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139部分

仙旅奇缘-第139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傺伞

    “对了!”容光反应过来,连忙追问:“那大妹呢?”

    容辉端着茶随口解释:“我让她去长沙府办点事,他拉上了潇月,昨天走的。带了我们山上特产的茶叶……”

    李蕃宁见儿子有意岔开话题,微微一笑,接着说:“当初二妹嫁进陈家,陈国主花了五百万两大婚。那时,五百万两白银合黄金三十万两。我们现在娶陈家姑娘,怎么也不能少于这个数字。可黄家小姐也要进门,这一碗水就得端平,加起来就是黄金六十万两。你们说说,这么多钱,我们怎么花?”

    容光听得目瞪口呆,伸出大小拇指问:“六……六十万两?”

    “这六十万两就是单花在黄家丫头身上,我看‘春申灵君’也嫌少了。”容辉端起茶喝下一大口,长长吐出口气:“这只是我们的开销,真正上礼单的,能有一成就不错了。大家看看,有什么要添减,我们就趁这个机会翻翻新。”

    他想起一事,忙问容光:“听说大哥在山下的院子让杨家护卫毁了?怎么不早说,在起一座就是,就从这里面走账。”说着信手指点,随口划拉:“还有这‘紫薇阁’,我记得我上山的时候就有了,到现在,这房子都有三十年了吧。还是六年前翻修过的,看这柱子,这梁,都朽了。我看,就拆了重改吧!那六十万两里走账……”

    李蕃宁见儿子分明是不想娶媳妇,不由好笑:“你要是不娶媳妇,这房子是不是就不盖了?”

    “不是,不是!”容辉心里一跳,像被戳穿了心思,连忙解释:“就当是新媳妇孝敬您二老的,用婚礼的花费给父母兄嫂盖个新房子,这总没错吧!”

    “就两个女娃,成得了亲吗?”李蕃宁哈哈大笑:“有用媳妇的嫁妆,孝敬爹娘的吗?好了,这件事我给你做主,就让老大给你张罗。现在就等大妹回来,看她怎么说……”打了个哈欠,摆手招呼:“好了,你们也累了一天,去歇了吧!”

    容辉一阵头疼,站起身拱了拱手,去西梢间向母亲拜别:“娘,我们明天再来。”又招呼韵姐儿:“走,我们回去!”牵起小丫头的手,转身直往外走。

    容光也向母亲告别,歆姐儿见了,走上去牵起父亲的手,扛在肩上就往外拉,誓要超过韵姐儿。周氏也抱起茂哥,低头行礼:“娘,我们就先过去了。”

    兄弟俩在紫薇阁门口道别,容辉大大方方地去了“燕妃阁”。周氏欣然询问:“相公,我刚才听爹笑得可乐呵了,到底是什么喜事?”随侍的丫鬟见两人有话要说,纷纷止步。

    容光牵着歆姐儿,边走边说:“二弟要娶媳妇了,一次娶俩,准备花六十万两办婚事。”

    “六十万两?”周氏不由咂嘴:“啧啧啧……那可是内院三年的花销。”

    容光抿嘴微笑:“六十万两黄金。”

    “什么?”周氏大吃一惊:“六十万两,黄金?”

    “也不全是礼金。”容光微笑解释:“二弟说了,这山上该翻的翻,该修的修。我们山下那个院子,还有‘紫薇阁’,都拆了重起。爹让我拿个章程出来,你内院拿里要添减的,也列个单子给我。”欣叹一声,也有些飘飘然。

    周氏觉得有戏,眼睛发亮,欣然感慨:“要我说,还是爹会心疼人。潇璇在山下也有一大片别院,不如先把她那座宅子好好规理一遍,再起我们的院子。”容光想起潇璇,当年进李家门时,也不过两万两嫁妆。思念到处,不由长叹一声。周氏和丈夫想到了一出,也不禁摇了摇头。

    弘孝是十七年八月,西北战事陷入僵局。右都御使戴策,以“七夕”节襄阳昭明台上,“春申灵君”强配孙女与“灵山真人”为道侣,并让其孙与“灵山真人”继室同日成亲一事,上表朝廷,弹劾“陈申灵君”仗势欺人,祸乱朝纲,败坏伦常,要求帝君严惩其罪。

    一言既出,天下震惊。内外官员听闻,纷纷上表附议,要求严惩“春申灵君”。更有甚者以其“罔顾祖宗规矩,悖逆道德纲常”为由,要求帝君销其“仙爵”,贬为庶人。

    “春申灵君”闻讯,连夜赴京申辩。容辉在音晷里听到消息,也连夜让潇娟写了份“陈情表”,说明履历,翌日以传讯阵奏报燕京“道录司”。

    帝君留中不发,却斥责朝臣不顾大局,丝毫不恤家国安危。继而下旨,令天下抚、按、三司官员,提奏军民利弊。更让士民建言,直达天听。

    众人心知肚明:“天下大患,无非诸侯割据,北疆胡虏,东海倭寇。帝君此举,是在敲‘黄家’的边鼓。”于是纷纷上奏,引经据典,大谈《治安策》。

    八月十五,帝君先诰封黄家七小姐为“澄泉元君”,又下制书:

    赐“灵山真人”李容辉,与“澄泉元君”黄霁景结成道侣,命卿等行“穿针”、“结巧”之礼。

    当晚还在暖阁中召戴策等人说话:“明年考察,务访实际,以求至当!”算是劝双方偃旗息鼓,为“春申灵君”撑了腰。圣旨九月初一才传至灵山,容雪和潇月回山,已有一月。

    正午时分,秋阳朗照。容辉身穿赐服,在前殿香案前躬领玉轴。传旨的内侍仍是上次那位公公。他微笑嘱咐:“灵山真人,能让帝君赐道侣的,您可是有史以来头一份啊!”咧嘴哂笑,递出制书。

    “多谢公公吉言!”容辉站直身形,苦着脸随口应承:“公公,我送您?”

    “不送!”内侍忍不住好笑:“您呐,还是好好仰慕帝君的恩典吧!”说着轻挥拂尘,抬腿就走。众黄袍仪卫早憋红了脸,喷气声中,快步跟上。

    容辉、容光、荣耀随众人出殿,一直送到大门口,眼见内侍骑马升空,才松了口气。容光和荣耀堆上笑脸,拱手道贺:“恭喜恭喜!”

    “喜什么呀……”容辉站在大门下,苦着脸说:“谁要给谁,给你呐,给你……”将五彩制书往两人身前递了递,想哭的心都有了。

    “不要不要……”兄弟俩连忙摆手婉拒:“你还是受用吧!”如此一闹,三人心里俱松了口气。

    容光当即招呼:“走,先回‘紫薇阁’再说。”容辉叹了口气,快步跟上。

    梅钗等各服秋裳,在“垂花门”下等候,看见容辉拿着五彩制书回来,神色俱是一暗,纷纷敛衽行礼:“恭喜二爷!”

    容辉看在眼里,暗叹一声,点头吩咐:“内外院男女,各赏金一两。”走进门中,见猫熊顶着雏鸟跑来,微微一笑,迎上去问:“你们也是来讨赏的?”发现猫熊又肥了一圈,肉球似的,不由好笑:“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见雏鸟也长大了不少,黄灿灿,毛茸茸,分外可爱,不由伸手去点它的嘴巴。雏鸟仰头去啄,容辉绕指让开,逗了它两下,才站直身形,直往“紫薇阁”去。

    一家人聚在中厅吃完午饭,李母留了歆姐儿和韵姐睡午觉,嘱咐周氏去忙荣耀的婚礼。荣耀也要回屋午休,当先告辞。李蕃宁则喊儿女们去书房说话。

    他戴了顶羊绒福巾,穿了套枣红色克丝深衣,坐在根雕圆桌前,端起青花瓷盅轻啜,思忖片刻才问:“老二,你准备怎么办?”

    “船到桥头自然直,看着办呗!”容辉心烦意乱,端着茶随口应承:“娶妻娶妻,吃饭穿衣。一个也是娶,两个也是过,不过多双筷子,几匹尺头,让她们闹吧!”

    容雪穿了件青罗半臂,手托玉轴,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不由轻疑:“这穿针、结巧,是什么礼?”

    “这里都不知道啊!”容辉端着茶盅轻笑:“‘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没读过吗?”

    “我当然知道是‘穿针’‘乞巧’。”容雪目光璀璨,睁大眼睛,顺着话说:“也就是说,帝君把吉日定在了明年‘七夕’?”

    众人脑中灵光闪过,精神一振。李蕃宁说:“也就是说,什么时候娶陈家姑娘过门,权在我们自己手中?”

    “是啊!”容光会过意来,点头赞同:“只要陈家姑娘过门,能先接手中馈,站稳脚跟,以后的事就好办多了。”

    “是什么啊!”容辉没精打采,喃喃自语:“以前是一天过门,现在还得分几趟,麻不麻烦。”

    “哎呀,二弟!”容光拍着大腿劝说:“我们也是想你先和陈家妹子过出日子来,等那什么‘元君’来了,你爱理,就给他个音。你不爱,就把她晾在一旁,随你!”

    “嘿嘿嘿!”容辉心不在焉,数着杯中浮叶低喃:“那可是你钦此的弟媳,有这么说话的吗?”

    “好好好!”容光当场认怂:“算我说错话了,行了吧!”

    “老大,你别理他!”李蕃宁正色提议:“这件事宜早不宜迟,就把吉期定在十月初十好了,让亲家母当媒人,立刻向陈家提亲。”容辉听得头疼,走到一边躺椅上坐下,一句话也不想说。

    父子俩一拍即合,容光点头答应:“好,我一会就让她回趟娘家!”

    李蕃宁又吩咐容雪:“你去把正院好好收拾收拾,以前的东西,可以放还到老房子里去。书房后屋不是一直空着吗,那里也可以摆一部分。还有山下湖边那片庭院,不是正在翻修吗,也可以存一部分。”容辉心里发苦,躺在椅上摇摇晃晃,听着听着,沉沉睡去。

    父子几人稍作商量后,分头行事。容光托周氏回娘家,请丈母娘做媒人。周氏想起潇璇的媒也是她娘做的,会心一笑,欣然前往。容光又去前院安排仪式、采买、向陈家传讯,向各处发请帖。

    骄阳照耀下,容雪则去了正院,直入后屋。梅钗等见她进来,纷纷呢敛衽行礼:“大姑娘!”

    容雪点了点头,正色吩咐:“你们都来,我有事和你们商量。”说着直进前厅,在正榻上坐下。梅钗等人各服枫纹明黄半臂,凤尾长裤,结伴而至,向容雪敛衽行礼,齐喊了一声“大姑娘”。

    容雪伸手请坐:“我们也不是外人,我的话就直说了。”见众女纷纷低头,暗叹一声,正色叙说:“圣旨上写地清楚,‘澄泉元君’明年‘七夕’进门。可我二哥心灰意冷,根本就不想理内宅的事。她是‘春申灵君’的掌上明珠,要是让她做大,我们都没好日子过。刚才我和爹爹、大哥商量后,决定先娶陈家姑娘进门。要是她能得我二哥的心,就既能不得罪黄家,又能压住那位大家小姐。吉期定在了十月初十,你们是什么看法。”

    众女抬起头面面相觑,梅钗先问:“二爷是什么看法。”

    容雪点了点头,据实以告:“我二哥躺在一旁听我们说话,睡着了!”继续叙说:“爹爹的意思是,‘无量阁’是他们共居最久的地方,现在也空着,不如把东西摆还到那去。还有山下的别院,山里的老宅,都可以放东西。”一语出口,如骨鲠在喉,呼吸涩滞。

    众人听得心里发酸,眼泪直往下落。梅钗捂住嘴嘀嘀应承:“我们听姑娘的。”

    “那好!”容雪心里松了口气,借坡下驴:“‘无量阁’的摆放你们最熟,就自己规制吧。”见众人低头应是,轻叹一声,起身而去。

第二十章 喜上加喜

    容耀成亲,收到请帖的亲朋故旧致函道贺之余,还纷纷表示将登山道贺。山上没有留宿客人的规矩,山下却有驿馆客栈。贺客到后,纷纷由外院安排住处。

    九月初七,容霜陪着陈凌云,容雰陪着赵清沐,先后上山。周氏早已派人收拾出“青霜院”和“瑞雰馆”,迎两人入住。晚间姐妹相聚,郎舅叙话,自有一番热闹。

    九月初八,秋高气爽。夜色发白,星辉犹在。容光头戴方巾,穿了套水墨色克丝深衣,当先带周氏、歆姐儿和茂哥儿去“紫薇阁”请安。赤襟红带,款款大方。

    天色未明,薄雾袅袅,众兄弟姐妹各服盛装,先后到“紫薇阁”请安。丫鬟们均换了银红色半臂,屋檐下进进出出,忙着帮二老梳洗穿戴。

    庭院正中,容辉穿了赐服,数来数去也没看见容耀,不由打趣众人:“咱新郎官不会还在睡懒觉吧!”

    “我来了……”容耀羞答答地从门外伸出脑袋,喃喃招呼:“我不想娶媳妇了!”一语出口,羞红了脸。

    “你小子在这呢!”容辉抬手招呼:“过来,让哥瞧瞧!”只见他用玉簪束发,戴了顶乌纱“折上巾”,穿了身皂罗长衫,肩上腰间,披缠着九尺红绫。神色期期艾艾,形容亦步亦趋,分明像个猢狲,不由打趣众人:“这哪是新郎官啊,这不是戏里演的‘弼马温’吗?”

    众人听言,不由掩嘴轻笑。容耀气鼓鼓地说:“我是三太子!”

    “好好好!”容光微笑招呼:“一会别闹,好好把媳妇娶回来,我们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