气。观察片刻,不由感慨:“个老子的,还是个高手啊,比爷的真金票做的还好。”

    “因为五十两以上的金票要转手人签章,还必须拿到开票行用印,所以暂时还没有假的。”严良苦着脸说:“这才刚刚开业,损失还不大。不过影像太坏,我们没敢声张。”

    容辉随手一同划拉,点头赞同:“做得对!”沉思片刻,又问严良:“印金票的器具全在山上吗?”

    “工具是在山上,材料也是现成的!”严良点头应承:“不过当初足组建‘金号’时,已把刻板一分为四,我们山上只有一部分。”

    “这样,你记一下。”容辉当机立断,逐条吩咐:“第一,灵山金号,即刻停止兑换十两面额的金票。第二,传音通告四境,暂停流通十两面额的金票。第三,凡有借机闹事者,一律逮捕收监,连夜审问。第五,陈、赵、宋三家即刻带刻板上山。”想了想,再无遗漏,又补充了一句:“用我的‘勘合’传令。”翻手取出一个宝石扳指,放到桌上,正色嘱咐:“我们连夜再刻一套‘金票’,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材料,全部用上,我看谁还能假冒。”

    严良运笔如飞,逐条记下,写完后应了声好,欣欣然拿起扳指,立刻去办。

    容辉见他小跑下去,才长长呼出口:“奶奶的,是谁在哥背后捅刀子。”坐到醉翁椅上,边摇边想,忽听严良招呼:“二爷,二姑娘来了!”

    容辉一怔,回过神来,见日已偏西,方知过了一个时辰。站起身伸手相请:“快让她进来!”

    容霜梳了凌云髻,穿了套秋香色窄襟深衣,戴了整套紫金头面,走进屋看见容辉,敛衽行礼:“二哥,印版拿来了,到底出什么事了。”明眸微转,试探着问:“是不是为假金票的事?”

    “快坐下,就是为这件事。”大书房中,容辉提起填白瓷壶,亲自为妹妹倒了杯茶,随口解释:“早一刻了结,就少亏十两金子,何乐而不为?”

    两人说起金号的事,待宋誉和赵清流先后过来,容辉直言不讳:“都把刻板拿出来,我们以神通重铸。”严良听言,用托盘端进七枚方章,章上所刻,均是“灵山金号”四字。

    余人见了,也各自取出一道方环。环上所刻,各是“金票”上的花纹、面额、和图案。环环相扣,合起来就是一方雕版。拼合好后,容辉首先拿起一方“一两”面额的刻板。眼观鼻,鼻观心,潜运神功,将神念烙入印章。片刻后炼化完毕,又递给容霜。容霜依样画葫,烙入自己的道念。

    四人在厅中重塑印板,严良则去准备材料。他按容辉嘱咐,用了能直接画符的蜀笺。又拿出各种材料,亲自盯着工匠,重新调色。直到黄昏时分,才开炉印刷。

    地下室中,四人眼看着工匠如数印完一套“灵山金票”,心里才松了口。容辉又问宋誉:“我大哥和三弟,在你那里还好吗?”

    “都好!”宋誉微笑应承:“说要住一晚上,还让我给舅兄带平安呢!”

    炉火渐灭,染料止沸。工匠们用清水浇凉了玄铁磨具,依次拆还到四人手中。四人慎重收起,纷纷宽下心来。容辉知道三人还要回去复命,就让严良安排侍卫护送。待走出地下密室,已是掌灯时分。

    秋月东升,星辉灿烂。两人亲自送三人下山,目送卫队远去,才转身回山。容辉在峡谷中款步慢行,又嘱咐严良:“你一会儿去瞧瞧,看有没有趁机闹事,被抓起来的。有的话,好好审审,看是谁在推波助澜。还有一件事,我答应了灵山卫的将士,给他们家里免五亩灵田的赋税。咱现在分毫不取,你就按照名册,给缺田的军户,补足亩数吧。”

    严良略作盘算,虽觉繁杂,但开销不大,也合情合理,当下点头答应:“那我回去写个章程,交给下面人办。衙门里的口供,我也会盯着的。”边走边说,直入大门。

    容辉作别严良后,只觉这一天比斗法三百回合还累。“斗法尚有完时,这些琐事却没完没了。”他一阵感慨,问候声中走进“垂花门”,迎面看见梅钗迎来,又想起军营的事,开口就说:“三至六品武官的官服,你让‘织云馆’帮着准备一下。”

    正屋前的“垂花门”内,梅钗换了新衣,款款迈步,正要行礼,听言微愣,只好裣衽说了声是,又转告容辉:“老太爷和太夫人那边给您留了饭,让您务必过去。”

    容辉知道二老要细问容雪的事,心思转过,点头答应:“知道了!”灯笼下走开几步,又回头说:“你们早点歇了吧,不用给我留门了!”忽觉大地轻颤,循势见猫熊顶着小鸟从湖边鹅卵石经上冲来。又听“啾啾”“呜呜”,交相呼应,此起彼伏,不由会心一笑,快步迎上。

    翌日早晨,陆大海穿了身青绸直裰,亲自上山,把军械清单呈给容辉看。书房后屋的画桌前,容辉靠在椅上,拿着锦册,边看边念:“铱金柳叶刀,一两。半臂竹丝罩甲,一两。鲨皮云头靴,一两。兰丝束发带,一两,完了?”

    “是啊!”陆大海呵呵地笑:“咱一开始就想错了,法器虽好,可不适合‘炼体士’。再说您上次给了近千件法器我,已经不少了。这些东西虽然看着简单,却正好合用。我们练的是分进合击的功法,穿得太花哨,反而不利于配合,这样最好!”

    容辉一想也是,更乐得少花钱。一拍大腿,当机立断:“好,再给你们每人加条‘承重革带’,凑足五两。咱拨三万两给你,让你再添减些必备的法器,怎么样?”

    陆大海满心欢喜,咧嘴一笑,站起身拱手行礼:“求之不得!”又商量了些细节,容辉才亲自送他出门。

    秋阳灿烂,风光迤逦,严良穿了身宽襟深衣,打着哈欠从山下回来,走到近前才看见陆大海,连忙招呼:“陆将军,好气色呀!”又向容辉汇报:“有眉目了!”

    书房大门下,容辉和陆大海告辞,回过头伸手请严良进屋:“什么情况。”

    “山下‘总号’已经在用新版‘金票’兑换旧版,大伙松了口气,正在排队。”严良打着哈欠说:“审讯的结果也出来了,果然是被人怂恿的。当时潇娟姑娘的讯息一出,就有人叫嚷‘灵山金号’亏得血本无归,马上要出关门了,才引起了一波挤兑。”

    清晨时分,山中文吏相继到岗。众青年头戴四方巾,身穿青罗盘领长衫,腰间各束着一条红丝大带,看见容辉和严良并肩走在廊下,纷纷躬身问候:“真人,恩公。”

    严良点头还礼,陪容辉走到后屋东梢间,仔细解释:“我命令各地衙门,按口供连夜去搜。可多已人去楼空,不过那些屋舍的布置风格一样,多以坐垫,矮几为主。有人认出,和刚刚来陈都设会所的东瀛商会像。因为事关重大,我只好偃旗息鼓,把人全部放了。下面,就要看潇娟姑娘的线索了。”

    “东瀛商会?”容辉暗暗吃惊:“乖乖,这都两年了,不会还记得那档子事吧!”深吸一口气,点头赞同:“这件事你做得对,既然牵扯到‘东瀛商会’,就不是我们能随便决断的。你会派人日夜监视着,暂时只需上报情况即可。”

    严良长叹一声“窝囊”,随手端起填白瓷杯,喝了口茶提神,仰头靠在了北窗前软踏上。容辉一直记挂着钱庄的事情,也随手端了杯茶,走到东窗前一边看朝阳照花,一边询问:“‘金号’这样一直亏下去,不是个事啊,有什么办法吗?”

    “开源,节流!”严良伸着个懒腰,闭着眼睛说:“我们开府以后,南边那批抢占矿脉的也都消停了,纷纷愿意照章缴税。现在所有金矿,又在我们手里了。因为当时人心未定,我就给矿工建了矿籍,规定每天下井不得超过四个时辰,月例不得低于白银五两,无子嗣者不准下井。现在陈家的势力也在那边,那些外来人虽然不满,也不敢明着乱来。不过短时间内,矿价是降不下来了。”

    “那就只有节流了!”容辉顺着话说:“下面的小钱庄良莠不齐,是该洗洗牌了。不然让金号陪着他们亏,我们就有座金山,也不够啊!”

    “不错!”严良点头赞同:“我分完灵脉,划完地界后,各大公卿世家也有意开银号,问我们的意思。石大掌柜的意思是,现在外面的大钱庄马上就能进来,小钱庄根本站不住脚。不如改改规矩,扶持几家大钱庄,把小钱庄全并进去。”

    “诶?这是个办法!”容辉稍作思量,欣然赞同:“我们不是还拿着‘汇丰钱庄’的五成份子吗?反正他们的账面全在‘金号’里,把掌柜们叫来喝杯茶,我们把账头一划,不就成了吗?”严良觉得可行,点头赞同。

第十九章 纤云弄巧

    容光带荣耀回山,正当黄昏时分。余晖下,落霞前,容辉亲自迎到大门口,见林荫道中,马车驶来,连忙招呼:“媳妇取回来了没有?”

    “快了,快了!”容光闻声大笑,跳下车来,朗声招呼:“吉期定在了九月初八,好多事情,今晚就得定下来。”他穿了件宝蓝色克丝深衣,余晖映衬,神采飞扬。荣耀仍穿着昨日墨绿深衣,随后下车,低着头羞红了脸。

    “怎么,媳妇见着了吗?”容辉见了大笑:“瞧你这小脸红的,还知道不少事吧!”荣耀红着脸期期艾艾地喊了声“二哥”,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好了,你别打趣他了!”容光微笑劝阻:“我们只见了一圈宋家的亲戚,连人家小丫头的影子,都还没见着呢!”伸手请向门中,当先带路。

    晚间,一家人在“紫薇阁”吃过晚饭。容耀还要早起炼功,先行告辞。李蕃宁又招兄弟俩去东梢间书房问话,李母则拉了周氏和两个孙女,去西梢间喝茶。

    水晶灯盏下,根雕圆桌前,李蕃宁戴着方巾,穿了件银丝大氅,待上茶的丫鬟下去,端起青瓷茶盅轻啜一口,正色询问:“宋家怎么说?”

    “我说孩子太小,东西多了折福,我们就先划一倾灵田。”容光如实相告:“他们也是一样的想法,答应按三十两白银一亩,给那丫头添置一万两嫁妆。”

    灵田价格飞涨,山下一亩灵田已涨至三、四十两。李蕃宁觉得差不多,又问容辉:“现在老大回来了,也该说说你的事情。是你说,还是我说?”

    容辉有些张不开嘴,故作不知,端起茶轻啜。“小兔崽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李蕃宁咧嘴微笑:“昨天大妹去了一趟陈家,本来想道个歉。可是没想到,陈家姑娘居然愿意答应这门亲事!”笑容悠远,与有荣焉。

    “对了!”容光反应过来,连忙追问:“那大妹呢?”

    容辉端着茶随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